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66章 將星殞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66章 將星殞落字體大小: A+
     

    何成孝快馬加鞭趕到雪狼騎處,卻發現事情的糟糕程度遠超過他的想象。王明泰的趙軍和柔然諸部十餘萬人突然發動襲擊,雪狼騎措不及防之下連連後退,而西突厥爲了逃生亦是拼盡全力,幾十萬人頓時糾纏到了一起。

    好不容易在亂軍中找到已經殺紅了眼的主將魯遠,何成孝將他攔住:“魯將軍,事不可爲,任由突厥人過去,莫在阻攔了。”

    魯遠瞪着他吼道:“你來得正好,我且問你,趙軍和胡蠻到底怎麼回事?”

    “我軍中了趙軍圈套,不過無暇細說了。”何成孝道:“魯將軍趕緊收攏餘部,快些撤離。”

    “說的輕巧,”魯遠吼道。“你看老子麾下這些兄弟正跟突厥人糾纏在一起,怎麼撤?”

    何成孝斷然道:“壯士斷腕,實力能保存一分是一分,不然真的來不及了。”

    在何成孝的協助下,魯遠勉強聚集起五千餘部。策馬向中軍而去。魯遠聽着奉命斷後同袍的慘叫,心若刀割,都不敢再回頭看上一眼。

    走了不到一里,何成孝突然勒馬停下,臉色大變,魯遠漠然說道:“何將軍怎麼了?”

    何成孝語音微顫:“魯將軍你聽。”

    遠處不時傳來陣陣嘈雜聲,而且越來越大,忽然而如百脈彙集,哄的一聲巨響,與東突厥對峙的西秦大軍陡然崩潰,成千上萬的秦軍軍士如瀉堤的洪流一般向後退散。

    何成孝和魯遠相互望了一眼,均看到了對方臉上露出的絕望。秦軍雖然是天下數一數二的精兵,但他們的承受力也是有一定限度的,一旦過了這限度他們與普通的潰兵並無太大區別,而且一旦潰敗,將領更難駕馭那些平日如狼似虎的軍士。雪狼騎斬殺了近百名潰兵,仍然無法阻止他們的腳步,反而激怒了其中的亡命之徒,與雪狼騎自相殘殺起來,逼得何成孝和魯遠率兵連連後退。

    背後忽然傳來陣陣號角聲,一幅巨大的“帥”字旗迎風高展,旁邊的大旗上則是一個“薛”字,正是薛方仲來了。

    薛方仲在西秦軍中的威懾力是無人可比擬的。那些潰兵見到帥旗,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何成孝和魯遠趁此機會,帶着幾位將領上前安撫。北疆大將軍沈從放亦從後面策馬上前,指揮各部重新列陣,整個陣型不再是一字排開,而是收縮成橢圓形,盾牌兵在外側,長槍兵其次,雪狼騎殘部居後,層層護衛中軍向後退卻。如遇小股秦軍則閃開道缺口讓其進入後迅速重新合攏,見了迎面而來的東突厥只是固守而不出擊,任由起快馬從兩側通過。

    顧明道渾身浴血,帶着數千名殘兵也退入陣中。何成孝見他安然無恙,心中歡喜,忙迎上前去。顧明道卻是臉色鐵青,也不與何成孝寒暄,徑直來到沈從放面前:“大將軍,明道在陣前拼死阻截,就是爲了讓中軍早些撤離,薛帥爲何仍然未走?”

    沈從放苦笑道:“大帥的性情明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在這等情形下他怎會離去。”

    顧明道俯首一禮:“南線十萬趙軍至今仍未有動靜,定是在尋找機會給予我雷霆一擊,末將等人生死可聽天由命,但薛帥乃我大秦軍魂,切不可有絲毫閃失!末將再次進言,請大將軍速率雪狼騎餘部護衛薛帥離開。”

    “沒用的,”沈從放搖着頭:“大帥要是願意先走,還會等到此時麼……你與成孝在此坐鎮,帶領這些兄弟與中軍一同撤離。”

