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55章 圍三闋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55章 圍三闋一字體大小: A+
     

    戰事大帳位於臨時大營的正中,佔地數十丈。軍需營主事李煥正在對帳篷做最後檢修,不少事項還需他親力親爲,忙得不亦樂乎,沿頰流下的汗水將山羊鬍子都浸縮成短短的一束,看起來頗爲滑稽。

    “楚將軍來了。”傅平和郭懷的義子郭義站在帳門都對楚錚拱手施禮,神情間卻頗爲冷淡。

    楚錚心中奇怪,自己沒得罪他二人啊。一番旁敲側擊才知,原來剛剛自己下令全營戒嚴,此地的禁衛軍也不向傅平稟報忽啦啦跑得一個不剩,還差點與上前阻攔的郭義動起了手腳。楚錚聽了不由惱怒,他也知道這些下屬仗着有自己撐腰,目無餘子,在京城都是橫着走的,可沒想到在北疆亦是如此,實在太過分了。一問帶頭的人果然是馮遠,楚錚暗道不出所料,命人將那小子找來痛罵一頓,責令他向二人賠罪。

    傅平問清其中原委,心中氣也消了:“原來是爲西突厥使團作亂之故,傅某真是枉做小人了,事分輕重緩急,楚將軍無需責怪馮校尉。”

    馮遠嘟囔着道:“就是……”

    “閉嘴。”楚錚喝道。

    傅平一笑,將話岔開:“馮校尉是遠征兄之子吧?”

    馮遠一楞:“是啊,傅先生與家父相識?”

    “是啊,我與遠征兄當年同在大帥帳前效力,以兄弟相稱,你三週歲我還到馮府喝過酒呢。”傅平有些感慨,“雖說之後交往不多,但遠征兄的氣度胸襟傅某還是頗爲心折,特別是禁衛軍誓師之時那番先國後家、送子從軍的宣言擲地有聲。尤爲令人敬佩。”

    馮遠膛然不知所以,楚錚也有些羞愧,那份誓詞還是自己寫的呢,看來矇騙了不少人。

    楚錚陪着傅平和郭義在議事大帳附近轉了兩圈,傅平連連點頭,道:“難怪大帥執意起用禁衛軍擔負四周警戒,這佈哨設卡層次分明、縱深有度,較北疆軍高明太多,方圓三十丈內就算螻蟻也無法靠近。”

    楚錚笑道:“傅先生過譽了。北疆軍與禁衛軍職責各有所重,禁衛軍在京城便是守衛皇宮內院與大臣住處。大帥只是讓我等重操舊業罷了。”

    李煥一顛一顛地跑了過來,施禮道:“楚將軍,傅先生,軍需營已將今晚所需之物準備妥當,請二位上官巡視。”

    傅平笑道:“不必了,傅某先前都已看過,李主事在軍需營二十餘年。經驗之豐無人可及,傅某無需再多此一舉。”

    楚錚沉吟片刻,道,“博先生,距天黑已不足兩個時辰,李主事既已準備妥當,按禁衛軍慣例。此時大帳附近應就此戒嚴,無關人等一律不得再入內。”

    “楚將軍說的極是。”傅平道,“那這裏便交於楚將軍了。傅某與義兒回帥帳向大帥覆命,告辭。”

    看着傅平等人背影。楚錚笑着對李煥說道:“李主事職責已盡,餘下便是在下之事了,禁衛軍還要對議事大帳周圍再搜索一番,望李主事海涵。”

    李煥識趣,忙道:“那是那是,下官就此告退。”

    李煥走後不久,陸鳴帶着幾個禁衛軍匆匆趕來。到了跟前,陸鳴正想屈身行禮,楚錚一把將他攔住,輕聲問道:“如何了?”

    陸鳴看看四下無外人,低聲答道:“公子,幸不辱命。”

    楚鑄臉上並未露出欣喜之色,只是淡淡說道:“那就好。”說完將馮遠又叫了過來,吩咐道:“我與陸鳴等進帳再巡視一番,你在此謹守職責,不得讓任何人入內。”

    馮遠一拍胸脯:“將軍盡請放心,就算郭大帥來了,沒將軍許可,屬下也決不讓進來。”

    楚錚點點頭,自己之所以讓馮遠在此而不選副將鄧世方,就是看上了這小子憨勁,他性子一上來,恐怕真連郭懷來了也得吃個閉門羹。

    過了許久,楚錚才從帳內緩步走出,馮遠仍站在帳門口動也不動,楚錚並沒有理會他,只是擡頭看了看上空。

    天,就快要黑了。

    夜深了,議事大帳內仍是燈火通明,趙國、西秦、東突厥三面而坐。

    傅平站在郭懷身後,面帶笑意看着程浩然,忽淡淡道:“程使節,該是決斷的時候了。”

