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79章 何去何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79章 何去何從字體大小: A+
     

    錚一路馬不停蹄,終於在傍晚時分回到了北疆宣撫使

    楚錚將火雲駒系在拴馬樁上,無他,只因它實在可以說是劣跡斑斑,如今春天也到了,還是將它拴住省事。

    火雲駒靠在拴馬樁上,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氣。再也不跑了,這些時日隨着主人征戰不休,就這兩天來回往返就已跑了千餘里,幾年來在上京城所養的肥膘已經盡數奉還給主人,已經很對得起他了。

    楚錚來到趙敏所居帳篷前,只見門前站着兩個白衣宮女,均一手緊握腰間短劍,面如冷霜,在暮色下如果再配上根長長的舌頭,簡直如兩個白無常佇立在帳門兩側。無論前世還是今生楚錚都對冰山美人沒什麼好感,何況這兩個宮女也不見得漂亮到哪去,比起自己踏青園內那兩個丫頭差了不止一籌。

    不過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楚錚滿臉堆笑,上前拱手道:“兩位姐姐,煩請入內稟報長公主,楚錚求見。”

    “小婢葉扶風,乃太平宮司言,請楚將軍以葉司言相稱。”

    “小婢葉摘星,乃太平宮司薄,請楚將軍以中司薄相稱。”

    兩女齊俯首:“小婢不敢當將軍姐姐之稱。”

    楚錚翻了個白眼,真是什麼樣的師父帶出什麼樣的徒弟,這兩個女子同大長公主趙茗一樣僵硬死板。

    楚錚乾笑一聲,改口道:“這個……還請葉司言向長公主稟報,就說楚錚到了。”

    葉扶風進去後,葉摘星仍直挺挺站着。兩眼平視前方,對楚錚視而不見。楚錚看了她兩眼,只覺此女氣質與趙茗竟有三分神似,更是不喜,他天性帶有三分備懶之意,不然兒時也不會與吳安然那般胡鬧,當下伸手五指在葉摘星眼前晃了晃,語意輕佻:“葉司薄……”

    葉摘星目露寒光,對楚錚怒目而視。目光又不能殺死人,楚錚絲毫不懼。含笑看着葉摘星雙眼毫不退讓。葉摘星畢竟從小在皇宮長大,還從未與男子這麼雙目相對過。不一會兒便敗下陣來,兩眼看向別處。輕聲罵道:“無恥之徒。”

    楚錚呵呵一笑,也不與她計較。葉扶風走了出來,微微躬身道:“楚將軍,長公主有請。”

    若是在往日,楚錚來了趙敏可能早已在帳門後相迎,可這一次只見她側身坐在案前,一手託着香腮。看着燭火微微跳躍,似並未覺察楚錚的到來。

    楚錚輕嘆了一聲,徑直走到一旁坐下,接過葉扶風所呈茶水,也不言語,只是把玩着手中茶盞。時不時抿上一口,心中暗想:看來趙敏確實已經對自己心中起疑。這才難怪,事到如今她已清楚此戰完全是由三大世家主導。自己又怎能脫得了干係?

    兩人相持良久,趙敏終於忍不住了,開口道:“你嘴角怎麼了?”

    “沒事。”楚錚笑了笑,他雖已將臉上青腫消去,但皮肉之傷卻沒有這麼快痊癒,趙敏一眼便看出來了。

    “沙場之上磕磕碰碰地難免受些小傷,長公主不必擔心。”

    公主將彼此距離拉開許多,她既是心中有氣,楚錚也不再嬉皮笑臉地以敏兒相稱,否則與弄臣無異。

    “又在騙人了,”趙敏看了他一眼,幽幽說道,“你這傷勢明明是拳掌所致,沙場之上若被敵人近身到這等地步……那也就不是你了。”

    “方纔兵部尚書郭大人已經來過了,”趙敏沉默片刻,道,錚,你可否坦誠告訴我,到底還隱瞞了我多少事?“

    楚錚心中突地一下,笑道:“長公主此言何意?”

    聽着楚錚一口一個長公主,趙敏感覺與這少年間的距離竟是如此遙遠,多年來地心酸頓時涌上心頭,哽咽道:“你……你就不能對我說說真心話嗎?”