    顧明道心頭怒氣無處發泄,將手中馬鞭狠狠折成二截。

    顧明道正憤憤不已的時候,樊兆彥已指揮近十萬趙軍發起攻擊了。

    西秦將領們雖然封鎖了東、北兩處秦軍受到攻擊之事,但趙軍突然擺出敵對陣勢是誰都看在眼裏的,而且在自己身後不斷傳來廝殺聲,軍心早已惶恐不安,況且薛方仲對趙軍並沒有太多提防之心,此處只設了不到三萬人,面對樊兆彥的近十萬大軍,秦軍只是稍作了抵抗便作鳥獸散,順利的令樊兆彥也是有些意外。

    楚錚所率的一萬黑騎軍更是勢如破竹,只有少量堅盾和拒馬槍的秦軍,面對與己方雪狼騎並稱爲當世中原兩支最精銳之師的黑騎軍,可以說是一觸即潰。楚錚很快便發現那面高高飄揚的“帥”字大旗,當下心境空明,無悲無喜,只是將手中長刀一指,率軍向薛方仲中軍而去。

    黑騎軍的到來引起西秦殘軍一陣騷亂。這些秦軍近一半是從陣前敗退下來的,隨身攜帶的箭矢也已消耗得差不多了。因此射出的箭雨稀稀疏疏。而黑騎軍與雪狼騎一樣介於輕騎兵與重騎兵之間,對這等箭雨毫不在意,損失不過百餘人便來到秦軍面前。

    楚錚雙腿一夾,胯下火雲駒陡然加速,將身旁的洪文錦李元宗等人甩開十餘丈,青龍偃月刀一揮,十幾杆拒馬槍頓時飛向天空。隨即一撥一掃,盾牌破裂,血肉橫飛。裏面的秦軍前赴後繼想要堵上這個缺口,卻無人是楚錚一合之敵。

    洪文錦見楚錚一馬當先,心中着急。連揮數鞭來到楚錚身旁,向後喝道:“李元宗,保護將軍,不離開一步。”嘴裏說着,洪文錦手底也不閒着,連着挑飛衝上前來的數名秦軍。

    顧明道和何成孝得到稟報,迅速趕到此地。見趙軍的主將是楚錚,顧明道紅了雙眼,昔日的惺惺相惜早已拋到九霄雲外,喝道:“楚錚,我來會你!”說完,舉槍刺向楚錚腰際。

    楚錚聽見顧明道的聲音,也不回身,單手持刀一記橫掃千軍,刀刃離顧明道臉龐竟有數尺之遙。顧明道心中冷笑,忽覺一股凌厲的勁風呼嘯而來,竟如實刃及體,下意識的向後一仰,只感到頂上一涼,頭盔已被掃落。

    顧明道驚駭之極,自己雖曾敗在楚錚刀下一次,但絕沒有想到今日一招就能讓自己如此狼狽,看到這纔是對方真正實力?倘真如此,天下還有誰能是他的對手?

    楚錚並沒有乘勝追擊,對身邊李元宗說道:“此人交於你了,小心些,這小子槍法很高明。”

    李元宗頓時將洪文錦的吩咐忘得一乾二淨,一拍胸脯:“將軍放心,包在末將身上。”

    楚錚回首道:“吳將軍,衛泰。可否願隨我一同取薛方仲首級?”

    衛泰高聲領命,那吳將軍名叫吳江,乃黑騎軍偏將,奉樊兆彥之命率麾下五千人追隨楚錚,楚錚方纔那番神勇已使他爲之折服,溫言道:“末將願誓死追隨。”

    楚錚點了點頭,體內氣息流轉,屏去“五識”中的“鼻識”,那煩人慾嘔的血腥味頓時減輕了許多,大喝一聲,將龍象伏魔功運至極致。舞刀向薛方仲帥旗而去。

    何成孝與魯遠率雪狼騎上前堵截,楚錚青龍偃月刀上下翻飛,無人可擋,何成孝與魯遠聯手也不過支撐了數招便連連敗退。衛泰端着鑌鐵長槍,帶着兩名校尉守在楚錚兩側,不時挑落幾個想來偷襲的秦軍,他比洪文錦精明多了,擅於揣摩心意,知道似楚錚這等世家子弟絕不會喜歡有人總在耳邊聒噪,反正五公子武藝高強,自己只需在一旁盡興守護便可,即使他受了點小傷也絕不會遷怒到自己身上。

