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38章 四足鼎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38章 四足鼎立字體大小: A+
     

    孟德起幾乎是從華長風手中奪過密函,打開一看,只見裏面竟有數十頁,不由一愣:“這麼多?”

    華長風苦笑道:“末將還嫌楚將軍寫得不夠詳細呢。

    “這是爲何?”孟德起奇道

    “統領大人看了便知。”

    過了大半個時辰,孟德起緩緩將此密報置於案上,面『色』陰晴不定。

    華長風輕聲問道:“統領大人,您看應如何是好?”

    孟德起搖了搖頭,忽對帳外高聲道:“來人!”

    “命人快馬前往各大營,請兩位副統領、左將軍王明泰、右將軍邱亦生,火速趕到統領大帳。”

    自從一個月前突厥大軍忽然全線收縮,北疆大營原本分散的幾路大軍也隨之靠攏,距統領大帳並不太遠,與其形成對峙之勢。因此第二天尚未日落,大營的幾位主將都已趕回大營。

    樊兆彥是最後一個到的,步入帳中見王明泰等人早已就坐,抹了抹汗抱拳道:“慚愧慚愧,樊某來遲了。”

    大營另一副統領曹淳與他私交不錯,聞言笑道:“老樊這一路疾馳而來,你那匹馬兒定是累慘了。”

    樊兆彥唉聲嘆氣:“樊某已是盡力了。要怪就怪明泰,當年捕到了火雲駒,我苦求三日亦不可得,仍執意要回京城獻給老統領。幾十年的同袍之誼還不如一匹馬兒,直叫樊某心寒哪。”

    王明泰也不惱:“是你自個無能馴服火雲駒,怎麼怪到我頭上了。”

    邱亦生笑道:“火雲駒現已是楚參將的坐騎,樊副統領就更別指望了。”

    “樊某早就不惦記了。”樊兆彥向帳內看了一眼,對華長風道,“統領大人呢?”

    “已命人去請了。”華長風答道,“樊副統領請稍候。”

    樊兆彥剛坐下,帳簾一掀,孟德起走了進來,而樑臨淵和連奇則緊跟其後。

    樊兆彥等人大『惑』不解,樑臨淵和連奇他們認得是認得的,這些天來這二人以考察北疆軍情之名轉遍了各大營。可孟德起急召自己這些人回來定是有何軍中大事,這一個文官一個太監來做什麼?

    “諸位。”孟德起道,“今日請樑大人和連總管到此,是爲軍情有變,本統領亦不敢擅做主張,還需樑大人和連總管回京後即刻面呈皇上。”

    軍情有變?帳內衆將一驚,面面相覷。

    曹淳拱手道:“統領大人,兵部已授予我北疆大營十六字文書,軍情全權由統領大人決斷,爲何還……”

    孟德起苦笑道:“若只是沙場之事本統領自當擔起全責,可此事必須由皇上和兵部來決斷。”

    樊兆彥向帳內看了一眼,忽道:“統領大人,楚錚楚將軍何在,照理他也應參與大營軍議。”如今的皇上原先只不過是藩王世子,他懂什麼,說到底還是太尉大人和相國大人說了算,若有何緊急之事還不如讓楚錚直接回京稟報來得合適。

    “楚將軍已出塞多日,此番軍情就是由他打探而得。”孟德起答道。

    邱亦生實在忍不住了,問道:“統領大人所說軍情有變,到底是怎麼回事?”

    孟德起也不再廢話:“一月之前,突厥全線退守,令我大營上下感到不解。楚將軍主動請纓出塞打探敵情,無意中從胡蠻手中救得一男一女,該女子身份非同尋常,乃我大趙開國重臣之一程大將軍之後,其父就是現委身事賊的程家餘孽首領,曾爲突厥出使秦國的程浩然!”

    帳內頓時一片驚歎聲。曹淳不禁問道:“那女子既是如此身份,又怎會落入胡蠻手中?”

