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47章 步步爲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47章 步步爲營字體大小: A+
     

    第二天的和談,郭懷和程浩然開始看似爭執不休,其實都已暗存退讓之心,兩個時辰過後,趙國與東突厥聯盟條款大致已定了下來,與楚錚先前所想相差無幾。但涉及到秦軍之事郭懷也不便擅自定奪,只能與程浩然約定三日後待西秦使臣到後三方再行詳談。

    程浩然見此行基本如願,也無心再在北疆大營逗留,便向郭懷告辭,並提出請趙軍派出使者與自己一同回突厥大營晉見沙鉢略可汗。楚錚乘機主動請纓,郭懷雖覺此行有些兇險,但想來想去大營內唯有楚錚勝任此職,考慮一番後也就同意了。

    楚錚回到帳中便開始挑選隨從。除了四個貼身侍衛,楚錚只挑了以許唯義和三合門門主朱通爲首五十餘人,畢竟此行是去談判又不是打仗,若對方真有惡意,待五十人與五百人根本沒區別。楚錚原本也準備帶上忠實跟班馮遠,可躊躇了一番還是算了,這小子腦筋時常搭錯弦,冷不丁就會有驚人之舉,平時在大營倒也無妨,但丟人丟到突厥大營就有些有辱國體了。

    至於展仲謀則讓楚錚安排到了郭懷身邊,此舉亦是孟德起之意。那一夜楚錚率數十人神不知鬼不覺侵入統領大帳,連孟德起自己都差點做了階下囚,回想起來至今仍心有餘悸。可楚錚既然能做到,難保這世上也有人也能做到,對孟德起來說,郭懷的安危當然是重中之重,因此將精銳營調至帥帳附近佈防。

    楚錚帳內,採芸和映雪正在爲楚錚整理必備的行李衣物。

    採芸忽然嘆道:“映雪,你又拿錯了,將軍平日最愛穿的是那件白色錦袍,怎麼將絳紫色的取來了?”

    映雪隨口應了一聲,又取了兩件衣物過來。採芸見了不由呻吟了一聲:“我的好妹妹,這件是內衣,姐姐要的是錦袍啊。算了算了,還是我自己取吧。”

    採芸取過幾件衣物,小心疊好放進包袱內。映雪也不上前幫忙,只是愣愣地在一旁站着。

    採芸忽幽幽說道:“映雪,你的心思姐姐明白。可我還是勸你莫要癡心妄想了。”

    映雪驀然一驚,小聲道:“姐姐你說什去啊,我哪來什去癡心妄想了。”

    採芸看了映雪一眼,想了想道:“將軍爲你我姐妹洗脫罪名已是仁至義盡,等這場戰事過後,我只想回到原籍。隱姓埋名終此一生,映雪,隨我一同回去吧。”

    “回去?”映雪嬌軀一顫,道,“姐姐當真要回去麼?”

    採芸奇道:“那是自然。難道還留在大營內,說心裏話,這地方姐姐真是一刻都不想呆了。”

    映雪恨恨道:“姐姐難道忘了當年那些族人如何對待我們的?父親在位時畢恭畢敬,待我家遭難時轉眼便將房屋田地瓜分得一乾二淨,還將姐姐你一家捆綁送至官府。如今田家只剩下你我兩個弱女子。回到原籍豈不是任人擺佈。”

    採芸猶豫下道:“這倒末必擔心,聽將軍所說是朝廷赦免了你我兩家之罪,有皇命在身。那些族人也奈何不了我們。”

    “那又如何?世人皆知犯官家眷男子爲奴,女子爲婢,更何況是被髮配邊疆大營已兩年。誰也不會相信你我姐妹會留有清白之軀。還不是受人白眼,只能任由族中長者安排你我嫁人爲妾……”映雪搖了搖頭。“倘真如此,我絕不甘心!”

    採芸無奈地說道:“那你要如何?”

