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74章 長公主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74章 長公主敏字體大小: A+
     

    “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

    蘇巧彤站在烽火臺上,遠遠眺望穿越於綿綿羣山中的萬里長城,一股悵然孤寂的感覺油然而生,情不自禁吟輕輕誦起陳子昂流傳千古的名句《登幽州臺歌》。

    趙敏看着蘇巧彤,兩眼幾乎冒出了小星星:“巧彤姐,這首詩將小妹心中感慨抒發得淋漓盡致,與此地意境簡直絕配。”

    蘇巧彤謙虛地笑了笑:“一時即興之作,讓敏妹妹見笑了。”

    趙敏搖了搖頭,看着眼前景色,愈發覺得此詩此景完全融合,不禁提起中氣,長吟道:

    “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

    趙敏清脆的聲音在山谷間迴響,驚起幾隻了孤雀,天地間更添了分寂寥之意。

    “好!”

    只見成奉之、楚名南、方令白正從遠處走來,不時擊節讚歎。

    趙敏笑道:“三位大人,此詩乃是巧彤姐所作,可與本宮無關。”

    到了面前,方令白也不先見過趙敏,肅然對蘇巧彤以古禮作揖:“蘇姑娘此詩磅礴大氣,深具建安遺風,意境遼闊幽遠、空曠蒼茫,方某自愧不如。”

    蘇巧彤躬身還禮,只要楚錚不在身邊,這等溢美之詞她還是可以坦然笑納的。不過方纔她的確只是有感而發,卻不料被人聽到了。不過也沒關係,楚錚早已和她有過約定。除非事先說好,否則楚錚決不會作詩,曾笑言道,讓蘇巧彤才女地光環愈加閃亮吧。

    楚名南亦心感驚訝,笑着對成奉之說道:“久聞令侄女才高八斗,名滿京城,名南還有些不以爲然,方纔聽了此詩,才知較傳聞尤有過之。成大人,你好福氣呀。”

    方令白微微一笑:“不錯。奉之兄的確好福氣啊。”

    成奉之亦是微微一笑:“方大人過獎了。”他聽出方令白語含譏諷,暗示自己是靠這侄女與楚家攀上了關係。不過這等小折辱與自己隱藏暗中的真正祕密相比,又算得了什麼。

    趙敏覺察道這三人各懷心機。有些不喜,道:“還有多久可至北疆大營?”

    楚名南估算了下,道:“回長公主,至多一日便可到了。”

    趙敏遊性大減,道:“嗯,煩勞成大人與王老侯爺說一聲,早些起程吧。”

    蘇巧彤與趙敏所坐的馬車畢竟是皇家之物。盡顯奢華尊貴。兩人靠窗而坐,趙敏忽幽幽說道:“明日就可到北疆了。”

    “都走了十來天了,總算是到了,”蘇巧彤輕笑道:“敏妹妹你亦可見到公子了,理應高興纔是,怎麼反倒有些悶悶不樂?”

    趙敏這段時日與蘇巧彤嬉鬧慣了。聞言白了她一眼,又道:“我皇室人脈稀少,此番竟由我一女子出使北疆。實是歷代所無,如今離北疆越近,越是擔心了。”

    蘇巧彤接口道:“擔心什麼?”

    趙敏看了她一眼,猶豫了下道:“擔心小妹才學疏少,難以處置北疆之事。這一路走來,小妹愈加覺得北疆之事內含玄機,恐怕沒那麼簡單。”

    蘇巧彤安慰道,“北疆方打了場大勝仗,所需操心的大概只是封賞而已,敏妹妹你多心了。”

    趙敏淡淡說道:“小妹或許少不更事,但唯有一身武功頗爲自傲。這幾日深夜時常馬蹄聲急,巧彤姐一路勞累並未察覺,小妹卻聽得分明。扶風和摘星出去探聽了下,這些人等均爲傳遞京城和北疆兩地快報,而王老侯爺和幾位尚書大人住處戒備異常森嚴,就是小妹亦無法靠近。而北疆此番大勝,之前我皇室竟沒有聽到任何風聲。大趙畢竟仍以我皇室爲尊,北疆大營內除了孟統領等人,還有不少我皇家耳目,可這幾日卻無一份密報傳來,豈非咄咄怪事。”

    “巧彤姐,成尚書如今已是太尉大人心腹,姐姐想必對此並非一無所知,否則亦不會主動陪小妹來北疆,可否告訴妹妹,這其中到底有何古怪?”

