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5章 要戰則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5章 要戰則戰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不知過了多久,秦王迷迷糊糊地醒來,只覺得口乾舌燥,頭痛欲裂。

    忽聽有女子嚶嚀之聲,秦王這才發現自己懷中摟着一具嬌軀,低頭一看,只見一雙眼睛似嗔似怨地望着自己。秦王心頭一陣迷糊,脫口而出道:“巧芸……”

    那女子輕嘆一聲,幽幽說道:“皇上,奴婢是解語。”

    秦王微微一驚,坐了起來,定神看了看,這女子不是應解語是誰?

    應解語身無片縷,登時大羞,雙手護胸,螓首深深地埋進了被褥中。

    秦王明白了,定是自己酒後神智不清,錯把應解語當成了薛巧芸。不過他畢竟是一國之君,很快平靜下來,想了想道:“解語,事已至此,朕欲立你爲妃,你可願意?”

    應解語聲若蚊蠅:“解語一切聽從皇上做主。”

    秦王點了點頭,應解語卻又道:“解語還有一個請求,請皇上恩准。”

    秦王微微皺眉,道:“說吧。”

    “解語別無所長,唯有烹飪小技尚可,還請皇上准許解語平日仍行司膳之事伺候皇上。”

    秦王聽了呵呵一笑,將應解語摟在懷中,道:“你既已是朕的妃子,怎能再親自下廚,不過御膳房之事可交於你掌管,但只准在一旁指點。”

    “多謝皇上。”

    秦王輕撫着佳人滑若凝脂的肌膚,不由怦然心動,應解語則面色緋紅,氣息漸漸急促起來。

    忽然雅易安推開房門走了進來,見秦王赤着上身靠在牀上,忙伏地拜倒道:“小人該死。”

    一陣寒風吹入屋內,應解語不由得打了個寒戰,秦王替她蓋上被子,不悅地說道:“有什麼事嗎?”

    “啓稟皇上,薛元帥和禮部大臣周泰求見。”

    秦王有些奇怪,薛方仲昨晚也在此地,自己這荒唐事他應該知道,此人性情雖直爽,但平日也頗懂察言觀色,除非有什麼不得已之事,否則他斷然不會前來打擾。

    秦王想到此坐不住了,道:“小安子,將朕衣物取來。”

    雅易安應了聲是,侍候秦王穿好衣裳。秦王簡單梳洗完畢,忽道:“小安子,傳朕旨意,立御膳房司膳應解語爲貴妃。你在此問清解語的籍貫生辰,即刻派人回宮登記在冊。”

    雅易安一呆,秦王看了他一眼,道:“怎麼,還要朕再說一遍嗎?”

    雅易安忙俯身道:“小人領旨。”

    秦王哼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雅易安愣愣地看着這躺在被窩中的女子,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皇上每年寵幸的宮女也有不少,但似這般直接被封爲貴妃的還未曾有過,這倒也罷了,最頭痛的是昨日自己還對她又打又罵,今日這女子便成了皇上寵幸的貴妃娘娘,這變化着實也太快了些。

    過了許久,雅易安咳嗽一聲,道:“娘娘,此地並無宮女在此,可否要小人伺候?”

    只聽應解語輕笑了一聲:“久聞雅公公乃宮內第一善察言觀色之人,今日解語算是領教了。”

    雅易安面不改色,道:“娘娘身份今非昔比,以前得罪之處還請見諒。小安子雖不才,但也有些小本事,希望日後能用在爲娘娘效力之處。”

    應解語沉默了一會兒,道:“雅公公說的是。記得巧芸姐曾說過,這世道原本就是強者爲尊,適者生存,解語原本只是一卑微宮女,忍氣吞聲是再自然不過之事,也怨不得雅公公。從今日起,往事解語都已忘卻,日後在宮內還需請雅公公多多照應。”

    雅易安凜然,此女對進退得失看得極爲分明,絕不可輕易與之爲敵,皇上看來又對她頗爲寵愛,暫且看來還是合則兩利,於是俯首應道:“娘娘言重了,此乃小人應盡之責。”

    “臣薛方仲、周泰參見皇上。”

    秦王道:“平身。二位愛卿有何要事?”

