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70章 北疆宣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70章 北疆宣撫字體大小: A+
     

    等趙敏來到鎮北侯府,楚方兩家的人已經散盡,趙敏撲了個空,只好依禮看望過王老夫人後鬱郁離去。

    楚名南和方令白說炮製的戰報不到兩時辰便已送到了宮內,送戰報的也是北疆軍士,只不過換成了樊兆彥的心腹罷了。趙茗與趙應得到消息,自然興奮不已,畢竟誰都可以看出來此戰的勝利對天下大勢具有何等影響,馬上召集羣臣朝議。

    提前得知此事的除了三大世家幾位首腦,加上其親信也不足十人,滿朝文武絕大多數對此一無所知,趙應剛說完,大殿之下無不喜形於色。

    禮部尚書楚名南趁機出列進言,朝廷應及早派遣一宣撫使前往北疆,表彰北疆大營將士的不世功勳,並昭告天下。衆大臣紛紛附和,連禮部侍郎樑臨淵也難得與自己頂頭上司同執一辭,出來說了幾句贊同話。

    王老侯爺的自薦奏摺恰如其分的送到,衆臣想了想,大都覺得由前任北疆大營統領給現北疆大帥宣旨,足可成爲一段流傳青史的佳話,無人提出異議,趙應毫無經驗,只知這是件大喜事,又沒人反對,也就這麼準了。

    一陣”皇上聖明“恭維聲令趙應直感熏熏然,方令信看在眼裏,暗中冷笑,上前一步,先是一番頌揚之辭捧得趙應不知身在何處,忽道:”皇上下旨已任王老侯爺爲宣撫使,臣再舉薦三人隨老侯爺一同前往。“

    趙應笑道:”相國大人請說。“

    ”臣舉薦吏部尚書成奉之、禮部尚書楚名南、刑部尚書方令白爲宣撫副使,與老侯爺共赴北疆。“

    趙應一聽有些猶豫,他猶豫並不是自己該不該允許,二十在擔心如果自作主張姑姑那邊怎麼交待,先前王老侯爺畢竟退隱已久,但這三位地位權勢也就僅在楚方二人之下,都是朝中一品大臣啊。

    樑臨淵見皇上面露爲難之色,主動上前蘀君分憂:“相國大人,你所舉薦三人均爲當朝一品,我朝有史以來還從未有過三位尚書同時離京這等先例,下官一位從六部各抽調數人組建宣撫使團便可。”

    “樑大人,”楚名棠出列說道。“北疆此番大捷殲西秦軍十餘萬,俘敵過三萬,東西突厥前後更是死傷近三十萬,而我軍僅傷亡不足兩萬,這等驕人戰績我朝史上有過麼?本官認爲授予再高禮遇也不爲過,若不是相國大人和本官政務繁重,我二人都欲親自赴北疆向郭元帥道賀,向北疆全體將士以示敬意!”

    方令信陰聲說道:“莫不成在樑大人心中,北疆將士此番大功可以輕輕抹過嗎?”

    見楚方兩人近期來難得政見一致,三大世家的官員心領神會,紛紛出列指責樑臨淵並對方令信的提議深表贊同。樑臨淵如驚濤駭浪中的一葉扁舟,仍苦苦支撐,他已隱隱感覺到三大世家別有用心,畢竟郭懷向來忠於皇室而與三大世家不和,而楚方二人不知爲何突然對他如此推崇,其中定有隱情。

    “下官曾與宮內連總管同在北疆近一月,對將士們身處苦寒之境仍英勇善戰亦深表欽佩,絕無輕怠之意。”樑臨淵道:“不過方纔太尉大人也說了,現正處一年開春之際,政務繁忙,三位尚書大人均爲一部之首,一舉一動均關係天下蒼生,樑某以爲不宜離開京城。”

