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21章 一親方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21章 一親方澤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楚原和楚錚策馬並肩而行。楚原問道:“你準備何時起程?”

    “五日之後。”

    楚原忽嘆道:“小五,你武功高強,兵法謀略連外公都讚不絕口,但我覺得父親還是將你留在朝中爲好。你心計出衆,爲人處事面面俱到,與人勾心鬥角笑裏藏刀玩得遊刃有餘,我老三是個直腸子,這一套一輩子都學不了,還不如讓我領兵去北疆。”

    楚錚笑了笑,道:“三哥,此番若是趙秦之戰,小弟倒是並不熱衷,可來犯的是突厥,小弟是定要去的。”

    楚原奇道:“那是爲何?”

    楚錚道:“數百年前胡蠻入侵中原,中原百姓屍橫遍野,千里無人煙,三哥應知此事吧?”

    “當然知道,至今百姓一提及胡蠻仍恨不得啖其肉飲其血,三哥平日雖不好讀書,但這還是記得的。”

    “據悉當年敗於兵部尚書郭大人之手的那些以匈奴爲主的胡蠻已被如今的突厥所滅,但這突厥狼子野心與胡蠻並無區別,他們貪圖的亦是我中原大好江山。不過突厥此時進犯北疆倒是一件好事,要知父親此生最大願望便是結束天下四分重歸一統,可趙秦若是開戰,兩國將領相互知根知底,無論是哪方得勝都是場慘勝,勝者亦會元氣大傷,到時突厥來襲,那中原百姓恐怕會重遭數百年前的那場劫難。因此父親交代小弟轉告北疆大營孟統領,此戰定要畢其功於一役,至少打得突厥十年內無力進犯中原,我大趙纔可有望完成統一大業。”

    楚原連連點頭,道:“說的有理。但爲何非要你去北疆我卻去不得,傳話我也會傳,而且你武功雖比我高那麼一丁點,但在千軍萬馬中區別也不大。”

    楚錚笑道:“三哥,此次就讓予小弟吧,等到趙秦開戰時,你我兄弟仍有一人需要上沙場的話,小弟就留在京城不與你爭了。

    楚原斜眼看了看他,道:“此話當真?”

    “自然是真。趙秦齊吳四國原本同根,血脈相連,雖說戰事一起死傷難免,但若殺戮過多隻會傷我中原元氣,給突厥等外族於可乘之機。因此小弟覺得趙秦之戰關鍵應該不在沙場,而是在於朝堂之上。”

    楚原若有所悟,道:“你的意思是用‘間’?”

    “不錯。中原四國中唯有西秦乃是我大趙軍事上勁敵,雖說連西秦都已承認大趙較其更爲強盛,但戰事成敗豈可輕易用強弱來定論,若真如此,漢高祖都不知給楚霸王殺了多少回了。何況西秦還有一個絕代名將薛方仲,此人自領兵以來未嘗一敗,若想滅西秦必要先除薛方仲。秦王如今雖對此人信任有加,但只要耐心等待,總會覓到機會的。”

    楚原沉默了一會兒,道:“小五,這便是你我不同之處了。我若碰上薛方仲只想與其堂堂正正一戰,寧願死在他槍下,也不願使那些陰謀詭計。”

    楚錚看着楚原道:“三哥,你若是與薛方仲一對一公平決戰,小弟絕無二話。孫子有云:兵者,詭道也。自春秋宋襄公後,戰爭從來就是爾虞我詐比試計謀的所在,否則怎會有那麼多以弱勝強的戰例?何況三哥你並非武林俠客,而是統率着數萬大軍的帶兵將領,這些將士與你一樣,都是我大趙好兒郎,若是因你耍弄英雄氣概而全軍覆沒,世間又會憑添多少孤兒寡母?世人都道我大趙已逐漸強於西秦,強在何處?強的絕非我們這幫爲將者,而是這些身經百戰從沙場死人堆裏爬出來的軍士們,一戰就葬送數萬,我大趙再強也經不起你這般揮霍。”

    楚原只聽得冷汗涔涔,忽然拱手道:“五弟說的極是,三哥我受教了。”

    楚錚還禮道:“三哥你志在軍中,以後說不定便是邊疆大營的統領,小弟方纔情急之下冒犯了,但這些話不吐不快,還請三哥見諒。”

    楚原嘆了聲道:“難怪父親對你這般看重,今日我算是有些明白了。”

    忽聽身後傳來陣陣馬蹄聲,一人高聲叫道:“前面可是楚將軍?”