    薛方仲上前一步道:“啓稟皇上,北疆告急,胡蠻再度出兵進犯中原。”

    秦王騰地站了起來,道:“此事當真?”

    薛方仲神色凝重,道:“決計不假,北疆一日發來三份奏摺,胡蠻已聚集了二十萬人馬,秦趙兩國北疆軍正嚴陣以待。”

    秦王緩緩坐下,道:“薛卿,當年你與郭懷聯手大敗胡蠻,距今已有十餘年了吧。”

    “正是,已經十三年有餘。”

    秦王獰聲道:“如今又有了二十萬,這些胡蠻真是殺之不盡啊。北疆尚有多少兵馬?”

    薛方仲道:“不足十萬,但北疆大將沈從放發現胡蠻蹤跡後,即刻通知了趙國北疆大營統領孟德起,兩軍迅速靠攏成犄角之勢,胡蠻一時間尚不敢妄動。”

    秦王點點頭,道:“胡蠻乃我中原公敵,沈從放做得不錯。既然趙國暫時不會出兵,薛卿,傳朕旨意,速從秦趙邊境抽調五萬大軍奔赴北疆。”

    禮部大臣周泰躬身道:“皇上,此次進犯北疆的胡蠻並非當年的匈奴、鮮卑等族,而是從西北之地遷徙而來的突厥部落。”

    秦王不解地看着周泰,道:“突厥?周卿又是如何知道的?”

    周泰道:“突厥可汗沙鉢略的使者已於昨晚抵達咸陽,正等候皇上召見。”

    秦王頗感驚訝,笑道:“胡蠻使者?他是如何來咸陽的,這一路上沒有被百姓生食活剝,倒也真有些本事了。”胡蠻與中原仇深似海,數百年來征戰不休,其間恩怨根本無調和之餘地,秦國近百年還從未接見過什麼胡蠻使者。

    周泰道:“皇上有所不知,這突厥使者名叫程無彥,乃是一個漢人。”

    “漢人!?”秦王眼中厲芒乍現,“朕不見!周卿,你去轉告此人,若非我大秦乃禮儀之邦,且兩國交戰不斬來使,似他這等背棄先祖、委身事賊之徒,千刀萬剮亦不爲過。不管來犯的是匈奴還是突厥,要戰則戰,我大秦立朝兩百年,何曾懼過?”

    周泰俯首:“皇上請三思,此人畢竟乃一國使節,無故便將之驅逐,有損我大秦顏面。”

    薛方仲也道:“周大人說的有理,何況我大秦對突厥所知不多,皇上不如見此人一面,聽聽其來意也好。”

    秦王沉吟半晌,道:“嗯,就依薛卿所言,周卿,將那程無彥帶至此地,朕倒要看看他是何模樣。”

    周泰一愣,道:“皇上,程無彥乃一國使節,此地頗爲簡陋,與禮數不符。”

    秦王冷笑道:“禮數?周卿你糊塗了吧,當年胡蠻入侵中原,屠戮百姓、喪心病狂,長江以北十戶九空,而我大秦這兩百年來在北疆戰死的將士又何止百萬!須知人先自辱而後人辱之,若所來使者是個胡蠻,朕還可以禮相待,可似他這等人若也站立在我大秦朝堂之上,朕對得起那些陣亡的將士嗎?”

    周泰不敢再多言,躬身退下。

    程無彥不過三十餘歲,卻已是滿面風霜,舉止間甚爲有禮:“突厥使節程無彥參見秦王陛下。”

    秦王打量了他一番,微微頷首道:“免禮。”

    程無彥站了起來,秦王問道:“程使節籍貫何處?”

