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4章 火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4章 火狐字體大小: A+
     

    楚錚並不知道薛方仲已經下帖子要見他這乾女婿了,此時他正有着小曲是在回北疆的路上。

    不出所料,呂問天看了陸鳴所臨摹的華長風那封信後,無奈接受了楚錚送去的輜重並答應了北疆大營提出的條件,數日後便派遣齊伍領五百兒郎出發了。呂問天這也是迫不得巳,往年冬季還有一些來往的商隊可供掠奪,今年戰事一起,商隊已經絕跡,趙秦兩國的軍中輜重也都派了重兵把守,灰鬍兒幾乎到了無以爲繼的地步。楚錚隨後在那裏轉了一圈,只見多數灰鬍兒的帳篷破爛不堪,一家好幾口人只能擠在一個被窩內依靠體溫取暖,這哪象一個馬賊窩,簡直是如個難民營一般。楚錚算了下,這不到萬人的灰鬍兒若是連家小一起算進去竟然有四五萬之多,自己帶來的九千人的軍糧至多能支撐一月時間,當下便向呂問天許諾自己回營後便再送兩月的糧食過來。呂問天見楚錚如此豪爽,不由心生感激,畢竟他揹負着這幾萬人的生存大事,壓力之重非常人所能忍受,因此當楚錚要求他派一人隨他同去北疆大營時看着還有何所需時,呂問天稍稍猶豫了下,灰鬍兒中只有軍師秋仲伊是漢人,爲了不引人注目便讓他隨楚錚一同去了。

    楚錚與秋仲伊策馬並肩走在車隊前面。聽着楚錚哼的那調子極爲怪異的小曲,秋仲伊實在有些不堪忍受了,只好出言打斷道:“將軍所吟的是什麼曲子,秋某怎麼從未聽過。”

    楚錚哈哈一笑:“此曲名爲滿江紅,咳……京城前些時日比較流行。”

    “滿江紅?”秋仲伊迷惑不解,“這是何意?”

    楚錚將那首詞背了一遍,秋仲伊只聽得血脈賁張:“此曲真可謂道盡中原人的心聲。楚將軍,此曲不知何人所寫,秋某有生之年若有機會定要拜見。”

    楚錚臉一熱,這詞原本是岳飛寫的,可在這世上成了他和蘇巧彤合著的了。不過歷史既已改變。前世兩晉和南北朝那些名人如王羲之、陶淵明、祖荻等人都已不復存在,岳飛恐怕也不會再現世間了,如此想想楚錚不由心安了些。

    “這個……本將軍離京較爲匆忙,何人所寫亦是不知,秋先生若是去了京城一問便知。”

    秋仲伊露出失望之色:“原來是京城中人所寫,秋某此生恐怕沒有機會去上京城了。”

    “這有何難,能與秋先生相識實是平生幸事。”楚錚說道,“日後只要我楚錚在京城,秋先生若是來了在下定會盛情款待。”

    秋仲伊搖了搖頭:“秋某身爲灰鬍兒軍師,恐怕早已在刑部備案。豈敢再連累楚將軍。”

    楚錚笑道:“秋先生儘可放心,只要住到了在下府中,就算刑部尚書方令白也不敢上門來拿人。”

    秋仲伊心中一動,問道:“楚將軍,請問當朝太尉楚大人是將軍何人?”

    楚錚微微拱手:“正是家父。”

    原來如此。秋仲伊恍然,難怪這少年小小年紀就已身居高位。

    楚錚看了他一眼,忽問道:“在下聽聞灰鬍兒都是胡漢混血,秋先生既是漢人爲何混跡其中?”

    秋仲伊悵然道:“秋某原本是定州人氏,自幼隨着隔壁的私塾先生讀了不少書,但因家境貧寒始終無出頭之日。後因與一潑皮無賴起了糾紛。一怒之下錯手殺了他,只好流落到北疆。這一晃已經十餘年過去了。”

    “那秋先生家中父母可尚在?”

    秋仲伊點點頭:“秋某這不孝子雖令二老吃了很多苦,但天幸在幾位兄弟的照料下二老身體還算康健。”

    楚錚摸了摸下巴:“秋先生可曾想過重回故里。在下倒可以幫些小忙。”

    秋仲伊目露警戒之色,淡淡說道:“秋某此生決意老死北疆。不必煩勞楚將軍掛懷。”

    楚錚嘿嘿笑了幾聲,不再往下說了。

    一行人又走了半日,天色漸漸暗淡下來,黃昏的夕陽灑在雪地上。皚皚的白雪泛出一絲淡紅的光芒,遠處地山巒襯托着一輪紅日,顯得分外巍峨。

    看着此景,楚錚不禁有些迷醉了。輕聲嘆道:“江山似畫,如此多嬌,引自古無數英雄竟折腰。”

