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41章 由你作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41章 由你作主字體大小: A+
     

    兩女嬉鬧了會兒,柳輕如有些擔心地說道:“巧彤,你說公公和婆婆會如何處置大嫂?”

    蘇巧彤看了她一眼,道:“姐姐可知自從三公子回京城之後,小妹爲何勸姐姐不要再讓翠苓服侍寧小仙,而從別處另調了四個女婢過來?”

    柳輕如頓時不寒而慄:“妹妹是說……”

    蘇巧彤冷冷說道:“翠苓雖是公子的親信婢女,但這等醜事知道多了,公子也未必能保得了她。現服侍寧小仙的四個婢女這幾個月來小妹讓紫娟給她們發放數倍薪金,但從不準四人出院半步,便是因爲此故了。”

    柳輕如急道:“可三公子與大嫂發乎情止乎禮,從未有越軌之舉,何必禍及他人?”

    “真若有了越軌之事,莫說寧小仙,就是三公子亦未必能保住這條小命。”蘇巧彤輕嘆道,“輕如姐,這四婢女生死如今非你我所能掌控,自會有人來處理此事,姐姐就學那君子遠庖廚之舉,只當不知這等齷齪事吧。”

    柳輕如沉默半晌,輕聲道:“那大嫂呢?”

    “大嫂生死亦在楚伯父一念之間。若她只是尋常人家閨女,恐怕不消數個時辰便會聽到她死訊了。”

    蘇巧彤皺着眉,不自覺的站在楚名棠的立場上看待此事,“可處死寧小仙雖是最簡潔之舉。但後患亦是無窮。她畢竟是平原郡寧太守地愛女,平原郡是南線諸郡之首,乃楚家重鎮,楚伯父當年既然選擇寧方謙接任太守之職,此人定是他老人家一手提拔的心腹。而寧方謙早已知大公子如何對待寧小仙,爲此早已和大公子翻臉。只是礙着楚伯父纔沒把此事鬧得世人皆知。若寧小仙突然死去,無論此事當時做得如何天衣無縫,世上無不透風之牆,即使寧方謙只是心生疑慮,楚伯父亦不敢再對他完全信任,勢必不放心他再任平原郡太守之職。但此舉只會使寧家疑慮更甚,除非楚伯父下狠心徹底誅除寧家,否則萬一寧方謙受人挑撥被被皇上或方家所用後果不堪設想。可這般做法且不說是否值得,而且無故誅除寧家難免會讓跟隨楚伯父多年的舊部爲之心寒,這人心一旦失去。再想挽回可就難了。”

    “何況這還只是其一,寧小仙死了,琪郡主入楚家門大有希望,畢竟照理來說她纔是真正的長公主。哼哼,五公子既然可以娶敏公主。憑什麼大公子就不能娶琪公主?兩位公主都入了楚家門,皇上正可以名正言順地傾向大公子,有了皇上的支持,至少可以讓大公子在朝中能跟五公子分庭抗禮。這定不是楚伯父願意看到的。”

    柳輕如聽了不禁憂心忡忡:“那該如何是好?”

    “不知道。”蘇巧彤打了呵欠,“你我姐妹該做地都已做了。餘下之事就讓楚伯父去操心吧。這幾日也真夠累的了,回去再小睡一會兒。”

    “蘇姑娘!”身後忽有人喚道。

    柳輕如和蘇巧彤轉身看去,只見府內管事張得利急匆匆地走來。到了二人身前俯首道:“老爺。請蘇姑娘再過去一趟。”

    真是勞碌命啊。蘇巧彤臉色一苦,可又覺得有些奇怪:“只叫我去麼,也應叫上少夫人吧?”