    映雪看着採芸,一字一句地說道,“姐姐,你可還記得燕老七、石虎、劉大牙……”

    “不要說了!”採芸頓時一聲尖叫,以手捂耳哽咽道,“你……你還提這些畜生幹嘛。”

    映雪似若未聞,繼續說道:“就是這些公差,一路上毀了你我清白,令父親羞憤自盡……我田映雪當對天發誓,日後定要將所受凌辱十倍還於這些畜生。正因有此誓言,我才苛且偷生至今日。還好蒼天有眼,讓你我姐妹遇到了楚將軍,只要能求將軍助我報仇雪恨,我寧可終生爲奴!”

    採芸愣了半晌,俯身將整理好地包袱抱在懷中,道:“將軍就要起程了,你我快些出去吧,休要誤了事。”

    楚錚絲毫不知身邊兩個婢女的心思,拜別郭懷後便匆匆起程。

    華長風將楚錚送至營門外,正要道別,楚錚卻道:“華將軍,可否借步這邊說話?”

    華長風不知其意,但仍點了點頭。兩人走開幾步,楚錚輕聲道:“華將軍,昨晚末將向郭帥請求赦免灰鬍兒,郭帥已默許此事。”

    華長風早想尋機向郭懷稟報這事,一聽楚錚已代勞,不由喜道:“華某替呂問天多謝楚將軍了。”

    “舉手之勞,華將軍何必客氣,只是……”

    “楚將軍請說。”華長風忙道。

    楚錚沉吟了下道:“大戰即起,末將覺得對灰鬍兒來說正是一良機所在,若能趁此立些軍功,日後對朝中也好交待。”

    華長風有些爲難:“不瞞楚將軍,呂問天對我大趙戒意甚深,恐怕難以說服。況且就算他答應了……有樊副統領在,也無法編入我軍中效力。”

    楚錚笑道:“華將軍誤會了,末將的意思只是想讓灰鬍兒在大戰之後攔截一些逃竄之敵。以灰鬍兒的實力,對付這些殘兵敗將應是綽綽有餘。”

    華長風放下心來,這種事情就算不說,大戰之後呂問天也肯定會率部趁機撿些便宜。楚鋒是大帥帳前參將,只要他命人動動筆桿子,撿便宜就會變爲受命而爲的軍功了。

    “華某明白了,請楚將軍放心。”

    楚錚卻是臉色一紅,猶豫片刻道:“末將有一請求,能否請華將軍寫封信給呂首領,這個……未將雖在大帥帳都聽令,可麾下三千禁衛軍若是寸功未立。日後回到京城難免被人笑話。屆時末將可能向郭帥請命率禁衛軍出戰,若是與灰鬍兒相遇,還望呂首領禮讓三分。”

    華長風明白其中意思,忙道,“那是自然。”

    楚錚拱手道:“多謝華將軍。時候也不早了,華將軍請留步。”

    華長風也拱手道:“此去東突厥大營,楚將軍可要萬事小心行事。嗯,就此別過。”

    楚錚走後當天。秦軍的使者顧明道便來到了北疆大營。郭懷和孟德起心中奇怪,己方的信使昨日才起程,這顧明道怎去來得這去快?

    顧明道昂首走入帥帳,向郭懷俯首抱拳道,“大秦飛雲將軍顧明道參見郭大帥、孟統領。”

    郭懷微微頜首:“顧將軍免禮。”

    “謝大帥。”

    孟德起在一旁笑道:“顧將軍,薛帥可好?”

    “煩勞孟統領掛念,我家大帥得知郭元帥時隔十餘年重返北疆。特命明道先行一步,代表我大秦北方大營前來道賀。”

    郭懷笑道:“薛帥太過客氣了。”

    “我家大帥還讓明道轉告郭元帥,”顧明道遲疑了下,道,“後日午時,我家大帥將親至北疆大營,與趙國和東突厥共商戰事。”

    “什麼?”