    誰說敏公主單純好糊弄的?蘇巧彤恨恨地想道,楚錚啊楚錚,把她娶進門,以後日子有你受的。

    蘇巧彤通過馬車後窗看着漸漸遠去的長城,突然哎呀了聲,道:“方纔忘了請敏妹妹幫忙將那首詩刻在石牆上了,或許千百年後亦會成爲一名勝古蹟,唉,下次不知何時才能重返此地了。”

    趙敏不爲所動,道:“巧彤姐所作之詩定會流傳天下,待到那時小妹再派遣工匠將此詩刻於烽火臺石牆之上亦爲時不晚。”

    兩女子相互看着,蘇巧彤忽笑道:“敏妹妹,姐姐且先問你,此次北疆大捷對大趙是有益還是有害?”

    趙敏秀眉微揚:“自然有益。”

    “不錯。”蘇巧彤道,“此次大捷可說對大趙影響深遠。世人歷來都道當今中原,四分天下,其實此言並不妥當,東吳僅僅偏安一偶,國土從長江入海沿岸至國都臨安以南,不過其餘三國一等郡之地,全國舉盡其兵亦不過十萬,只因南齊謹守君子之道不興兵戈之事的祖訓,才未將其納入國土之中。確切來說,當今之世乃三國爭雄而非四分天下,而南齊文弱,趙秦兩國對峙中原,百年來可說平分秋色。然而此戰之後,大趙有太尉大人在朝運籌帷幄,勢將一家獨大,一統天下絕非奢望。”

    趙敏輕點臻首:“巧彤姐所言甚是,不過這些都是日後的事了,與小妹所問當前北疆大營之事並無關係。”

    蘇巧彤微笑道:“有因方有果。姐姐如今只能告訴你。你心中地不解之處,正是北疆大營取得這場前所未有大勝地主因,亦是日後大趙問鼎中原地根基所在。”

    趙敏眉心微皺:“姐姐能否說得明白些?”

    “言已盡此,多說無益有害。”蘇巧彤搖了搖頭,道,“不過對於敏妹妹此次北疆之行,姐姐倒有幾句話相告。”

    趙敏微微欠身,道:“請姐姐直言。”

    蘇巧彤緩緩說道:“明日便要抵達北疆大營了,介時姐姐希望敏妹妹能多聽、多看、多巡視,少言、少怒、莫要輕易做決斷。”

    趙敏聽了若有所悟。但仍有些不解之處,正待再問。卻見蘇巧彤倚在車壁上似已睡着了。

    第二日正午時分,只聽車外馬蹄陣陣。唿嘯連連,趙敏心知已快到北疆大營了。

    “啓稟長公主,前方有千餘騎正向這邊而來。”葉摘星在車外道。

    “知道了。”

    趙敏掀開馬車前簾,向遠處望去,忽驚聲說道:“巧彤姐,來者竟似胡蠻!王明泰居然只率了百餘騎迎上前去,難道……”

    蘇巧彤眼皮也不擡一下:“妹妹。莫忘了昨日姐姐與你說的話兒,即使來者是胡蠻,也莫要輕易做決斷。”

    趙敏驀然回道:“你早就知道了?”

    “噓——,多聽多看,少言少怒。”

    只見遠處王明泰正與幾個似胡蠻首領之人交談,王明泰姿態倨傲。那幾個胡蠻倒是守謹拘禮。趙敏越看越糊塗,忍不住道:“這到底怎麼回事?”