    身旁的秋仲伊訝然地看了他一眼,暗想這少年將軍志氣不小啊。微一思索,秋仲伊不由打了個寒顫,以他的聰明才智,自然聽出這幾句話中隱藏的深意。

    這倒有些冤枉楚錚了,他只是順口引用並加以改編而已。這世間已經有了一個蘇巧彤,涉及“前人”的詩詞,楚錚已經習慣性的加以攥改了。

    楚錚察覺到秋仲伊神色有異,不過也沒放在心上。他這一生轉世在楚家,又攤上楚名棠這樣的父親,楚錚平日裏雖外表謙和,但內心極其狂傲,不然也不會沒稟明父親就先動手毒死趙慶了。

    “秋先生,你看,”楚錚揮鞭指指前方,豪情大發,“天地是如此此的廣闊,男兒正可大展胸中抱負。我楚錚既是來到了北疆,不管是突厥還是胡蠻,都要讓其在本將軍的馬蹄下顫抖。”

    一個洪亮的嗓音接口道:“楚將軍真乃豪氣蓋世,末將衛泰願追隨將軍左右,不破突厥誓不還。”

    楚錚聽了心中舒坦,暗想自己真是挑對了人。洪文錦此次並未前來,楚錚讓他留在大營操練那三千禁衛軍,原先以他地意思是讓楚錚帶武藝高強的李元宗同行,但楚錚堅決不同意,且不說李元宗的武功在自己眼裏還算不了什麼,就這人的性子也不能帶上他,到時犟勁一上來非要跟呂問天較技就麻煩了。相比而言衛泰領兵有方,又善於揣摩上司心思,這樣的人到什麼地方都吃得開。

    秋仲伊不怎麼相信這少年會有何作爲,方纔這話換成孟德起來說還差不多,不過礙於情面,秋仲伊仍拱手道:“秋某也祝將軍……咦?”

    楚錚奇道:“秋先生怎麼了?”

    秋仲伊指指前面:“沒想到我等今日竟見到了火狐。”

    衛泰張大了嘴巴:“真的是火狐啊。我在北疆快二十年了,還是首次見到。”

    只見十餘丈開外,一隻遍體通紅的小狐狸在雪地中撥弄着,似在尋找着食物。秋仲伊指向它時,小狐狸似有所覺地擡頭看了幾人一眼,皺了皺鼻子,隨即又低下頭去。

    楚錚不禁笑道:“這畜牲真是膽大,見了我等也不逃。”

    秋仲伊卻道:“將軍有所不知,這火狐極爲機警,奔跑疾似閃電。據說從未被人捕獵到過,北疆人都將之視爲靈獸,認爲其是山中神靈所哺育。”

    楚錚看這小狐狸實是可愛,便從鞍側革袋中取出一塊風乾的肉脯扔在它附近。小狐狸上前嗅了兩下,頓時一聲歡鳴,三下兩下就將那塊肉脯吃得乾乾淨淨,擡起一張狐臉衝着楚錚露出孩童般的笑意。

    楚錚越者越喜歡,暗想此次與突厥之戰也不知何時才能結束,若能抓到這小東西託人帶回京城,輕如和巧彤見了一定十分歡喜。於是翻身下馬。又取了幾抉肉脯小心翼翼地向這小東西走去。

    楚錚手中晃動着的肉脯,臉上露出了狼外婆般地笑意:“小狐狸,跟我回去吧。保證你天天吃好地喝好的。”

    小狐狸似覺察到眼前這人不懷好意,不由向後退了一步。頸部絨毛微微乍起,天生地直覺告訴它,這滿臉笑嘻嘻人並不好惹。

    楚錚怕它逃是隻好停住腳步,手中肉脯晃得愈加大力了。

    小狐狸看着那幾塊肉脯。突然歡嗚幾聲,搖着尾巴衝着楚錚連連點頭。楚錚大喜,順手又扔了一塊肉脯過去,小狐狸騰空而起將肉脯叼住。戀戀不捨朝楚錚手中又看了一眼,轉身撒腿就跑。

    楚錚一愣,隨即勃然大怒拔腳便追。這輩子只有他算計人,還沒人讓他吃過虧,沒想到個日竟被一畜生給耍了。

    “將軍!““公子!”衛泰和陸鳴阻止不及,忙出聲喚道。

    只聽楚錚在遠方答道:“今晚就在此地附近紮營,我去去便回。”

    陸鳴一頓足,對衛泰說道:“衛將軍,此地由你安排,我等四人去護衛公子。”

    衛泰忙道:“陸兄弟快去吧,公子安危要緊,這邊就交給衛某了。”

