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23章 苦肉之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23章 苦肉之計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楚錚如鴕鳥般躲在被窩裏直睡到太陽西下才晃悠悠地起牀走出屋來,只見紫娟翠苓在清理着院中雜物,不由得問道:“她們三人呢?”

    紫娟笑道:“都進屋睡了,都還未起身呢。”

    楚錚哼了一聲道:“這幾人居然比本公子還懶,都什麼時辰了還不起來。”

    翠苓掩嘴笑道:“公子不知道,起先還挺好的,後來蘇姑娘從屋內拿出酒來,三人舉杯共飲,公主喝到最後都眼淚汪汪的了,三人好似都有些醉了。”

    楚錚不禁問道:“公主她說了什麼沒有?”

    紫娟翠苓相互看了一眼齊聲道:“小婢什麼都沒聽見。”

    楚錚不由得氣結,道:“好啊,你們兩個還是不是我踏青園的人了?”

    翠苓笑道:“夫人有命,公主有旨,蘇姑娘也叮囑過小婢不可告訴公子,就算別人話可不聽,小婢平生頭一次接到公主的旨意,不得不從。”

    楚錚心中哀嘆,這兩個女子還沒過門了,連丫環說話都變得硬氣了,轉身回屋去了。

    紫娟翠苓面面相覷,覺得做得有些過頭了,公子恐怕生氣了。

    楚錚沒她們想的那般小心眼,他要操心的事有許多,還犯不着爲這點小事來氣。他在屋內走來走去,不時地皺眉,似乎有事難以決斷。

    蘇巧彤不知何時走了進來,見楚錚如此模樣,輕笑道:“楚公子爲何事煩惱啊,可否說與我聽聽?”

    楚錚有些奇怪:“那兩個丫頭不是說你們三人喝醉酒了嗎?”

    蘇巧彤道:“如此淡的水酒又如何能醉得了人,不過今日確實有些累了,便到紫娟屋內小睡了一會兒。呵呵,還好你四姐與幾位官家小姐有約出去了,若她在此必定更加熱鬧。”

    楚錚苦笑道:“想不到我費盡心思留下的人竟是個好酒之徒。”

    蘇巧彤笑道:“後悔了吧。”

    楚錚道:“事已至此,後悔亦是無用,還不如找點補償。來,蘇美眉,抱抱!”說完張臂向蘇巧彤抱去。

    蘇巧彤忙閃開,低聲說道:“要死了你,萬一她們醒來看到了怎麼辦?”

    楚錚笑道:“你也怕這麼?”

    蘇巧彤黯然道:“若在前世,我反倒不怕了,憑自己本事競爭好了,爭不過大不了退出。可在這世上一夫多妻是司空見慣的事,公主倒也罷了,她還沒嫁給你,但爲了我你會放棄柳輕如嗎?不用皺眉,我替你答了,根本不會,而且我也不會提出這般要求,畢竟你認識她在我之前。”

    楚錚不由得心生感激,道:“謝謝你不讓我爲難。”

    蘇巧彤白了他一眼,道:“算了吧,是不讓我自己爲難,在你心目我未必就比得上輕如姐。”

    楚錚嘿嘿一笑,很聰明地不再作聲。

    蘇巧彤忽然又問道:“你剛剛有什麼煩心事,說來聽聽。”

    楚錚有些爲難,看了看她欲言又止,搖了搖頭。

    蘇巧彤誠懇地說道:“楚錚,我留在你身邊就是想在這異世你我能同心合力,即便有不方便說的,也請告訴我理由,好嗎?”

    楚錚嘆了口氣道:“好吧。如今最讓我煩心的就是趙敏之事。”

    蘇巧彤想了想道:“以前聽傳聞說你與她快成親了,連趙王都同意了此事,怎麼後來又分開了,那天在成府她簡直傷心欲絕,究竟爲了什麼?”

