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39章 程氏一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39章 程氏一族字體大小: A+
     

    程浩然沉默良久,忽回首看了一眼。童毅等人起身一禮,退至十餘丈開外。

    楚錚猶豫了下,對許唯義等道:“你們也退開吧。”

    等衆人都走遠了,程浩然道:“楚將軍,聯秦攻趙一說其實並非出自程某之口,不過此事再做辯解已無意義。當年我程家突遭大難,近萬族人被誅殺殆盡,若說程某等人對趙國無怨恨之心純屬虛言。試想倘若楚氏一族也遭此不幸,將軍該如何處之?”

    楚錚沉聲道:“在下至少不會借異族之力爲已復仇。”

    程浩然輕嘆一聲:“楚將軍,你誤會我們程家了。”

    “誤會?”楚錚雙眉一揚。

    程浩然緩緩說道:“程某曾祖父程通雖爲程氏族人,但久居北疆,如令尊太尉大人一般,亦是出身旁系,因在軍中作戰勇猛立下不少戰功,這才被京城程家看中,不到三十便已升至偏將一職。可曾祖他老人家對京城程家所作所爲向來頗有微辭,認爲長此下去,終有一日。董程兩家會與皇上兵戎相見,因此在程氏一族如日中天之時就已着手安排退路。武帝二十一年秋,曾祖察覺北疆營兵力調動異常,心知大難將至,便帶着北疆兩郡的族人離開大。臨行前,族內曾有人勸說曾祖:趙國既如此對待我程氏,我等何不投靠西秦,定可受重用。楚將軍可知他老人家如何迴應?”

    楚錚心中一懍。拱手道:“請程先生道來。”

    “曾祖答道:趙國不容我程氏,我等離開就是了,但我程家歷代皆爲大趙臣子,豈可轉投西秦?”程浩然輕聲道,“於是,我程氏一族倖存者在曾祖率領下。一路西行,輾轉數千裏來到阿爾泰山,從此定居於此,距今已經近百年了。”

    楚錚想了想,忽道:“聽程先生所說,令曾祖程通程將軍對我大趙雖有怨恨之意,但無復仇之心,可此番突厥犯我北疆,程氏一族爲何多有作爲虎作倀助其入侵我中原之舉?”

    “曾祖到了阿爾泰山後,一次偶然中結識了突厥大可汗。並深得其賞識,最高曾任類似中原朝廷內兵部尚書一職。爲報突厥大可汗知遇之恩,我程家子孫爲前後五位大汗效力,打下了一片大大地疆土。楚將軍生長在中原恐怕還未必知道,外面的天地竟是如此廣闊。突厥國土之遼闊,已經遠超秦趙兩國之和,縱使與整個中原相比亦是相差無幾!”

    楚錚不由點了點頭,突厥的確是前世古代歷史上曾經最強大的幾個國家之一,他們的後裔也就是土耳其的一位總統曾放出狂言:“大突厥地利益區應從亞得利亞海直到中國的長城。”此言雖然被人視爲笑談。但古突厥的輝煌由此可見一斑。

    程浩然卻有些詫異了,對他的話眼前這楚將軍居然無動於衷。要知道自漢代以來,中原人一直以天朝上國自居。從不把周圍鄰國放在眼裏。程浩然出使西秦,發現秦國對北疆草原之外的世界幾乎一無所知,朝中大臣都沒聽說過突厥這一名字,更不會想象到突厥的疆土大到何種地步。(這段話並非杜撰,有興趣朋友可以查一下南北朝後期和隋朝初年的地圖,那時整個突厥比中原大多了。不過本書中歷史已經改變,因此與實際史書所載大不相同。)

    程浩然只好繼續說道:“曾祖臨終前幾年意識到,日後大而一統的突厥如若東進,定對我中原故土威脅極甚。因此立下遺言,我程氏子孫想方設法不可讓突厥踏入中原北疆半步。幸虧前些年以匈奴爲主的北疆諸部頗爲強盛,而突厥向來採取五可汗分立治國,彼此牽制良多,也沒有必勝把握,我程氏一族因此亦不負曾祖遺願。”

    楚錚簡直不可思議,如果程浩然所說是真,那程氏一族不但不是賣祖求榮的漢奸,反倒是中原百姓地大恩人了?

