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68章 趁勝追擊(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68章 趁勝追擊(下)字體大小: A+
     

    “好吧,事不宜遲,我等分頭行事。”樊兆彥對楚錚道。”這裏有兩萬黑騎軍,五公子一併帶走吧,攻打三城七鎮,騎兵並無大用處。“

    王明泰亦表示同意,話說得更直接:”嗯,黑騎軍中平民將軍不少,留下反而礙事,讓他們去追殺薛方仲及秦軍殘部倒是兩全其美。“郭懷和孟德起等人均出身黑騎軍,樊王兩人對此深感忌憚,雖說蒙德起已被軟禁,郭懷遠在數百里之外,但在事情未明朗之前,黑騎軍還是走的越遠越好。

    楚錚忽然一笑:”樊副統領,舅舅,你們是不是將一人遺漏了?此人率部正面強攻西秦軍,一戰而克,論軍功足以可稱彪炳。“

    樊兆彥有些尷尬,道:”五公子所指的是華長風吧,我已命他原地候命……他所率那二萬兵馬擅長攻堅克城,在之後戰事中必將重用。“

    楚錚道:”此去追擊薛方仲及秦軍殘部,加上洪文錦和吳江所部近三萬大軍,而且是我朝最爲強悍的黑騎軍,末將雖爲北疆大營參將,但資歷淺薄,恐怕難以服衆。末將倒有一建議,不如以華將軍爲主將,末將爲輔,這般較爲穩妥。“

    王明泰沉默片刻,道:”錚兒,他可是郭帥和孟德起的心腹愛將,將黑騎軍交於他手中,合適麼?“

    ”請舅舅寬心。此人先前已經領命,攻打秦軍亦立下了大功,對薛方仲和西秦殘軍他絕不會手下留情,不過凡事都需以防萬一。“楚錚笑了笑,向樊兆彥俯首一禮,”這就要請副統領加以援手了。“

    樊兆彥不明所以:”五公子敬請直言。“

    楚錚道:”末將想讓那三千禁衛軍重歸麾下,請副統領恩准。“

    王明泰想了想若有所悟:”錚兒你意思是想讓這三千禁衛軍爲中軍?”

    “正是。”楚錚答道。有三千禁衛軍在身側,華長風縱然有異心也定有顧忌。這些官宦子弟親屬長輩遍佈滿朝,除非他鐵了心要將滿朝文武得罪光,不過看此人的爲人處世,絕不像是個孤注一擲之徒。另外,楚錚也存有私心,禁衛軍至今寸功未立,就這麼回京城恐怕所有人都面上無光,還是藉此機會照顧下弟兄們吧。

    王明泰似笑非笑的看了樊兆彥一眼,道:“明泰覺得此舉可行,華長風身爲一方主將,又立下如此戰功。若是就這麼輕輕揭過,未免太說不過去了。”

    樊兆彥感覺心有不甘,他與華長風向來不和,先前將劉倚山安插在華長風身邊就爲了將其取代。沒想到這看似錚錚鐵漢的人突然屈服了,着實出乎樊兆彥意料,原本他還想在之後的戰事中再找個接口將其拿下治罪,現在王明泰也開了口,看來已經沒指望了。

    不過這三千禁衛軍總留在自己身邊也不是個事。攻打三城七鎮也不敢用他們。還是讓他們隨楚錚去吧,三萬多趙軍對不足一萬的西秦殘軍應不會有太大危險,何況是華長風領兵。不管怎麼說,用兵有方這四字此人絕對當之無愧。

    樊兆彥取出黑騎軍與禁衛軍兵符,交給楚錚。楚錚俯首接過,口中呼嘯一聲,火雲駒沒精打采的跑了過來,楚錚拍拍它腦袋,向樊兆彥和王明泰道別,飛身上馬就此離去。

    樊兆彥看着楚錚的背影,忽道:”明泰,你這外甥真了不起啊。“

    王明泰取過酒囊酒具,自斟自飲一杯,暗想:這還用你說。

    樊兆彥見王明泰不答,又嘆了口氣:”當年楚名亭任刑部尚書,樊某還以爲楚家從此沒落,沒想到楚天放那老匹夫竟有如此魄力,由旁系楚名棠任宗主,楚家聲勢不降反升。而今觀其子楚錚,小小年紀竟是如此了得,算無遺策,連武朔城都已提前佈下了伏兵。除了你我二人,恐怕無人會信此次北疆劇變,完全是由這剛剛成年的小子一手策劃,你我二人只是受他擺佈而已。“

