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8章 重回京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8章 重回京城字體大小: A+
     

    第二天一早,周寒安一身戎裝,與昌平王、寧太守和楚軒一一拜別。楚軒來到楚錚馬車前,見楚錚躺在那裏臉色依舊蒼白,良久才道:“小五,保重。”

    楚錚亦是神情複雜,拱手道:“大哥,日後再見。”

    三千黑騎軍離開了平原城。楚錚昨日失血過多,此時躺在車內,不知不覺便睡着了。

    忽然感覺馬車一震,楚錚迷迷糊糊地聽到紫娟小聲責備那趕車軍士道:“怎麼這麼不小心,公子受傷了正在歇息呢,他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睡上一覺了。”

    楚錚不由微微一笑,但又有些心煩,紫娟翠苓這兩個丫頭對自己已經不再是單純的主僕感情了。歐陽枝敏到長平縣上任前,楚錚曾答應過他可以帶翠苓一起去,沒想到翠苓死活不願意,並斷然立誓終身不嫁,歐陽枝敏也不是愚笨之人,看出了她的心意,傷心失望而去,楚錚當時在一旁真是尷尬之極。

    算了,她們既是一定要留在自己身邊,那隨她們吧,正如輕如所說的,若是強行將她們嫁出去,她們一輩子也不會快樂,以後好好善待她二人便是了。

    楚錚將棉被拉了拉,準備繼續悶頭大睡。忽一陣涼風吹了進來,一人來到他身邊,輕笑道:“還在睡啊。”

    楚錚一聽是蘇巧彤的聲音,睜開眼道:“是你啊,紫娟呢?我方纔還聽她說話來着。”

    “看樣子你是睡迷糊了,已經趕了大半天的路,周將軍下令今日便在此地歇息,軍士們正埋鍋造飯,紫娟去爲你張羅吃的去了。”蘇巧彤與楚錚畢竟尚未有名分,南下時隨從都是鷹堂子弟倒無所謂,但如今隨着黑騎軍一同北上,人多嘴雜她也不便與楚錚擠在同一輛車內。

    蘇巧彤扶着楚錚坐了起來,見車內堆着不少書籍,覺得有些奇怪,笑道:“素聞你向來不愛看書,今日怎麼轉性了?”

    楚錚答道:“這些是我向大哥索要的史書。”

    蘇巧彤輕笑道:“看來你們二人關係似有改觀了。”

    楚錚嘆道:“畢竟是親兄弟嘛。以前天各一方,我與他都把對方往壞處想了,此番再見這才發覺骨肉之情終究難以割捨。如今想來父親將大哥外放到南線有些失策了。”

    蘇巧彤卻道:“那倒未必,你二人是長久未見才覺得兄弟之情仍在,若一同在京城反而會明爭暗鬥得更加厲害。”

    楚錚一怔,想了想道:“你說的也有道理,我與大哥都不是甘心屈居人下之輩。有時我想想真是心寒,若是將來你我爲人父母了,看着幾個兒子爭得你死我活,那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蘇巧彤嘆道:“富家子弟爲了家業親情泯滅、手足相殘的事,古已有之,即便千年以後也是屢見不鮮,此事非人力所能解決的。”

    蘇巧彤翻了翻那堆史書,道:“你看這些做什麼?”

    “這麼多年了,這個世界總算出現了一件與前世所知相符之事,總要好好琢磨一下。這突厥應該便是後來的土耳其吧?”

    “不錯,據我所知,這突厥應出現在歷史上的隋唐時期,絕代名將李靖便是擊敗了突厥而名垂青史的,只是中原的歷史已經改變,而突厥卻似未變,沙鉢略之名聽來也有些耳熟,不知李靖是否還會出現於世間?”

    楚錚笑道:“這份重擔就交給我吧,我定能完成‘後人’的大業。”

    蘇巧彤白了他一眼:“真是不知羞,縱觀青史絕代名將又有幾人?打仗也是要有天賦的,別以爲多知道了些歷史便認爲自己無敵了。”

    楚錚苦笑道:“你這是在打擊我麼?我已經被推到這個位置上了,只能硬撐下去了。不過那突厥再強也不會比原先那些胡蠻強到哪兒去,北疆的趙秦兩國大軍都是歷經百戰的精銳之師,面對外敵向來同仇敵愾,北疆大營統領孟德起也是當世名將,就不知西秦會是何人領兵?”

