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3章 家門醜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3章 家門醜事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那女子確是如羅聞楓所說的有病在身,臉色蒼白,眼神甚爲冷漠,淡淡地說道:“這位公子認錯人了吧?”

    楚錚一笑,道:“小弟雖說只在三年前見過大嫂一面,但自信絕不會認錯。”回首看了看柳輕如,柳輕如默默點頭,三年前楚府大婚時她也在場,眼前這女子分明就是楚軒之妻,平原郡寧太守之女寧小仙。

    寧小仙仍強辯道:“小女子姓羅,乃羅公子之妹。公子雖說是當朝太尉之子,可行事也過於霸道了吧,草菅人命,難道大趙就沒有王法了嗎?”

    楚錚道:“小弟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將自己的兄弟稱爲公子的,大嫂不願承認小弟也不敢爲難,但羅家小子總會說的。”

    如配合楚錚之言一般,忽然從不遠處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寧小仙聽得很清楚,分明是羅聞楓的聲音,頓時心神大亂。

    楚錚悠悠地說道:“大嫂出自官宦之家,可能有所不知,江湖上有種用於逼問口供的武功叫‘大搜魂手’,任憑再剛烈之人,最後也成卑躬屈膝之徒。”

    寧小仙默然不語,突然面現絕望之色,櫻口微張,正欲咬舌自盡,楚錚早有防備,早已扣在手中的一顆石子倏地飛出擊中寧小仙肩井大穴,寧小仙微哼一聲,頓時暈了過去。

    楚錚看看身邊三位女子,苦笑道:“我該如何是好,總不能真逼死大嫂吧。”

    蘇巧彤和柳輕如也是面帶憂色,武媚娘仍是一副懶洋洋的模樣,道:“公子留媚娘在身邊難道只當擺設嗎,‘媚惑衆生’對付這等不會武功的小女子,就算牀笫之事媚娘也可問得一清二楚。” ●t tkan●¢ 〇

    楚錚也是關心則亂,聽武媚娘一說纔想了起來,卻又有些擔心,問道:“媚娘,你那心法會不會對身體有損?”

    武媚娘答道:“她若不會武功自然不會有傷身體,只會在迷亂之*一切合盤托出。”

    楚錚笑道:“本公子真是糊塗了,那就請媚娘施法吧。”

    武媚娘站起身來,道:“那就請楚公子在外邊等候。”

    楚錚一愣,道:“這是爲何?”

    武媚娘白了他一眼,道:“公子原來居心不良,還想看嫂子欲仙欲死的模樣。”

    蘇巧彤忍不住失笑出聲,暗道這武媚娘倒確是有趣。

    楚錚只好苦笑着走出屋子。

    不到一柱香的工夫,武媚娘氣鼓鼓地走了出來,對楚錚道:“你點的穴道媚娘解不開,先去解了再說。”在柳輕如和蘇巧彤面前大失顏面,武媚娘自然遷怒到楚錚身上。

    楚錚哈哈一笑,爲寧小仙解開穴道後迅速退出屋外。

    楚錚估計武媚娘問出寧小仙之事要費些工夫,便來到了吳安然居處。

    剛進屋便聽見兩個人如牛的喘息聲,只見吳安然和陸鳴站在一旁,而羅聞楓和顏仲文面色灰敗,汗溼全身,顯然剛剛已經吃了不少的苦了。

    楚錚冷冷地看看羅聞楓,道:“羅公子,你好大的膽子。”

    羅聞楓慘然一笑,道:“既是落在你楚家手中,羅某毫無怨言,此事乃羅某個人所爲,與斷劍門全無關係。”

    楚錚指指顏仲文,道:“這人和另外一些弟子難道就不是斷劍門之人嗎,任你百般推脫,斷劍門也逃脫不了干係。”

    顏仲文喘了口氣道:“公子,這楚家五公子最爲心狠手辣,不必與他多說了。”

    楚錚有些奇怪,想想自己的做事風格,這“心狠手辣”四字倒也可承認,但自己在京城裏甚少顯山露水,沒做過什麼出名的事啊,這姓顏的怎麼了解的?

    “顏先生,你是聽何人提及本公子的?”