    楚名棠微微笑道:“樑大人,三位尚書大人雖名爲宣撫副使,但各自均有重任在肩。從目前戰況看來,郭元帥很快便可得勝班師回朝,立功將士名冊,封賞及用何種禮儀相迎都需禮部參與,而胡蠻柔然諸部懾於我大趙軍威,已有稱臣之意,楚大人親去北疆無可非議,而西秦三城七鎮有望納入我大趙版圖,對於新歸順之地,即便末微細節也不可有絲毫大意,吏部成尚書親自前往亦是慎重行事,考察當地民風民俗,結合響應世紀調配官員。”

    “至於刑部尚書……咳,此戰我軍俘敵近四萬,其中還包括爲數不少的突厥人,以往軍中私自私下處置戰俘甚至屠戮之事屢見不鮮,雖說打了勝仗,但此風絕不可長,方尚書此去北疆可助郭元帥和王老侯爺嚴整軍紀並安置戰俘,刑部亦唯有他纔有這般威望。”

    方令信衝楚名棠點了點頭,楚名棠起初安排成奉之和楚名南隨王老侯爺同去北疆,方令信心生不安,面對這幾人樊兆彥就算再了得也只有唯唯是諾的份,方家利益恐怕難得保證,因此極力提議其弟方令白一同前往,沒想到在楚名棠說來竟是這般合情合理,直叫方令信佩服之至。

    “太尉大人,下官仍覺此事不妥。其一……”

    樑臨淵正待再出言反對,方令信臉色一沉:”樑大人,太尉大人已經說的極爲透徹了,你竟還這般不明事理!楚尚書?“

    楚名南上前一步:”下官在。“

    “你們禮部掌天下禮儀之先,怎麼出了這麼一個官員。”

    “下官教導無方,請相國大人恕罪。”楚名南對樑臨淵不滿已久,但楚名棠曾吩咐過不可過於爲難此人,而且他還是成奉之的女婿,只好忍了下來。

    不過此時相國大人既然開口了,楚名南厲聲喝道:“樑臨淵,命你即刻回府,閉門思過三日。”

    樑臨淵看看四周,之間百官有的幸災樂禍,有的不屑一顧,平日與自己交好的幾人亦無一敢出來爲他辯解,而皇上亦是目光閃爍,不敢與自己直視。樑臨淵長嘆一聲,向趙應施了一禮,轉身離開大殿。

    趙應看着他的背影,第一次感覺到即使沒有姑姑的壓制,當皇帝也決不是件樂事。

    方令信微微躬身:“還請皇上下旨,命北疆宣撫使早日起程。”

    “這個。”趙應猶豫了半天,推?道:“還是等明日再定吧。”

    方令信一怔,忙道:“事關重大啊,皇上。戰報都已到了,如一再拖延豈非寒了北疆將士之心?”

    可無論方令信怎麼進言,趙應只是搖頭。在他心中姑姑遠比楚方二人更可怕,而且看了方纔那場辯論,趙應更不敢私自作主了。

    方令信無奈的看看楚名棠,只見楚名棠亦是雙眉緊鎖,趙應趁此機會,趕緊宣佈散朝。

    趙茗畢竟是女子,不能在朝堂上露面。後世垂簾聽政這種事絕不爲楚名棠和方令信容忍的,因此她只能坐在偏殿,不過有幾個太監來回爲她傳遞消息,朝堂上的事她亦瞭如指掌。

    “敏兒,你怎麼看?”趙茗問坐在一旁的趙敏。

    趙敏有幾分迷惘:“聽楚太尉之言,確是很有道理,但樑侍郎……”

    趙茗哼了聲道:“這個樑臨淵,話說的顛三倒四,只是一味在胡攪蠻纏。”

    趙敏卻道:”姑姑,孩兒倒覺得他似看出了什麼。“

    ”哦?“趙茗柳眉一揚,”來人,將樑臨淵帶到此地。“

    就這麼樑臨淵還未出宮門便又給召了回來。趙茗聽了他的分析,心中亦起了疑慮。

    楚名棠和方令信在散朝後簡短商議下,徑直來見趙茗,卻見樑臨淵居然也在此,兩人心中均是微微一沉。

    不過楚名棠是何許人也,無論趙茗提出何質疑,他都應付得天衣無縫,何況還有方令信在一旁助陣。這兩人聯手,恐怕就算當年三國曹操復生,至少口舌上也得退避三舍,趙茗和樑臨淵均被噎得啞口無言。