    蘇巧彤想了想,笑道:“我想秦國主將應是薛方仲。”

    楚錚聽到這名字微微一驚,道:“何以見得?”

    “我在薛府近十年,又拜他爲義父,自然瞭解得多一些。此人可以說是爲戰而生,生平百戰未嘗一敗,自從他當年大敗胡蠻,秦趙兩國雖相互爲敵但無戰事,已經把他憋壞了,連數百名軍士去圍剿山賊他都要趕去旁觀,此番突厥來犯正好稱他心意了。”

    “薛方仲若是真去了,我到北疆定要拜會一下這位當代名將。”楚錚笑道,“說起來他還算是我半個岳父呢。”

    蘇巧彤一撇嘴,道:“如果你不怕惹來風言風語,儘管去吧,順便替我問聲好。”

    “說心裏話,我寧願與突厥交戰,而對內戰並不感興趣,中原戰亂已經數百年,趙秦齊吳四國人口累計不過四千萬,尚不及西漢,若是以戰一統天下,恐怕還要死傷近三成,到那時突厥再度來犯可就麻煩了。平定中原如果能不戰而屈人兵是最好不過了。”

    蘇巧彤搖頭道:“至少西秦是決計不可能的。秦王可算是位英主,秦國軍方對他死心踏地,絕無不戰而降之理。你不要生氣,論英雄氣概他確是遠勝於你。”

    楚錚小聲說道:“那是因爲人家還小嘛。”

    蘇巧彤頓時只覺得渾身直起雞皮疙瘩,忙道:“你我知根知底,別說這些噁心話,這套還是留着去討敏公主歡心吧。”

    楚錚佯怒看了她一眼,道:“那你不知道在一個男人面前誇獎另一個男人是很傷人自尊的嗎?”

    蘇巧彤不理他,嘆道:“只可惜秦王生不逢時,遇上了你父親楚名棠,否則他遲早能一統天下。但可以預見的是秦趙之戰無論哪方贏了,都只能是慘勝。”

    楚錚也不再開玩笑,若有所思地說道:“聽說被秦王當年誅除的幾大世家,仍有不少子弟意圖推翻他,這些人能否爲趙國所用?”

    蘇巧彤苦笑道:“這些人裏已經沒幾個傑出之士,大都已經被我殺光了。”

    “你?”

    “這幾年誅殺幾大世家餘孽都是由我主持的,該殺的都殺了,剩下的已經不成氣候,不要指望他們了。”

    楚錚瞪大眼睛道:“如此說來,你的手上已經沾滿了人民的鮮血?”

    蘇巧彤有些惱怒,低頭不再作聲。楚錚也覺得玩笑開過頭了,訕訕地不知說什麼好。

    良久,蘇巧彤輕聲說道:“到了京城後你可能就要去北疆了,到了那裏加倍小心些,定要平安歸來。”

    楚錚一行走了五天後,楚原帶着另外兩千黑騎軍也與之匯合。不過他們並非從後面趕來,而是已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等了近兩天了。

    楚原滿腹怨氣,見過了周寒安,問道:“安哥,小五呢?”

    周寒安一愣,道:“五公子在平原城遇刺受傷,正躺在馬車內。怎麼,三公子還不知此事?”

    “報信之人只說兵部有命,令我等速至京城,根本未提及此事。”楚原恍然,“難怪你們走得如此慢,小弟一行日夜兼程從破釜塘趕到此地,附近官府卻都說未曾見有大軍路過。小五傷得重嗎,現在何處?”

    到了楚錚馬車前,吳安然搶先一步上前查看了一下楚錚傷勢,見並無大礙,微怒道:“怎麼這般不小心,居然還是被弓箭所傷。”

    楚錚苦笑道:“師父,這也怨不得徒兒,那人箭法確是了得。”

    吳安然問道:“可知那些刺客是何來歷?”