    “程先生說了這麼多,可仍未解程氏一族爲何欲助突厥攻我大趙一事。”楚錚問道。

    “人心難測啊。”程浩然沉默了一會兒,忽然憋出這麼一句話來。

    “人心難測?”楚錚忍不住撓了撓後腦勺,“願聞其詳。”

    程浩然道:“我程氏一族本打算不再回中原,世代在阿爾泰山終老。可我程家在當地畢竟是外來人,爲求自保從不參與突厥內部之爭,只聽從大可汗之命。沙鉢略乃大可汗指定繼承者,因此我程氏一族三年前起爲他效力,卻不料突厥內亂,達頭可汗聯合其餘幾位可汗突襲沙鉢略部,東突厥不敵,無奈只能東遷,我等也隨之來到北疆。”

    “看着中原故土近在咫尺,我程氏族人無不感慨萬端,而沙鉢略可汗對中原的繁華富庶亦是嚮往已久,便召集我等商議,要我程氏族人助他,欲學二百年前胡蠻那般揮師南下,事成之後願與我程氏族人劃江而治,共享天下。此時距曾祖去逝已有五十餘年,他老人家的遺言已被不少族人拋之腦後,就是程某,聽了沙鉢略可汗所言,想到我程氏一族有望入主中原,也不禁怦然心動!”

    “程某知道長江以北乃是秦趙兩國的疆土,一時鬼迷心竅請纓前往咸陽,欲勸說秦王按兵不動以便突厥分而攻之。”程浩然臉色一紅,“不想秦王卻毫不爲我所動,一番豪言擲地有聲,直叫程某無地自容。”

    “秦王鄭炯是如何說的?”楚錚頗有些急切地問道。那日薛方仲只是說了有突厥使臣到過咸陽,而具體詳情並未提及。對這個可算“情敵”地一國之君,楚錚向來比較感興趣。

    “……”

    “……朕之英名定會永垂青史,萬載傳頌!而你,程無彥,定被千萬人唾罵,永世不得翻身!”

    程浩然聲音低沉。將秦王當日所說的全部道來,最後一段話幾乎是一字一頓。楚錚直聽得熱血沸騰,脫口讚道:“說得好!”

    程浩然如若未聞:“這末了幾句如晴天霹靂一般在程某耳邊迴響不絕,之後數月即便是夢中程某亦時常回想起秦王所言。那日程某如行屍走肉般,又被帶到程姓始祖宗祠內。跪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程某羞愧欲死,先祖程大將軍何等的英雄,追隨趙國太祖浴血百戰將胡蠻驅出中原,而我這不肖子孫竟想要引狼入室,助突厥肆虐我中原百姓。簡直禽獸不如。”

    程浩然一拳狠狠地砸在地上。

    楚錚看着他,對他的話信了七八成。人人都有羞愧之心,而且這世界地中原大地並沒有經歷五胡亂華,後漢雖也是被胡蠻所滅,但不到二十年就又被趕出去。即使有些貪生怕死之輩爲虎作倀,但在趙秦齊吳四國建朝後都被誅了個乾乾淨淨。漢人因此極爲自傲,程氏一族雖不得已與突厥人爲伍,可心裏未必就看得起這些胡人,從他們雖身穿胡服可仍梳着髮髻。而不象突厥那般將頭髮編成一條條小辮就可以看得出來。

    “程某回到突厥後,便嚴令族人不得再心存此念,家父亦頗爲贊同。道若借胡人之力復仇,就算能問鼎九五之尊又如何?史筆如刀,我程氏一族定會遺臭萬年。可世家大族總有那麼一兩個敗類,沙鉢略不知從何知道了此事,將程某召去。程某不便明言,只是對他道東突厥再強亦不過與當年地胡蠻相仿,而中原四分而治之後,長江以北受創最深,兩百年來秦趙兩國僅以中原三成的人口對抗胡蠻。卻始終能拒敵於長城之外,絕非僥倖所致,東突厥就算傾盡全力恐怕也未必是北疆秦趙聯軍地對手,更勿論進軍中原了。沙鉢略以爲程某隻是敷衍於他,便提議將小女阿秀許配給他第三子都藍,兩家結爲秦晉之好,卻不想阿秀暗中早有了意中人,連程某這做父親的都不知曉,直至她與童毅逃離後才發覺他二人有私情。”

    “阿秀從小受盡寵愛,以至過於任性。”程浩然嘆了口氣,拱手道:“幸虧遇上了楚將軍,不然落入胡蠻手中定是生不如死,程某在此多謝了。”

    “此乃份內之事,程先生不必客氣。”楚錚還了一禮,言歸正傳,“程先生既心懷故國,可否告知東突厥面對當前局勢應採取何種舉措?”

    程浩然看了楚錚一眼:“楚將軍最擔心的恐怕就是東西突厥合併實力大增吧?”