    但趙茗既已心生疑慮也不是那麼容易消除的,嘴上說不過,索性拂袖起身:”本宮累了。“頭也不回就這麼走了。

    楚方兩人大眼瞪小眼,毫無辦法。若換成以前趙王,他二人便會鍥而不捨追在其後,直至他同意爲止,可趙茗畢竟是女子,楚名棠和方令信自問誰也沒這膽量私闖大長公主寢宮,不然僅傳出去沒臉見人,且史筆如刀,不知會將他二人描述成何等不堪。

    過了半晌,方令信一頓足:”名棠,你縱容出來的好事!方某無能,先走一步了。“

    不知是趙茗靈光一閃還是受人指點,第二天心平氣和的接見了楚名棠方令信二人,一口答應昨日之事,但有一點,由長公主趙敏亦爲宣撫使,代表皇帝和她前往北疆慰問有功將士。

    楚方兩人目瞪口呆,他們不是沒考慮到這點,但趙國皇室這些年來人丁稀少,除了平原城的昌平王外,其它各地宗室至少都是三代以上的遠親了,且京城根本無一人選,也就沒放在心上。萬沒料到趙茗異想天開,由長公主趙敏宣撫北疆。

    方令信清醒過來,連稱此舉史無前例,萬萬不可。趙茗將他昨日所說的原句奉還,認爲皇室宗親一同前往更可體現皇上對北疆將士的體恤,女子又怎麼了,何人不是女子所生?包括你相國大人,方令信氣的眼前發黑,又道兩軍陣前歷來最忌諱有女子出現,切不可傷了士氣云云。

    此言一出趙茗頓時怒不可遏,稱此爲愚昧無稽之談,又引用上京城最近反響頗大的戲劇【花木蘭】中情節【這自然是蘇巧彤的功績了】,一句“誰說女子不如男”趙茗更是吟得抑揚頓挫,將方令信劈頭蓋臉訓斥一番。方令信實在無法忍受,也不施禮扭頭就走。

    夜晚,三大世家首腦再度齊聚王家,方令信向王老侯爺複述趙茗之言時仍身子微顫,最後道:“女子執政,實乃亡國之先兆。老侯爺,名棠,斷不能再這般容忍下去了。”

    楚名棠嘆道:“方兄,並非名棠故意縱容,而是這女子在皇室中的地位非同一般,皇上無力與之相爭,我等做臣子的難以插手其中啊。”

    方令信不屑的說道:“區區一女子,有何可懼!”

    王老侯爺道:“方家小子,你們方家歷來是文官出身,根本不知大趙葉門是何含義,又不曉得這葉門在當年天下四分時起得何等作用。”

    方令信起了好奇之心:“老侯爺請說,方某洗耳恭聽。”

    楚名棠將當年魔門與合稱“如畫江山”的四大武林世家糾紛一一道來,只是隱去了楚王兩家的來歷不表,西秦寇家和南齊江家歷來張揚,方令信對他們倒並不陌生,愣了半晌,不由感嘆道:“原來其中還有這等祕辛?方某歷來瞧不起那些所謂的武林中人,沒想到如今天下四分竟與其如此相關。”

    王老侯爺道:“但逢亂世,最先起兵的總少不了那些武林豪傑,這有何奇怪了。”

    方令信遲疑了會兒,又問道:“那大長公主的武功究竟如何?”

