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5章 軍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5章 軍師字體大小: A+
     

    楚錚順着原先的足跡往回走去,半途中與陸鳴等人會合後一同回到營地。

    除了倪志昌所部的京城輜重兵,其餘人等都在北疆生活多年,見楚錚居然真抓到了火狐無不震驚,紛紛圍上前來觀者。小狐狸見衆人對自己指指點點,似覺得丟臉一般,將頭埋進楚錚懷裏動也不動。

    楚錚心中暗笑。他這輩子還沒養過寵物,這小狐狸又如此通靈不由滿心歡喜。摸了摸身上先前所帶的肉脯都已吃完,便準備再取一些餵給小狐狸。剛走到火雲駒旁,小狐狸鼻子嗅了嗅,突然從楚錚懷中躥到地上,對着火雲駒又叫又跳,火雲駒愣了一下,辯認了會兒歡鳴一聲,垂頭在小狐狸身上蹭來蹭去,似好友重逢一般極爲親熱。一狐一馬交頭接耳了一番,小狐狸突然順着火雲駒的脖子爬到它背上,居然熟門熟路地從鞍袋中取中幾塊肉脯大塊剁頤。

    楚鑄看得目瞪口呆,秋仲伊在一旁笑道:“楚將軍不必驚奇,火雲駒與火狐都是北疆異獸,壽此情形它們早已相識,而且交情不淺。”

    “看來確是如此了。”楚錚愁眉苦臉的說道“不過那馬兒平日吃我不少苦頭,但願它不要挑撥離間就好。”

    秋仲伊奇道:“旁人若得此良駒定是珍若性命,楚將軍難道還對它拳打腳踢不成?”

    楚錚淡淡說道:“對付此等烈馬,在下向來走一根鞭子一把匕首,若不爲我所用留它作甚?”

    秋仲伊一懍,冷冷說道:“楚將軍此言另有所指啊。”

    “在下只是談論馬兒,秋先生多心了。”楚錚抱起小狐狸,走到篝火旁坐下,“天氣陰冷,秋先生也過來取取暖吧。”

    秋仲伊哼了一聲走了過來。楚錚取下腳底木片,笑道:“今日能抓到這小狐狸,全仗此物之功。”

    小狐狸似不服氣的叫了一聲。楚錚拍拍它背部笑道:“不說了,就算你讓我的好了。”

    秋仲伊取過那兩塊木板着了眼道:“沒想到楚將軍還精通胡人之計。”

    楚錚微微一驚:“怎麼,胡蠻在冰天雪地中也用此物代步麼?”

    “也不盡然,“秋仲伊想了想道,“據秋某所知,塞北有些胡蠻部落打獵時喜歡腳踏木板在雪地追逐獵物,但此法大有缺陷,除非如將軍這般武功高強之人,尋常人等須藉助木杖之力方可滑行,可如此一來如何還能騰出手放箭?”

    秋仲伊着了楚錚一眼:“將軍若想將此法用於行軍更不可取。普通軍士所負的盔甲盾牌兵器就已不下四五十斤,行軍途中僅憑一己之力能滑行至十里已走手臂痠軟至極限,還怎能上陣殺敵,只有任人宰割。”

    楚錚笑道:“先生真是慧眼明識,在下尚未說出口,先生便已洞察其意,真是知我者先生也。”

    秋仲伊忙道:“不敢。將軍只是初到北疆,孟統領帳下知此理者不知凡幾,故歷年胡漢之戰,皆爲冬季對峙春季出兵。非不願而是不能也。將軍若有建功立業之心,切記不可急於求成。”

    楚錚點了點頭:“多謝先生指點。可惜啊,以先生之才。天下何處去不得,爲何偏要留在灰鬍兒……”

    秋仲伊打斷道:“人各有志。楚將軍此事不必再提。”

    “秋先生當真一心留在這苦寒之地?只怕未必吧。”楚錚笑了笑,忽輕聲道,“既有雙親養育之恩尚且未報,況且那應家小姐至今未嫁。棲身道觀以修行之名躲避他人糾纏,秋先生若至死不歸,她該如何是好?”

    秋仲伊神色大變,只聽楚錚繼續說道:“還有,夏去秋來,夏家在青州也是頗有聲望,何時遷徒至定州去了?”