    楚錚淡淡說道:“刺客僅有三人,已全被擊斃。時逢兵部又有令到,徒兒也懶得去查了,這邊有張‘羿之弓’乃刺客所用,師父也許聽說過。”

    吳安然悚然動容,道:“‘羿之弓’乃南齊神弓門的鎮門之寶,難怪以你的武功也未躲開。”

    楚原怒道:“原來是齊人所爲,小五,我即刻修書一封給洛水大哥,請他出兵馬踏長江南岸,逼迫南齊交出幕後主使。”

    楚錚神情不變,此結果原本就在他意料之中,道:“還是算了,三哥,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大趙遲早要對南齊用兵,到時再算此賬也不遲。”

    忽聽一人笑道:“這不是楚原兄嗎,趙應這邊有禮了。”

    楚原有些尷尬,回身行禮道:“楚原參見小王爺。”以前對此人頗不客氣,沒想他竟也有出頭之日。

    趙應笑呵呵地將楚原扶起,道:“你我自幼相識,猶如弟兄般,何需行此大禮。”

    楚原有些意外,趙應以前一直眼高於頂,今日怎麼變得隨和起來了。

    卻不知趙應聽了父親昌平王一番教誨,也漸漸明白過來了。自己在朝中毫無根基,雖說有望繼承大統,但在衆大臣眼中,恐怕還不如周寒安這個新進禁衛軍左將軍分量來得重,他畢竟是楚名棠一手提拔的嫡系。自己到了京城即使有姑姑暗中照應,可官場險惡,若沒有一個真正強勢的靠山,一個侍郎級的官員便可以將自己整得名聲掃地。楚名棠掌控朝中大權,他也算自己唯一熟悉些的重臣,而且聽姑姑信中所說,楚名棠也有意扶植自己爲君,與此相比,楚原以前得罪自己之處又算得了什麼。

    蘇巧彤帶着紫娟走了過來,見楚原也到了,她對這楚家三公子並無惡感,輕笑施禮道:“三公子一路風塵僕僕,辛苦了。”

    楚原笑道:“蘇姑娘客氣了。”見紫娟手中捧着一個大碗,楚原湊上去一看,只見裏面一片白糊糊的東西,不由一皺眉問道:“這是什麼?”

    蘇巧彤瞟了眼楚錚,笑道:“某人不自量力以口銜箭,撞得牙都鬆了,吃不得硬食,只好爲他準備了些粥。”

    楚原疑道:“這是粥嗎,怎麼看似不像。”

    紫絹答道:“蘇小姐爲了公子,將米煮之前都一一碾碎才下鍋的。”

    楚原羨慕地說道:“小五,你身邊女子怎就這般體貼,我屋裏那幾個見了我都噤若寒蟬,只會嚅嚅應是,什麼都幹不好。”

    楚錚看了他一眼道:“真想知道嗎?”

    楚原道:“當然了。”

    “很簡單,就四個字:將心比心。”

    楚原愣了下,道:“將心比心?”

    “你心中如何對待她們,她們心中自然也會如何對待你。”楚錚指指紫娟,道,“就是紫娟和翠苓,小弟也將她們當妹妹看待,從不隨意訓斥。”

    楚原搖頭道:“你那丫頭翠苓當年我尚在京城之時就有些囂張了,這幾年不見恐怕更是無法無天了,你還這般寵她?”

    楚錚傲然道:“我踏青園的人出去只有欺負別人的份兒,哪有受人欺負之理。”說完楚錚卻有些擔憂地對紫娟說道,“紫娟,記住這話可不要讓翠苓知曉,不然公子我就更頭疼了。”

    楚原放聲大笑,蘇巧彤也笑道:“好了,先別說了,吃點東西吧。”說完接過紫娟手中的碗,用勺子將粥攪拌了一下,登時一股異香四處瀰漫。

    楚原抽了抽鼻子,道:“這絕不是碗普通白粥,裏面放了什麼佐料?”

