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53章 三方會盟(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53章 三方會盟(下)字體大小: A+
     

    “大趙國北疆兵馬大元帥帳都參將、北疆大營禁衛營主將楚錚求見顧將軍!”

    聽着侍衛常鵬向門口秦軍軍士報上自己名號,楚錚忍不住搖了搖頭,太長了,讀起來累。可一想起父親楚錚就不再抱怨,楚名棠的官職、爵位、封地以及兼職加起來足有好十幾個上百宇之多,就算自己內力深厚都無法一口氣念下來。

    沒過多久,只見顧明道快步走出營門,連連拱手:“楚將軍大駕光臨,顧某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在下不請而來,怎能怪得顧將軍。”楚錚還禮道。上次楚錚只是與顧明道在馬上交手,事後沒有怎麼按觸,今日再度會面才發現這小子白馬將軍不是白叫的,身材修長挺拔,舉止從容大度,劍眉鳳目(古人大都單眼皮),怎麼看都是一標準美男。更讓楚錚爲之鬱悶的是顧明道竟比自己高了大半個頭,和他說話還需微微仰視。楚錚忍不住心裏嘀咕,照理來說自己都快十八了,從小營養水平也不差啊,怎麼就比不過人家呢。

    兩人客套了幾句,顧明道拉起楚錚的手:“顧某光顧着說話了,楚將軍快快裏面請。”

    楚錚不動聲色,將顧明道的臭手推開,道:“多謝顧將軍好意,在下前來是有要事相商。”

    顧明道一愣:“不知楚將軍所爲何事?”

    楚錚將西突厥營地的異常情況說了,顧明道神色也變得嚴峻起來,他也早知留下這西突厥使團只爲掩人耳目而已,道:“這些該死的突厥蠻子!楚將軍準備如何處置?”

    楚錚答道:“就地繳械,嚴加看管,如有不服者格殺勿論。”

    “楚將軍所言極是。”

    顧明道回薦道:“來人,傳令下去,速將西突厥使團圍住。絕不可放走一人。”

    楚錚阻攔不及,只好道:“多謝顧將軍。”

    “此乃顧某份內之事。我家大帥也曾叮囑嚴防西突厥。”顧明不識好歹地又拉住楚錚小手,“走。你我一同前去捉拿這些突厥人。”

    楚錚忙推辭道:“西突厥使團不過百人,楚某這些下屬已是足夠,不敢煩勞顧將軍大駕。”

    顧明道卻說道:“楚將軍有所不知,這些突厥人除了那程浩繁等少數幾人。其餘都是百裏挑一的好手,切不可大意。”

    楚錚心中一凜,這西突厥使團陪同秦軍而來。自己還未曾與之接觸過,而顧明道是薛方仲最爲看重的年輕將領,他都如此謹慎定有他的道理。便不再反對。

    顧明道點了一百親兵,與楚錚等來到西突厥營門前。看着緊閉的營門,楚錚笑了笑,對顧明道說道:“是否命人先去稟報一聲?”

    顧明道懶懶地說道:“何必多禮。”說完走上前去,一個大腳蹬出。營門頓時四分五裂。

    精銳營和顧明道的親兵迅速涌入。佔住有利方位,而外圍的秦軍則依靠柵欄。張弓搭箭嚴陣以待。

    西突厥使團早已得到稟報,程浩繁站在衆人之首,小腿肚忍不住打顫,強自鎮定道:“顧將軍,你這是何意?”

    顧明道前段時日受薛方仲之命與程浩繁結交,經常和他推杯交盞稱兄道弟,一時間拉不下面子:“這個……楚將軍?”

    楚錚一臉冷酷:“奉大帥令,請西突厥使團暫且交出馬匹與隨身兵器,以示聯盟之誠意。”

    程浩繁向楚錚看來:“這位將軍是?”

    楚錚打斷道:“本將軍是何人你不必過問,我只問你,交還是不交。”

    班爾見來人這般氣勢,知道已無可化解,一伸手將程浩繁撥到旁邊,緩緩從腰側抽出彎刀,用生硬地漢話答道:“要我交出兵器,先勝過我手中刀。”

    “怎麼會說我中原話的突厥蠻子不少啊,不過這倒也省事了。”楚錚臉色一沉,“拿下。”

    魯行見班爾手中那刀長不過兩尺,刀身極薄形狀怪並,與中原武林兵器大不相同,不由技癢,聽楚錚已經下令,忙道:“我來。”

    這魯行乃飛鴻門門主葛啓遠地師弟,一手雁翔刀法着實了得,在精銳營中武功可排前五之列,楚錚見他請戰,點點頭道:“魯兄小心。”

    魯行來到班爾面都,長刀遙指:“突厥蠻子,還不快些棄械,你家魯大爺還可放你一條生路。”

    班爾兩條眉毛慢慢豎起,冷笑一聲:“找死。”也不見有何動作,瞬間便來到了魯行面前,反手一刀向他頸部而去。

    魯行吃了一驚,手底卻不敢絲毫懈怠,也不招架擡手反以刀作劍直刺班爾胸口。他出擡速度雖不及班爾,可他的刀比兩手長出近一尺,而這一刺走地更是最短的直線距離,反而後發先至。班爾只得側身閃開.同時彎刀削向魯行手腕,魯行稍稍收招,刀柄一沉格開彎刀,一個箭步上前對着連刺三刀,逼得班爾不得不往後退去。