    顏仲文似是自知失言,閉上嘴再也不開口。

    楚錚衝陸鳴使了個眼色,陸鳴會意。陸鳴與吳安然雖無師徒之名,卻有師徒之實,“大搜魂手”也已苦練多年,顏仲文功力被封,毫無抵抗之力,只覺體內如刀刮銼骨一般,登時又是一聲慘叫。

    楚錚轉向羅聞楓,只見他望着顏仲文,面帶恐懼之色,不由微微一笑,道:“羅公子,你一個江湖人,如何見到本公子大嫂的?”

    吳安然緩緩走到羅聞楓身邊,冷冷地盯着他,羅聞楓剛剛吃到他苦頭,身子不由一顫,不由脫口而出道:“是楚家大公子請羅某到楚府做客時,羅某才見到寧……楚夫人的。”

    楚錚不由大感興趣:“哦?大哥請你這斷劍門少門主到府上作甚?”

    羅聞楓吞吞吐吐地說道:“是爲……”

    顏仲文忽然忍痛拼盡全力叫道:“大公子,不可……”陸鳴反手一個巴掌,顏仲文口鼻登時鮮血直流,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楚錚淡淡說道:“就算你不說本公子大致也已猜到,何況還有個寧小仙,她也會招出實情的。”

    羅聞楓強撐起身來,嘶聲道:“你把小仙怎樣了,她可是你大嫂!”

    楚錚冷哼一聲,道:“楚家無此不貞兒媳,你既是如此在乎她,還是將一切都招了吧,也免得她多受苦了。陸鳴,將那顏老兒封住啞麻穴道,拿紙筆記錄。師父,這小子就拜託您老人家了。”

    吳安然點了點頭,獰聲說道:“放心吧,爲師倒要看看他能經得住幾記‘大搜魂手’。”

    楚錚回到屋內,見內屋之門仍是緊閉着,便坐了下來,默默想道:大哥果然也非等閒之輩,斷劍山莊與平原楚府來往,自己安插在平原城的耳目居然一無所知,想必這些人不是倒戈便是被殺,以前送來的線報恐怕都未必是真,大哥在平原城的勢力恐怕要重新估計了。

    吳安然手拿着幾張絹紙走進屋內,道:“這小子全招了。”

    楚錚有些意外,道:“這麼快?”

    吳安然笑道:“‘大搜魂手’豈是常人所能忍受,這小子已是強弩之末,不得不招。還有,那顏仲文也招了,他是聽昌平王府琪郡主提及你之名的。”

    楚錚想起當年與趙琪同行前往南線大營時,因南齊奸細林風言的幾件事趙琪對自己就無太大好感,不由冷笑道:“原來是她。”

    楚錚接過那幾張絹紙,不屑地說道:“就他這種貨色也配稱什麼武林雙秀?”

    吳安然嘆道:“京城乃藏龍臥虎之地,僅鷹堂的三位供奉尋常人在江湖上行走一輩子也未必能遇得上一個,你見多了自然眼界高了,憑心而論,以羅聞楓這歲數,武林雙秀之名也算當之無愧。”

    楚錚看了師父一眼,笑道:“那徒兒呢?”

    吳安然哼了一聲:“你是個怪胎,算不得數。”說完轉身便走了。

    楚錚給噎了半天,好久才靜下心來看羅聞楓的口供,看着看着,臉色越發陰沉起來。

    蘇巧彤走了出來,臉頰紅撲撲的,大概是受了些武媚孃的媚功蠱惑,但面色卻頗爲凝重,見楚錚坐在椅上若有所思,便道:“武媚娘已經問出詳情,恐怕真是如你所料。”

    楚錚揚了揚手中的絹紙,道:“我已經知道了,剛剛師父來過了,那羅聞楓也已全部招認了。”

    蘇巧彤奇道:“這羅聞楓這般沒骨氣?寧小仙即便是神智不清也堅持了好久才說出實情。”

    楚錚站起身來,道:“破釜山莊傳承近兩百年,他一個富家公子骨頭再硬也硬不到哪兒去。大嫂她並無大礙吧?”

