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67章 趁勝追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67章 趁勝追擊字體大小: A+
     

    殺人,是一種什麼樣的滋味?

    如果有人此時問楚錚這個問題,楚錚會回答,肯定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看着一個個生命流逝,楚錚唯一能做的就是使自己麻木,爾後變得更加麻木。

    一股厲風從腦後傳來,楚錚不假思索舉刀往後一擋。兵刃交接,覺得手臂一震,一道人影在空中翻了個跟頭小窗醉墨手打,文心閣從楚錚頭頂掠過。楚錚有些驚訝,擡頭一看,道:“原來是你們。”

    寇家兄弟持刀並肩而立。寇仲手握那刀遍體暗黃,刀背厚實,外形古樸,道:“楚錚,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或許吧,今日沒過完之前凡事皆有可能。”楚錚見到他二人反而覺得輕鬆了些:“你叫寇仲對吧?手中那刀可是傳說中的‘井中月’?”

    “……莫名其妙,此刀名爲‘破軍’,乃我寇門四大寶刀之一,楚錚你可認清了!”

    “俗!“楚錚搖着頭說道。”破軍這名字太俗了。不過這刀還是不錯,歸我了,以後就稱它爲’井中月‘了。“方纔交手雖然只過了一招,但楚錚已發現這兄弟二人是自己生平罕遇的高手,比起師傅吳安然和鷹堂幾位老供奉或許稍有不如,可比起號稱”武林雙秀“之意羅聞楓強的太多了,若是讓他們混入亂軍中廝殺,不知會有多少趙軍將士的性命會斷送在這二人手下,幸好他們直接找上了自己,因此楚錚言語調侃存心激怒。

    不過話說回來,青龍偃月刀只適合征戰沙場所用,平時楚錚還真沒有一件趁手的兵器,寇仲手中這把刀厚重而不張揚,楚錚看了就有幾分喜歡。

    寇家修身養性的功夫確實了得,楚錚這般挑釁寇仲仍是神色不變:”你若真有那般本事,儘可拿去。“

    楚錚故作思索狀,過了片刻才道:”還是你雙手奉上吧,免得傷了和氣,若是我出手奪了過來,豈不是有損西秦寇家的名聲。“

    旁邊寇詠終於按捺不住了,怒喝一聲:”找死!“一躍而起,雙手持刀向楚錚當頭劈來。

    楚錚笑了笑,青龍偃月刀向上一挑。這一刀看似慢吞吞的,可在寇詠眼中自己下落的每條軌跡都在刀鋒籠罩之下,無奈之下用刀砍向對方長刀,借力飄然落地。

    ”你家師門長輩沒教過嗎?人在空中難以借力,除非武功比對方高上數倍或有獨門武功,否則莫要使這凌空下擊的招數。“楚錚用教訓弟子的口吻說道:”你是小詠吧,到底年輕啊,方纔我若乘勝追擊,恐怕你已身首異處了。“

    楚錚說得好聽,其實他不是不想追擊,只因寇仲恰到好處的上前一步持刀相侯纔打消了這主意。但這番話足以氣的寇詠眼前發黑,寇仲將他一把拉住,低聲道:”二弟,冷靜些。“

    寇詠長吸了幾口氣,道:”大哥,我沒事。今日不殺這小賊,我誓不爲人!“

    寇仲道:”那是自然。不過此人武功確實極高,稍後你我左右呼應,切不可自亂陣腳。“

    寇家兄弟持刀逼向前,不等楚錚再度饒舌,寇詠便一刀削向火雲駒的前蹄。楚錚一提繮繩策馬躍開,右側寇仲的刀反撩馬腹,亦被楚錚用刀柄擋開。這兄弟二人剛剛過來的時候就一直盯着楚錚,已看出他武功雖高但騎術一般,遠不如顧明道等人,因此定下射人先射馬的心思,刀刀都向火雲駒和楚錚雙腿而去。