    楚錚回首笑道:“這裏有兩個楚將軍,你是叫哪個?”

    楚原也向身後看去,只見一隊禁衛軍疾馳而來,凝神辨認了下道:“這不是你十一營的副將鄧世方嘛,後面那幾個好像也是你的屬下。”

    楚錚懶懶說道:“就是這幫喝酒都愛耍賴的無品之人,不過小弟現在隸屬北疆大營,他們已經不屬於小弟管了。”

    鄧世方帶着幾個校尉來到楚家兄弟面前,下馬行禮道:“屬下參見二位將軍。”

    楚錚揮了揮手,道:“免禮。老鄧,諸位兄弟,本將軍馬上要去北疆了,以後再也沒人四更就拉你們起來晨跑了,各位心裏定是在偷着樂吧。”

    鄧世方笑道:“楚將軍說笑了,我十一營連續兩年在禁衛軍比武中奪魁,全仗楚將軍之功,這些我們兄弟心中都清楚。”

    楚錚奇道:“莫非你們還要爲我餞行不成?我不是讓陸鳴對你們說了,我有傷在身,家母嚴禁我飲酒,等到他日回京再聚。”

    鄧世方行禮道:“太尉夫人之命末將等豈敢有違,末將來見楚將軍,是想懇請楚將軍一事。”

    “請講。”

    鄧世方遲疑了下道:“北疆突厥來犯,我大趙處於危難之中。我等既是從軍之人,自當爲國效力,楚將軍,我十一營將士一致請求跟隨楚將軍北上。”

    楚錚沉吟良久,道:“十一營將士真的全都這般說嗎?”

    “正是。”

    楚錚看了看鄧世方身後的幾個校尉,這幾人都不過二十左右,皆由楚錚一手提拔,對其知之甚深,哼了一聲,道:“此事定是你們幾個鼓動的吧,而且是許唯義出頭,伍紹一暗中謀劃。”

    幾個校尉笑了起來,許唯義道:“知我等者楚將軍也。不過楚將軍赴北疆參戰也不帶上我們,未免太不仗義了。莫非楚將軍是認爲我等不及黑騎軍?”

    另一校尉馮遠斥道:“小許,你這般說豈不是駁楚將軍面子,要知我十一營可是楚將軍一手帶出來的。”

    楚錚冷笑道:“你二人在一唱一和擠兌我嗎?調何部隨我入北疆乃是兵部所定,豈是我所能做主的。”

    馮遠叫道:“楚將軍纔是在糊弄人,家父就在兵部任職,屬下自然知道兵部尚書郭大人在戰事上從不與太尉大人爲難,楚將軍若是誠心帶上我等,只需求太尉大人與兵部說一聲,郭大人定會答應。”

    “你們幾個素來就不是安分之人,一心想要去北疆我倒也相信。可十一營兩千多名弟兄都如你們這般所想嗎?”

    許唯義道:“楚將軍放心,我等早已找營內軍士一一詢問過,他們都願追隨楚將軍。”

    “那些兒郎在你們面前敢說一個不字嗎?”楚錚臉色忽一沉,“本將軍去北疆不是去遊山玩水,而是浴血奮戰。禁衛軍職責便是守護皇宮與京城,難道你們全忘記了?還要本將軍將整個十一營全帶去北疆,簡直是兒戲。”

    幾人見楚錚拉下臉來,頓時不敢再吭聲。伍紹一猶豫了下,道:“將軍,請相信我等真心願追隨將軍去北疆殺敵,請將軍成全。”

    楚錚沉吟片刻,道:“欲赴北疆一事可曾徵得你們家中雙親許可?”