    紫娟掩嘴笑道:“三公子,這粥內不僅有雞蛋肉糜,還有蘇小姐從樹林裏採來的好幾種蘑菇,有兩種奇香無比,小婢熬粥時都忍不住食指大動了。”

    楚原見楚錚躺在那裏,蘇巧彤一口一口地喂着粥,嘆道:“有蘇姑娘這等女子服侍,換成是我也情願捱上幾箭。”

    楚錚含含糊糊地說道:“少說風涼話,你哪知我受傷後所吃的苦處。”

    楚原正待再取笑,忽見趙應也定定地看着蘇巧彤,眼中流露出熾熱之色,不由心中偷笑,暗想似蘇巧彤這等女子,趙應若是不動心纔是怪事,只是他最好將此心思永遠放在心裏,想與小五爭女人,就算他真當了皇上也不夠格。

    楚原咳嗽一下,道:“小王爺平日甚少離開平原城,這一路可否習慣?”

    趙應啊了一聲驚醒過來,見楚原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知道自己的心思已被他看破,臉一紅道:“多謝楚原兄關心,在下還覺尚可。”

    楚原道:“五弟有傷在身還需靜養,你我多日不見,走,去那邊敘敘舊。”

    楚原與趙應走後,蘇巧彤哼了聲道:“這昌平王世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楚錚淡淡說道:“他心裏怎麼想是他的事,別做出來就行了。”

    蘇巧彤有些意外:“你也看出來了?”

    楚錚笑道:“那是當然,本公子天眼已開,這等世俗之人的想法又怎能瞞過我。”

    “去你的。”蘇巧彤不屑道,想想又有些擔心,道,“你不久便要去北疆,若此人來糾纏我怎麼辦?”

    楚錚奇道:“蘇才女也怕這種紈絝子弟?”

    蘇巧彤固執地道:“我就要聽你說。”

    楚錚見紫娟已站到了遠處,便輕聲說道:“他若真做得過分了,我已經殺了一個儲君了,再殺一個又何妨。”

    蘇巧彤聽了眉開眼笑,絲毫沒意識到兩人談論的是另一人的生死,將滿滿一勺的粥送入楚錚嘴裏,道:“算你有良心。”

    這五千黑騎軍走了近半月才抵達京城附近。按慣例周寒安命黑騎軍在城外駐紮,整頓軍容並派人入京城稟報。

    楚錚傷勢已好了大半,正在車旁走動。楚原忽然急火火地走了過來,摒退左右道:“小五,今晚我要趕去羅山縣。”

    楚錚當然明白他爲何要去羅山縣,猶豫了一下道:“小弟覺得此事不急在一時。這羅山縣距京城不過二百餘里,三哥進了京城後隨時都可以去。”

    楚原說道:“我不去也可以,剿滅斷劍山莊時吳先生說你定會將實情相告,只要你不再像前幾日那般推諉,將大哥與寧小仙之事完完本本地告訴於我便可。”

    楚錚看着楚原,道:“此事大哥確有過錯,但眼下大趙處於危難時候,父親對此也不再追究。三哥真想知道其中詳情,儘可去問父親,小弟不願爲此事多嘴。”

    楚原微怒道:“小五,你是知道我老三性子的。此事我非要弄個水落石出不可,我這便趕去羅山縣,那羅聞楓就算銅筋鐵骨,我老三也能讓他招出實情。”

    楚錚冷冷地說道:“那羅聞楓已被剜眼割舌頭刺耳,三哥趕去羅山縣也不過是白廢工夫。”

    楚原一怔,他知道楚錚在此事上不會騙自己,道:“真是奇了,小五,你怎麼突然這般維護起大哥來了?”

    “自然是因三哥當日在平原楚府的那番話語了。小弟與大哥雖都未曾明言,但都覺得三哥所言甚是,三哥去破釜塘的那幾日,我二人心照不宣,彼此都做了些退讓。小弟與大哥有望重修於好,可不想三哥又與大哥卻反目成仇。”

    楚原冷笑道:“這番話說得真是動聽,重修於好,你心中真是如此所想?”

    “小弟不敢妄言欺騙三哥,”楚錚肅然道,“但小弟可保證,大哥若願維持現狀,小弟絕不會做出令雙親痛心之事。”

    楚原聽了,沉吟許久長嘆道:“但願如此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