    蘇巧彤搖搖頭,道:“沒有,醒來後只是精神有些恍惚,看樣子還並不知自己已說出實情,輕如姐和那武媚娘正陪着她。這武媚娘真是太可怕了。”

    楚錚微微皺眉道:“巧彤,隔牆有耳,以後無論何時都叫她陸媚吧,我也該注意些了。”

    蘇巧彤嘆了口氣,道:“知道了。”她很清楚,有些事是不能意氣用事的。

    楚錚忽又苦笑道:“唉,真是一個你我都耳熟能詳的私奔軼事。大嫂她怎麼這麼傻,做出這等事來。”

    蘇巧彤卻有幾分同情,道:“這也不能全怪她,看看你大哥是如何對她的,簡直傷透了她的心,羅聞楓纔有機會乘虛而入。”

    楚錚冷笑道:“但她也應該爲自己的家族想想,這一走不僅害了她自己,也讓寧家無顏面對世人。”

    蘇巧彤看着他道:“楚錚,我發現你已完全融入這個時代,連思考方式都已和你父親他們無異。此事若是放在我們那時代,寧小仙又有何過錯?”

    楚錚說道:“可寧小仙她是屬於這個時代的,就應該用這時代的方式去考慮……嗯,巧彤,你似乎對他們抱有同情之意?”

    蘇巧彤點點頭,道:“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請你放他們一條生路。”

    楚錚斷然拒絕,道:“寧小仙或許還有生路,羅聞楓絕不可放過!”

    蘇巧彤道:“可是我看在寧小仙心中,羅聞楓已是她此生唯一的寄託,他若是死了,寧小仙如何獨生?”

    “她可真是蠢哪。”

    楚錚哈哈大笑,可蘇巧彤卻聽出他全是嘲笑之意,微怒道:“楚錚,你不要這麼冷酷無情好不好。你大哥卑鄙無恥之極,你可知道,他兩個妾室所出的子女中其中一子其實乃是琪郡主所生,羅聞楓可曾說了?”

    楚錚一震,道:“此言當真?”他雖知楚軒與趙琪仍藕斷絲連,時常偷偷私會,卻沒想到連孩子都有了。

    蘇巧彤冷笑道:“寧小仙的父親畢竟是平原郡太守,府裏的下人絕不敢輕易得罪於她,你大哥自認做得隱祕,卻不知寧小仙早已知曉。因此她對楚軒完全死心,知道自己再與你大哥相處下去,恐怕連小命都未必能保得住,而寧太守又幫不了她,恰逢楚軒爲結交江湖勢力,邀羅聞楓來府中做客,羅聞楓在一次偶遇中對寧小仙一見鍾情,但寧小仙也是一個月之後才漸漸對他動心的。你方纔未曾聽到,其實她對私奔一事也頗爲顧慮,只是被羅聞楓半強迫着離開府中的。”

    楚錚坐了下來,淡淡說道:“那你可知羅聞楓是受了大哥之意纔去接近寧小仙的嗎?否則他一個江湖中人怎能見到一郡太守之女。”

    蘇巧彤臉色奇異,道:“知道,寧小姐早已知道此事。”

    楚錚大奇:“她知道?那她爲何還要跟着羅聞楓走?”

    蘇巧彤道:“寧小仙也是大家閨秀,容貌秀麗,只有你那大哥纔是瞎了眼對她視若無物。羅聞楓與寧小仙相處時間長了,難免會日久生情。據我猜想,起初是他爲討寧小仙歡心,刻意揣摩她的心思,到後來卻假戲真做,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楚錚看了她一眼,道:“你言情小說看多了吧。”

    蘇巧彤微笑道:“這是人之常情有何奇怪的。寧小仙聽羅聞楓說,你那大哥的意思,是想讓他將寧小仙騙出平原楚府,找個無人的地方殺了,成全你大哥和琪郡主的好事,沒想到羅聞楓天良未泯,發現寧小姐也是個可憐之人,久而久之動了真情,便將事實告訴了寧小姐,勸她隨自己離開府中。寧小仙自然對你大哥失望之極,知道就算拒絕了羅聞楓的提議,你大哥也定會另想辦法置她於死地,而她也對羅聞楓動了真情,若是將此事稟報給寧太守,以羅聞楓的身份,兩人以後定無再見之日,兩相猶豫之下,寧小仙已是六神無主。你大哥前段時日又逼迫羅聞楓儘快動手,原因是琪郡主又有了身孕,昌平王也已起了疑心,羅聞楓無奈之下只好藉機強行將寧小仙帶出平原楚府……”

    楚錚道:“等等,這些事情那羅聞楓怎麼沒有招認?”