    王明泰不由一哂:”副統領此言過矣,今日此事乃是我三大世家聯手,一爲破敵,二爲剷除我北疆大營內對世族深具惡感的平民將領,怎可全推到錚兒一人身上?再者,副統領從軍三十餘年,殺伐決斷,若說甘心由一屬下襬布,亦太過匪夷所思了吧。“

    樊兆彥臉一紅:”樊某隻是在想這今後幾十年,三大世家恐怕還是楚家獨大啊。“

    王明泰聽出樊兆彥語中暗帶挑撥,搖頭道:”王某又不是王家宗主,哪有閒情管那麼多。王某隻知太尉大人赴京任職以來,我大趙日漸強盛,朝中亦再無人與我三大世家相抗衡,這……難道不好麼?“

    樊兆彥聽了只得哈哈一笑,道:“那是自然。”

    楚錚先去了禁衛軍,點齊兵馬,一路快馬加鞭,來到華長風所部駐紮之處。

    ”統領大帳有令,命北疆大營右將軍華長風,參將楚錚,率黑騎軍虎威營等部二萬人,及禁衛軍追擊剿滅薛方仲及西秦殘軍,即刻啓程。“

    華長風一直在琢磨着這場稀裏糊塗的戰事,雖然仍有許多不解之處,但北疆軍中三大世家的勢力突然聯手定與眼前這傳令的少年將軍脫不了干係。華長風看了楚錚半晌,滿腹的話語到了脣邊卻又都化爲無形。

    ”華將軍,請接軍令。“

    華長風從楚錚手中接過令箭,冷冷的看了一眼:”統領大帳令?楚將軍,孟統領他還在統領大帳嗎?“

    楚錚淡淡說道:”我軍已大獲全勝,華將軍的戰功誰亦不可抹殺……還問這些做什麼?“

    ”也是,華某愚笨,確實不該問。“華長風苦笑一聲,將令箭放入懷中,”黑騎軍都準備好了嗎?“

    ”已經整裝待發。“楚錚答道。

    ”傳令下去,全軍啓程。“

    ”遵命!許唯義,你帶黑騎軍兵符前往,命其開拔!“

    華長風與楚錚策馬並肩而行,華長風一路沉默不語,楚錚看了他一眼,似有感慨的說道:”樊副統領和王明泰將軍想必此時也已率軍啓程了。“

    華長風對此毫無所知,一聽果然被勾起了好奇之心:”他二人去哪裏?“

    ”武朔城。“

    華長風聽了不由自主猛一勒繮繩,胯下馬兒毫無準備頓時一聲長嘶。

    ”武朔城?“華長風直直地盯着楚錚,”你們在謀圖西秦的三城七鎮?“

    ”正是。“楚錚輕輕笑道:”華將軍認爲如何?“

    ”天賜良機!“華長風拍了拍自己後腦,”我怎麼就沒想到,佩服,佩服啊。“

    華長風忽又搖了搖頭:“不過武朔城是西秦黃河以北最大一城,城牆高聳堅固,我軍恐怕攻之不易。”

    “華將軍放心。”楚錚笑道:“此次北疆大營傾巢而出,武朔城內守軍不過五千人,何況呂問天之妻何勝男已率兩千灰鬍兒已陸續潛伏城中,待今夜我大軍一到,裏應外合,破城絕非難事。”

    “此事當真?”華長風又驚又喜,灰鬍兒如立下此功,加上楚家若願將此事上報朝廷,呂問天足可將功贖罪。“

    ”那呂問天去了何處?“

    ”楓林渡!“楚錚答道。楓林渡是西秦境內黃河沿岸最主要的渡口,薛方仲想要南渡黃河回咸陽,只能經過此地,別的渡口至多有小船十餘艘,運送近萬軍隊至少需幾天幾夜。

    華長風一聽便明白了,只是還有些不放心:”那樊副統領這邊……“

    ”此事之前末將就與樊副統領商議過。樊副統領已答應灰鬍兒若爲我大趙立下大功,只要日後在北疆亦能遵紀守法,往日恩怨一概不究。“楚錚笑道:”何況還有末將舅舅王明泰將軍在側,樊副統領想必會言而有信。“

