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56章 別無選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56章 別無選擇字體大小: A+
     

    華長風等人雖已隱約猜到兩位主帥可能想將東西突厥一併消滅,但聽他二人當真如此說來,也都吃了一驚。

    “諸位,”郭懷回到原位坐了下來,道:“前幾倭國帥與薛某多次商議,對此戰已基本達成共識。戰事初起我趙秦聯軍主要側重於如何殲滅西突厥,儘量減少東突厥疑慮,但我聯軍仍應以牽制爲主實攻爲輔。據那程浩繁招認,西突厥號稱三十萬大軍,其實亦不過二十來萬,我聯軍至少可牽制其近半兵力,東突厥又是半夜突襲,理應占得上風。那西突厥達頭可汗若非無可救藥的蠢材,察覺本部三面受敵後定會設法突圍,屆時我秦趙聯軍定要斷其西退與南下之念,待到逼迫西突厥退入大漠後,我秦趙兩國各分兵五萬追擊,餘下聯軍成犄角之勢突襲東突厥,即便無法全殲也要將其逼入大漠,我聯軍揮師跟進,定要讓這萬里黃沙爲東西突厥埋骨之所在。”

    樊兆彥拱手道:“大帥,我聯軍爲何不先滅西突厥,而後再謀東突厥?似這般與兩部突厥一同開戰,大漠之中危機重重,我聯軍縱使勝了恐怕亦是傷亡慘重。”

    郭懷搖了搖頭,道:“西突厥一旦退入大漠,東突厥勢必無法與我聯軍同心,定會想方設法跳出戰圈。我等唯有先發制人,方能全殲東西突厥,保我兩國北疆日後數十年太平!”

    郭懷向華長風看去,“長風,此戰趙秦兩國大軍以我和薛帥二人爲首。不過以你所身負職責最重。”

    華長風站了起來,俯首道:“請大帥明示。”

    “你率三萬重步兵與東突厥名爲協同作戰,實爲監視其動向,定要萬分謹慎,一旦察覺東突厥另有異心,即刻以信炮示警。並迅速向我大軍靠攏,切不可有絲毫猶豫,曹副統領會隨時出兵接應於你。”

    “末將遵命。”

    郭懷看了衆人一眼,豪氣干雲:“當年胡蠻亦是逃入大漠,本帥與薛兄揮師千里,大破十萬匈奴,斬殺稚斜大單于。何等快哉。不想多年之後又遇類似情形,我趙秦兩國聯軍定可重現當年輝煌。”

    樊兆彥見郭懷心意已決,暗歎一聲不再出言相勸。

    郭懷與薛方仲又談了些兩軍合作的細節。不知何時帳外傳來陣陣士兵晨練的聲音。薛方仲呵呵一笑,道:“想必外邊天色已亮,今日就到此爲止吧。天下無不散地宴席。郭兄,我等稍後回營便整理行裝,就此告辭了。待到大破突厥之後。你我再同飲慶功酒。”

    郭懷道:“薛兄通宵未眠。歇息之後再走也不遲。”

    薛方仲擺擺手道:“薛某還不是老朽之身,這點辛苦還是捱得的。況且早些回去也可早做佈置。”

    郭懷也不是什麼矯情之人:“既是如此、孟統領替本帥送薛元帥回帳。”

    薛方仲走後,郭懷看了帳中衆將一眼,道:“你等對各自職責都清楚了麼?”

    衆將齊抱拳俯首道:“末將明白。”

    只有楚錚怯生生地說道:“不知大帥如何安置末將?”

    郭懷看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道:“你既是本帥帳前參將,自當隨本帥坐鎮北疆大營。還有,回頭轉告你三哥楚原,他也是帥帳前偏將,若無本帥令牌手喻,不可離開大營半步。”

    楚錚叫苦不迭:“大帥這可不行啊,這叫末將如何與麾下將士交待?禁衛軍三千弟兄豈不是白來一趟北疆了?”

    郭懷冷冷說道:“此乃軍令,不可有違。你麾下將士如有不滿,自當有你去安撫,不然要你何用。”一提起禁衛軍郭懷就有些來氣,不過倒並不是針對這三千熱血將士。他離京之前,郭府門外車水馬龍門庭若市,來的大都是這些禁衛軍家中長輩,嘴上冠冕堂皇是向郭懷道賀,可不少人言下之意無非是想託他對自己孩兒多加照應,還有些貴婦人找上了郭懷夫人,一開口便淚眼婆娑。弄得郭懷煩不勝煩,只好閉門謝客了事。

    可人可以不見,但這事不能不理會。郭懷暗想道,真讓三千禁衛軍上了沙場,這些小子年輕氣盛根本不把自己小命當回事,如果真的傷亡過大,自己以後恐怕一生都不得安寧了,還是將他們留在自己身邊吧。

