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73章 逃出生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73章 逃出生天字體大小: A+
     

    楓林渡,作爲西秦北疆大軍最後一次大戰的所在之處,必將隨之載入史冊。

    八千西秦殘軍在顧明道的指揮下,輾轉六百餘里後突然斜插後方,直達楓林渡。此舉雖然有些出乎華長風和楚錚的意料,二人卻不驚反喜,當即下令麾下黑騎軍兵分三路,不緊不慢從後追趕。顧明道抵達楓林渡,發現原本停在岸邊的三百餘艘大小船隻已被焚燒殆盡,正待撤離,卻發現已陷入趙軍的重重包圍之中。

    秦軍即將崩潰之際,一直渾渾噩噩的薛方仲突然清醒了,從顧明道手中重新接過兵權,指揮八千殘軍緊貼着黃河岸邊拼死突圍,楚錚雖和華長風雖全力阻截,但仍有三千餘騎隨薛方仲逃走,而雪狼騎主將魯遠居留下斷後,終未能再逃脫,被華長風一槍挑落馬下。

    雖然已經過去十多天了,楓林渡的空氣中仍瀰漫着一股血腥味。此時天色已近黃昏,呂問天坐在一個土包上,看着黃河岸邊散落着的殘戟斷矛,回想起那天的慘烈廝殺,呂問天仍感心有餘悸。

    “大哥。”灰鬍兒四首領韓尚走到呂問天身旁坐下,隨手拔了根草莖在嘴裏一陣亂嚼,“我們要等的人到底啥時候來?弟兄們整天象放羊一般,又不知留在這裏是什麼意思,好幾人跟我說過想回家了。”

    呂問天不答,只是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韓尚。韓尚被他看得發毛:“大哥,怎麼了?”

    “沒什麼,”呂問天道。“只是有些奇怪,這裏長的草你也能嚼得下去。”

    韓尚愣了一會兒,突然想起這土包下埋地就是那四千多秦軍屍首,不由一陣噁心,忙呸呸數口吐了乾淨。

    “對了大哥,我們在等什麼人哪?”

    呂問天淡淡說道:“不要問了,我也不知道。”

    韓尚兩眼頓時睜得溜圓。

    呂問天想起那天楚錚私下與他說道:“請呂首領在此楓林渡等候半月,半月之內會有一羣人北渡來到此地,若是半月逾期不至,呂首領便可離開。若他們來了,還請呂首領暫且將他們安置在灰鬍兒中。不過最好不要打聽他們從何處來。亦不要問他們是何人,就算呂首領知道了。在下亦絕不會承認與其有任何關係。兩月之後,這羣人自會離去。”

    呂問天也不知自己當時爲何會答應這件看似匪夷所思之事,或許因爲楚錚的坦承相告反而讓他難以拒絕,或許也因爲灰鬍兒以後的命運很大程度上要仰仗這少年了吧。

    “啓稟首領,河面上發現六七艘小船正向這邊駛來!”

    呂問天精神一振,起身道:“走,韓尚。去看看!”

    走到黃河邊,只見遠處果然有幾艘小船向這邊而來。呂問天長吸了口氣,高聲喝道:“風雲激盪八萬裏!”

    過了片刻,遠處傳來一清越的聲音:“鯤鵬狂舞九重天!”

    呂問天對韓尚點點頭:“是他們。”

    對準了暗號,那幾艘小船突然加速,底下湍急的激流似對其毫無阻礙。雖不能說如離弦這箭,但比起奔騰的駿馬來並不遜色。呂問天臉色一變,他亦曾多次橫渡黃河。深知行舟不易,這些小船竟然如此快速,那操槳之人需要何等腕力!

    轉眼間,這些船就已經清晰可見。離岸尚有十數丈,十幾道人影從不同船上高高躍起,姿態各異,在空中成一弧形悄無聲息地落在岸邊,手扶着腰間,對着呂問天等人凝神戒備。

    呂問天嘴中發苦,從這些人方纔身法來看,任何一個武功都絕不在自己之下,若是因何起了衝突,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又一道人影從爲首那條船上躍起,從躍起到下落,速度竟無絲毫變化,緩緩地落在先前十幾人正中,從此人落腳之處到每個人的距離竟似一般遠近,一分不差。

    韓尚忍不住低聲說道:“大哥,要不要讓兒郎們靠近些?”