    蘇巧彤道:“他既已落入你手中,自知必死,又何必再多此一說。”

    楚錚想了想道:“他原本可以藉此來求我饒他一命的。”

    蘇巧彤冷笑道:“羅聞楓也不是蠢人,楚家出了這等醜事,又怎會留知情人在世上。何況聽寧小姐所說,你大哥爲拉攏斷劍門,對羅聞楓禮遇之極,平日裏以兄弟相稱,江湖中人頗講義氣,羅聞楓可能自覺愧對你大哥,便把此事瞞了下來。”

    “可他既已帶着寧小仙離開了平原城,又怎麼會來到京城附近,爲何不回他的破釜山莊?”

    “羅聞楓是奉他父親羅慕文之命來與你大哥商談結盟之事的,可他做出了這等事,羅慕文自然惱怒之極,可羅聞楓畢竟是他的長子,羅慕文又對此子期望甚高,見羅聞楓誓死不殺寧小仙,無奈之下只好命羅聞楓將寧小仙送至幽州他姑母家中,可羅聞楓擔心父親會派人對寧小仙暗下毒手,執意親自相送。寧小仙一路上心憂成疾,羅聞楓不敢走那荒野小路,而這羅山縣是前往幽州的必經之路,羅聞楓又聽說皇上前些日子在京城東南舉行大獵,他猜想楚家的首腦人物定也前往,便冒險走此官道。不想皇上大獵草草結束,你楚公子又趕往平原城,唉,冥冥中似有天意,羅聞楓居然落入你手中。”

    楚錚站了起來,搖了搖手,道:“巧彤,你等下再說,先讓我想想……”

    “哼哼,琪郡主居然又有了身孕?”楚錚踱着步,喃喃說道,“這實是皇家一大丑事,雖說只是近日之事,但已有一子在平原楚府,世上無不透風之牆,昌平王若是知曉定不會放過大哥,父親也絕不會偏袒,大哥出此下策也是迫不得已。而大哥拉攏斷劍門恐怕就是爲了對付我了。”

    蘇巧彤也知道了一些楚家兄弟之事,笑道:“那是自然了,否則以楚家公子的身份根本無需結交江湖中人,誰讓你父親廢長立幼,你是弟佔兄業,他又並無過錯,換了誰都心有不甘。不過太尉大人眼光確實獨到,而且極具魄力,僅從此事來看你大哥定難成大器,比楚家小五差遠了。”

    楚錚無心與蘇巧彤調笑,皺眉深思道:“可他既與斷劍門爲盟,爲何要讓羅聞楓來辦此事呢?”

    蘇巧彤道:“寧家小姐何等人物,又怎會爲尋常之人動心。這羅聞楓也算世家子弟,英俊瀟灑,風度翩翩,的確比較帥,唔,而且比你帥。”

    楚錚終於忍不住了,笑罵道:“胡鬧什麼,沒見我在考慮正事嗎。大哥真若想殺寧小仙,完全可趁她外出時由斷劍門假扮盜賊殺了她,何必如此麻煩。”

    蘇巧彤笑嘻嘻地說道:“我方纔也在考慮此事,有些猜測但不知對不對。”

    楚錚精神一振:“說來聽聽。”

    蘇巧彤道:“一來寧小仙方纔曾說過,她除了回孃家之外幾乎甚少出府,更遑論出城,時間緊迫你大哥恐怕是難以找到機會。二來這斷劍門與你大哥結盟自然是看上了他楚家長子的身份,雖說朝中已在風傳太尉大人並不準備立他爲楚家宗主,但再不濟也可統領南線,斷劍門地處破釜塘,離南線大營並不遠,向你大哥示好是理所當然之事。但你大哥對斷劍門卻不甚放心,這些江湖世家也是以利益爲先,而非如死士一般毫無牽掛,若是你楚錚許以更大利益與斷劍門和談,斷劍門說不定便會棄你大哥而轉投於你。之所以讓羅聞楓如此繁瑣地去勾引寧家小姐再拐出府殺害,你大哥恐怕已暗中掌握了諸多證據,若日後斷劍門有何不軌之心,便以此爲藉口率大軍剿滅斷劍門,而斷劍門不過是一江湖世家,就算將實情說出也無人會信,懾於楚家之威也無人敢信,只能坐等滅門了。”

    楚錚點點道:“有理。”

    蘇巧彤道:“可惜啊,先是羅聞楓良心發現,後又天意弄人,他和寧小姐落入了你的手中……”

    楚錚冷笑道:“區區一個斷劍門,又能奈我何。”

    蘇巧彤有些擔憂地說道:“此去平原城你可要小心了,你大哥恐怕會對你下手。”

    楚錚點點頭道:“你說的對,父親命我接昌平王世子趙應,並警告昌平王府不得與大哥勾結,大哥若是知道了,難免會心起殺機。”

    蘇巧彤問道:“那你準備如何應對?”