    程無彥雙眉低垂,道:“程某自幼隨家祖家父四處奔波,猶如無根浮萍,籍貫已是不可考究。”

    秦王淡淡說道:“程使節此言差矣,我們漢人最注重敬奉先祖,從不忘本。程使節若是記不清了,朕倒可以指點一二,程之一姓始祖程伯休父曾任西周大司馬一職,其子孫定居在程邑,也就是現在的咸陽城東北一帶,程家宗廟至今保存完好,程使節若有餘暇,可抽空去祭奠一番。不過當地程家後人忠義之名滿天下,程先生若是想去,朕恐怕還需派兵護送。”

    程無彥臉色如豬肝一般,勉強施禮道:“多謝陛下指點。”

    秦王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薛方仲咳嗽一聲,道:“程使節奉突厥可汗之命來我大秦,不知所爲何事?”

    程無彥定了定神,道:“秦王陛下,薛元帥,程某此次來大秦是爲議和而來。”

    此言一出,秦王等人皆是一愣。薛方仲道:“突厥陳兵二十萬於我大秦北疆,卻又派程使節前來議和,不知是哪門子道理。”

    程無彥道:“我突厥沙鉢略可汗曾說過,當年入侵中原的乃匈奴、鮮卑等族,我突厥與大秦並無仇恨,故命程某前來大秦晉見秦王陛下,希望陛下能準於和親,兩國永結秦晉之好。”

    秦王笑了笑,道:“朕若是不許,是否就要兵戎相見?”

    程無彥道:“秦王陛下請勿誤會,沙鉢略可汗陳兵二十萬是爲向趙國復仇而來。”

    秦王與薛方仲互看了一眼,薛方仲道:“願聞其詳。”

    “沙鉢略可汗的十二子自幼仰慕中原文化,兩月前私自離家欲前往趙國,不想卻被趙國北疆大營所擒,五馬分屍於營門前。可汗素來對這十二子最爲疼愛,聞其死訊悲慟萬分,這才點兵南下爲子報仇雪恨,程某考慮到此事與大秦無關,爲避免雙方誤解,故啓稟可汗與大秦和親。”

    薛方仲想了想,問道:“突厥可汗之子被殺,我大秦怎麼從未聽聞?”

    程無彥苦笑道:“在漢人眼中,胡人都是一般模樣,殺了便殺了,從不追究其身份。十二王子少不更事,才惹來殺身大禍。我家可汗要求無他,只想突厥與趙軍交戰時,秦軍袖手旁觀便可。”

    秦王忽然古怪地一笑,道:“若我大秦與你突厥聯手,一起攻打趙國北疆大營,如何?”

    薛方仲和周泰大驚,皆俯首道:“皇上不可。”

    程無彥面露驚喜之色,道:“秦王陛下若有此意,我家可汗定會感激不盡。”

    秦王哈哈大笑,站了起來,道:“爾等這種分而攻之的伎倆,胡蠻早就用過了,如今突厥居然也拿來賣弄,看來確是一路貨色。我大秦雖與趙國連年征戰,但北疆秦趙大軍向來同仇敵愾,當年薛卿與北趙郭懷聯手追擊胡蠻近千里,斬殺匈奴稚斜大單于,朕在咸陽宮中得聞此訊亦是熱血沸騰。回去告訴你家大汗,朕不會學那漢代諸皇和親之舉,要戰便戰,朕有生之年絕不容胡人越過北疆半步。”

    程無彥遭此戲弄,不禁有些惱怒,道:“秦王陛下,我家大汗只是一片好意,並非怕了秦國,爲了秦國的黎民百姓,請秦王陛下三思。”

    秦王淡淡說道:“朕正是爲了百姓不再遭受當年胡蠻入侵之災,纔會做此定奪。奇怪,似你這般背棄祖先之人,心中也有我漢人百姓嗎?”

    “來人哪。”

    “在!”幾名親兵走進屋內,“皇上有何吩咐?”

    秦王指了指程無彥,道:“將此人押送至北疆,驅逐出我大秦。”

    “遵旨。”

    程無彥被反剪着雙手,冷笑道:“久聞秦王乃一代英明之主,今日看來也不過是一個目光短淺之徒。”

    秦王雙眉一揚,道:“你不必激朕,你想說的無非是趙國強勢,鼓動朕與突厥結盟而已。”

    “秦王陛下既然也都知曉,爲何拒受我大汗好意?”