    楚錚道:“跟你說實話吧,趙敏是個好女孩,但儲君趙慶我是一定要除掉的。你是知道的,我最大的志願便是將中原重歸一統,而其中的關鍵便是秦趙之戰,當今皇上長年臥病在牀,說不定哪天就一命嗚呼,趙慶如果登上皇位,此人對我楚家恨之入骨,說不定就會在秦趙之戰處於關鍵時突然背後捅一刀子,到那時可就悔之晚矣。但他卻又是趙敏的親哥哥,雖說兩人平日裏不甚和睦,但畢竟血脈相通,我若娶了她,她要是知道了此事以後如何相處。”

    蘇巧彤笑道:“看來你還有點良心,不是那種不擇手段之徒。不過你說要除掉儲君我也頗爲贊同。此人目光短淺,性子衝動,而且還好色,昏庸之君的所有特點他都佔全了,讓他登上皇位只有對秦國來說是個好消息。他身邊那個叫武媚孃的女子倒是個厲害角色,嘖嘖,居然跟一代女皇同名同姓,我當時聽到她的名字還真嚇了一跳。”

    楚錚張了幾下嘴,說道:“你知道嗎?正是這武媚娘將你們欲在皇上大獵時刺殺家父的事情告訴我的。”

    蘇巧彤奇道:“這是爲何,她爲什麼要背叛儲君趙慶?”

    楚錚道:“她並未背叛趙慶,反倒是勸服趙慶識清其中利害,與我楚家合作剷除你們這幫西秦奸細。”

    蘇巧彤哼了一聲道:“原來是我所託非人,還以爲你楚公子真有多厲害呢。”

    楚錚笑道:“那是自然,在下原本便是凡夫俗子一名,與文采橫溢的蘇姑娘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蘇巧彤見楚錚又重提此事,不由得羞怒交加,正要發作,突然想想不對,道:“那武媚娘肯定與你之間有關係,是不是?否則你雖是楚名棠之子,但只不過是軍中一偏將而已,以她儲妃娘娘的身份應將此事告訴你父親纔是,爲何會告訴於你?此中詳情還不從實招來!”

    楚錚沒想到她會反應這麼快,一下子便看出了其中破綻,暗罵自己多嘴,但又一想成奉之都已知道武媚娘之事,告訴蘇巧彤也無妨,便將自己當年安排武媚娘入宮一事說了。

    蘇巧彤聽了忍不住說道:“將這女子送入宮又不受你掌控,反倒成爲那儲君的得力臂膀,你何時變得這麼心慈手軟了,除非……哼哼,你與那武媚娘關係不簡單啊。”

    楚錚叫起了撞天屈:“你看我是爲美色而誤事的人嗎?只不過我覺得武媚娘此人可有可無,在趙慶身邊根本掀不起多大風浪,這才聽之任之。”

    蘇巧彤道:“到現在你難道還覺得她可有可無嗎?”蘇巧彤總覺得楚錚心中對武媚娘有些意思,最起碼也是有憐惜之意,否則怎麼會任由她坐大。

    楚錚沉吟片刻,淡淡說道:“方纔已說過了,我唯一顧忌的是趙敏,至於趙慶和武媚娘,我想除去這二人易如反掌,而且能做得天衣無縫。”

    蘇巧彤有些不大相信,正待再問,楚錚舉手阻止了她,小聲說道:“有人來了。”

    “公子,屬下歐陽枝敏求見。”

    楚錚點佔頭道:“進來吧,歐陽。有什麼事嗎?”

    歐陽枝敏躬身道:“啓稟公子,已發現西域佛門之人行蹤。”

    京城南城的潑皮頭頭黃義雖貪於安樂,但手下倒也有幾個得力之人。其中一個叫冷毅的少年更是其中佼佼者,他領着手下人挨家挨戶地詢問着,偶然得知興事街有一戶人家小兒得了重病,請了幾個郎中都無濟於事,後來兩個外來人出手將那孩童救了下來,那戶人家感激涕零便挽留他們住了下來。這幾天歐陽枝敏對這些潑皮逼得甚緊,冷毅一聽“外來人”這三字就敏感,細細打聽之下得知這兩個外來人經常頭戴斗笠,頓時疑心大起,再細心打探,發現這二人不但口音奇特,而且從不在上京城辦何事,每日外出也只在街頭閒逛。冷毅立即想稟報黃義,但黃義卻窩在萬花樓怎麼也找不到,等找到時歐陽枝敏已經將南城一分爲四了。

    楚錚聽完歐陽枝敏稟報,道:“現在由何人在監視他們?”

