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5章 冤家路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5章 冤家路窄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來者共有十二人。

    楚錚雙眼微合仔細聆聽着。洪文錦的腳步聲最容易分辨,沉重而有力,一聽便知所練是外家功夫。而其餘十一人步伐輕盈,都是一流好手,特別是洪文錦身旁那兩人,腳步聲幾乎細不可聞,連楚錚也一時聽不出武功深淺,恐怕已是步入宗師境界的高手了。

    楚錚暗想道,據探子來報林外還有千餘人,趙國武林的精英恐怕已有大半到此,原本以爲趙國宗師級高手都已被各大世家籠絡,看來江湖之中依然藏龍臥虎,如果斷劍門和太平展家沒有被滅,這股勢力恐怕更爲強大。只可惜他們兩家不能爲己所用,否則正如趙琪所說的,這些人武功高強,稍加訓練便可作爲一支奇兵來使用。

    “楚將軍,洪將軍他們來了。”

    楚錚睜開雙眼,含笑迎上前去。洪文錦忙對身邊一滿面紅光的老者說道:“項老先生,這位便是我們主將楚將軍。”

    姓項的老者見楚錚竟如此年輕,不由得一怔,抱拳道:“老夫青州項千帆,見過楚將軍。”

    楚錚笑道:“久仰項老先生大名,在下外公也曾多次提及你老人家當年沙場英姿。”王烈雖未曾對楚錚提過項千帆之名,但洪文錦說他兩人既是相識,這麼說總是沒錯的。

    項千帆不禁問道:“楚將軍的外公是……”

    洪文錦解釋道:“楚將軍外公便是我北疆大營前任統領王老侯爺。”

    項千帆恍然,嘆道:“王老侯爺任大營統領時,項某正值壯年,還是跟着家師一同來北疆的,沒想到他老人家還記得項某。”

    項千帆臉色突然微微一變,仔細打量着楚錚兩眼,心裏嘀咕道:這少年難道就是……不會這麼巧吧?可他既是王老侯爺的外孫,又姓楚,年紀又如此相仿,除了他還有誰?

    見這些人都面露異色,楚錚心知肚明,笑道:“項老先生,煩請您老爲在下介紹下各位英雄。”

    “唉呀,項某真是老糊塗了。”項千帆掩飾道,“這位是金刀門的門主魏少中,這位是飛鴻門的門主葛啓遠……”

    楚錚含笑一一作禮,介紹到最後一人時,項千帆明顯猶豫了一下:“這位是……”

    那人卻搶先問道:“你可名叫楚錚?”

    楚錚看了那人一眼,只見他約二十七八歲,面帶風塵,一手緊握刀柄,目中充滿了恨意。項千帆上前一步,不着痕跡地將那人扶刀之手拉開,喝道:“展兄弟,怎可對楚將軍這般無禮?”

    楚錚一聽此人姓展,不由想起一人來,淡淡問道:“正是,你是太平展家的子弟?”

    那人咬牙道:“果然是你,在下展仲羣,太平展家僅存於世之人。”

    楚錚點了點頭道:“嗯,你就是‘獵鷹’展仲羣?聽說你是展家二代弟子中最爲傑出之士,武功較展風樓也不遑多讓,只可惜不是展家血脈,否則展家家主之位非你莫屬。”展仲羣之名三年前楚錚便已聽徐景清說過,展家上下盡數入獄後,楚錚還問起此人,後知他奉展風樓之命外出辦事,也就沒放在心上,沒想到今日卻見到了。

    忽聽疾步聲陣陣,盔甲聲交擊,陸鳴已暗中下令,命千餘名黑騎軍將士將此地團團圍住。項千帆緊緊抓住展仲羣手腕,心中大是後悔,自己對北疆極爲熟悉,根本無需人領路,真不該一時好奇惹上這些大趙軍。

    展仲羣瞪着楚錚,心中猶豫不決。眼前這狗賊連誅展家和斷劍門,項老爺子等人雖對其反感之極,還不至於想殺了他,若自己貿然動手,這千餘名江湖豪傑恐怕都會被自己所連累。

    楚錚沉吟片刻,對項千帆道:“項老先生,諸位想必都已知在下是何人了。不錯,展家和斷劍門皆亡於在下之手,各位英雄對此頗有怨言,這在下也都知曉,但對此自問無愧於心。家師也是出自於江湖,在下也明白武林中人的行事之道雖說與我大趙刑律有諸多牴觸,但多數仍以俠義爲先,在下對此甚爲敬重。只是身爲朝廷命官,亦有不得已之處,何況在下也不是無故針對展羅兩家。今日在此不想多做解釋,只是各位英雄來到北疆,是爲抵禦外族入侵、護我大趙江山,而非爲展家羅家抱不平而來的吧。”

    衆人默然。太平展家和破釜山莊都是一方豪強,勾結官府欺壓鄉里是世人皆知的事,只因這兩家勢力過於強大,無人敢過問而已。忽聽聞展羅兩家被當朝太尉之子以雷霆手段滅了滿門,江湖中人無不震驚,一些世家門派更是人心惶惶,四處探聽朝廷是否要整頓江湖勢力了。方纔聽楚錚語帶暗示對付展羅兩家是另有原因,項千帆等人不由得鬆了口氣,但江湖中人極重道義,展仲羣既是在此,誰也不願輕易出言附合。

    展仲羣憤然道:“任你巧舌如簧,我且問你,我展家近兩百名婦孺又有何罪?”