    沈從放見那支黑騎軍離己方中軍越來越近,而樊兆彥的趙軍說不定何時就會趕到,心急如焚,道:“大帥,不能再猶豫了,快些撤吧。”

    從東突厥發起攻擊到現在不過半個時辰,薛方仲卻如老了十歲,神色慘然,喃喃說道:“北疆大軍乃我大秦歷代先輩心血所鑄就,今日皆因我薛方仲之故毀於一旦,我還有何面目去見皇上,還不如戰死此地。從放,你帶着雪狼騎走吧。”

    “大帥,你是我大秦擎天柱,從放何德何能……”

    沈從放突然看到遠處那位趙軍黑騎軍主將停了下來,此人沈從放自然是認識的,他胯下戰馬正是自己切齒難忘的火雲駒。只見那名叫朝着的少年將軍從馬側鞍袋中取出一把長弓,正對着這邊彎弓搭箭。雖然從一普通弓箭手來說,這距離遠了些,但沈從放不敢有絲毫大意,躍到薛方仲馬上將他推了下來。

    “大帥小心。”

    只聽一厲嘯聲起,箭方離弦便已到面前,沈從放只是憑着本能移了移身子,那支利箭正中他的護心寶鏡。一股巨大的衝力將沈從放撞得飛了出去,在半空中沈從放心中閃過生平最後一個念頭:”此箭竟是如此霸道……“

    ……

    ……

    ”從放,從放。“

    薛方仲這下也是摔得不輕,腦中嗡嗡作響,勉強爬起整了整頭盔,四下望了望,沒有發現沈從放的身影,不由有些不安。

    只見不遠處幾個軍士跪伏於地,對着一仰天躺着的黑甲將軍神情悲切,泣不成聲。薛方仲認得這幾人是沈從放的親衛,心中一沉,踉踉蹌蹌上前,待看清那人面目,不由雙膝一軟坐在了地上。

    沈從放雙目圓睜,直視着天空,眉宇間似有幾分不甘,亦有幾分憤怒。他胸口護心鏡已是粉碎,一支黝黑精鐵利箭插在他胸口,只露出了箭尾。可見這一箭是何等強勁。薛方仲顫抖的手置於沈從放鼻下,感覺毫無氣息,頓時痛哭出聲:”從放……“

    沈從放從孩童時起就跟隨薛方仲,薛方仲早已將其當成了親子一般看待,看着他從一小親兵逐步成爲大將軍,並引以爲傲。萬萬沒想到有朝一日因爲自己的糊塗,不但毀了大秦的北疆大軍,而且害死了沈從放……

    ”沈大將軍已逝,還請大帥節哀。“背後傳來一聲音,很是熟悉。

    薛方仲回頭,只見顧明道手持冼銀槍,單膝極地,悲傷之情溢於言表。他方纔被李元宗攔下,發現這莽漢雖從未聽說過,但武藝確實高強,絕非一時所能夠分出勝負的。當下也不戀戰,抽了個空子退出戰圈,向楚錚所在之處追去,正好看到沈從放中箭落馬,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連忙趕到此地。

    顧明道對着沈從放的屍首拜了三下,起身將薛方仲扶起,對旁邊幾名親兵說道:”扶大帥上馬。“

    薛方仲茫茫然,任由他人將自己攙扶到馬上,當親兵將繮繩交予他手中,薛方仲突然連聲道:”從放,從放呢?“

    親衛們看着顧明道,顧明道長嘆了一聲,道:”讓大將軍元帥同坐一騎。“

    ”來人,吹號角!“顧明道高聲喝道:”命步兵在外圍拒離,雪狼騎及所有騎兵在此集結!“

    何成孝和魯遠也退了回來,見到沈從放屍首,二人忍不住失聲慟哭。顧明道忍住淚,道:”二位將軍,現在不是悲痛之時,最爲緊要之事是如何保護大帥突出重圍,大將軍已經故去,薛元帥不可再有絲毫閃失。否則我等身爲部屬,就算到了九泉之下亦無顏見軍中先輩。顧某方纔擅做決定,想請兩位將軍率雪狼騎及各部騎兵護送大帥,顧某率餘下士卒爲爾等斷後。“

