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50章 誓血爲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50章 誓血爲盟字體大小: A+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場內一片寂靜。

    圖穆爾與幾位可汗簡短交流了下,起身用柔然語答道:“楚將軍,庫提族那日鬆汗與伏羅族蘇麻可汗並無並議,不過我圖穆爾和賴連族阿木爾汗認爲,先前在我們只是答應爲趙國出兵,可如今趙國突然與突厥化敵爲友,卻又要我柔然諸部去攻打另一部突厥,雖然不算背信棄義,但我們兩族已不想參與。”

    齊伍快速將圖穆爾之言譯爲漢話,而突厥那邊也是急忙同聲翻譯,程浩然和沙鉢略聽了齊皺眉。兩人商議了片刻,程浩然來到楚錚身邊,道:“楚將軍,我等與郭元帥約定三日內返回,如今三日之期早已過了,這些胡蠻羣雄無首,如此僵持下去何時是個結局?不如我等還是先去北疆大營再說吧。”

    楚錚毫不客氣地說道:“柔然諸部能否參戰極爲關鍵,若東突厥當真覺得可有可無,恕在下無力履行先前約定,東突厥生死存亡與我再無半點干係。”

    “如若趙秦兩國真能與我東突厥齊心協力,西突厥全軍覆滅指日可待,根本無需胡蠻插手。楚將軍口口聲聲爲我東突厥着想,可到底有何良策,胡蠻在其間又有何用處卻絲毫不肯透露半分,怎能取信於人?”

    楚錚沉默片刻,緩緩說道:“待到時機成熟之時,在下自然會將詳情告之。”

    “到底何時所謂時機成熟?”

    楚錚模棱兩可地說道:“等到程先生對在下相助東突厥之心再無疑慮,或許就是時機成熟之時了。”

    程浩然怒道:“楚將軍莫非存心戲弄程某?”

    楚錚看着程浩然,突然覺得一股煩燥涌上心頭,道:“程先生真若這般想法,在下也無可奈何,你我就此一拍兩散。”

    程浩然森然說道:“楚將軍,你莫要欺人太甚。休要忘了這是在我東突厥大營附近。”

    “那又如何?柔然諸部數萬人就在此十里以內,真若動手先行趕到的定非你們東突厥!何況……”楚錚伸出雙手,兩掌緩緩握爲拳。袍袖無風自鼓,“在此之前。楚某至少有八成把握取程先生與你家大汗性命。”

    程浩然只覺一股無形大力涌來,持他平平推開數步,頓時臉色大變。

    “去吧,與你家大汗再商議商議。楚某在此恭候。”楚錚說完,對程浩然不再理會。

    武媚娘望着程浩然的背影,忽道:“你菊何故意激怒他?”

    楚錚否認,道:“我何嘗故意激怒他了。只是這人太無自知之明,也不想想現今的東突厥有何資格與我討價還價。”

    武媚娘搖了搖頭,道:“你離開北疆大營後。在你舅舅王將軍處逗留了兩日,所談之事又不讓他參與,今日眼看又拖了一天,他對你不滿亦情有可原。況且以你的口才大可以將話說得委婉漂亮,何必用方纔那最後幾句恐嚇於他。說真的。我還從未見過你流露過這般強的殺氣。”

    “也許吧”,楚錚沉默了會喃喃說道,“我不知道自己正在做地一切是對是錯,或許借激怒東突厥從而收手,現在還來得及。”

    這話說得沒頭沒腦。武媚娘卻似懂了。嘆道:“是啊,這事確實很難定奪。”

    楚錚苦笑一聲。道:“你也看出來了?”

    “你叫齊伍祕密返回赤勒部,又吩咐我做的那些事,若再看不出來也未免太小瞧我了。只是楚錚,說你天生反骨真是一點都沒錯,到哪都不會安分守己。不過你這般做究竟有幾成把握?”

    楚錚斟酌了番,道,“原本只有四成,現已有七成。”

    “七成把握已是很大了,”武媚娘懶懶地靠在楚錚肩上,“至少柔然諸部有我在你就放心好了,這些人不是看上了你許諾的好處就是收了東突厥地財物,對出兵一事並無異議,只是按你所說先敲詐東突厥一番罷了。”

    “反正一切由你自個定奪,大不了你同我一樣聲敗名裂,我二人隱姓埋名浪跡天涯去。就是不知道到時你另外幾個相好願不願陪你了。”武媚娘吃吃笑了起來。

    程浩然回到沙鉢略身邊,將方纔情形一一稟報。沙鉢略倒是並不惱怒,撫着虯鬃長鬚沉吟良久,反問道:“浩然,你認爲該如何?”

    程浩然此時已冷靜了下來,考慮了下其中利害,道:“大汗,不管與秦趙兩國會盟如何,眼下最關鍵便是這些柔然人。臣以爲無論國與國還是人與人之間,不是曉之以情理就是動之以利益,我東突厥此番東來,一路上與不少柔然部落結下深仇,其中便有圖穆爾的赤勒部,雖說方纔大汗已許諾送給柔然各部八千頭羊,五千兩黃金,可如今看來收效甚微。”

    沙鉢略想了想,斷然道:“浩然,你告訴他們,我願再送給柔然四大部族一萬頭羊,五千兩黃金,以示誠意。”

    程浩然一驚,忙道,“大汗,黃金倒也算了,可那麼多羊送出去,我們自己就所剩無幾了,往後該如何是好?”