    一人一狐風馳電掣般跑了小半個時辰。小狐狸如果懂得後悔的話,它肯定在後悔自己爲什麼要跑到空曠之地來覓食,這時根本就無處藏身。身後那人也不知吃什麼長大地,自己全速奔跑之下,居然還是被漸漸趕了上來,小狐狸已經隱隱聽到了那人的磨牙聲,不就拿了你塊肉嗎,至於這麼窮追不捨嘛。

    小狐狸忿忿地將嘴裏肉脯吐到一邊。不要了,還給你還不成嗎?而且含着東西奔跑也確實不好受。

    楚錚根本沒注意到那塊肉脯,他眼裏只有小狐狸那火紅的身影。好久沒有這麼盡情狂奔了,記得上次這麼個跑法還是在平原城時得罪了師父被他追打的時候,當時地自己的功力與現在自然不可同時而語。楚錚只感體內真氣流轉暢快之極,毫無阻塞之感,在這一尺多厚地雪地上也只是留下一串淡淡的足印。

    忽見這眼前這狐狸速度又快了一分,楚錚長吸了口氣,將功力提至十成,將距離又拉近了少許。

    小狐狸感覺到身後這人仍然糾纏不休,平生難得地驚慌起來,突然一個變嚮往左側跑去。楚錚收不住腳仍直往前衝去,情急之下忙劈出一掌,頓時漫天雪花飛濺,數尺厚的雪地上出現一個大坑,坑底的泥土也清晰可見。

    楚錚藉着這一掌力騰身而起,在空中一個盤旋向小狐狸撲去。展仲羣若是在此的定會目瞪口呆,楚錚所使的正是太平展家威震武林的絕枝“飛天七擊”,而且身法之飄逸靈動,就是展風樓復生恐怕也自嘆不如。

    小狐狸卻已是驚駭之極,只是憑着本能在躲閃着。它實在搞不明白,剛剛明明是個人在地上追,現在怎麼又象一隻大鳥在空中飛翔,難道這是個鳥人?

    但楚錚很快就飛不起來了,展家“飛天七擊”脫胎於葉門的“如影隨形”,而且只得了些皮毛,就算是“如影隨形”說白了也是種極其高明的借力打力地功夫,“飛天七擊”必須藉助對手之力纔可在空中盤旋,象楚錚只靠自身蠻力自然支撐不了多久,何況方纔一路狂奔也消耗了他不少氣力,飛了幾圈後楚錚只感頭暈眼花後力不繼,勉強又拍出一掌,卻是綿軟無力,頓時直挺挺的摔了下來。

    小狐狸見狀心情一鬆,趴在雪地上氣喘吁吁,這輩子還沒這麼累過,真希望那人就此摔死算了。可惜天不遂願,那人搖了搖腦袋又坐了起來,小狐狸哀嘆一聲,勉強站起準備再逃。

    楚錚拍拍頭上積雪,見小狐狸戒備地看着自己,不由罵道:“你這小畜生真能跑啊,今天不抓住你我不姓楚。”

    小狐狸似聽得懂他話一般,對着楚錚怒目而視。楚錚着實心有不甘,但提了提氣發現自身功力只餘下兩三成,再想在這一尺多深的雪地上施展輕功恐怕力所不及了,突然靈機一動,走到旁邊一棵枯樹旁,抽出腰刀砍下一段枝杆,削成一尺長短地兩塊後寬前窄的木片,又從衣袍下襬撕下兩根布條將木片綁在腳底。楚錚試着繞枯樹滑了兩圈,感覺如行雲流水一般,而且迴轉自如。小狐狸在一旁看着,頓感大事不妙,忙奮起餘力扭頭就跑。

    楚錚獰笑道:“看你還往哪逃。”右足一蹬跟在小狐狸身後,只用了五成力距離便已越拉越近。小狐狸無奈之下只好一個急停向旁邊跑去,楚錚縱身而起,落地時卻已到了小狐狸前面,攔住了它地去路。

    如此反覆幾次後,小狐狸已知今日難逃大難,踉蹌着停下往地上一躺:不跑了,死就死吧。

    楚錚反而嚇了一跳,上前看了看,只見它閉眼睛直喘粗氣,這才放下心來,不由暗笑,這小東西倒也識時務。

    楚錚方纔也是賭一口氣,但真把這小東西抓到手又有些爲難了,他知道似這等有靈性動物是很難馴養的,除非它是心甘情願跟在自己身邊,否則它若不吃不喝也活不了多久。楚錚試着伸手撫摸着小狐狸背後絨毛,見它並未反抗,便掏出塊肉脯放在它嘴邊。小狐狸聞到氣味,微徽睜開眼睛,猶豫了下輕輕咬了一口。

    楚錚滿意地說道:“這才乖嘛。以後只要你不逃,我絕不會爲難你的。”說完,小心地將它抱了起來往回走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