    “不錯,此舉對我最爲不利。”楚錚坦然承認道,“但縱然如此,我趙秦聯軍也未必就怕了。”

    程浩然點頭道:“想那秦王身爲一國之君亦能有與敵偕亡的氣魄,更毋論底下的軍士和百姓了。請楚將軍放心,程某已決定竭力勸阻沙鉢略沙鉢略向達頭可汗稱臣,連說詞都已想好了。”

    楚錚眼睛一亮:“可是‘將軍迎操,欲安所歸?’”

    程浩然一愣,笑道:“楚將軍果然文武全才,與程某想到一塊去了。”

    楚錚所說的這段典故就是三國時期曹魏進攻東吳,東吳大臣畏懼者甚多,勸孫權投降,只有魯肅說道我如果投降了,以我的名望曹操想必會把我送還鄉里,從小吏做起,然後逐漸升官,到最後仍然不低於州郡一類的職位。將軍您迎順曹操,會得到一個什麼歸宿呢?

    “沙鉢略在東突厥聲望極高,達頭可汗想要統一突厥就決不能容他活在世上。程某想沙鉢略也應明白此處。只可惜秦趙兩國分庭抗禮而非一統,不然叫東突厥向我漢人稱臣亦非難事。”程浩然猶豫了下,道,“楚將軍,北疆胡蠻已經勢微,突厥既是已經涉足此地,日後定是中原心腹大患,難得其族中正處內亂,程某覺得扶弱鋤強纔是正道。”

    圖窮匕見了。楚錚暗想道,說到底程氏一族是因爲已不容於趙國,東突厥是他們唯一安身之所,程浩然纔會如此上心吧。

    不過沖他們寧願遠走西域也不投靠西秦這一點上就幫他們一把吧。但要是東西突厥真打起來了那就一切免談,無論趙國或秦國都很樂意袖手旁觀最後來收拾殘局地。不過那達頭可汗想必也不會是個蠢材,這種情況出現地機率微乎其微。

    楚錚沉吟片刻,道:“程先生說的不錯,可此事並非在下所能定奪,需我趙秦兩方商議後方可決策。”

    程浩然一皺眉,但此刻也別無他法,只好道:“請楚將軍多費盡心了。”

    楚錚起身道:“在下儘快返回大營向統領大人稟報。嗯,程先生可否派人與在下同去,有事也好讓他通知程氏一族。”

    程浩然指指遠處的童毅:“就讓此人和程某另一家將劉峻隨楚將軍去吧,他若是留下,家父非將他扒皮抽筋不可。”

    咦,程浩然對童毅不錯啊。難道見生米煮成熟飯就索性納他爲婿了?

    “那阿秀姑娘……”

    程浩然悵然道:“沙鉢略暫時雖無心過問此事,但讓阿秀回突厥大營終是不妥,煩請楚將軍替程某照料她一陣吧。”

    楚錚點點頭,程浩然此舉恐怕也是爲了顯示他的誠意,不過這話聽得有些彆扭,把我當保姆了?

    樑臨淵身爲欽差,又是禮部侍郎也可算朝廷重臣了,何況還有一個大內總管連奇同行,照理他二人離去時北疆大營衆將應該列隊相送。但樑臨淵自感重任在身,又是一大早起程,便婉言謝絕了。樊兆彥等人對他亦並無好感,也樂得省事,但孟德起身爲大營統領,禮不可廢,因此第二天一早,仍親自到營門爲二人送行。

    一陣寒暄過後,孟德起道:“此事就拜託樑大人了,孟某在北疆恭候朝廷旨意。”

    樑臨淵應是,正要告辭,忽聽不遠處大營門口傳來陣陣吵鬧聲。

    孟德起心中不快,對身邊親兵吩咐道:“去看看是何人當值,怎麼這般喧譁。”

    不一會兒,親兵回來稟報道:“統領大人,方纔是一人自稱從京城而來要求見楚參將。營門校尉告訴他楚將軍不在營中,他又要見禁衛軍地副將鄧世方,按軍規鄧副將沒有軍令不得出營門,那人卻道營門校尉是故意刁難他,因此吵了起來。”

    孟德聽是京城來人,猶豫了下道:“將他帶過來。”

    “遵命。”

    親兵將那人帶了過來,孟德起見此人不過二十出頭,滿身塵土,眉宇間竟然有幾分熟悉,正感奇怪,身旁樑臨淵卻勃然變色:“是你?”

    “哎呀。”那人一拍額頭,“我怎忘了樑大人也在北疆大營呢,早知報樑大人的名號就不必那麼麻煩了。”

    樑臨淵卻無心與他說笑,森然道,“楚原!你身爲禁衛軍參將,孤身一人到北疆作甚,可有軍令?”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