    張得利看了柳輕如一眼,有些爲難地說道:“老爺只小人來叫叫蘇姑娘,沒提及少夫人。”

    柳輕如心中大致猜到何事,也知蘇巧彤如此說是怕自己在意,便道:“既是公公吩咐,巧彤你快些去吧。”柳輕如對這些勾心鬥角之事本能地有些不喜,不去反好。

    唉。五公子的正室夫人怎麼就定不下來呢,這不是叫我們這些做下人的難辦麼。張得利跟在蘇巧彤身後胡思亂想着。都說敏公主要嫁到楚府來,可這只是些傳言,倒是這蘇姑娘一天到晚在踏青園,老爺和夫人對她亦是異乎尋常的看重,何況她還是成尚書的侄女,完全有資格成爲五公子正室,可要是不是呢?張得利在楚府多年,深知站對隊伍的重要性,老爺貴爲當朝太尉大人,可府裏的大小事情還不是夫人說了算。如今看來日後楚府定是由五公子執掌,自己年紀也不算老,何況還要爲子女打算,要知身爲下人最忌三心二意,一旦跟錯了人那就鐵定永無翻身之日了,還是再觀望一段時日吧。

    蘇巧彤跟回到內院,楚夫人見她來了,強笑道:“巧彤,坐吧。”

    “謝夫人。”蘇巧彤應了聲,偷偷看了一眼楚名棠夫婦。才這麼會功夫,兩人神色已是頗爲憔悴,不禁暗想當世同爲夫婦能及得上這二人的幾乎已沒有,能讓他二人真正煩心的也只有家事了。

    “巧彤,此番我們楚家真要多謝你了。”楚名棠忽道。

    蘇巧彤忙起身道:“侄女不敢。”

    楚名棠沉默了會兒,道:“巧彤,小仙已在京城已住了數月,雖說夫妻爭執原本乃世間常事,但拖了這麼久難免惹人閒話,本官已派人前往平原城召軒兒回京接小仙。可這少年夫婦之間地事本官和夫人不便出面,而與你相比,輕如的性子終究略嫌柔弱了些。這幾日你去勸勸小仙,其中分寸想必你也明白,事後以文書報給本官便可。”

    蘇巧彤心中明白,楚名棠正如自己所料,考慮再三後放寧小仙一條生路。寧小仙在京城之事雖然祕而不宣,但有些人是瞞不過的,楚名棠對外便稱是小兩口吵架,兒媳婦跑到京城向公公婆婆訴苦來了。雖然有些勉強。但還算合理,畢竟真正知道其中詳情地除了楚家三兄弟和寧小仙,也只有自己和柳輕如等幾個楚錚親信之人了。

    “楚伯父,這楚家之事小女子畢竟是外人,恐怕有所不妥。”雖然知道無可拒絕,但面上總要推辭一番。

    楚名棠淡淡說道:“巧彤。你還當自己是楚家外人麼?不過只差一名分罷了,本官自會替你做主,日後即使敏公主嫁到我楚家,但她畢竟是皇室中人,我楚府內大小諸事仍由你與輕如掌管。”

    蘇巧彤只聽得心花怒放,何況這“你與輕如”跟“輕如與你”裏面差別可大了,但嘴上仍怯生生地說道:“楚伯父不在意小女子以往的身份麼?”

    楚名棠道:“憑心而論,本官信任成奉之遠勝於你,只是錚兒願意以小命爲你擔保本官才勉強答應了他。可從此事處置來看,你對我楚家確無二心。若非你調集人手暗封踏青園,非但我楚家名聲掃地,就是本官也無顏再在朝中立足。”

    蘇巧彤知道自己調動鷹堂中人定瞞不過楚名棠,先前他是未曾在意,此時若再想不明白他也就不是楚名棠了。

    楚名棠看着蘇巧彤:“你與錚兒之間定有不爲人知地祕密。你二人既然不肯說,本官也就不再追究。錚兒既然信任你,後果理應由他來承擔,巧彤,但願你不要讓錚兒失望。”

    蘇巧彤肅然道:“侄女謹記。請楚伯父放心。”

    “小仙之事就由你全權去辦,若她仍不知輕重。”楚名棠臉上閃過一絲猙獰之色。“你該知道如何處置。”

    “侄女明白。”

    蘇巧彤走後,楚名棠起身道:“夫人,爲夫要進宮一趟。”

    楚夫人有些不明白:“進宮,這是爲何?”