    顧明道坐在薛方仲下首,頗爲不耐地道:“都快四更了,這般拖延下去何時是個盡頭,反正那程浩繁和西突厥使團尚被關押在行營,我趙秦聯軍與其聯盟還來得及。

    程浩然愣愣地看着大帳中央那巨大的沙盤,滿面疲憊之色。方纔楚錚與顧明道示威般的在上面推演,都是以東突厥爲假想敵,程浩然亦精通兵法,不得不承認除非東突厥即刻向達頭可汗稱臣,否則定無生理。

    良久,程浩然端起那杯不知沖泡過多少遍的冷茶喝了一口,將茶盅重重地頓於案上,無力地說道:“我東突厥……願依二位大帥之意行事。”嗓音嘶啞,飽含着無奈。

    郭懷與薛方仲相視一眼,均是一笑。

    不過程浩然仍想爲東突厥多爭取一些:“二位大帥,此戰事關我東突厥生死存亡,我部自當三軍用命,絕不有半分懈怠。可你們秦趙聯軍如何擔保不虛與委蛇在一旁坐視,將東西突厥兩敗俱傷之時再收漁人之利?”

    “程使節此言差矣。”楚錚駁道:“我家大帥和薛元帥之意,並非讓東突厥畢其功於一役。此番戰事.原本就爲避免西突厥背水一戰,我三方聯軍擬採用圍三闋一,即從東西南三面圍攻西突厥,迫使其向北退卻。從此往北四百里便是浩瀚無垠的大漠,我聯軍在戰事中只需盡力將西突厥向北驅逐,並摧毀其輜重,待到其退入大漠,不出五日便可耗盡其隨身攜帶飲水,我聯軍再行包插分割,定可全殲西突厥,縱有小部逃脫,也無法走出大漠。”

    楚猙笑了笑:“東突厥不過是作爲我聯軍先鋒而已,這有何錯?何況趙秦兩國各有其責,薛元帥率秦國十五萬大軍位於西突厥後方,需全力阻截其西退之路,而我大趙北疆大營孟統領率十萬北疆軍對陣西突厥右翼,亦是爲阻止其南下中原,無論哪方都身負千斤重擔!”

    “再說了,西突厥三面受敵,又怎敢將全部兵力投入前沿?你東突厥若連這點膽色也無,簡直是一扶不起的……那啥”楚錚差點說出阿斗兩字來,趕緊含糊着混了過去。

    傅平見程浩然不再說話,取過一份文書道:“傅某已將盟約大致擬定,如有遺漏,望薛元帥和程使節指出。”

    “……我三方聯軍出兵時辰:東突厥於趙秦兩國曆三月初三子時向西突厥正面強攻。我大趙國爲東突厥提供兩千架投石機、一千架強弩機、八百輛武鋼車、箭矢十萬枚,以上輜重由大趙北疆大營華長風將軍率三萬重步兵於後日午時送到東突厥大營,並協助東突厥從東側正面強攻。大趙北疆大營王明泰將軍率一萬黑騎軍及二萬重步兵於後日抵達東西突厥北方設伏,待敵向北退卻時伺機出擊……”

    傅平將手中文書合上,道:“薛元帥,程使節,兩位可有異議?”

    薛方仲和程浩然稍稍補充了一些細節,傅平做了一一修改,重新抄了三份,郭懷、薛方仲和程浩然各自署上自己大名,並蓋上了印章。程浩然苦笑一聲,這份盟約當真有用麼?

    大局已定,程浩然恢復了常態,忽道:“二位大帥,程某有一事相詢,不知當講不當講。”

    “程使節但說無妨。”郭懷道。

    “不知二位大帥如何處置西突厥使團?”

    郭懷笑道:“程使節請放心,西突厥使團無論是生是死均無礙我三方聯軍之事。”

    “程某明白。”程浩然拱手道,“只是那程浩繁雖視程某爲不共戴天之人,但他畢竟還是程氏一族血脈,程某懇請二位大帥能將此人交於程某帶回東突厥大營,依照族中家法處置。還想請二位大帥恩准。”

    郭懷與薛方仲想了想,都覺得此事無關大局,便都點頭同意了。

    李煥領着幾位軍需營軍士端來夜宵。程浩然草草吃了些.便起身告退。

    “程使節昨日連夜趕路,想必也確是累了。”郭懷回首對楚錚道,“楚將軍,替本帥送程使節。”

    程浩然卻拱手道:“程某居所就在近處,不敢煩勞楚將軍,告辭。”說完,就這麼徑直走了。

    楚錚長長地打了個給欠,道:“大帥,想必末將方纔駁他太多,此人定是惱了。”

    郭懷心裏輕鬆,笑道:“他走了也好。薛兄,我等正好商議下如何將東西突厥一網打盡之事。”

    薛方仲也笑道:“侍我等將西突厥逼入大漠後,屆時東突厥的生死還不是任由你我作主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