    伍紹一不禁啞然。

    楚錚冷笑道:“果然不出所料,都給我滾回軍營去,誰再出來惹事生非我打斷他的腿。”說完,調轉馬首欲離去。

    “將軍!”

    許唯義、伍紹一等人一齊單膝點地,道:“我等決意隨將軍赴北疆,懇請將軍成全。”

    楚錚目光掃視着,見幾人神色毅然,緩緩點頭道:“好吧,本將軍答應你們。”

    許唯義等大喜,正想出言道謝,楚錚又道:“不過想與本將軍同赴北疆者,需徵得家中雙親許可,並以字據爲證,而且註明生死由命!”

    幾人臉色一苦,許唯義乾笑道:“將軍,不必這麼麻煩吧。”

    楚錚正色道:“殺敵一千,自折八百。本將軍能帶你們去,但無法擔保你們都能平安回京,沙場廝殺不同於尋常操練,十一營兩千多人若是到了北疆,能有一半活下來已是天大幸事。伍紹一,回營後將本將軍這段話轉告給十一營每位弟兄,不得少了半字,那些仍想隨本將軍北上的命他們實情稟報其雙親,由各位長者做決斷。還有,不要妄想僞造字據,本將軍雖不喜歡讀書,但到吏部對照筆跡還是會的。”

    衆人走後,楚原說道:“小五,這些人也是一腔熱血,就讓他們去吧。”

    楚錚苦笑道:“三哥你又不是不知道,禁衛軍大都是官宦子弟,小弟若是貿然將他們帶去,若是死傷過多,朝中大臣們定有不少會遷怒我們楚家。何況十一營將士未必就人人想去,有的只不過是因迫於顏面才答應了下來,這等人若是到了北疆,只會給小弟添亂,小弟此舉也算給他們一條退路吧。”

    楚錚愣愣地看着書房內堆得如座小山般的信函,不由哀嘆一聲,這麼多怎麼看得過來,這幫兔崽子真當他們此行是去塞外觀光啊。

    昨日楚錚命伍紹一回禁衛軍營傳話,凡是想跟隨着他一同前往北疆的必須經得家中父母許可,並以字據爲證。沒想到才過了一夜,十一營兩千八百名將士有兩千餘人送來了各自父母所書信函。楚錚還是料錯了,趙國尚武之風甚濃,即使禁衛軍大都是官宦子弟,但其父母大都亦認爲男兒沙場建功立業是天經地義的事,除了一些獨子難以徵得雙親同意外,其餘的苦苦哀求一番後大都討來了楚錚所要的字據。

    不過更可惡的是不知哪個混蛋將此事傳了出去,整個禁衛軍都知曉了,楚錚原本所說是僅指十一營將士,傳言卻變成了只要隸屬禁衛軍之人,其雙親同意了都可隨楚將軍去北疆。這一來禁衛軍羣情鼎沸,楚錚估計了下,僅眼前要求參戰的信函就已經近萬,許唯義和馮遠不時還搬一捆進來,滿臉的幸災樂禍。

    “夫人讓小婢通報公子,蘇小姐已經來了,正在夫人房裏。”翠苓蹦蹦跳跳地進了屋。

    楚錚一瞪眼:“你看你這樣子,哪還像個丫頭,難怪府裏下人私下都說我對你們太放縱了。你再這般不成體統,本公子就把你送到長平縣歐陽那邊去。”

    翠苓立即低眉順目地站好,雖說公子對身邊人極爲寵愛,但今天他看來心情不佳,可不能輕易招惹。

    楚錚來到柳輕如屋內,柳輕如起身道:“公子來了,妾身出去看看紫娟飯菜準備得如何了。這丫頭從蘇妹妹這裏偷學了些,今日正好請蘇妹妹評判一番。”蘇巧彤來到踏青園就先到此見自己,顯然對自己頗爲尊重,自己可不能顯得太小家子氣了。