    蘇巧彤懶懶地坐起身來,道:“妹妹你想。僅憑大趙十餘萬人就可使西秦全軍覆沒、東西突厥折損過半麼?胡蠻,應該稱之柔然諸部,乃是此戰地一支奇兵,西秦的雪狼騎就是他們與王明泰將軍聯手將其殲滅,且柔然諸部已向大趙稱臣,願爲大趙守衛邊疆,永世不離。”

    “原來如此!難怪三大世家舉動如此詭異……”趙敏冷笑道:“但胡蠻狼子野心,此話姐姐你當真信麼?”

    “自然不信。”蘇巧彤道,“不過柔然族大小近百部落,幾大族可汗明爭暗鬥,只要大趙操縱得當,至少二十年內未必能一統,何足懼哉。今後數年大趙應以攻秦爲主,有個相對安穩的邊塞有何不好。”

    趙敏漸漸冷靜下來,問道:“這些胡蠻世代依草原爲生,爲何要投靠我大趙?”

    “來,讓姐姐好好跟你說一說。”蘇巧彤將趙敏拉到身邊,“這些草原遊牧部落從有史記載的早期狄戎東胡,到漢代的匈奴,乃至現今柔然、突厥,就如野草一般,層出不窮。漢武帝和後漢太宗傾舉國之力亦不過奪取一時之勝,待中原王朝衰落,這些蠻族便再度興起……”

    蘇巧彤將她與楚錚深討過的有關草原民族的內容盡數搬了出來,最後說道:“此番突厥若非被擊退,最先被滅地定是柔然諸部,這些遊牧民族爲了爭奪肥美的草地,廝殺已成爲他們地本能,彼此相爭敗者或被屠戮殆盡或是全族爲奴,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哪象我們漢人這般一對峙便是數百年。對於柔然諸部來說,今後的真正大敵乃是突厥,與我漢人相爭敗了還可退回草原,而突厥定可將其趕盡殺絕。兩相比較,柔然諸部投靠我大趙毫不爲奇。”

    趙敏心悅誠服,她自幼習武,也就最近才接觸政事,雖然生性聰慧,但從未受過這方面地教誨。聽了蘇巧彤這番話頓時茅塞頓開,道:“姐姐大才,小妹對國事知之甚少,還望姐姐日後能多多指點。”

    蘇巧彤連聲推辭:“姐姐只是聽太尉大人與人談論天下大勢時稍稍記下了一些,妹妹如有心,日後可多多請教太尉大人。”

    趙敏臉色黯然,楚名棠又怎會教導自己這些,可轉念一想,楚名棠總要教導楚錚吧,自己從他那裏偷學一點並非難事。

    蘇巧彤意猶未盡,又道:“敏妹妹,太尉大人還曾說過,國家大事,需目光長遠,不可拘於一時之策。突厥纔是我漢人日後大敵,其疆域之廣闊遠在中原之上,柔然諸部依附大趙,爲求自保日後或許可成爲抵禦突厥的主力之師。”

    趙敏點了點頭,陷入深思之中。

    蘇巧彤忽似想起了什麼,趁趙敏魂遊天外之際,揭開前簾向外望去。見與王明泰相見地柔然諸部內並無女子身影,這才放下心來,心中禱告:武媚娘,快些離開北疆吧,萬一被趙敏認了出來,那事情可真大條了……楚錚怎麼還不死回來!

    王老侯爺不願過早與柔然各部可汗見面,王明泰將圖穆爾等人勸走後,回到這邊不住搖頭:“這些蠻子還挺執着的,非要見長公主殿下。我都說了長公主身體不適,不便出馬車,還是不願罷休,還好那圖穆爾懂點事理,幫着將這些蠻子勸走了。”

    王老侯爺看了眼趙敏所坐馬車,有些奇怪:“趙家小丫頭挺沉得氣啊,對此情形居然亦能一聲不吭。”

    楚名南笑道:“小侄真是愈加佩服蘇姑娘了,長公主的脾性她亦安撫得服服帖帖,着實出人意料。”

    王老侯爺捋着鬍子連連點頭:“蘇小丫頭居然有這般本事,很好很好。成大人,你這侄女老夫很瞧得上眼,錚兒也喜歡她,老夫就多事一回,回京就替給外孫向你家提親,你是否願意啊?”

    成奉之頓時大喜過望:“老侯爺出馬,奉之豈敢不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