    楚錚仍是一臉不忿,王明泰喝道:“放肆,大帥面前也敢無禮,退下。”

    樊兆彥等人紛紛上都勸解。郭懷也覺得方纔的語氣重了些,便道:“此次戰事涉及數十萬人,每人理應各施其責。錚兒你身爲帳前參將,軍令都需由你經手,職責之重遠勝你在兩軍陣前,而禁衛軍守護一軍主帥安危,其功勞決不亞於上陣搏殺。好了,此事到此爲止,休要再鬧了。”

    楚錚在樊兆彥的勸說下坐了下來,華長風冷眼旁觀,忽然覺得有些奇怪。華長風與楚錚打過交道,深知此子看似無害實則心機深沉,以他地才智早該看出郭懷既然一到北疆就將他調到自己身邊,擺明不打算讓他上沙場了,爲何到了這時候才爲此事鬧騰?

    華長風正琢磨着,只聽郭懷說道:“諸位都回帳吧,稍事歇息後與本帥一同爲薛方仲送行。”

    楚錚磨磨蹭蹭地最後一個出帳,對門口的馮遠道:“小馮,弟兄們這一夜都辛苦了,將此地轉交拾軍需營後,帶回營內睡覺吧。”

    馮遠也是累壞了,難得沒在楚錚面前囉唆,應了聲是,歪歪斜斜地行了一禮便去集合隊伍去了。

    楚錚看着他的背景,忽然轉身向帳內走去,陸鳴和另幾個親兵緊隨其後,唯有鷹堂侍衛常鵬留在帳門口,手捺刀柄目如鷹鷲,警惕地注視着四周。

    楚錚來到自己方纔所坐的地方,一腳踢開桌案,陸鳴上前將鋪在地上的毯子掀開,竟從底下扶出一人來。只見那人身穿禁衛軍服飾,面色慘白無力地倚在着陸鳴肩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侍衛李任從帳篷夾層內提出袋泥土,與幾個親兵三下兩下就將地面填平了。

    楚錚看着那人,問道:“還行麼?”

    那人勉強說道:“在下沒事。”

    陸鳴從旁邊一人接過件大氅給那人披上,對楚錚說道:“公子,我等還是快些離開此地吧。”

    楚錚嗯了聲,道:“走吧。”

    程浩然在楚錚營帳外踱着方步,似已等候多時了。見楚錚回來,忙上前道:“程某見過楚將軍。”

    楚錚笑道:“程先生,三方盟約已經簽定,不知何時起程回突厥大營?”

    “今日便回。”程浩然拱手道,“多虧有楚將軍前後奔走,我東突厥才簽得三方盟約,程某特到此以表謝意。”

    兩人客套了一番,楚錚將程浩然帶入帳內。

    方進帳門,兩人臉上笑意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楚錚命陸鳴帶人在外警戒,卻將方纔那人留了下來。

    那人見帳內再無旁人,對程浩然叫了一聲:“二叔。”

    原來這人便是程浩然之侄程允聞。楚錚讓他混在自己親兵中,借巡視議事大帳之時在自己所坐桌案下挖了個淺坑將程允聞藏在其中,蓋上地毯並在上面戳了個小洞插上麥管以便呼吸。這一藏就是五六個時辰,饒是程允聞體格強健,出來時也已憋得只剩半條命了。

    程浩然聽到自己最擔心之事果然是真,神色卻異常平靜,拱手淡淡說道:“楚將軍,程某與我家大汗從此以將軍馬首是瞻。”

    薛方仲帳中,顧明道忽道:“大帥,不知爲何末將總覺得有些古怪。

    薛方仲回道看了看他,道:“你有何疑問但說無妨。”

    “想當初那程浩然既敢單身一人來我咸陽,才智膽識均非常人可比,可此番會盟太過軟弱,步步退讓毫無爭鋒之意,實是不符常理。”

    薛方仲有些不以爲然:“正因程浩然才智過人方能真正看清東突厥如今處境,心知此時無法與我秦趙兩國抗衡,如有異心亦只能視戰事進展而定罷了。”

    顧明道仍有疑慮:“那程浩然本是趙國重臣之後,自西突厥東來,一直只與北疆大營互通聲氣,難保程氏一族與趙國私下有何約定……”

    薛方仲笑道:“明道多慮了。換做他人本帥或有疑慮,可郭懷乃本帥生平唯一勁敵,本帥關注他已有二十餘年,此人向來光明磊落,絕非背信棄義的卑鄙小人,若不是各爲其主,本帥定會與他成爲至交好友。”

    “可是大帥,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顧明道想了想,苦笑道:“末將不知。此人言談舉止看似令人如沐春風,可一想到他是連巧芸姑娘這等人物都爲之心折地人,末將就忍不住遍體發寒。”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