    柳輕如走後,楚錚板着張臉道:“昨夜叫你在此留宿不肯,今日卻又來了。不是說還有孝在身嗎,怎麼這麼不知檢點。”

    蘇巧彤輕笑道:“爲這子虛烏有之人戴孝又有何顧忌的。虧你還提昨夜之事,受的驚嚇還不夠嗎?”昨夜踏青園設宴,蘇巧彤和趙敏都到了,楚夫人在這邊小坐一會兒後也識趣地離開,楚錚看着如花似玉的三個美女色心大動,不時出言調笑。正當楚錚快活得意之時,一個端菜的女婢走到他身邊,放下手中菜爲他斟酒,楚錚定睛一看,登時嚇得魂不附體,這女婢不是別人,正是武媚娘。蘇巧彤前次南下時與武媚娘同行同住,對她極爲熟悉,也一眼便認出來了,忙遮擋住趙敏的視線與她說笑。楚錚藉口尿急,走到門外說盡好話,武媚娘原本便抱着惡作劇之心,目的既已達到,便嬌笑着離去。

    楚錚聽蘇巧彤提及昨夜之事,仍心有餘悸,嘴上卻仍道:“我哪裏受驚嚇了,我稍加規勸媚娘就聽話地走了。”

    蘇巧彤並未與他爭辯,反嘆了聲道:“我都替你有些擔心了,敏公主和陸媚兩人註定不能並存,萬一哪天兩人碰面了你怎麼向敏公主解釋啊。”

    楚錚道:“昨晚我也曾就此事問過陸媚,據陸媚所言,只要她事先有提防,全力反運‘媚惑衆生’心法,就算面對面走過敏公主也認不出她。我去了北疆,這事就要靠你和輕如了,千萬不可讓她們二人在無意中碰見。”

    蘇巧彤苦笑道:“我只能說盡力而爲,不敢向你保證。你我都能從一個世界轉生到了另一世界,這世道出什麼意外也不足爲奇。”

    楚錚想了想說道:“不如這樣吧,等師父從南線回來,就讓陸媚隨他老人家去長平縣吧。魔門那麼多弟子在那裏,僅歐陽一人我有些不大放心。”

    蘇巧彤嘆了口氣:“不錯,讓她離開京城也好。”

    楚錚沉默片刻,道:“巧彤,我走之後,你就搬到這踏青園來住吧。”

    蘇巧彤看了他一眼:“怎麼,不放心我麼,怕我跟別的帥哥跑了?”

    楚錚頓時被嗆了一下,咳嗽數聲道:“這種前世俗語以後還是不要說的好,聽起來極其怪異。而且我沒那意思,你在西秦時連皇妃也未放在心上,除本公子之外,世上還有何人能入你法眼。”

    蘇巧彤笑罵道:“自吹自擂也不知羞。”

    “說正經的,我想讓你住過來,有事要託付給你。”

    蘇巧彤哼了聲,道:“難怪,原來是把我當苦力來使喚。說吧,看看我能否辦到。”

    “我想請你協助輕如姐掌管我楚家的暗中勢力鷹堂。”

    蘇巧彤聽了默然不語,楚錚有些奇怪,道:“怎麼,你不願意嗎?”

    蘇巧彤問道:“此事楚大人知道嗎?”

    wωw✿ тт kān✿ ¢ 〇

    楚錚笑道:“自然知道,如此重要之事定瞞不過他老人家,我乾脆連你在西秦曾主持天機閣與他爲敵之事都已直言相告。”

    蘇巧彤嚇了一跳,:“這你都說了?要知趙國細作死在天機閣手下的不在少數,楚大人還敢用我?”