    ”楚將軍爲灰鬍兒煞費苦心。“華長風抱拳施禮,”華某這邊替呂兄夫婦多謝了。“

    楚錚忙還禮道:”華將軍這般就見外了,其實灰鬍兒若能重歸北疆大營,亦是我大趙之福。“

    華長風哈哈一笑:“楚將軍說的極是。我等要加快行程了,楚將軍謀劃的這般周全,若還讓西秦殘軍逃回咸陽,華某日後可就無顏見人了。”

    東突厥破了西秦陣營,和西突厥一樣,擔心趙軍與胡蠻背信棄義,都不與華長風道別,一路如驚弓之鳥馬不停蹄。跑出百里開外才稍作歇息。

    程思非在程浩然的攙扶下從馬上翻身下來,捶了捶腰走了幾步,覺得痠痛難忍,暗歎自己確實老了。想當年年輕時還能在突厥馬會中比武奪魁,這一晃已是幾十年過去了。

    父子兩人席地而坐。看着落日的餘暉。程思非忽然問道:“我東突厥還剩多少人馬?”

    程浩然估算了下,答道:“回父親,不足十二萬。”

    “已經很不錯了。”程思非嘆了聲道。“排出的斥候回來了嗎?西突厥死傷如何?”

    程浩然點了點頭,臉上露出絲笑意:“西突厥二十餘萬大軍,現今已不足十萬,達頭可汗驕橫一世,萬萬沒料到在漢人疆域吃得如此敗仗。”

    “好!”程思非一拍大腿,“此去阿爾泰山千里之遙,這一路縱使不能殺了達頭,亦要耗盡其所部元氣,回到阿爾泰山纔可與西突厥一爭長短。”

    程浩然道:“我軍早準備,兒郎們個個帶足了乾糧和水,西突厥恐怕不出數日食物與飲水便會出現短缺,我軍只需暗中伺候,定能找到可乘之機。”

    “此事你去操心吧,爲父已經老了,難免會犯糊塗,就不過問了。”

    程浩然之侄程允聞走了過來,稟報道:”祖父,大伯,童毅求見。“

    程思非搖了搖頭,對程浩然道:”爲父不見,看到這小子就來氣。“

    程允聞將童毅帶到程浩然面前,童毅戰戰兢兢的說道:”小人拜見大先生。“

    程浩然嗯了一聲:”何事?“

    童毅鼓足勇氣,道:“小人……小人不想回阿爾泰山。”

    “你想回趙軍大營?”程浩然上下打量了下他一番,“哦,也是,先前我曾答應過你,戰事一了便放你回去見阿秀的。”

    童毅俯身拜倒於地:“請大先生恩准。”

    程浩然沉思片刻,道:”去吧,好好照顧阿秀。“

    童毅大喜過望,以頭點地:”多謝大先生恩德,小人定不負大先生所託。“

    童毅又磕了三個頭,站起轉身離去。忽聽身後傳來輕響,竟似長劍出鞘之聲,不由恐懼之極,身子一僵,感覺心口劇痛,低頭一看,只見明晃晃的劍刃透胸而出。

    程浩然獰聲說道:”憑你一下人也敢動阿秀的心思,不知死活!“說完手腕一抖,收回長劍,童毅屍首失去支撐,撲通倒地。

    程浩然將長劍在童毅身上擦了擦,插回劍鞘,對一旁程允聞道:”允聞,伯父交予你一重任。“

    程允聞神色平靜:”大伯儘管吩咐。“

    ”這裏有書信一封,你打點下行裝,速去趙軍大營,交予楚錚將軍,他會收留於你。“程浩然看着他,緩緩說道:”好好照顧阿秀,程氏一族能否重返中原就靠你二人了。“

    程思非蒼老的聲音在遠處響起:”到了上京城,先去拜祭先祖程大將軍,在墳前定要加上四字:不肖子孫!”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