    楚錚果然被逼得手忙腳亂,只能將青龍偃月刀舞的如風火輪一般護住四周。饒是如此,不消片刻火雲駒身上已經多了幾道口子,還好這馬兒通靈,知道這時候只有自己主人才能護得了自己,不四處胡蹦亂跳,不然早成跛缺蹄駒了。

    楚錚一看如此下去不是辦法,瞅準一時機趁寇家兄弟交叉互換時飛身而下,青龍刀法中所有攻擊招式一股腦全使了出來,刀氣森森,一時間迫得寇家兄弟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

    火雲駒趁機跑得遠遠的,回首舔舐自己身上的傷口,再也不肯靠前一步。

    寇家兄弟從小受寇大娘調教,寇海天看在姐姐的面上亦把他二人當成親傳弟子看待,兩人一身武學在寇門子弟中足以排進前十,在楚錚暴風驟雨般的攻擊下很快便穩住了陣腳,寇詠主攻寇仲主守,兩兄弟配合無間,竟將楚錚逼得漸漸落在下風,楚錚越打越憋屈,他這一輩子除了在趙茗手下吃過大虧,對別人還真可以說是縱橫無敵,沒想到今日面對兩個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輕人亦佔不到上風。

    楚錚靈光一閃,暗罵自己是豬腦子,青龍偃月刀是征戰沙場所用,武林中的高手誰會扛着把丈八大刀招搖過市的?何況這青龍刀法自己只學了不過數月,與高手對招自然縛手縛腳了。

    想到此楚錚突然將青龍偃月刀望天空一拋,寇詠生平對敵無數,卻從來沒有見過這等招式,兩眼不由自主的向上看去,楚錚揉身而上,一拳擊向他的面門,幸虧寇仲搶在他身前擋下,否則非被這拳轟的腦門崩裂不可。但寇仲心中暗暗叫苦,他們兄弟二人早就覺察到楚錚內力深厚,甚至在養母寇大娘之上,方纔交手都是騰挪閃躲用精妙招數克之,可這一拳接的可是實實在在的,寇仲頓感胸腑微痛、呼吸不暢。

    楚錚很快感覺到寇仲身法不如方纔那般靈動,不由一喜,招招重拳攻向寇仲,寇詠見兄長臉色由紅轉白,由白又轉青,心知不好,狀若瘋虎揮刀砍向楚錚。但楚錚身上所披的麒麟甲乃王家世代珍傳的寶物,尋常刀槍難傷分毫,寇仲的破軍刀楚錚還有幾分顧忌,寇詠那刀只是一般兵器,楚錚能閃就閃,閃不過只要不是要害部位就運起龍象伏魔功硬挨一下也不放鬆對寇仲的攻擊。寇詠久攻無用,心急之下招式漸漸變得散亂。

    突然間,楚錚腳下似踩到了什麼東西,身子一個踉蹌,雖然隨即橫掃一腳亦是勁力十足,但方位卻差了少許,寇仲趕緊側身一躍避開,抓住這時機調理內息。

    不料耳邊傳來楚錚一聲長笑,寇仲擡頭一看,不由睚眥欲裂,只見楚錚閃過寇詠的刀,一擡手將他胳膊夾在肋下,擰身一肘狠狠撞在他後腰上,這一招楚錚蓄謀已久,運足了十成功力,寇詠受了這一擊,臉部向天張大了嘴,身體以一怪異的彎曲狀緩緩倒地,頓時聲息皆無。