    “成奉之在趙國二十餘年,泄露的機密每一件都是死罪,父親不也任命他爲吏部尚書了嗎?吏部尚書掌控大趙朝中從二品以下大臣和所有地方官員仕途,比楚家鷹堂堂主之位都重要得多,何況你不過是暫時代爲掌管堂中刑罰而已。不過,”楚錚苦着臉道,“我在父親面前亦是用性命爲你擔保的,你可要憐惜我這條小命。”

    蘇巧彤恍然,道:“難怪昨日楚大人來成府時總是不時地看看我,直讓我膽戰心驚。”

    楚錚一愣,突然大笑起來,喘着氣說道:“你不願搬到踏青園來,該不會認爲老頭子對你別有用心吧?”

    蘇巧彤沒想到楚錚心思轉得這般快,登時漲紅了臉,氣急敗壞地掐向楚錚。楚錚身形左移右閃,蘇巧彤連他的一片衣角也未沾上,一不小心用力過猛,踉蹌着往地上摔去。

    楚錚一驚,足尖一點已來到蘇巧彤身前,一把將她扶住,叫道:“小心。”

    蘇巧彤驚魂未定,忽反手夾住楚錚脖子,另一手捏着楚錚臉頰,笑道:“還跑麼?讓你胡說八道,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楚錚疼痛,心中惱怒,真是好心沒好報。此時兩人面龐相距咫尺,彼此氣息可聞,楚錚見蘇巧彤櫻脣帶笑,登時壞心大動,一低頭便吻了上去。

    蘇巧彤如若雷殛,隨即羞怒交加,一手在楚錚背上死命捶着,只可惜力道太小,給楚錚撓癢他還嫌輕。楚錚只是擔心蘇巧彤會咬自己,舌頭不敢輕易伸過去,只好施展渾身解數,不一會兒便感覺蘇巧彤僵硬的身子慢慢酥軟下來,氣息漸漸急促。楚錚偷偷瞟了一眼,只見她雙眼已經迷離,不由心中暗喜,祿山之爪也悄悄攀上了蘇巧彤前胸。

    蘇巧彤忽輕嗯一聲,櫻脣微張,楚錚自然不會放過這大好時機,雙手將她緊緊摟住,法式深吻正式登場。蘇巧彤也漸漸地開始迴應,雖然最初有些生澀,但畢竟前世耳濡目染也不少,很快兩人熱烈起來。

    楚蘇二人正魂遊天外之際,忽聽翠苓在門外說道:“公子,張管事求見。”

    蘇巧彤驚醒過來,連推了楚錚幾下。楚錚嗯了聲,忽將蘇巧彤抱起,雙脣卻仍未離開,蘇巧彤大急,臻首向後仰去,低聲叫道:“快放我下來。給人看了像什麼樣子。”

    楚錚低笑道:“知道了。”說完將蘇巧彤抱到椅子上,只見她雙頰緋紅,嬌豔欲滴,心中不由大叫可惜,不過想想光天化日之下也只能到這一步了。

    楚錚向門外說道:“叫他進來吧。”

    兩人各自整理下衣衫,楚錚輕笑道:“下次繼續。”

    蘇巧彤惡狠狠說道:“去死,想也別想。”

    楚錚做幽怨狀,說道:“我都要赴沙場了,你竟如此咒我?”

    蘇巧彤也覺得方纔所言太不吉利,呸呸數口,又道:“祝楚公子鴻運當頭,仙福永享,壽與天齊。”說着蘇巧彤自己也笑了起來。

    不一會兒,張得利走了進來,翠苓小心翼翼地跟在身後。楚錚不禁莞爾,這丫頭捱了頓訓斥便乖巧了許多,只可惜不長記性,沒過兩天就又舊態復萌。

    張得利進屋向楚錚施禮道:“五公子,老爺讓公子速至書房。”

    楚錚點了點頭,道:“知道了。巧彤,你在這邊坐一下,我去去就來。”

    張得利猶豫了一下說道:“公子,老爺請蘇小姐一同過去。”

    楚錚一愣,頓時猜到父親心思,乾笑數聲道:“那就一起去吧。”

    蘇巧彤心中有些忐忑,以前在楚名棠面前還可以裝小兒女狀,現在他已經知道自己便是薛方仲的義女,再這般做作只會讓人看笑話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