    “求見太長公主告御狀,告昌平王教女無方,與孽子楚軒非但已有苟且之事,並已生下一子……”

    楚夫人急道:“這怎使得?這叫軒兒還如何見人?”

    “夫人,昌平王看似與世無爭,其實城府甚深。軒兒與琪郡主之事難道真瞞過得他麼?皇上在平原城時與軒兒相交甚好,恐怕他也亦早知此事,說不定其中還有他遮掩之功。爲夫向太長公主告御狀,最多不過讓此事多一人知曉,太長公主難道還會不顧皇家顏面四處宣揚不成?此事終需有個了斷,爲夫唯有先發制人,若讓皇上或太長公主先先揭開此事,那定是要逼迫爲夫成全軒兒和琪郡主以掩蓋這件醜事了。”

    “何況你我夫婦既然放過了寧小仙,就不絕不容他人再想來殺她。”楚名棠斷然道,“當初趙應不過是無職無權的昌平王世子,可如今他已是一國之君,琪郡主畢竟是他親妹,軒兒若受他蠱惑,難免會對寧小仙再起殺機。爲夫此次進宮就是要向太長公主表明心跡,無論何時都決不容琪郡主入我楚家!召軒兒進京亦是爲告誡他,寧小仙此番與他回平原城,若再有個三長兩短,不管是何人下手,身爲丈夫居然無法保全妻兒,只需這點便足以將他將他逐出家門,決不再念父子之情。”

    楚夫人沉默良久,道:“夫君說的甚是。皇上和太長公主夫也絕不會讓此事張揚出去,不如夫君奏請皇上,賜予趙琪公主封號長居京城,不要再回平原郡了。何況她已爲軒兒生下一子,如今又有了身孕,這兩個孩子都是我楚家血脈,介時全送到府裏妾身替爲她扶養就是了。她若放心不下,同在京城也可暗中過來看望。”

    楚名棠緩緩點頭道:“爲夫亦正是此意。至於原兒,他既然喜歡北疆就留在那吧,爲夫明日與郭懷商議一下,任命他爲錚兒副手,仍爲偏將,待到此戰結束,接替錚兒北疆大營參將一職。不過在此之前,必須回京與穎兒完婚,並接受家法處置。”

    楚原死皮賴臉地賴在北疆大營,但口風仍十分嚴實,連楚錚也是束手無策。不過楚錚也不急,反正鷹堂不久就會傳消息來。若蘇巧彤連這等大事都一無所知,那楚錚真要懷疑以前地西秦天機閣是不是另有高人在主持了。

    統領大帳內。楚錚向孟德起稟報了程氏一族之事。幾位主將聽了面面相覷,臉色極爲古怪,這轉變也太突兀了些,原本以爲程家餘孽是世人皆可誅之地賣國求榮之輩,如今聽來怎麼象蘇武牧羊那般忠義之士了?

    邱亦生忍不住道:“楚將軍,那程浩然所說地你真的相信?”

    楚錚道:“其中定有誇大。但大致應不假。其實無論程浩然所說是否虛言,東突厥有求我大趙纔是關鍵所在,程氏一族不過是其中細枝末節罷了。”

    “楚將軍說得不錯,當前我等除了確保西秦與我同進共退,只有靜候朝廷旨意了。”孟德起說道,臉上忽現懊悔之色,“早知楚將軍今日就已回來,軍情與我等原本所料又大不相同,不應讓樑大人和連總管這麼早便起程的。”

    “要不,本統領派人將二人追回來了?”孟德起向帳內衆人看了一眼。

    樊兆彥笑了笑道:“樑大人一行已走了大半日了。再派人去追一來一回至少又要耽擱一整天。何況樑大人終究是個文官,那日他到樊某大營來,騎在馬上搖搖晃晃地,樊某真擔心若有突起大風會不會把他吹下來。就他這腳力二十天也未必到得了京城,不如統領大人另派人選以八百里加急火速回京。向朝廷和兵部稟報此事。”

    “樊副統領說地有理。”孟德起連連點頭,看了看衆人,“你們可有異議?”