    “那女子原本已經許配給了突厥可汗沙鉢略之子,因與族中一童姓侍衛有了私情,事情敗『露』後其祖父程思非要處死那名侍衛,兩人因此逃出突厥大營,欲潛回中原隱居,卻不想半路被胡蠻所擒。”

    曹淳哦了一聲,不屑之意溢於言表。

    “據那女子招認,此番來犯我北疆的乃是東突厥沙鉢略部。突厥起源於阿爾泰山南麓,歷來實行四可汗分管領土製,大可汗爲最高統帥,兼管南方事務,三小可汗分管其餘三方。通常東方可汗爲大可汗繼承人,地位最重,北方可汗次之,西方可汗最輕。然而近數十來逐漸形成東西兩汗並重,沙鉢略數年前繼承東突厥可汗之位,西突厥達頭可汗不服,悍然兵變。沙鉢略措不及防連連敗退,因此來到我趙秦北疆,原本想揮兵中原擄掠一番後在草原休生養息,卻不想被我趙秦聯軍所阻。而西突厥已將原東突厥領地收入囊中並安撫完畢,已可確認正揮師東來欲徹底誅除沙鉢略部!”

    “倘若真是如此,北疆將呈四方勢力共存之勢,我大趙、西秦、西突厥和突厥沙鉢略部。原定征戰部署必須有所改變,因此請樑大人回京後速將此事報呈皇上,由朝廷做定奪。”

    樑臨淵點點頭:“此事的確重大,本官明日一早便起程趕回京城。”

    孟德起舒了口氣,這樑臨淵和連奇在北疆都呆了一個多月了,簡直礙事之極,正好藉此趕他們回京。

    邱亦生忽道:“統領大人其實不必擔心,東西突厥既是勢不兩立,我等只需在一旁觀戰,待突厥兩敗俱傷之時我大軍不費吹灰之力便可取勝。”

    王明泰嘆道:“難啊。那什麼達頭沙鉢略既是一族可汗,定有其過人之處,我趙秦近四十萬大軍在側,無論哪部突厥都不敢妄動。”

    王明泰想了想道:“對了,統領大人,如今塞外風雲突變,可否命錚兒早些回來。”

    楚錚若如果出了什麼事,且不說楚名棠和堂姐楚夫人,就是伯父王烈也非扒了自己的皮不可。

    “本統領原本亦有此意,”孟德起看了他一眼,“可楚將軍在密函中稟報,如今當務之急是防止突厥沙鉢略部因腹背受敵而向西突厥稱臣,倘真如此,我趙秦聯軍將面對的是史無前例的五十萬敵軍。因此楚將軍已前往突厥大營附近祕會程思非程浩然父子。”

    王明泰大驚:“胡鬧,千金之子不坐垂堂,簡直將自己『性』命視爲兒戲!”

    “王將軍不必過於憂心,”華長風勸道,“楚將軍少年老成,且麾下還有五百武林義軍和五百灰鬍兒,只要不被大軍圍困,定能安然脫身。”

    孟德起也道:“王將軍,軍情緊急,楚將軍此舉可嘉。昨晚本統領已命那送信之人攜本統領印信火速回楚將軍處,授予他全權決斷,日後朝中如有何怪罪,本統領與楚將軍一併承擔。”

    王明泰起身向孟德起長施一禮:“末將替錚兒多謝統領大人。”王明泰方纔擔心有一半是爲此,無論與程家餘孽還是和胡人接觸都是朝中大忌,有孟德起這番話日後楚錚所受非議定會少許多。

    曹淳在一旁亦是連連點頭:“當斷則斷,這楚將軍的確是難得少年英才,可惜曹某與他未曾謀面,他日此子回到大營定與他痛飲三杯。”

    邱亦生悶聲道:“三杯算什麼,這小子喝酒是以壇計數的。”

    曹淳不解,問了華長風才知當日接風宴上邱亦生是吃了楚錚大虧的,好笑之餘也不禁駭然。

    “華長風華將軍。”

    “末將在。”華長風起身應道。

    “命你明日一早前往西秦,速將此事告知薛方仲元帥。”

    “遵命!”

    楚錚此行其實只帶了兩百餘名武林中人,齊伍和朱通則率其餘人等留在了赤勒部。武媚原本也想來的,沒想到此舉竟讓赤勒族人心惶惶,以爲她言而無信,天未亮幾百名老者堵在楚錚帳門外靜靜等候。楚錚見此狀索『性』將程秀和武媚娘一併留在赤勒族內,只讓童毅隻身先行前往突厥大營密見程思非程浩然父子,向他們稟報趙國楚家宗主之子求見。

    臨行之前,程秀與童毅如生死離別一般,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楚錚催促多次童毅才勉強動身。相比而言,武媚娘則大方多了,只說了一句“早就早回”便帶着程秀回去了,鬧得楚錚的心哇涼哇涼的。

    楚錚一行來到突厥大營外三十里處停下,派出數十人在附近警戒,並命餘下人等人不離馬,馬不下鞍。別人都無異議,只有馮遠問道:“將軍,末將若是想去小解,難道連馬兒也牽過去?”