    沙鉢略搖搖頭道:“浩然,你們漢人不是有一句話,叫做什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算了下,如果能打敗達頭那賊子,餘下地食物足夠支持我們回到突厥,到那時還怕沒有食物麼。如果上天註定我東突厥在這裏亡族,留了那些羊又有什麼用?”

    程浩然心中佩服,點頭道,“大汗說的是。”

    “楚將軍,那突厥人說沙鉢略願再送拾柔然一萬羊和五千兩黃金。”齊伍走過來輕聲說道。方纔武媚娘與楚錚竊語時他一直躲得遠遠的,齊伍很清楚,楚將軍雖已經將自己當成了心腹,但主人的私事還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楚錚向柔然部的幾位可汗望去,只見即便圖穆爾亦爲之動容,不由輕輕嘆了口氣。

    武媚娘卻是眉開眼笑,貼在楚錚耳邊說道:“沙鉢略真是大方,按事先約定,媚娘目前至少也有兩千頭羊了,嘻嘻。”

    楚錚哭笑不得,道:“這有何用,日後你回中原難道還趕着幾千只羊兒回來?”

    待那翻譯的突厥人說完,沙鉢略突然站起身來,一手指向天空,大聲說了句突厥語。那翻譯愣了愣似有些意外,隨即醒悟過來,也忙舉起一手,用柔然語高聲說道:“我家大汗在這裏對天發誓,只要大汗活着一天,突厥絕不踏入北疆草原一步。”

    沙鉢略取下頭盔,捋起左手衣袖用刀在手腕輕輕一劃,鮮血滴入自己的頭盔中。一旁的程浩然住裏面倒入馬奶酒,那翻譯道:“我家大汗願與柔然族各位可汗誓血爲盟,從此永爲兄弟。”

    圖穆爾看了看楚錚。楚錦知道事已成定局,起身長笑道:“在下楚錚,願爲東突厥和柔然諸位可汗做一見證。”

    圖稽爾等人上前往那頭盔內一一割腕滴血。沙鉢略忽笑着用中原話說道:“楚將軍,可否願與我等一同誓血結爲兄弟?”他從小與程浩然一同長大,又仰慕中原文化,一口中原話說得頗爲流利。

    楚錚忍不住揉了揉鼻子,推辭道:“在下年紀幼小,身份低微,怎敢與諸位大汗稱兄道弟。”

    沙鉢略大笑道:“自古英雄出少年,說起來我東突厥與秦趙聯軍會盟,沙鉢略與各位柔然可汗結爲兄弟,都是由楚將軍一手促成。能與楚將軍結爲兄弟,沙鉢略榮幸之至。”

    “沙鉢略大汗說得好。”圖穆爾在一旁也推波助瀾,在他看來拉上楚錚一同結拜有百利而無一害,就是有些對不起自己女兒哈婭了,哪有侄女嫁給叔父地。

    那日鬆等人也深表贊同,圖穆爾笑道:“楚兄弟,請!”

    楚錚無可奈何地也挽起袖子割腕放血。這些塞外蠻族一年難得洗次澡,幾條胳膊湊在一起,更顯得楚錚皮膚白皙粉嫩,武媚娘看在眼裏,忍不住嚥了幾記口水。

    沙鉢略端起頭盔喝了一大口,交給旁邊圖穆爾,一圈下來最後輪到了小不點楚錚。楚錚捧着頭盔,剛湊近鼻子一股異味薰得他差點就扔了出去。而且一想起這酒是好幾人喝剩的,楚錚腹內就感到洶涌澎湃,暗想老子纔不與你們這幫大老爺們玩間接接吻,便屏住呼吸,盔頂斜朝天喉結滾動做出痛飲狀,其實是口中吐出一波波真氣將酒阻住,一滴都未沾脣。

    “痛快!”楚錚一邊用袖子抹抹嘴,一邊順手將頭盔往草叢一擲毀屍滅跡。沙鉢略和圖穆爾等人誰也想不到也沒看出這小子在作假,見楚錚也喝完了,齊齊仰天大笑。

    武媚娘過來將楚錚手上傷口細細包紮好,低聲讚道:“好手段。”

    楚錚瞪了她一眼,武媚娘衝他扮了個鬼臉,不再說了。

    程浩然見楚錚也飲了酒,心中略定,走上前來長施一禮:“楚軍,請恕方纔程某失禮之罪。”

    “程先生請起,”楚錚將他扶住,“先前在下也是不是,怪不得先生。”

    程浩然又自責了一番,道:“此地既是已了,我等還是早些起程連夜趕至北疆大營,以免郭元帥有何誤會。”

    “程先生說的是。”楚錚轉身向柔然部的諸可汗說道,“各位……哥哥,小弟就此告辭了。”

    看着有的甚至比父親還要年長地幾位結拜大哥,楚錦真是有些鬱悶。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