    歐陽枝敏道:“已經全換上我們鷹堂的人手,那些潑皮終究有些靠不住。”

    楚錚點點頭,道:“叮囑他們不要接近,遠遠盯着就行了,這些和尚全是當世一流高手,不要讓鷹堂弟子白白折損了性命。”

    歐陽枝敏應了聲是,又問道:“公子還有什麼吩咐?”

    楚錚道:“沒了,你也小心些。”

    歐陽枝敏出去後,楚錚見蘇巧彤低頭不語,道:“你怎麼了?”

    蘇巧彤道:“凡塵大師在西秦被稱爲萬家生佛,濟世救人無數,說不定此次會命喪趙國,我只是有些不忍心罷了。”

    楚錚笑道:“你別把我看得太高了,那凡塵乃天道高手,在萬軍叢中都能自保,哪是這麼容易對付的,調集禁衛軍對他恐怕沒有太大用處。而且禁衛軍有不少世家子弟,若是死傷太多恐怕很難交代過去。”

    蘇巧彤哼了一聲:“那有什麼,你做事向來謀定而後動,寇大娘那麼高的武功不也折在你手上了嗎。”

    楚錚知她對寇大娘之死仍心有芥蒂,也不接口,沉吟半晌才道:“這高手嘛,還是找高手來對付。”

    蘇巧彤看了他一眼道:“楚公子不也是當今的一流高手嗎?”

    楚錚故作羞愧道:“我只能欺負一下街頭的潑皮無賴,與這些真正的高手相比,實有天壤之別。”

    蘇巧彤忍不住笑道:“你這人最精通的就是扮豬吃老虎,我今天才知道你還是這上京城混混的頭目。原來你轉世是來混黑社會來着。”

    楚錚沒有笑,道:“這市井之中並非無可用之人,只是朝中各大世家並未把他們放在眼裏,認爲其中都是些雞鳴狗盜之徒,其實這些雞鳴狗盜之徒若是利用好了,用處還是不小的。此次搜尋西域佛門,若讓禁衛軍去,不但聲勢過大,而且恐怕不會這麼快便能找到他們的下落。”

    楚錚長吸了一口氣道:“佛門已經出場,大獵這齣戲的帷幕已徐徐拉開。巧彤,這段時間你還是住在楚府裏,京城可能會有幾天比較動亂。”

    蘇巧彤有些不信,道:“就佛門幾個和尚能掀起什麼亂子來,你不是一切都已準備妥當了嗎?”

    楚錚沉默半晌,垂下眼皮道:“如果儲君死了呢?京城能不亂嗎?”

    蘇巧彤大吃一驚,道:“你現在就想殺了儲君?那敏公主怎麼辦?”

    楚錚道:“我方纔不就爲此事煩心嗎,但離皇上大獵只剩下三天時間了,佛門中人已經出現,是該做決斷的時候了。這次是最好的機會,一旦錯失再想殺他可就難了。”

    蘇巧彤道:“若儲君此時死了,誰又來繼承皇上的皇位?還有你真能保證自己做得天衣無縫嗎,如果泄露半點風聲,你和你們楚家都會大難臨頭。”

    楚錚道:“我向來不做無把握之事,這點你放心。至於皇位問題,儲君側妃楊秋兒已有孕在身,但不知是男是女,皇位由誰來繼承恐怕得過個大半年才能定得下來。在這半年內趙國各地的皇室宗親也定會蠢蠢欲動,若楊妃生下的是個女子,平原府昌平王之子趙應則是最有可能登上皇位之人,畢竟他是皇上的嫡親侄子,父親也是看着他長大的。不過……”

    楚錚哼了一聲:“不管何人登上皇位,仍是要仰楚家鼻息。”

    蘇巧彤看着楚錚,第一次覺得自己以前敗在他手下確實不冤。

    楚錚此時心中卻不禁又想道,趙應若是登上皇位,大哥楚軒與他交情不錯,會不會藉此而動呢?

