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8章 軍中侍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8章 軍中侍女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大營左將軍王明泰和右將軍邱亦生站在大營門前。統領孟德對如何迎接這支大軍頗費了些心神,照理來說楚錚不過是個參將,與偏將平級,倒應是他到了大營後到統領大帳來報到,但這三千禁衛軍非同小可,不少是朝中手握實權的官員子弟,怠慢固然不妥,過於厚待又有損自己身份。孟德起想了想還是將王明泰召了回來,他是楚錚的堂舅,讓他代表北疆大營前去迎接則兩全其美。後又聞項千帆率義軍也隨之前來,北疆大營歷來對這些武林羣豪頗爲禮遇,孟德起便索性讓邱亦生一同出營相迎。

    王明泰和邱亦生雖策馬並肩而立。邱亦生突然問道:“王將軍,聽說那楚錚是你外甥,你對他熟悉嗎?”

    王明泰看了邱亦生一眼,有些意外。他們二人一人出身趙國三大世家之一,一人則是平民子弟,全憑戰功纔有今日之地位,年輕氣盛時彼此都看對方不順眼,如今雖都已是手握重兵的大將軍,但平日除非公事,否則就算偶遇都低頭視若不見,今日怎麼突然跟自己搭訕起來了。

    “王某多年來一直在北疆大營,這個外甥還是三年前回京探親見了一面,況且他當時年紀尚小,何來熟悉一說。”

    邱亦生哈哈一笑,低聲說道:“王將軍,憑心而論你領兵有方,戰功赫赫,這左將軍之位也不是平白無故得來的,邱某並無不服之意,但邱某就不想與你交朋友,王將軍可知爲何?”

    王明泰看了他一眼,淡淡說道:“願聞其詳。”

    “你們這些世家子弟都是城府極深,從不願以誠待人,與你們說話不知哪句真哪句假。你說與那楚錚並不相熟,那幾年前京城太尉府數千名家將來到北疆,楚王兩家關係甚密,這些人更是太尉大人舊部,可你不僅不加以照顧,反利用手中職權將其全貶爲苦力。當時邱某怎麼也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後來才知這些家將所效忠的是楚府的大公子,而將他們發配到北疆的便是待會要來的楚錚楚五公子,照理來說他們二人都是你外甥,可你卻將大外甥的屬下整得生不如死,卻又說與小外甥只有一面之緣,豈不可笑?”

    王明泰沉默片刻,忽冷笑道:“邱將軍真是個有心人啊。”

    邱亦生搖頭道:“邱某隻是大老粗一個,不過怎麼說邱某也是大營右將軍,苦力營那些家將只要沒死,總有風言風語會傳到邱某耳中的。再說了,幾乎每月京城楚府都會派人給你送來大批東西,太尉大人自然不會這般向你示好,而楚家三子只有那楚錚留在京城,除了他還有誰。”

    邱亦生舔舔嘴脣:“不過京城的東西就是好。老華是個鬼靈精常到你處分一杯羹,邱某臉皮薄,只有偶爾打劫老華,討兩杯貢酒喝喝。”

    王明泰失笑道:“邱將軍若對此事不滿,回頭王某即刻派人給王將軍送上十壇。”

    邱亦生看着王明泰道:“事先聲明,邱某向來只吃白食,若還要付帳的邱某可吃不起。”

    王明泰也明白邱亦生言中之意,輕嘆道,“邱將軍也太小看我王明泰了。你乃我北疆大營第一猛將,是條漢子,我二人雖無深交,但王某對將軍還是相當佩服的。這世家內部爭鬥之事邱將軍還是能避則避,不象王某原本是世家子弟,怎麼也躲不開的。”

    邱亦生微感驚奇:“邱某記得王將軍一向志在王家宗主之位,聽你方纔所言,似已有心灰意懶之意?”

    王明泰苦笑道:“王某堂兄已任南線大營統領多年,又有太尉大人全力相助,王家宗主已是非他莫屬,王某再爭亦是枉然。唉,伯父他膝下無子,我們這幫堂兄弟年輕時就開始明爭暗鬥,當年王某執意不去西線和南線,就是想到北疆以戰功爭奪王家宗主之位,那些年王某將腦袋別在腰間與胡蠻浴血奮戰,邱將軍想必也看在眼裏。只是沒想到楚……太尉大人也去了南線任職,堂兄王明遠得他之助,不過三十餘歲便已升任至南線大營副統領,數年後更是接替統領之職,真是人算不及天算啊。”

    邱亦生小心翼翼地問道:“既是如此,王將軍爲何還助那楚錚?”