    “那是自然。”?楚錚沒好氣地說道。

    馮遠叫道:“我等又不是來此與突厥廝殺,至於如此嘛。”

    “不爲廝殺是爲逃命!”楚錚瞪了他一眼,“此處距突厥大營不過數十里,如有何異動我等絕不可猶豫,唯有火速逃離方爲上策。”

    “將軍原來抱着這番心思,”馮遠愣愣地看着楚錚,“原本以爲將軍爲我大趙,已將生死拋之度外,卻不想……唉,末將真有些失望了。”

    “滾!”楚錚一鞭子抽了過去,把馮遠趕得遠遠的。

    許唯義笑得直不腰來,楚錚冷冷向他看去,許唯義立刻站直了身子,咳嗽聲道:“將軍,你說童毅把人家閨女拐跑了,現在又孤身一人回去見那程浩然,會不會一見面就被宰了?”

    “若真如此,此番就算白跑一趟了。”楚錚心裏也沒底,“不過據程秀所言,她父親沉默寡言,並非是個衝動之人,何況東突厥已經陷入困境,這等兒女私情已屬次要之事,我等主動前來,至少給予他們一個選擇的餘地,只要他聽童毅把話說完應該有所考慮。”

    楚錚一行等了近三個時辰,忽聽數裏外傳來三記響箭破空之聲。楚錚回首對展仲羣說道:“煩請展兄帶幾位兄弟走一趟,看看是否是童毅。”

    展仲羣也不開口,只是拱拱手轉身離去。

    許唯義走了過來:“將軍,末將與馮遠貼地聽了良久,未曾有異聲,方圓十里內應沒有大軍出沒。放箭之人想必是那童毅無疑。”

    楚錚點點頭,隨口問道:“小馮呢?”

    許唯義忍不住又想笑:“還在那邊趴着呢,末將拉他過來也不肯。”

    楚錚哼了聲道:“一鞭子就被抽老實了?那他就不是馮遠了。”

    落日的餘暉中,十餘騎向楚錚這邊緩緩走來。前面的是展仲羣和幾位武林中人,後邊幾人身披大氅,內着短身羊皮襖,頭戴兩側微微翻起的氈帽,爲首那人年近四旬,三縷長髯相貌俊雅,可配上這身衣物簡直不倫不類之至。

    楚錚一皺眉,策馬來到那幾人面前,一勒繮繩也不下馬,只是微微一笑,傲然不語。

    那中年人在楚錚注視下有些不自在,咳嗽一聲道:“尊駕就是楚錚楚公子?”

    楚錚見童毅鼻青臉腫站在那人身後,神態頗爲恭謹,反問道:“程浩然?”

    “大膽!”童毅身邊一人怒喝道,一口中原話倒也字正腔圓。

    “不得無禮。”中年人斥道,“在下正是程浩然,楚公子是逍遙侯先行公第幾代玄孫?”

    “在下排行慎字輩,乃先行公第九代玄孫。”

    程浩然嘆道:“想當年先祖燕山公與先行公相交莫逆,如此算來程某較楚公子還長了一輩,可否稱公子爲世侄?”

    楚錚淡淡說道:“楚程兩家如今各爲其主,在下還是稱尊駕爲程先生吧。”

    程浩然苦笑一聲:“也罷。”說完便翻身下馬。

    楚錚也不好意思再坐在馬上,單手一撐也跳下馬來。程浩然一隨從取出塊大氈布鋪在地上,衆人席地而坐。

    “楚公子此番前來所爲何事?”程浩然問道。

    “在下的來意想必程先生已經猜到了。”楚錚笑了笑,“不過程先生能親自前來,倒有些出乎在下的意料。”

    “呵呵,先行公之後又豈會行那卑鄙之事。”程浩然指指那幾名隨從,“若不是這幾人執意不從,程某原本還想只帶童毅一人而來。”

    “那倒也是。程先生孤身一人出使西秦,這份膽識實非常人所及。”楚錚盯着程浩然,“既是如此,在下敢問程先生,東突厥現腹背受敵,沙鉢略可汗究竟欲何去何從?”

    程浩然沒想到楚錚問得這麼直接,頓時一愣。

    “不過在此之前,在下還有一事請教,據聞當初先生在咸陽提出聯秦攻趙,是否真有此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