    良久,秋仲伊才澀然問道:“你是如何知道這些的?”他原本姓夏,青州夏家與應家乃是世交,當年他見一富家子弟當街調戲應家姑娘便上前阻攔,兩人都年少氣盛,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不料竟錯手將那富家子弟打死。夏家雖說家境殷實,但那死去那人也非尋常人家子弟,秋仲伊自知殺人難免償命,只好連夜逃出城去,爲了躲避官府通緝,最終流落到了北疆。如今聽楚錚連應姑娘之名也提到了,秋仲伊知他並非虛言唬人,頓時方寸大亂,趙國刑律甚嚴,似他這種身處馬賊之中又與北疆大軍相抗,只怕判個滿門抄斬也毫不爲過。

    “這些秋先生就不必問了吧。”楚錚笑着說道。他對秋仲伊的瞭解之深遠超乎其想像。楚家在北疆的勢力雖相對薄弱,但王家卻是非同小可,王老侯爺在北疆大營任統領多年,勢力已是根深蒂固。楚錚還沒離開京城,楚氏早已下令王家所有在北疆的人手全力協助自己兒子。短短數天內,楚錚對這裏的情況已有了大致的瞭解,尤其是灰鬍兒,楚錚發現灰鬍兒遠非自己所想地那麼簡單,這股馬賊能在北疆生存至今,並不是只仗着華長風的相助,眼前這秋仲伊在灰鬍兒中起着舉足輕重的作用,可以說呂問天沒有這智囊絕對支撐不到今天。北疆大營副統領樊兆彥對灰鬍兒恨之入骨,曾多次調兵圍剿,灰鬍兒都處於極爲尷尬的境地,打又打不得,若是真打,死傷的趙軍多了,華長風也擔不起此事,定會引來北疆大營十幾萬大軍的報復。楚錚仔細看了灰鬍兒內眼線所送來的密報,那幾次戰事都是由秋仲伊指揮,用兵之奇簡直匪夷所思,危難關頭總能帶着灰鬍兒及其家眷從數萬大軍的包圍中全身而退。在楚錚看來,這秋仲伊簡直就是一個游擊戰的大師,這等人物留在灰鬍兒中太可惜了。

    楚錚將一塊烤得濃香四溢的肉脯遞到小狐狸嘴邊,小狐狸舔了舔,一口全咬進嘴裏,差點還咬到楚錚手指。楚錚笑罵道:“小東西還真能吃啊。”

    秋仲伊忽然冷聲說道:“齊伍,韓尚,金六兒,他們三人中何人是奸細?”

    楚錚目露欣賞之色:“何以見得?”

    “這有何難。此事已過去近十年,青州官府若早知秋某爲馬賊。秋某家人恐怕早已啷鐺入獄。而到了北疆後秋某一直極力隱瞞自己身世,除了幾位首領,根本無人知曉秋某身世,呂首領夫婦斷然不會將此事說出去,另幾個決不是多嘴之人,除非他們中有人早巳心存異志。”

    “秋先生果然高明。”楚錚輕撫着小狐狸背部絨毛,“只是先生覺得在下會坦承相告麼?”

    秋仲伊一窒,楚錚的確沒有理由告訴自己。

    楚錚臉上笑睬睬,繼續撫模着小狐狸。突然自己感覺一陣惡寒,記得前世影視劇中那些大反派也喜歡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裏抱着個寵物陰陽怪氣的說話。如果是古裝劇的話這些反派大都還是宮中的太監首領。

    楚錚暗想:此時在秋仲伊眼中,自己恐怕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反派吧。

    秋仲伊當然不知道楚錚心裏轉着什麼念頭,沉吟片刻又道:“楚將軍,在下有一事不解。既然這幾人有一人是奸細,那要剿滅灰鬍兒可說易如反掌,爲何……”

    楚錚定了定神,道:“秋先生此言差矣,此人若是聽命於北疆大營地話,定不瞞不過華長風華將軍,自然也瞞不過樊副統領。灰鬍兒恐怕早在多年前便已被剿滅了。”

    秋仲伊輕嘆一聲:“不管聽命於何人,灰鬍兒命運始終是掌控於他人之手。”

    楚錚盯着秋仲伊說道:“秋先生,灰鬍兒終非久留之地。既不容於漢胡兩地,兵馬又不過數千。若不是幾方各懷心思,秋先生縱是諸葛復生,恐怕也是回天乏術。”

    秋仲伊看了楚錚一眼,說道:“那將軍要秋某如何?”

    楚錚笑了笑道:“先生乃是聰明人。在下的心思又怎會猜不出來?”