    楚錚站起身來,道:“今夜又是個不眠之夜。我先出去一下,敏公主若是醒來,你幫着拖延一段時間,晚上我還要與她一同到宮裏去一趟。”

    凡塵和迦羅坐在一個賣煎餅的鋪子裏,看着起早去趕集的熱鬧人羣,凡塵突然低聲嘆道:“趙國論富庶確是勝過了大秦,看這些百姓大都面露笑意,絕無做作之志,而是出自肺腑,趙國的掌權者功不可沒。兩國都在爲即將而來的大戰作準備,此地平靜如常,大秦國內百姓卻怨聲載道,尚未開戰,秦軍已輸一籌。秦王此人只可爲一地之霸主,想要稱雄天下還是略有不足啊。”

    迦羅向四處看了一眼,小聲道:“師父,徒兒覺得有些不對,似有人在監視我們。”

    凡塵微笑道:“你現在才發覺麼?從昨日起,至少有近百人在暗中跟蹤着,便是這小小的早點鋪子內也有十數人是爲你我師徒而來。”

    凡塵聲音雖不響,但附近幾桌的人也聽得清清楚楚,幾位大漢臉色一變,不由得站起身來後退到鋪子外凝神戒備。

    凡塵對他們並不理會,仍在慢條斯理地吃着早點。其實楚錚有一事搞錯了,西域佛門頗似今日的喇嘛,對葷腥並不十分忌諱,西域冬季寒冷之極,功力稍差之人不食用些牛羊肉食是很難抵禦那股陰寒之氣的。

    迦羅也在暗聚功力以備不測,口中問道:“師尊既已察覺,那爲何不告訴徒兒,及早另想辦法。”

    凡塵道:“這裏終究是趙人的京城,無論你我怎樣喬裝打扮,也會被他們找到的。爲師要找的那個少年家世顯赫,他住的上京楚府周圍防範嚴密之極,根本無法悄然接近,況且僅憑你我師徒想要掌握他的行蹤也是頗爲困難,還不如顯露身份等他來找爲師呢。”

    迦羅不解道:“師父怎知這少年一定會來找我們?”

    凡塵淡淡說道:“佛祖既然將龍象伏魔功授於了他,爲師到了此地,他必會前來。”

    外面突然唿嘯聲大作,幾個禁衛軍士策馬一路奔來,口中叫道:“奉軍命此處三條大街盡數封鎖,閒雜人等快些離開,否則死傷勿論。”

    鋪子外那幾個大漢也衝裏面叫道:“裏面的快些走開,官軍在此捉拿賊人,想保命的趕快走開。”

    上京城內百姓享慣了太平,幾時見過這般景象,聞言紛紛跑了出去,店鋪老闆也顧不上收錢了,匆匆打了個包裹便向外跑去。

    那老闆忽覺眼前一花,一個慈眉善目的老者攔在他面前,從懷中掏幾枚銅錢遞給他,微笑道:“店家,這是老衲師徒的飯錢,請收好了。”

    店鋪老闆驚疑不定,看了半天明白這老者並無惡意,接過錢撒腿便跑遠。

    凡塵將頭上假髮與斗笠取下,坐下來搖頭笑道:“爲師侍奉佛祖幾十年了,還是第一次被人稱之爲賊子。”

    迦羅道:“師父在西域被尊稱爲萬家生佛,不必將這些人的話放在心上。”迦羅說着往外看了看,發現那些禁衛軍和那幾個大漢消失得無影無蹤,整條大街上空蕩蕩竟已無一人,只有初冬的寒風低聲呼嘯着。

    凡塵突然合上雙目,說道:“來了。”

    迦羅不解地問道:“是誰?”

    凡塵道:“那少年來了,不過還有一人。看來這少年對老衲戒意頗深,居然還帶了一位高手。”

    “大和尚好功夫,凝風辨神竟到了如此地步,葉某佩服。”鋪子外不知何時已站了兩人,爲首的是個中年人,面容呆板,只是雙目英氣迫人,迦羅看了他一眼,竟不敢直視。

    凡塵的目光卻緊盯着站在那中年人身後的少年,緩緩問道:“你便是楚錚?”