    魯行這幾招簡單實用,正是從楚錚傳授的青龍刀法中演化而來,一旁觀戰的精銳營頓時大聲喝彩。顧明道忽然想起當初楚錚就是把長刀當成長槍來用,把自己逼得狼狽不堪,不由苦笑,真是什麼樣地將軍帶什麼樣的兵,這話一點也不假。

    班爾臉上閃過一抹青氣,忽然轉身手中不知何時多了把匕首,將長刀格開,身子如陀螺般旋轉起來,彎刀忽砍忽削凌厲無比,魯行連攻十餘招也無法攻入對方刀圈內,反而被對手抓住一破綻逼得手忙腳亂,直往後退去。

    班爾獰笑一聲,彎刀虛晃,右腳橫掃魯行下盤,魯行措不及防,只得跳起閃過。班爾貼着地面一個盤旋到了魯行身下,刀影連閃,魯行在空中勉強擋開兩刀,第三刀再也躲不過去,不由心中一涼,正要閉目等死,忽覺衣領一緊,身子如騰雲駕霧般飛了起來。

    展仲羣忙上前將魯行扶住:“魯兄覺得如何?”

    魯行搖了搖頭,驚魂未定:“沒事。多謝展老弟,那蠻子好生了得,我老魯還從未見過這般詭異的刀法。”

    展仲羣並不回答,兩眼緊盯着正在和班爾交手地楚錚,只見方纔威風八面的班爾沒過多久便已被楚錚逼得縛手縛腳,楚錚出手很簡單,就格、擋、抓三下,可無論班爾彎刀從何方向出招,楚錚總能搶先一步格住他手臂,那刀根本無法及身,如果不是班爾變招極快,早被楚錚拿住脈門任其宰割了。

    “難怪楚將軍一直教導我們隨機應敵,不可拘泥於招式,我老魯今日總算是服了。”魯行看得直吸涼氣,忽輕輕拉了拉展仲羣衣袖,“展兄弟,我老魯向來直言直語,有句話你可別見怪。”

    展仲羣並不回頭,口中說道:“魯兄請說。”

    “你那義父展風樓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報仇的事……不如算了。”

    展仲羣身軀一震,兩拳捏得咯咯直響,魯行忙道:“算我沒說,算我沒說就是了。”

    一旁的三合門門主朱通卻道:“展兄弟,老魯說的也有道理啊。”

    良久,展仲羣澀然說道:“朱兄,我展仲羣不是爲義父報仇,只是想替展家上下的老有婦孺討個公道。”

    朱通正想再勸,忽聽楚錚高聲喝道:“精銳營聽今,二人一組分而合擊,突厥人生死勿論,切不可大意。”

    展仲羣第一個衝了出去,轉眼來到程浩繁身前,還沒等他出手,程浩繁就已撲通跪下,顫聲道:“小人願降。”

    展仲羣呸了一聲,順手將他拎起,擡膝往他小腹上一撞,程浩繁吱唔一聲痛得縮成一團,眼淚鼻涕直流。展仲羣點了他穴道扔到一邊,又向幾個身着華服的突厥人衝去。

    顧明道回頭對身後兩人道:“既然來了,我等也不能就這麼看着,動手吧。”

    兩人應了聲是,帶着秦軍也殺入戰圈。

    突厥使團中果然有不少高手,精銳營這些人都是項千帆、魏少中等人地傑出弟子,但以二對一仍有幾對完全處在下風,幸虧多數突厥也不過是普通地勇士,三兩下也就解決了,空出來的人手迅速補到別地組合,而朱通與魯行二人也在場中游戈,時不時出手相助,這纔沒有什麼傷亡。待秦軍加入戰圈後西突厥更處劣勢,顧明道身後那二人竟也是罕見的高手,如蝶穿亂花般手下無三合之敵,不到一柱香的功夫,突厥人已躺了一地,只有七八個仍作困獸猶鬥。

    此時班爾也已是強弩之末,招式散亂,臉上汗水涔涔而下。楚錚一聲長笑,屈背含胸,右拳忽從脅下擊出,班爾揮刀去擋,卻不料楚錚這拳突然凝住,猶如整個空間都已停滯,班爾眼睜睜地看着自己彎刀堪堪從楚錚拳前掠過,心知不妙,正想往後退,卻見眼前那拳陡然變大,班爾只覺面部一麻,似靈魂出竅一般不知身何處,漸漸陷入無限黑暗。

    “哼,果然是龍象伏魔拳。”

    楚錚緩緩轉過身來,只見兩個二十餘歲的秦軍校尉惡狠狠地盯着自己,不由微微一笑:“兩位是?”

    “在下寇仲。”

    楚錚大驚失色,小心翼翼地向另一人問道:“閣下是否姓徐……名子陵?”

    另一人怒道:“放肆!在下姓寇名詠,我二人乃大秦寇家子弟。”

    楚鋒頓時渾身輕鬆,拍拍手道:“這麼兇幹嘛,想打架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