    秦王不屑道:“虧你還是個漢人,兩國之爭自古以來以弱勝強者比比皆是,趙國不過是在國力上稍勝我大秦,論名將和軍隊之精銳我大秦絕不弱於它。何況胡漢誓不兩立,與突厥結盟是朕最不可接受的,先祖當年揭杆起兵,與各路義軍齊心協力將胡蠻逐出中原,朕若與爾等同謀,還有何臉面去見列祖列宗?朕不同與你,祖宗還是要的。”

    程無彥惱羞成怒,道:“那陛下可曾想過,若我突厥轉與趙國聯盟攻打大秦,那又如何?”

    秦王笑道:“趙國如今由楚名棠掌控朝政,你們若能說動他還真是咄咄怪事了。就算楚名棠利慾薰心與突厥一同攻打我大秦那又如何,朕就是親自上陣,只剩一兵一卒也誓死不降,只要漢人不被滅絕,朕之英名定會永垂青史,萬載傳頌!而你,程無彥,定被千萬人唾罵,永世不得翻身。”

    程無彥臉色灰白,黯然不語。

    秦王一揮手:“將他拖出去。”

    親兵們將程無彥拖出門外,秦王忽又道:“且慢,先將此人帶至程家宗廟,在程伯休父靈位前掌嘴一百,再行押送北疆。”

    程無彥被帶走後,秦王嘆道:“程伯休父若是在天有靈,得知有此不肖子孫,定會嘔血三升。”

    忽見薛方仲在一旁皺眉深思,秦王問道:“薛卿在想什麼?”

    “微臣只是覺得有些奇怪,那突厥爲何在此時出兵?他們有程無彥這等漢人爲虎作倀,對中原局勢應瞭解頗深,爲何不等我大秦與趙國兩敗俱傷之際再行出兵?”

    秦王搖搖頭,道:“朕也猜不出其中原因。當年胡蠻戰敗,便退入大漠不知所蹤。這些年來我等全力對趙備戰,對北疆有所忽略,實是不該啊。朕日後如能一統中原,定要派人去前朝霍去病封狼居胥之地以外,看看那是個怎樣的世界。”

    薛方仲站起來俯首道:“皇上,微臣請命去秦趙交界之地,點兵五萬赴北疆。”

    秦王看着薛方仲已經斑白的鬢角,喟然道:“要有勞薛卿了,多多保重,朕在咸陽靜候佳音。”

    大趙國那面,突厥來犯的密報同樣也擺到了楚名棠案上,楚夫人細細地看了一遍,嘆道:“終於又要打仗了,只是沒想到不是西秦,而是這突如其來的突厥。”

    楚名棠苦笑道:“爲夫亦是所料不及啊。北疆大營一直固守營地,只關注方圓數百里之事,真是一大失策啊。”

    楚名棠命人將張得利叫來,將一封密函交於他,道:“速派人去南線找錚兒,命他火速回京。”

    張得利領命,匆匆走出屋。

    楚夫人驚道:“夫君想讓錚兒去北疆?”

    楚名棠道:“寶劍鋒自磨礪出,是時候讓錚兒去歷練一番了。”

    楚夫人道:“楚家子弟中不是還有楚洛水嗎,爲何不將他調去北疆?”

    楚名棠冷笑道:“以洛水之能,此戰一旦得勝,北疆統領之職定成他囊中之物,夫人認爲方令信和郭懷會同意此事嗎?夫人請放心,錚兒武藝高強,岳父和郭懷對他評價極高,只要他能牢記這二人教誨,在北疆大營又有堂弟王明泰照顧,定不會有事。”

    楚夫人怔然半晌,喃喃說道:“兒時父親出征北疆,母親和妾身日夜牽腸掛肚,膽戰心驚,沒想到老來又要爲自己孩兒擔憂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