    何成孝立刻出言反對:”顧將軍,你身爲飛雲將軍,原本就是騎兵將領,何某纔是正經鐵甲軍士出身,理應由何某率步兵士卒斷後。“

    ”何成孝!你既承認顧某是飛雲將軍,就應知顧某有權號令於你,難道想違抗軍令不成?“顧明道轉身對魯遠抱拳道:”魯將軍統率雪狼騎多年,日後我大秦重建雪狼騎就倚仗將軍了。“

    顧明道忽壓低聲音道:”大帥悲傷過度,身子已不堪重負,請魯將軍細心照應。“

    魯遠深知重任在肩,也不多說廢話,拱手道:”魯某明白,顧將軍保重!“

    秦軍畢竟久經沙場,所剩七千餘騎很快集結完畢。顧明道與幾位將軍作別,原本還想與薛方仲告別,可看了眼坐在馬上的薛方仲,只見他抱着沈從放的屍首垂淚無語,不禁搖了搖頭不再上前,心裏暗想,希望大帥回到咸陽能夠早日振作,否則自己的犧牲就變得毫無意義了。

    楚錚見秦軍帥旗漸漸遠去,心中着急,連下數道軍令加強進攻,自己亦身先士卒廝殺在最前沿。而萬餘西秦殘軍在幾位偏將的率領下,士氣異常高昂,面對黑騎軍的來回衝殺,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層層堵截,令趙軍一時間亦是無可奈何。

    顧明道策馬登上一矮坡,冷冷的看着。他知道現在不是逞匹夫之勇的時候,自己最大的任務就是拖延時間,讓薛方仲和雪狼騎等走的越遠越好。

    忽聽一人在旁說道:”顧將軍高義,我兄弟佩服之至。昔日有得罪之處,還請莫怪。“

    顧明道見是寇仲寇詠二人,微微一怔,問道:”你二人乃大帥侍衛,爲何不隨大軍撤離?“

    寇仲說道:”我兄弟父母早亡,是由姑母寇大娘將我們撫養成人,楚錚殺了她老人家,我兄弟有仇不報就此離去,那與畜生何異?“

    顧明道點了點頭,不再勸說。

    ”奇怪,何將軍怎麼又回來了?“寇詠忽道。

    顧明道回頭一看,果然是何成孝快馬加鞭回來了,心中怒極。喝道:”何成孝!你這般做法,視軍規爲何物?“

    何成孝飛身下馬,滿臉堆笑:”顧將軍不要動怒,何某隻是突然想起還有一事尚未交待,且得到魯將軍允許纔回來的。“

    顧明道將信將疑:”此話當真?“

    何成孝過來拉着顧明道的馬繮繩,邊走邊道:”何某怎敢妄言欺騙顧將軍,只是事關機密,請顧將軍這邊說話。“

    顧明道皺眉道:”有事快說……";

    “莫急莫急……”何成孝忽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狠狠的紮在顧明道胯下戰馬臀部,順手拍了拍,笑道:“顧將軍走好。”

    顧明道的坐騎雖然也是一匹良駒,但畢竟是隻畜生,劇痛之下一聲長嘶撒蹄狂奔,顧明道騎術再了得,一時亦無能爲力。

    何成孝兩手叉腰大笑道:“明道兄,他日咸陽兒郎聚會,莫忘了給兄弟斟上一杯!”

    寇仲亦高聲道:“還有我兄弟二人。”

    遠遠傳來顧明道的咒罵聲,只是已經細不可聞。

    何成孝和寇家兄弟相視一笑,何成孝道:“將軍理應百戰死,二位,隨我一同去廝殺,如何?”

    “自當從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