    楚錚將寇詠屍首踢到一邊,看着寇仲凝神戒備,口中兩個卻並沒有上前拼命,左手緩緩抓住破軍刀的刀背,猛一運勁將刀折成了兩截。

    ”這小子是不是傻了,沒事折自個兵器做什麼?“李元宗的大嗓門忽然響起,只見百餘名黑騎軍將這裏圍成了一圈。

    寇仲看了看四周,森然道:”楚錚,敢與我單打獨鬥麼?“

    ”非不敢而不願,你兄弟二人聯手尚可與我一斗,一人絕非我對手。“楚錚搖了搖頭,”雖然此寇仲非彼寇仲,但我亦不想折辱你。自盡吧,本將軍會將你兄弟二人安葬於一處。“

    說完,楚錚轉身便離開了。

    周圍的戰事也接近尾聲了,樊兆彥的大軍已經趕到,秦軍縱然神勇,但雙方數量相差畢竟太過懸殊,勝負很快便見分曉,而何成孝亦死在了李元宗槍下。

    楚錚命人將洪文錦和吳江叫了過來,道:”你二人率麾下所部兵分兩路,速去追趕方纔逃走的西秦殘軍,本將軍去見過樊副統領後自會率軍前來增援。“

    兩人齊聲領命。

    楚錚將他二人叫住,又叮囑道:“兵法有云:哀兵必勝,況且薛方仲還在其中,二位將軍切不可大意,彼此間定要相互照應,不必急於出擊,只需盯緊他們便可。”

    “末將明白。”

    洪文錦和吳江走了沒多久,樊兆彥在親衛的簇擁下走了過來,遠遠便拱手道:“聽聞五公子射殺西秦北疆大將軍沈從放,實乃不世奇功,真是可喜可賀啊。”

    楚錚強笑了下,道:“副統領過獎,可惜還是讓薛方仲給跑了。末將已派洪吳二位將軍前去追趕,不知能否追得上。”

    這邊親衛在地上鋪好了氈子,樊兆彥喚楚錚一同坐下,道:“沒什麼大不了的。薛方仲用兵再了得,麾下沒有了這些身經百戰北疆大軍,根本不足爲懼,難道他還真能以一敵萬不成、”說完,樊兆彥又忍不住呵呵大笑。

    旁邊親兵從馬背上取下酒囊,楚錚這一戰下來還真是又餓又渴,也不跟樊兆彥客套,拿過一袋咕嘟咕嘟一飲而盡,樊兆彥看的暗地裏直咂舌。

    兩人聊了一會兒戰事,一親衛前來稟報:“啓稟副統領,王明泰將軍到了。”

    “快快有請。”

    王明泰帶着杜承恩等一班王家晚輩來到樊兆彥面前。王明泰抱拳微微頷首:“見過樊副統領。”

    樊兆彥好不容易站起身來,招呼道:“明泰,何必這般多禮,此戰你坐鎮北方,殲滅我大趙心腹之患雪狼騎,樊某得知此訊興奮難抑,即可遙祝三杯呀。”

    王明泰語帶傲意:”此乃王某分內之事。“

    ”來來來,坐下再說。咦,五公子也坐啊,你舅甥二人還這般客套?“

    樊兆彥王明泰和楚錚席地三方而坐。楚錚有些不大自然,這輩子他基本都隱藏在暗中,今日終於被推到前臺來了,很是不適應,見杜承恩等一幫表兄還在那束手站立,不由抱以歉然一笑。杜承恩衝楚錚扮了一個鬼臉,以示毫不介意。

    王明泰看在眼裏,哼了聲道:”承恩,你們幾個退下。“

    樊兆彥也讓他的親衛離的遠遠的,這邊只剩下他們三人。

    王明泰首先說道:”據目前戰況,西秦北疆大軍多數已被殲滅,隨薛方仲潰逃的不足萬人,東西突厥亦均死傷過半,可以說與預期所想基本相符。我等接下要做的,一,清理戰場並整肅軍隊,以防萬一東西突厥和胡蠻有何不軌之心。二,追殺薛方仲。薛方仲縱橫沙場數十年,之前從未一敗,今日之敗並非戰之罪,只是我等僥倖而已,似這等人物,能殺則殺,絕不可放過。三,揮師南下,奪取西秦在黃河以北的三城七鎮!“

    樊兆彥對楚錚道:”這三城七鎮中離此地最近的是武朔城,樊某已讓曹副統領已經率一萬黑騎軍趕往去此城的必經之地,準備在那裏設伏,如果薛方仲想逃到武朔城,前有曹副統領,後有尾隨其後的吳江洪文錦所部,定叫他插翅難逃。“