    楚錚盯着他道:“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大趙律法就是這般制定的,太平府官員只是照章辦事。至於展家所犯何罪,展仲羣,你跟隨展風樓多年,應該比本將軍所知更多吧。”

    展仲羣頓時語塞。

    楚錚繼續說道:“展家既已判定滿門抄斬,你展仲羣身爲其二代子弟之首,亦應在當誅之列。如今大敵當前,我大趙軍民應齊心協力,共御外敵,念你心存報國之意,跟隨項老先生的義軍來我北疆,本將軍也不再追究,期望你能以戴罪之身奮勇殺敵,若是能立下戰功,本將軍願爲你上報朝廷,赦免昔日罪行。”

    楚錚這番官腔直叫展仲羣怒火攻心,但聽在項千帆等人耳中卻覺得甚有道理,飛鴻門門主葛啓遠率先說道:“楚將軍說的極是,大戰之前確不宜再起事端。”

    三合門的朱通是個黑壯的漢子,一手拄着根粗若人臂的鐵棍,大聲說道:“沒錯,我們到此就是爲了來打胡人的。展兄弟,你可是與哥哥我打過賭,要看誰殺胡人多的,這太平展家的事就先放上一放,日後再說吧。”

    說完,朱通又對楚錚說道:“楚將軍,你也別怪展兄弟,展風樓是什麼貨色江湖上都知道,他這一死我朱通在家中拍手稱快。可我這兄弟爲人厚道,展家那些欺壓百姓的事他從不參與,展風樓對他十分不滿,可他卻一直惦記着展家的養育之恩,我老朱勸過他多次了,可他就是不聽。”

    展仲羣怒道:“朱大哥,我義父都已亡故,你還說這些作甚?”

    陸鳴突然上前一步:“展仲羣,你可還記得我麼?”

    展仲羣看了他兩眼,覺得似曾相識:“你是……”

    陸鳴冷笑道:“果然已經忘了,那太平城東陸家呢,你也忘得一乾二淨了?”

    展仲羣身軀大震,呆呆地看着陸鳴,良久才道:“你是陸……三郎,你還活着?”

    陸鳴悲憤地說道:“是我,蒼天有眼,我們陸家人並沒有死絕。展仲羣,你當年暈倒在太平府街頭,是家父將你領回家中,並找郎中爲你治病,可你病好不久便拜到了展家的門下,這倒也罷了,但我陸家被滅滿門時你上哪去了?”

    展仲羣面色灰敗,低聲說道:“我當初拜到展家門下,是爲習武報家仇。陸家的事我事先並不知曉,當時我不在太平府,我若是知道了定會來通知陸伯的。”

    “原來也是爲報仇,那陸家幾十條人命對我陸鳴來說亦是血海深仇,告訴你,展老賊的人頭就是我陸鳴割下的,若要報仇就衝我來吧。”

    展仲羣嘆道:“三郎,你就別爲難我了。展某恩怨分明,陸老伯對我有大恩,當年率人逼死他老人家的展家家奴已被我所殺,但展家的恩情展某也絕不會忘。”

    楚錚聽到此心中一動,這展仲羣還有點可取之處,不一定非要置他於死地了。

    “陸鳴,你且退下,”楚錚向葛啓遠和朱通拱手道,“葛門主和朱俠士深明大義,多謝了。”

    葛啓遠連聲道不敢,朱通卻道:“楚將軍,我朱通不懂什麼是大義,就是個直爽人,向來有話直接,從不憋在心裏。”

    楚錚笑了笑,轉身道:“展仲羣,本將軍方纔所說可聽清了,你是否仍願留在義軍之中?”

    展仲羣恢復了平靜,冷冷地說道:“展某若是留了下來,楚將軍難道不怕在下暗中刺殺於你嗎?”

    楚錚就等他這句話了,聞言傲然道:“莫說是你,就是展風樓在世,以一對一,本將軍也未必怕了他。”

    衆人頓時譁然,展家位列武林六大世家之首,展風樓更是趙國公認的幾位宗師之一,這少年也未免太狂了吧。

    展仲羣怒火中燒:“既是如此,展某可否能代亡師領教楚將軍高招?”

    楚錚緩緩解開大氅,道:“有何不可,但你若是敗了,那該如何?”

    展仲羣斷然說道:“展某若是技不如人,自無顏再提報仇二字,要殺要剮任憑你處置。”

    楚錚一哂:“本將軍殺你作甚,還不如留你去沙場多殺幾個突厥。”

    葛啓遠小聲對項千帆道:“項大俠,這場比試非同小可,若展仲羣傷了楚將軍可就麻煩了。”

    一直沉默不言的金刀門門主魏少中忽道:“放心吧,展仲羣傷不了這少年將軍。”

    “老魏也看出來了,”項千帆說道,“這楚將軍的武功竟已至隱而不露的境界,若不是他主動請戰,你我恐怕還懵而不覺。”

    魏少中喃喃說道:“小小年紀就已到了如此地步,難道他是葉門的弟子?”

    項千帆搖頭道:“絕對不是。葉門武功輕逸靈動,可這少年氣勢如淵停嶽峙,其內功定是沉穩厚實,來不得半點花巧。”

    “這些我也知道,可我大趙除了葉門,還有誰有可能調教出這種弟子?”

    項千帆苦笑道:“你問我,我問誰去?”

    葛啓遠愣愣地張大嘴巴,這兩位不是在說笑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