    楚名棠答道:“她應是世上寥寥無幾的天道境界的高手之一,你們方家那位鐵南星亦是步入宗師境界的高手,但似他這般十人也未必是大長公主之敵,當年魔門的寧大先生率千餘部陷入五萬胡蠻圍困之中,他仍突出重圍,飄然遠去。”楚名棠看出方令信心懷殺意,索性給他點名了。

    王老侯爺笑道:“若我三大世家率數萬大軍圍攻太平宮,那與造反何異?方家小子,這口氣你就忍了吧。”

    “既是如此,那就忍吧。”方令信倒也有幾分灑脫,既知無望,索性也不再去想。“名棠,長公主前往北疆之事,你可有解決之道?”

    “沒有。方兄來之前,名棠已與岳父大人商議過了,不如就讓她去吧。”楚名棠無視方令信驚異神情,繼續道:“只要郭懷不死,皇室遲早會了解這一戰的詳情。我等將大功加於郭懷,主要是爲掩蓋我軍主動攻擊秦軍之事,就算長公主知道了,除非想讓我大趙陷入內亂,否則爲了大趙的顏面,她亦只能主動遮掩下去。至於消除平民將領之事,她確是一麻煩,不過錚兒亦在北疆……”

    “哎呀!”方令信一拍額頭,“我怎麼忘了這一出了?呵呵,長公主還是名棠未過門的兒媳,自家人那,況且有令郎在……唉,早想到此處,方某何必受這番折辱。”

    到了第三日,楚錚射殺北疆大將軍沈從放之事在京城流傳開來,楚家五公子之名頓時風頭極勁,一時無雙,之前幾個風流韻事也都被再度提起,楚錚若是在京城,恐怕只有易容纔可出府了。

    不過踏春園內仍往常一般安靜。柳輕如斜披着羅裳,靠在窗邊,整個人兒透露一絲慵懶之意。楚錚不在,踏春園內幾乎成了女兒國,連她也多了幾分隨意。

    而蘇巧彤俯在案上,對着高高一疊密報埋頭苦讀。柳輕如無奈的說道:“巧彤,你在做什麼?都已是看過數遍了。”

    蘇巧彤悶聲道:“我在研究你家小相公謀劃佈局的手段,並學習之。”

    不過看的這麼久也有些累了,又被柳輕如一打岔,蘇巧彤也沒了心思,把手中祕報隨手一扔,身子往後靠去,一雙玉足毫無淑女狀的擱在案上。

    “輕如姐,你這小相公真是到什麼地方都不安分啊。”

    “什麼你的我的。“柳輕如抿嘴一笑。”你我姐妹還分什麼彼此啊。”

    蘇巧彤白了她一眼,心知自己畢竟雲英未嫁,與已婚少婦談論這個話題討不了好。轉口道:”這半月來祕報一天兩份以上,這已是第三十四份了,總算結果出分曉了,相信京城許多人終於可以安心了。”

    柳輕如嘆道:“郭尚書與薛方仲馳騁沙場無敵,此戰一個大敗潰輸,一個自始至終被矇在鼓裏,想來真是有些冤枉了。”

    蘇巧彤小嘴一撇:“有什麼冤枉的,有道是性格決定成敗。郭懷太過耿直,若不是楚伯父暗中袒護,方令信輕易便可將他玩弄於股掌之上,聽聞他還對楚……公子極爲欣賞,真是活該……”

    “巧彤!”柳輕如不滿的說道。

    蘇巧彤衝她扮了個鬼臉,繼續說道:“至於薛方仲,比起郭懷他在朝堂之上略勝一籌,不過也難說,畢竟西秦沒有楚伯父和方令信這樣的權臣,呃……君子可欺之以方,小妹在西秦時就未將其放在心上。此戰信任他郭懷沒有錯,但根據小妹所知西秦軍方在北疆大營亦多名細作,卻絲毫沒有注意到趙軍中三大世家將領的動向,細節註定成敗,他敗得一點都不冤。”

    柳輕如點了點頭,有些感慨:“一個臨時起意的佈局,竟然收到如此效果,看來真是天興趙國了。”

    窗外突然傳來紫鵑的聲音:“蘇姑娘,老爺和夫人請您去內院一趟。”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