    王明泰搖了搖頭,道:”薛方仲經歷此敗,應該料到我等會在武朔城附近設伏,不會走這條不歸路。“

    樊兆彥笑道:”不來也無所謂,等我大軍趕到武朔城下,曹副統領與我等一同攻城就是了。這三城七鎮哪,我朝從太祖就已心心掛念,如今終於有望納入我大趙版圖了。“

    楚錚來北疆之前,對北疆的人文史話還是下了番苦功的,西秦這三城七鎮就是位於後世稱爲河套平原的黃河北岸,俗話說”黃河百害,唯有一套。“這個套就是指這裏,也就是匈奴民謠中”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地方。洶涌的黃河在此成馬蹄形大彎曲,並形成沖積湖積平原,從秦漢時代即屯兵移民,引黃河水灌溉農田,被稱爲塞外江南。西秦從建國起便牢牢掌控此地,在此組建北疆大軍,近百年來,不但每年近三成的糧食產於此地,更是西秦境內最佳的牧馬場。【在另一時空的北宋時期,這塊地方被西夏和遼國所佔據,大宋再無優良的產馬地,面對西夏和遼國騎兵只能消極防禦,最終被金所滅。】

    對樊兆彥和王明泰來說,如能拿下這三城七鎮更勝於殲滅秦軍北疆大軍,開拓這麼大片疆域,那可是足以裂土封侯的功績。之前一直有西秦北疆大軍在側,趙國雖垂涎三尺但亦不敢妄動,如今北疆大軍已滅,還有什麼能抵擋趙軍鐵蹄?

    樊兆彥冷靜了下,沉吟道:“明泰方纔所言其實並不足慮,東西突厥均歸心似箭,應無意再回頭,胡蠻由各部族聯軍組成,短期作戰尚可,時間一長恐怕自身內亂先起,只要我等提高警戒,應無其可乘之機,至於薛方仲這邊五公子已派吳江和洪文錦去了,可稍後再議。樊某如今唯一擔憂的是郭帥那裏……究竟應如何是好?”

    王明泰道:”副統領放心,王某之前已讓三萬胡蠻啓程,截斷郭帥與這邊聯絡。何況我軍已經大勝,就算知道了,他身邊區區三千人馬,能奈我何?“

    樊兆彥一驚:”這些胡蠻野性難馴,由他們阻擋郭帥,萬一……有些不妥吧?“

    王明泰看了楚錚一眼,見他並不開口,只好硬着頭皮說了句:”應無大礙。“

    樊兆彥狐疑的看了這甥舅二人一眼,有點不相信楚王兩家連胡蠻也能掌控在手,不過轉念一想,關自己何事了?郭懷若死在胡人手中,罪名由楚王兩家揹着,事情反而也可以省心許多。

    楚錚其實並沒有加害郭懷的意思,且不說事後父親未必能饒得了自己,三哥他還在郭懷身邊,以他的武功在亂軍叢中想要保命的希望實在不大。不過楚錚也並不怎麼擔心,圖穆爾到目前爲止還是一心向漢,而且以他的精明絕不會傻乎乎的做那殺害趙軍統帥的事,何況還有武媚娘居中調停,這丫頭的能力絕不比蘇巧彤差到哪去。

    一想到武媚娘,楚錚忍不住又想起與她共度的兩個之夜,不由呼吸一促,隨即扇了自己個巴掌,這時候想這事幹嘛?

    “錚兒?”王明泰見楚錚無緣無故自打嘴巴,還以爲他想起了什麼要事,不敢怠慢忙出言問道。

    “啊……沒事,一隻蟲子。”楚錚裝模作樣的將手擦了擦。“方纔舅舅說得極是,我軍大勝之餘更應小心謹慎,至於殘餘秦軍,還是按原定之計,由末將率黑騎軍前往。樊副統領和舅舅穩定局勢之後,乘勝追擊,奪取西秦在黃河以北的三城七鎮。”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