    呂問天搖了搖頭:“不必了。他們既是到了,你去通知兒郎們整點行裝,準備起程……快去吧。”

    韓尚領命而去。呂問天強攝心神,上前一步拱手道:“在下呂問天,在此恭候多時了。”

    “呂問天?”十數人中左首居前的一虯髯大漢道,“馳騁塞北的灰鬍兒大首領,沒想到是你在此等候我等。”

    最後那人亦緩步走上前,只見此人一襲黑袍,身形高挑瘦削,面色蒼白無比,眼角邊幾道縐紋如刀鑿斧刻,雙目顧盼之間竟有一種說不出攝人威勢。

    那人拱手道:“有勞呂大首領了。”聽聲音,正是方纔與呂問天應對之人。

    呂問天不敢怠慢,還禮道:“不敢。”

    此時小船都已靠岸,從船上下來的居然大都是些婦孺。可能是因長途跋涉地緣故,一下船幾個孩童哭鬧個不停,與母親的呵護聲交織在一起,竟顯得如此溫馨,不由將這邊肅殺氣氛沖淡了許多。

    呂問天心裏亦輕鬆了些,道:“諸位,請。”

    那黑袍人走在呂問天身旁,看了看四周,忽道:“這裏不久前曾有過一場大戰?”

    “正是。”呂問天答道,“薛方仲所率地八千秦軍與三萬趙軍在此激戰半日,只逃脫三千人,餘者都已安葬於那土堆下。”

    那虯髯大漢驚歎道:“才三千人,咸陽城傳言北疆大軍全軍覆沒看來不是謠傳了。”

    旁邊另一個笑道:“薛方仲一世英名,此番居然敗得如此悽慘,還有何面目回咸陽。”

    又一個聲音響起:“就算回了咸陽。秦王心胸狹窄,恐怕也未必饒得了他,我若是薛方仲,還不如戰死此地算了。”

    呂問天越聽心中越迷惑,從這些人所言聽來應該都是咸陽人氏,可對秦王和薛方仲並無尊重之意,反而百般詆譭,真是奇怪之極。

    雖有楚錚告誡在先,但呂問天仍難抵心中好奇,面對那黑袍人拱手問道:“敢問這位先生高姓大名?”

    那黑袍人看了他一眼。微微笑道:“難道楚錚沒對你說過,不可詢問我等來歷?”

    “確實說過。”呂問天坦承道。“可呂某並非楚將軍下屬。先生若不肯告知則就此作罷,若方便告知。呂某膽敢用項上人頭擔保,定能守口如瓶。”

    那黑袍人乃是當世頂尖高手,呂問天既已開口問了,他亦不屑虛言,道:

    “本座刑無舫。”

    呂問天一震,長吸了一口氣,抱拳俯首:“原來是聖門門主駕到。久仰大名,如雷貫耳。”他也算是武林中人,當然聽過當代魔門門主的威名,心神激盪之餘有隱隱一絲悔意,地確不該問地……

    刑無舫還禮:“灰鬍兒之名威震塞北,刑某亦是久聞呂首領大名。”

    隨後刑無舫將身邊幾人向呂問天一一介紹。聖門血殺宗宗主屠山嶽、天邪門花隨波、刑無舫掌門弟子林風玄……一個個名字直讓呂問天膽寒不已,怎麼整個魔門都到了?

    魔門衆人對呂問天倒無惡感,灰鬍兒的名聲不見得比魔門好到去。彼此相見過。刑無舫問道,問道:“不知呂首領如何安置我等?”