    王明泰不答,邱亦生亦覺得此言犯忌,自嘲道:“邱某就是這張臭嘴,王將軍請莫見怪。”

    王明泰道:“邱將軍多心了,只是世家子弟爲人行事絕不可由自己喜惡而定,況且太尉大人對王某並不熟悉,兩者相較自然傾向堂兄,王某隻能說是天意弄人,怪不到他人身上。有時王某真有些羨慕邱將軍你們行事由心,無拘無束,不象我等世家子弟顧慮重重。”

    邱亦生笑道:“既然王將軍不再將那宗主之位放在心上,何必再整日愁眉不展,應及時行樂纔是。後日一早邱某就要回自己營地了,臨行前擺了場酒,王將軍若有空閒敬請賞光。”

    王明泰脣邊露出分笑意:“那需要王某帶多少壇貢酒前來?”

    邱亦生放聲大笑:“多多益善。”

    一個傳令兵前來報道:“啓稟二位將軍,南線大營援軍距此不過五里。”

    “咱們往前走吧。王將軍,你那外甥可不得了啊,”邱亦生口中嘖嘖說道,“才十七歲便已是大營參將,麾下五千黑騎軍居然也對他心服,我大趙自立朝以來還從未有過這等人物,邱某倒真想見識一下。”

    王明泰一笑,暗想這倒是句實話,別的不說,自己還從未見過伯父王烈象這般看重一人。

    兩軍交接,繁文縟節過後,邱亦生忙着招呼項千帆等武林羣豪,王明泰則帶着楚錚所部來到了事先定下的駐紮地,楚錚正帶着大軍安營紮寨,王明泰說道:“此事讓洪文錦和你那副將鄧世方去吧。錚兒,你的帳篷孟統領和舅舅早已爲你準備妥當,去看看吧。”

    楚錚不便推辭,只好交待了洪文錦和鄧世方一番,隨王明泰來到了自己的帳篷前。與其說這是一個帳篷,倒不如說是個大院,佔地近數十丈方圓,外圍用木柵作牆,楚錚入內一看,只見裏面隔了五六間,居室餐處議事地一應俱全。

    楚錚請王明泰上坐,道:“此次沒想到會煩勞舅舅來接,孩兒愧不敢當。”

    王明泰笑道:“親戚之間還說這些客套話作甚。何況舅舅若是照顧不周了,你娘定不會輕饒於我。”

    楚錚也笑道:“孩兒來北疆是爲歷練,並非享福。娘她只是嘴上說得狠了些,舅舅不必放在心上。”

    王明泰道:“錚兒,你初到大營便已位居參將之職,恐怕不少人心有不服。北疆兒郎性情直爽,做事不會遮遮掩掩,這段時日你可要好生應對。”

    楚錚俯首道:“多謝舅舅教誨,孩兒記下了。”

    “不過北疆大營向來以強者爲尊,錚兒你不必手下留情,教訓得越重,他們便越敬重你。尤其方纔那右將軍邱亦生,此人號稱北疆第一猛將,平日好勇鬥狠,已有試探你之意,他真若找上你,定要揍得他心服口服。”

    楚錚笑道:“難怪方纔這位邱將軍不時斜睨孩兒,孩兒還以爲舉止有何不當呢。他既是北疆大營第一猛將,不知和洛水大哥相比如何”

    王明泰道:“真論手底下功夫,邱亦生未必就勝過楚洛水。但此人在沙場上膽大心細,悍不畏死,善於打惡戰硬,着實了得。”

    楚錚點了點頭:“那是應向他好好討教一番。”

    王明泰站起身來,道:“錚兒,去居室吧,舅舅找個兩人服侍你,看看是否滿意。”

    楚錚莫名其妙:“舅舅,孩兒身邊已有親兵,不必另找人服侍了。”

    王明泰一笑:“看了就知道了。”

    進了內室,楚錚登時愣住了,只見兩個年輕女子迎上前來,盈盈拜倒:“奴婢採雲、映雪參見王將軍。”

    王明泰笑道:“這兩位女子如何?這可舅舅精挑細選而來的。”

    楚錚目瞪口呆,突然想起一事來。兩年前禮部尚書韋驊曾上奏一本,彈賅北疆大營軍妓氾濫,將士*成風,朝議時提及此事,兵部尚書郭懷指着韋驊破口大罵,說他狗拿耗子多管閒事,差點把韋驊氣得當場暈倒,方令信原本有意細查此事,但趙王和楚名棠難得一致,都輕描淡寫說此事與事實不符,無需再議,便不了了之了。

    如今看來,韋驊當日所奏並非空穴來風,這兩個女子恐怕就是傳說中的軍妓了。

    王明泰見楚錚見楚錚並不回答,以爲他並無異議,便指指楚錚對那兩女子說道:“這位是楚將軍,你們二人以後在此服侍。”