    此言當真?這四字孟德起差點脫口而出,突然想到太過無禮才硬生生地忍住,轉頭看了郭懷一眼。只見郭懷雙眉緊鎖.顯然此事亦大出他地意料。

    顧明道雖也曾極力勸阻薛方仲不可親赴北疆大營,可此時見郭、孟二人聞此訊頗有些失態。心中也不免微感得意,道:“沈大將軍以薛帥安危爲念,特派明道先至北疆大營處理相關事宜。”

    “薛帥屈尊親赴我北疆大營。我北疆大營榮幸之至。”郭懷緩緩說道。“顧將軍一路趕來也辛苦了,請先去歇息片刻。稍後由孟統領與將軍商談其中細節。”

    顧明道走後,孟德起苦笑着對郭懷說道:“看來薛方仲是向大帥下戰書了。”

    郭懷嘆了口氣,道:“可我不得不應戰啊。雖說如個趙秦兩國一致對外,秦軍即便只派一校尉過來我大營亦要保他安然無恙,可薛安仲居然膽敢親自前來……唉,我已是先輸他一着了。”

    孟德起輕聲道,“大帥,我大營幾位主將對薛方仲或許尚有幾分敬重之心,可在底下那些軍士心中,秦人都是些十惡不赦之徒,對薛方仲更是深惡痛絕。我等若將薛方仲奉爲上賓,讓底下將士們看了,難免有損士氣。”文心閣隼風手打。

    郭懷微微點頭。大趙畢竟和西秦是世敵,將領在軍士面前對秦人歪曲醜化原本就是理所當然之事,否則軍士對敵時還惺惺相惜那這仗也就不用打了,乾脆在戰場上先擺酒喝上一盅了事。

    “薛方仲此舉厲害啊。”郭懷感嘆,心中也有些爲之折服,道,“他看準了我北疆大營不會對他怎樣,便索性將自身安危託付於我。若他有何閃失,我大趙便顏面掃地,若一直小心伺候着直至恭送他離去,日後兩軍陣前相遇,我大趙在士氣上便先弱了數分……嘿,這隻老狐狸。”

    郭懷負手在帳中踱了十餘個來回,忽道:“傳令華長風,命他率其部在大營正門外三裏處,搭建兩百個帳篷,此事定要在一日內辦妥。”

    孟德起有些不解,問道:“大帥,爲何要在營門外搭建帳篷?”

    郭懷哼了聲道,“薛方仲想要藉此在我大軍面前立威,我偏不如他所願,就不讓他踏入我北疆大營半步,三日後的三方合議就改在此地吧。德起,稍後你告知那顧明道,屆時由我北疆大營和他所率親兵共同擔負四周警戒。”

    “這倒不失爲一良策,”孟德起有些猶豫,道,“只是這樣一來恐怕有損大帥威名。”

    郭懷笑道,“不妨。德起你派人通報至各營,就說薛方仲是受了我之邀才前來與東突厥共商戰事,同時命各營厲兵秣馬,嚴防不測。只要我方將士不起疑心,秦人那邊我這點虛名即便有損又有何妨,若因此事薛方仲從此小瞧了我,我還求之不得呢,呵呵。”

    孟德起大感意外,忍不住說道:“大帥的行事……這個,較當年真是大不相同了。”

    郭懷一時無語。良久才苦笑道:“你以爲我還是當年那臭脾氣啊,當了那麼多年京官,就算性子再火爆也早已被磨平了。何況整日與楚名棠和方令信爲伍,耳濡目染,從他二人身上確實學到了不少勾心鬥角的本事。不過這一套有時的確行之有效。薛方仲既然不懷好意,我又何必再以誠待人。”

    孟德起聽了也笑道:“大帥所言極是。”

    郭懷沉默片刻,又道:“德起,你任北疆大營統領已快十年,此戰之後,我準備奏請皇上調你回京,你可願意?”

    北疆大營統領若不是直接告老還鄉,調入朝中定是出任兵部尚書,這已是條不成文的規矩。趙國建朝以來從未有過例外。孟德起聽郭懷如此說,忍不住地問道,“末將若調回朝中,那大帥……”

    郭懷自嘲道:“朝廷三公之一司徒之職空缺已久。之前幾位尚書誰也不願接掌,如今看來我大有希望。”

    孟德起自然知道朝廷三公之中,司徒根本就是一個有職無權地位置。斷然道:“若真如此。末將定上書朝廷,寧可在北疆辭老也不回朝。”

    郭懷搖頭道:“北疆大營乃我大趙重中之重。因此歷代統領任期罕有超過十年者,就算我不提此事,三大世家對這統領一職也亦垂涎已久,此戰過後亦定要設法調你回朝中。”

    “那末將就此告老還鄉。”孟德起道,“只是這大營統領一職末將定是推薦長風,大營上下唯有他最勝任此職。”

    “胡鬧。你怎可爲我而自毀前程,”郭懷喝道,“何況西線大營統領方令明和南線大營統領王明遠均有資歷升任這兵部尚書一職,如今皇權勢微乃大趙建朝以來之最,若這兵部尚書再落入王方兩家之手,我日後還有何面目去見先帝!”