    楚錚哼了一聲道:“我根本無需應對,到了平原郡之後改道先去南線大營,持兵部令符調集五千黑騎軍後再與之一同開進平原城,如此就算我整天在大哥面前晃來晃去,他也只能乾瞪眼,我倒不信以我的武功,天下還有誰能在這五千大軍中置我於死地。”

    蘇巧彤看了他半天,才說道:“卑鄙。”

    楚錚雙手一攤,道:“大哥與琪郡主之事既然被我知曉,我就已立於不敗之地,何苦再與他相鬥,他畢竟是我大哥,怎麼處置就讓父親去操心吧。我若只是孤身一人倒也罷了,你和輕如姐還有幾個丫頭不諳武功,萬一有何閃失我可捨不得。”

    楚錚往屋外看了看,道:“我現在操心的倒是這斷劍門如何處置。”

    不遠處又傳來幾聲慘叫。

    蘇巧彤不滿地說道:“讓你師父就此罷手吧,反正你已經知道了事情經過,羅聞楓也非全無可取之處。”

    楚錚笑道:“方纔是那顏仲文的聲音,師父正在逼問斷劍門的接骨手法和祕藥配方。”

    蘇巧彤稍一凝思便明白了,連連點頭道:“這門技藝確實不應由斷劍門獨享,你若將此廣爲傳播,倒也算做了件大好事,積點陰德。”

    楚錚瞪了她一眼,道:“什麼叫積陰德,倒似我平日裏無惡不作一般。”

    蘇巧彤輕嘆一聲,道:“你既是有志一統天下,是不可有仁慈之心的,這等利民利國之事還是多做些吧,因果報應之說並非全無道理。”

    楚錚強笑道:“你怎麼變得多愁善感起來了,記得初見你時並非如此啊。”

    蘇巧彤輕聲道:“自從有你在身邊,我開心了很多,老天總算待我不薄,有個你能讓我依靠,爭強好勝之心也淡了許多,想的自然也就多了。”

    楚錚心中涌起一片柔情,摟住了蘇巧彤的肩膀,道:“以後你就做個快樂的小女人吧,我會給你幸福的。”

    蘇巧彤臻首靠在楚錚肩上,楚錚只覺幽香撲鼻,一隻手不知不覺往下移去,沒想到蘇巧彤忽然擡起頭,正色道:“答應我一件事。”

    真是大煞風景,楚錚皺眉道:“何事?”

    “你一定要讓武媚娘立下誓言,她那媚功不得使在我和輕如姐身上。”

    “嗯哼,媚娘在屋內辛辛苦苦,你們二人倒在這兒卿卿我我,摟摟抱抱?”

    楚錚有些尷尬,一隻手不覺鬆了開來,可蘇巧彤卻毫無羞澀之意,揚眉對武媚娘道:“你略施小技便把寧小姐弄得神魂顛倒,這也叫辛苦?”

    武媚娘道:“你不懂武功,自然不明白其中之苦,不與你說了。公子,媚娘還問出了有趣之事,要不要聽聽?”

    楚錚正要點頭,蘇巧彤急道:“不許聽!”

    楚錚奇道:“這是爲何?”

    蘇巧彤看了武媚娘一眼,臉色微紅,道:“這武……陸媚簡直無聊之極,居然讓寧小仙將牀笫之事也說了出來,還不住地詢問其中細節,真是不知害臊。”

    楚錚咳嗽一聲,對武媚娘板起臉道:“這確實有些過了。”

    武媚娘道:“媚娘也是爲公子着想,若不問得詳細些,又怎知這寧小仙是被羅聞楓酒後強暴了,才無奈從了他的。”

    楚錚目露殺機,獰聲道:“真是不知死活。”

    “當真如此?”蘇巧彤疑道,“那是該給羅聞楓多吃些苦頭。”武媚娘詢問其中細節時,她與柳輕如無法阻攔,只好走到一邊去了,倒真未聽到此事。

    楚錚問道:“她還說了些什麼?”