    帳中諸將臉上似笑非笑,都搖了搖頭。除楚錚外。這些都已老而成精了,早就看出昨晚孟德起純粹是想趕樑臨淵回京罷了,要不如此緊急軍情怎會託付一文官。就算楚錚今日不回來孟德起恐怕也會另找藉口派人回京。可樑臨淵確實惹人厭煩,不僅對如何處置所擒突厥戰俘提出異議,連朝中早已默許侍女之事他也指手劃腳說要彈賅,軍中自有軍中行事之道,他有何資格說三道四了。

    孟德起見此事順利走過場,便道:“既是如此,楚將軍對東突厥之事最爲清楚,就請楚將軍辛苦一趟吧。”

    楚錚有些猶豫,若不是三哥突然來了北疆。他倒很願意假公濟私回次京城地,可現在讓他走總有些放心不下,便向王明泰使了個眼色。

    王明泰會意,起身道:“統領大人,楚將軍乃我大營參將,參將一職猶在衆偏將之上,如不報兵部審批就此回京,日後若有人追究起來亦是件棘手之事。”

    楚錚也道:“統領大人,王將軍說得極是。末將帳下校尉許唯義番隨末將出塞,對突厥和程氏一族亦甚爲了解,不如由他回京向朝廷和兵部稟報。”

    “就依楚將軍之意。”孟德起點點頭,“另,樑大人回京後,讓許校尉前去樑府拜見,代本統領向樑大人致以歉意。”

    “遵命。”

    孟德起站了起來,道:“當前軍情諸位將軍想必都已清楚,稍後各自回營,以守爲主,密切注視突厥大軍動向,不可輕易出兵。”

    衆將齊起身拱手道:“末將遵命。”

    三天之後,斥侯忽然來報,突厥大營後方狼煙四起。還未等孟得起做決斷,東突厥大軍竟緩緩向趙軍東側靠來,孟德起派人警告未果,樊兆彥率大軍上前擺出一副決戰架式才迫使東突厥停了下來,但已經兩軍大營之間距離已經縮短至不到五十里。東突厥退的位置也很巧妙,乍一看倒象是與趙軍成犄角之勢隱隱鉗制西突厥大軍。

    孟德起哭笑不得,可也毫無辦法,總不能現在就真刀實槍的與東突厥打上一仗吧。

    楚錚也看得鬱悶,此事定是程浩然所爲,知道趙軍現在亦是投鼠忌器不敢輕易出兵,便狗仗人勢向西突厥示威來着。

    楚錚回到營帳便將程家的兩位家將叫來,劈頭蓋臉痛斥一頓,最後道:“你二人速回突厥大營去,告訴沙鉢略和程浩然,若真想與我大趙聯盟就拿出番誠意派人前來晉見我家統領大人,再這般擅自動兵,休怪我北疆大營不留情面了。”說完便完二人趕了出去。

    卻不想童毅沒多久又回來了:“楚將軍,可否讓在下再見阿秀一面?”

    朱通等人帶着程秀昨晚才從赤勒族回到大營,武媚娘卻並未回來,看來是鐵了心留在赤勒族了。楚錚難免有些不快,一時把這對小情人的事給忘了,見童毅如此說,笑道:“你是擔心回去後再也無法回來?”

    童毅臉一紅,點了點頭。

    “本將軍確是疏忽了。那就讓劉峻一人回去吧,本將軍既是答應保你二人周全,就必定做到。”

    “多謝將軍。”

    楚錚看着童毅離去,嘆道:“問世間情爲何事……唉,又是個癡情人哪。”

    楚錚回到自己內帳,陸鳴將今日送到地鷹堂祕信呈上。楚錚見最上方的一封正是蘇巧彤的筆跡,心中一動,忙取了過來。

    ……

    ……

    楚錚臉色鐵青,越看越怒,媽地,剛送走一個癡情人,沒想到又見到一個!

    “楚老三,你他媽的給我滾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