    真心話是能對你說的嗎?楚錚心中苦笑,自己與趙敏間最大的障礙就是自己是楚家世子,而她則爲當朝長公主,彼此之間對立無可避免。

    曾經也曾想過將毒殺儲君之事永遠掩蓋,真心真意的對她這一生,但北疆之事使得世家與皇室之間的矛盾再度加深,而偏偏又是她代表皇室來了北疆……

    趙敏見楚錚不語,心中失望之極,喃喃說道:“你知道嗎,自從離開上京城,每一天我都希望早日能

    你。可越快到北疆,我心中越是害怕,路上所見到之不在表明你們三大世家暗藏禍心。方纔郭大人已將此戰前後經過都已一一稟報,我在帳中苦思半日,不管怎麼不情願,仍得出一推斷:此事定由你在幕後操縱!“

    “楚錚!”趙敏含淚喝道,“你真心回答我一次,本宮這推斷到底是對,還是不對?”

    楚錚苦笑一聲,此疆大捷的內情可以瞞過天下人,卻未必騙得了皇室中人,只是沒想到竟是她第一個看出來了。外公說得沒錯,敏兒確實漸漸成熟了。

    “長公主既是疑心小臣,”楚錚緩緩說道,“就請說出緣由。”

    “沒有過多緣由。”趙敏搖了搖頭,“此次北疆大捷極爲兇險,稍有不慎後果不堪設想,你們三大世家唯有齊心合力方可有可能做到,而你們楚家乃三大世家之首,亦是聯繫王、方兩家的紐帶,令堂乃王老侯爺長女,令姐是方中誠之妻,若沒有你們楚家參與,王、方兩家在軍中相互奪勢已有二十年之久,根本不可能聯手。且北疆大營內樊兆彥只是方令信堂妹之夫,王明泰亦並非王家下代宗主人選,有何資格短期內說動自家宗主行此險事?唯有你楚錚……楚錚你纔可能說動太尉大人及王老侯爺,京城與北疆配合無間,將我皇室完全矇在鼓裏。這或許只是本宮猜測,但卻是唯一合理解釋。”

    楚錚沉默良久,對趙敏拱手道:“長公主英明!”

    趙敏眼前一黑。她方纔雖如此猜想,但心中隱隱仍抱着一線希望,希望楚錚能矢口否認,並給出一合理解釋,那就可以將此付諸一笑,向他陪禮……

    但這一切都被楚錚的回答擊得粉碎,趙敏無力地問道:“你爲何要如此做?”

    “這一切可說是機緣巧合,”楚錚想了想,道:“不過此次機會確屬千載難逢,可郭大人的爲人長公主想必也瞭解,光明磊落,剛直不阿,我等若是向他提出突襲秦軍的提議,他絕不會先贊同,且會對我三大世家心生戒備,若真如此,再想謀奪兵權談何容易。巧合地是,郭大人一心爲孟統領謀取戰功,甘願坐鎮後方,由孟統領前線領軍,因此,我等決定瞞過郭大人,直接沙場奪權。說起來此事亦險之又險,幸虧天佑大趙,可說一戰功成。”

    “天佑大趙?說得好聽。”趙敏一聲冷笑,“在你們心中,還有我大趙的存在嗎?”

    楚錚肅然道:“長公主,此戰我三大世家如真想對大趙不利,完全可將郭大人、孟統領及邱亦生將軍等人趕盡殺絕,事後以戰死沙場報於朝廷便可,何必再如此麻煩遮掩?我等雖說膽大妄爲,但此次機遇實在難得,稍縱即逝,失不再來啊,而且此戰得勝之後,上報戰功是均是以郭大人爲首。因此,說我三大世家包含禍心,小臣絕不敢認罪,請長公主明鑑。”

    趙敏不屑道:“你們不殺郭大人,只是居心叵測,想借他來掩飾你等聯合突厥、胡蠻之事罷了。郭大人已經說過,他拒領此功,待此事傳了出去,看你們三大世家如何面對世人。”

    楚錚皺了皺眉:“有這等事麼?長公主記錯了吧,朝廷明明已經昭示天下,此戰是因秦軍欲對我大趙不利,我大趙北疆軍被迫還擊,將士奮勇一心,才贏得這場史無前例地大捷的呀。況且郭大人所傳軍令,一一記錄在冊,保存完好,現已在王明泰將軍處,郭大人拒領此功或是謙遜之故吧。”

    “你!”趙敏拍案而起,“楚錚,你怎可這般無恥?”

    “長公主言重了。”楚錚淡淡說道,“小臣只是在陳述事實,若朝廷當真不顧顏面,硬要將此罪名栽贓至我三大世家,我三大世家束手待斃就是了。”

    趙敏緩緩坐下。楚錚話中威脅之意她自然聽得出來,可皇室如能和三大世家對抗,趙國也就不會是這般情形了。

    是退是進,自己與楚錚之間又該何去何從?

    一時間,趙敏心亂如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