    武媚娘瞟了眼蘇巧彤,笑道:“這是公子想聽他嫂子牀笫之事的,可怨不得媚娘了。”

    楚錚氣結,道:“哪個要聽這些了,撿重點的來說。”

    武媚娘不再嬉笑,面色微沉,道:“蘇姑娘離開後,媚娘又問出一件事來,其實寧小仙心底真正喜歡的並非羅聞楓,而是另有其人。”

    “那人是誰?”

    “是楚家三公子,楚原。”

    楚錚聽了與蘇巧彤面面相覷,怎麼又牽扯出老三來了?這純粹就是一出八點檔的肥皂劇嘛。

    楚錚忍不住問道:“三哥他知道此事嗎?”

    武媚娘搖頭笑道:“應該是不知道,用寧小仙的話來說,此人大大咧咧,頂着個榆木腦瓜,從不理會她的心意。”

    蘇巧彤撲哧一笑,道:“快說來聽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當年楚軒尚未成婚時就已對寧小仙頗爲冷淡,寧小仙無奈之下常去找楚原訴苦,他們三人從小在平原城長大,相互之間也不避嫌,楚原便時常開導寧小仙,久而久之寧小仙往楚原那邊跑得愈發頻繁,可楚原卻根本不知寧小仙的心意。沒過多久,楚家兄弟遵從父親之命帶着寧小仙赴京城完婚,寧小仙見事已成定局,漸漸也死了這份心,準備此生安心伴隨楚軒終老。可回到平原城後,發現楚軒不僅與趙琪藕斷絲連,甚至連孩子都有了。寧小仙苦悶之極,失身於羅聞楓後,又得知是楚軒對自己起了殺機,心灰意冷之下便全心轉對羅聞楓了。而楚軒雖說是想拉斷劍門下水,但絕沒有讓他真的沾染寧小仙之意,可羅聞楓也確實是動了真情,這纔有了酒後亂性一事。

    蘇巧彤聽了喟然道:“沒想到其中還有這麼多曲折,這寧小仙真是個苦命女子。”

    楚錚卻搖頭道:“未必,三哥未必就不知寧小仙的心思。他這人外表粗豪,但心思縝密,恐怕是顧忌寧小仙是自己大嫂故做不知罷了。他在南線大營三年,不知拒絕了多少家母爲他介紹的親事,說不定便是因此緣故。”

    蘇巧彤小心說道:“要不你想個辦法,讓他們這對有情人終成眷屬吧。”

    “胡鬧,”楚錚瞪了她一眼,“且不說這僅是猜測之辭,三哥的心思誰都不知道,就算他們二人真有情意,如今寧小仙已失身於羅聞楓,如何再面對三哥?”

    “你這人神通廣大,能將我,”蘇巧彤指了指武媚娘,“還有她安然留在身邊,你三哥與寧小仙之事再難也難不過這兩件事吧,何況……”

    “若是將這二人撮合到一起,對你繼承楚家宗主之位大有益處。”

    楚錚明白蘇巧彤是何意,沉吟半晌,忽道:“媚娘,你再用媚功試探一下寧小仙心中究竟是如何想法,然後再做定奪吧。”

    武媚娘嬌笑應了聲是,往裏屋走去,蘇巧彤忽道:“那個……陸媚,公子方纔說了,要你立下個誓言。”

    武媚娘轉過身來,看着蘇巧彤似笑非笑:“什麼誓言,公子何不親自與媚娘說?”

    楚錚頗有些不情願,支吾着說道:“陸媚,你那個‘媚惑衆生’非常人所能承受,日後還是不要濫用,更不可用於輕如姐和巧彤身上。”

    蘇巧彤點頭道:“正是,陸媚,你照着公子所說立下誓言。”

    武媚娘想了想,忽嫣然一笑道:“媚娘可以立下此誓,不過稍作改動,除非公子允許,媚娘絕不對輕如姐和蘇姑娘施展媚功。”

    楚錚忍不住大笑:“正合我意。”

    蘇巧彤氣極,拿起案上的茶盞便向楚錚扔去,楚錚袍袖一拂,那茶盞來勢頓緩,楚錚伸手接住喝了口餘茶,道:“媚娘,改日替本公子好好治治這潑辣女子。”

    武媚娘抿嘴笑道:“公子放心,媚娘定盡全力。”

    蘇巧彤怒視二人一眼,氣呼呼地進了裏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