    秋仲伊冷冷說道:“將軍的鞭子已舉起,那匕首大概也準備妥當了吧。”

    楚錚卻答非所問:“在下也知先生爲難之處,此事不必急於決斷,今日早些歇息吧。”說完。楚錚抱着小狐狸離去了。

    這一晚秋仲伊幾乎徹夜未眠。第二天楚錚也沒有提及昨晚之事,早早地起程了。

    一路無事,第三天晌午時分終於回到了北疆大營。楚錚簡單地洗漱一番,怎麼安置小狐狸倒是件頭疼事,楚錚不願將這異獸關入牢籠之下,想來想去只好先將火雲駒牽入帳中陪着它,自己來到統領大帳覆命。

    依禮見過了孟德起和華長風,楚錚站起身來,忽覺帳內氣氛怪怪的,只見這二人盯着自己看着,似自己臉上有花兒一般。

    楚錚心中奇怪,只好咳嗽一聲道:“統領大人,末將有一事稟報。”

    孟德起點點頭:“楚將軍請講。”

    楚錚將所見灰鬍兒窘迫情形說了一遍,又找了一大通理由來說明將原先扣下地一半糧草即刻運給灰鬍兒的必要性與合理牲。孟德起嗯嗯啊啊地聽着,楚錚一說完他便道:“此事就由楚將軍定奪吧,若再有所需可找華將軍稟報。”

    楚錚一愣,這些糧草怎麼說也不是個小數目,方纔這番話他一路上還是費了些心思的,還備了好多沒說呢,沒想到孟德起竟答應地這般爽快。

    只聽孟德起又說道:“不過送糧之事暫且押後,明日楚將軍隨本統領一同起程趕赴趙秦邊境。”

    楚錚有些不解的看向華長風。華長風緩緩說道:“今日一早西秦兵馬大帥薛方仲來函,邀統領大人七日後商討開春時與突厥戰事。”

    這倒也是,此次秦趙相隔十餘前後再度聯手,雙方主將是該好好坐下來商議一番了,不過這關我何事了……

    楚錚突然一顫,不會吧,這薛方仲真來這一手啊?

    果然,只聽華長風說道:“但有一事甚爲奇怪,薛方仲指明請楚將軍同去,還專爲楚將軍下了張請帖。”

    日,這老傢伙真毒啊。楚錚心裏大罵,臉上卻是一副茫然:“薛方仲想見我?真是奇了,末將與他素不相識啊。”

    孟德起和華長風對此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若說楚錚與薛方仲有何勾結他二人也是決不相信地,如果真有勾結地話薛方仲反而不會以帖相邀了。何況這少年纔多大年紀,他二人也僅是十餘年前與胡蠻決戰時見過薛方仲一面,但那時楚錚恐怕纔剛出世吧。

    孟德起說道:“薛方仲乃西秦首輔重臣,又是一代名將,王老統領和兵部郭大人亦對之極爲敬佩,此舉他定有其用意。楚將軍也不必多心,回帳淮備一下明日隨本統領一同起程。”

    楚錚應了聲是。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反正自己來北疆也準備要見這老傢伙一面的,只是沒想到他竟先發制人了。本來拜見岳丈大人應該備份厚禮的,但他既是逼着自己跟孟德起一同去,這份禮就免了吧。

    楚錚走後,孟德起道:“長風,本統領此次前去見薛方仲,大營諸事暫且交於你來打理……”

    華長風嘴裏應着,心中卻想到了別處。他總覺得方纔楚錚有些奇怪,自己尚未說出薛方仲下帖請他之事,這少年便已經神色有異,似猜到了一般,難道其中真有何隱情?華長風回想起楚錚到了北疆後地言行,簡直就如一紈絝子弟一般,與傳說中大相庭徑,但別人或許會因楚家權勢而對之吹棒,可兵部尚書郭大人向來剛正不阿,居然也放心將五千黑騎軍交給了這少年,而今就連薛方仲也下帖相邀,由此看來這楚錚決不是個簡單人物。

    華長風突然渾身直冒冷汗:那他前段時日爲何故意裝成那般模樣?自己還傻乎乎地將寫給呂問天的信讓他轉交,這不自尋死路嗎?

    楚錚晃悠晃悠地走到自己營帳門口,陸鳴苦着一張臉迎上前來,小聲說道:“公子,小人姐姐也來北疆了。”

    楚錚正爲怎麼應付薛方仲之事煩惱,聞言皺眉道:“你姐姐來這裏幹嘛,北疆大營豈容女子隨意進出?”

    見陸鳴哭笑不得的望着自己,楚錚突然醒悟過來:

    “什麼?你姐姐?陸媚?”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