    北疆大營的將領大都粗魯蠻橫,採雲和映雪聽聞要換新主人原本心中忐忑,如今見是個俊俏的少年,看起來還挺面善,不由心中歡喜,俯首道:“奴婢參見公子。”

    楚錚清醒過來,急道:“舅舅,這二人孩兒不能要。”

    王明泰奇道:“這是爲何?大營偏將以*領都有婢女服侍,錚兒不必擔心。”

    楚錚答道:“孩兒雖不知北疆大營是如何規矩,但軍妓爲歷代朝廷律法所不容,孩兒確不敢受。”

    王明泰沉默半晌,點頭道:“原來如此。”

    楚錚乘機進言道:“舅舅,據孩兒所知,禮部尚書韋大人曾爲此事向北疆大營發難,只是朝廷不願深究而已。這畢竟有辱我大趙軍威,舅舅何不置身事外,爲何還要參與其中?”

    王明泰冷哼一聲道:“舅舅也知此事。那韋驊整日滿口仁義道德,其實狗屁不如。這些匹夫在京城裏整日享樂,又有何資格對此說三道四?”

    王明泰頓了頓,道:“錚兒,你可知此事既然報到了朝廷,皇上和你父親爲何不聞不問?”

    楚錚一呆,搖頭道:“孩兒不知。”

    王明泰放緩了語氣:“錚兒,若要麾下軍士甘心爲你效命,須設身處地爲他們着想。你先前只帶過禁衛軍,不知邊疆大營的苦處。你父親曾爲南線大營統領,但北疆與南線根本無法相提並論,南線大營雖亦地處兩國交界,但卻是我大趙最富裕之地,城鎮林立,軍士們閒暇自有可去之處,甚至娶妻生子亦不是難事。你父親可管這些嗎?”

    楚錚搖了搖頭:“未曾。”

    王明泰一手指向帳外:“而北疆乃蠻荒之地,最近的城鎮距此亦有兩百里開外,且人口尚不過數千,可此處卻有十幾萬大軍蝸居於此。須知精銳之師非數年便可造就,這些軍士都已在北疆生活了近十年乃至數十年,前幾年戰事不斷,軍士們傷亡慘重,爲了大趙他們已拋生死與度外,難道還要他們滅絕七情六慾乃至斷子絕孫嗎?何況若是沒有這些所謂的軍妓,軍士們只有另想他法,軍中只會滋生更多事端,只靠軍法鎮壓,又能壓制多久?歷代北疆統領都明白這道理,故我大營一直劃有兩個編外營地,裏面住的便是這些女子。”

    楚錚無力的說道:“舅舅,話雖有理,可這些女子又何其不幸?”

    王明泰道:“這些女子大都是各地發配至北疆的囚犯家眷,原本就是待罪之身,若我北疆大營對其不聞不問,落到了胡蠻手中,更是生不如死。餘下一些乃是從胡蠻部落掠奪而來,呵呵,服侍我軍將士就算替他們先祖還債吧。”

    楚錚默然,此時他才知道自己把戰爭想得太簡單了。難怪有人說戰爭是集人世間最醜惡之事於一身,僅這外圍之事便已是不堪入目。回想當初剿滅太平展家,自己還曾想放那些婦孺一條生路來北疆充軍,如今看來,死對她們來說或許還是一種解脫。

    王明泰的話語仍在繼續:“不過我北疆大營還算仁義,這些女子年滿三五或在營中服侍十年後,若仍想回原籍的便由大營出具文書將之送回,不想回去的就將她們安置在附近城鎮定居。留下來的這些女子大都還與我大營軍士成親生子,老來也可有個依靠了。”

    王明泰又指指仍跪在地上的採雲和映雪,道:“她二人乃一對錶姐妹,也算出自書香門弟,採雲之父還曾爲一方知府,與我還有過一面之緣,便將她們收入帳中。錚兒既是來了北疆便轉贈於你,不必再推辭了,在官場上須知爲人行事不可過於特立獨行,何況你是初到北疆,軍中有女子又是北疆衆所周知的祕密,你若堅拒不受,難免會招來他人之忌。”

    楚錚仍有些猶豫,王明遠道:“你若是憐惜她二人,日後便把她二人帶回京城,在楚府做個丫環也勝過在北疆千倍。”

    楚錚不由苦笑,還帶回京城?這舅舅真會給自己添亂。

    “就這麼定了。時候也不早了,孟統領還準備了酒宴爲你們和武林義軍接風,採雲、映雪,你二人服侍楚將軍更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