    呂問天猶豫了片刻,還是說道:“楚將軍吩咐過,請各位去我灰鬍兒駐地歇息。”雖然知道了這些是魔門中人,但大丈夫一諾千金,既然答應了楚錚,理應辦到。

    刑無舫點了點頭,道:“我等混雜於灰鬍兒之中,倒是一上佳之策。”

    呂問天這才注意到,這些人中有幾個高鼻深目,與灰鬍兒中不少兄弟相貌相似,楚錚這般舉措,想必亦是與此有關。

    “此去我灰鬍兒駐地還有數百里之遙,我等還是連夜起程爲好。”

    刑無舫等並無異議,簡短休息會兒,跟隨呂問天所部向北而去。

    蘇巧彤與趙敏一路同坐一車,夜晚亦是同被而眠,彼此之間愈發親密,楚錚若是見了,說不定會懷疑蘇巧彤從前世帶來什麼不良傾向。

    但兩人各自所帶的侍女之間就不那麼友好了。柳輕如擔心蘇巧彤安危,將楚錚幾乎一直閒置不用的鷹堂四劍侍隨她前往北疆,而趙敏身邊是姑姑的兩個貼身宮女,葉聽風和葉摘星。這兩女子人如其名,冷傲孤僻,除了對趙敏甚爲尊重,對任何人都如萬載玄冰。而楚芳華四姐妹也不是省油的燈,兩相看彼此均不順眼,幾次差點拔劍相向。幸而有趙敏壓制,葉聽風和葉摘星不敢違命,而楚芳華等亦知這位長公主幾乎鐵定是未來地堂主夫人,不敢過於放肆,一路上這才相安無事。

    北疆宣撫使團剛踏入北疆境內,王明泰便帶着原曹淳麾下的一萬黑騎軍前來拜見。西秦黃河以北三城七鎮歷來都受北疆大軍庇護,此次北疆大軍傾巢而出,卻又全軍覆沒,這些城鎮基本皆是兵力空虛,在趙軍雷霆萬鈞的攻勢面前根本無力抵禦,已被攻陷大半,因此樊兆彥將這一萬黑騎軍抽調過來作宣撫使團護衛。

    見過了長公主趙敏,王明泰回到伯父身邊。王老侯爺開口就問道:“錚兒呢?他現在何處?”

    王明泰道:“回伯父,錚兒正仍與華長風一道追趕薛方仲,此時恐怕已經越過關西了。”

    王老侯爺皺了皺眉,道:“派人叫他速速回來。老夫可沒心思與趙家小丫頭較勁,再說了,這小丫頭還是他沒過門的媳婦,若是罵狠了,日後隨錚兒來府上拜見老夫豈不尷尬。”

    王明泰笑着應道:“明泰這就派人去。”

    王老侯爺唔了一聲,又問道:“郭懷呢,你與樊兆彥現將他如何了?”

    “他畢竟仍是朝廷任命地北疆大帥,孩兒和兆彥只是讓五萬柔然聯軍阻止他南下,對其軍令概不理會。咳……伯父,郭懷的軍令是由原兒所傳遞,他現已被孩兒扣押在營中。”

    “將他帶到老夫身邊來。”王老侯爺不滿地說道,“也不想想自己是何人,跟着郭懷湊什麼熱鬧。”

    王明泰湊近了道:“伯父難道忘了,原兒可是與郭懷之女訂了親地。”

    王老侯爺哼了一聲:“這門親事老夫原本就不贊同,全是名棠夫婦執意促成。你妻子那孃家侄女倒是不錯,與原兒挺般配的……唉,現在說這已經沒用了,名棠決意之事極少有反悔地。”

    王明泰笑而不語。當初他聽妻子提起時,還真有幾分心動,但經過這段時日相處,楚原之前私自離家暫且不論,大戰開始之後地諸般言行就讓王明泰看得已是搖頭不已,至少目前來說,楚家三子中最不成器的就是他了。

    “伯父,明泰還有一事未曾稟報。柔然諸部上書求見伯父和長公主,不知如何安排?”

    “什麼柔然諸部的,還不是以前那些胡蠻餘孽。”王老侯爺不屑一顧,“見是要見的,不過不必急於一時,名棠也說了,胡蠻若真心依附,大小可汗都給我到上京城來,在我大趙文武百官和天下百姓面前獻降表、遞國書,各族還需送質子於京城,哪能隨隨便便嘴上說說就算數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