    郭懷忽又放緩了語氣:“我郭懷別的本事沒有,領兵打仗自信不弱於人,楚名棠既然志在一統天下,少不了還要倚仗於我,而方令信對楚名棠戒意雖日以俱增,但亦希望大趙國能統一中原,因此就算當了這司徒一職也不至於有名無實。何況你若能任兵部尚書,你我二人合力,雖然仍比不過三大世家,但亦能有一拼之力。”

    “大帥說的有理,末將聽您地。”孟德起想了想覺得也是,便不再辨駁。

    北疆的嚴冬悄然而去,不知不覺間原本枯黃無垠地草原已夾雜着稀疏的綠彩。

    “啓稟大帥,西秦兵馬大元帥薛方仲率兩千親兵已到我北疆大營十里之外。”

    “知道了,你退下吧!”郭懷點了點頭,對身後孟德起等人道:“走!我等一同前去相迎薛方仲。”文心閣隼風手打。

    北疆大營衆將齊聲領命。他們都知道這次秦趙兩軍最高將領會晤的重要性,如果歡方談成,隨之而來的將是畢其功於一役的大戰。因此除了副統領留在前線主持軍務,樊兆彥王明泰等人都回到了大營。

    走了約三四里,只見遠處塵土飛揚,一支兩千來人地隊伍在大道上奔馳而來,不多時便到近處。見趙軍在此等候,對方似有些意外,只聽一人高聲喝令,這兩千餘人瞬間停了下來,只是一側隊形有些散亂,不時還傳來幾聲斥喝。

    “這就是薛方仲地親兵?”邱亦生忍不住譏笑道,“什去玩意兒,連我驃騎營都不如,更毋論黑騎軍了。”

    王明泰看着遠處,忽道:“咦,不對。秦軍亂就亂在左翼一百餘騎,而且所穿服飾也與其餘人等大不相同……怎麼,怎麼是突厥人?”

    邱亦生也看出來了,“這怎麼回事,真是怪了……”

    楚原從王明泰身後探出半個腦袋向秦軍看去,只見其中果然夾雜着近百名灰衣人,衣着打扮與旁人大不相同,不由讚道:“舅舅眼力果然了得……”

    王明泰回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楚將軍,此等場合請以軍職相稱。”

    楚原這個馬屁拍到了馬腳上,訕訕應了聲是。王明泰對他私自離京一直耿耿於懷,加上楚名棠也寫信請他對楚原嚴加管束,因此王明泰有事沒事便敲打楚原一番。楚原真可謂有苦難言,只好夾起尾巴裝成一副乖寶寶地模樣,與在南線大營時的飛揚跋扈簡直判若兩人。文心閣隼風手打。

    華長風忍住笑,“二位久處陣前有所不知。其實秦軍與西突厥之間一直有使節往來,不過薛方仲只是虛與委蛇,並早以書信告大帥知曉。”

    王明泰想了想,恍然道,“難怪。西突厥三面臨敵卻仍一直按兵不動,王某對此百思不解,原來是爲此故。想必他們也是與東突厥抱的一般心思,欲與我趙秦聯軍聯手了?”

    “正是。”華長風道,“據華某所知,這次薛方仲帶西突厥使臣一同前來,就是以與我北疆大營正式結盟爲藉口。”

    王明泰搖了搖頭:“這隻老狐狸。”

    邱亦生仍有些不明白:“不是東突厥那個名叫程浩然地也要來此麼,雙方一旦相見那該如何?”

    “大帥與薛方仲早已達成共識,如若結盟定是與東突厥結盟。至於西突厥麼……”華長風向秦軍陣中看了眼,道,“二位難道不覺得,這百把人用來祭旗豈不是正好?”

    王明泰與邱亦生相互看了眼,不約而同嘿嘿一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