    楚錚走近這家鋪子時就已覺得渾身氣血翻涌,龍象伏魔功在體內歡快流動,似聽到裏面有人在召喚它一般。看着這鬚眉皆白的老者,楚錚竟覺得有種親切之意,恭恭敬敬地施禮道:“晚輩楚錚參見大師。”

    凡塵點點頭,道:“老衲受你一禮倒也應該,楚錚,你走近一些。”

    楚錚毫不猶豫地往前走了兩步,趙茗在一旁也未阻攔,似他們這等高手,絕不屑於用計來欺騙對手。

    凡塵右掌虛按在空中,楚錚頓時覺得一股暖意將自己包住,舒坦之極。

    凡塵收回了手,臉露讚歎之色,道:“果然如此,楚錚,你天縱其才,體內龍象伏魔功已至第五屋,不消三年便可踏入第六層境界,此功自創世以來,從未有過進境如你這般快速者。老衲問你,願不願隨我回西域?”

    趙茗冷笑道:“大和尚,楚錚乃是我大趙將官,你若想將他帶走,先過了葉某這一關再說。”

    凡塵微笑道:“這位女施主想必就是當代葉門之主了。”

    趙茗也不驚訝,冷聲道:“正是。”

    凡塵合什道:“女施主,我佛眼中世人何嘗有趙秦之分,楚錚與佛有緣,他若是參透了自然會隨老衲去,若他紅塵俗事未了,老衲也不勉強。”

    凡塵這番話說得滴水不漏,趙茗哼了一聲,對楚錚問道:“你願不願隨這大和尚去念經誦佛?”

    楚錚向凡塵施禮道:“晚輩請問大師,何爲佛?”

    凡塵微微一愣,道:“佛曰,佛乃大覺者。覺有覺察、覺悟之二義,覺察煩惱使不爲害,覺知諸法之事理,而了了分明者,是爲佛。”

    楚錚又道:“再問大師,何處是佛?”

    凡塵高誦佛號:“百千法門,同歸方寸,我佛無處不在。”

    楚錚笑道:“既然我佛無處不在,萬千世界何處非靈山,大師爲何還要讓晚輩隨大師去呢?只要晚輩心中有佛,時刻皆在修行,爲何非拘於靈山一境呢?”

    凡塵盯着楚錚看了半天,說道:“楚錚,你悟性驚人,如此年紀便能說出這番至真佛理,實讓老衲訝然,但此言真是出於你真心嗎?”

    楚錚正想再胡扯,忽覺從凡塵身上傳來一股極大的壓力,謊言居然說不出口來:“我……我……”

    趙茗一掌拍向凡塵,喝道:“好霸道的和尚。”

    凡塵並不躲閃,袍袖無風自起,只聽撲的一聲輕響,楚錚和迦羅登時後退數步,趙茗則以足尖點地在原地轉了兩圈,而凡塵法袍袖上卻裂了道口子。

    凡塵搖了搖嘆道:“楚錚,你終究仍是塵緣未了,罷了罷了,老衲若強行請你去靈山,反倒把你的悟性全磨盡了,看來只有在紅塵中讓你自己參悟後,自然會皈依我佛。”

    “迦羅,走吧。”

    趙茗身形一閃攔住了凡塵師徒的去路,道:“大和尚不遠千里來我大趙,葉某若不領教一下佛門絕學,豈不遺憾終生。”

    凡塵合什道:“我佛門中人習武只爲強身健體,除魔衛道,從不與人起意氣之爭。”

    趙茗道:“大和尚既然不想出手,葉某也不勉強,但請大師留在大趙吧,葉某願劃出一座名山供大師參禪打坐。”

    忽聽一人冷冷說道:“故老傳聞,當年的葉門始祖便是以鋒芒畢露、蠻不講理聞名,可沒想到這門風居然延續到了今日。”

    迦羅不由得一聲輕呼:“刑門主。”

    趙茗緩緩轉過身,只一個黑袍人靜靜地站在店鋪外,不由得心中驚駭,她向來自視甚高,沒想到此人到了門外自己卻仍未察覺。

    趙茗長吸了口氣:“刑無舫?”

    刑無舫並不答話,衝屋內的凡塵微微抱拳。凡塵合什還禮,心中迷惑不解,他來這裏作甚?

    楚錚湊到趙茗身邊說道:“長公主,怎麼一下來了兩位天道高手,要不下官招呼外面的禁衛軍進來?”

    趙茗反而被楚錚一言激起了心中的傲氣,揚眉說道:“好,今日葉某同時領教一下佛魔二門的絕學。”

    刑無舫冷笑道:“同時領教?你把我刑無舫當成什麼人了,既然你與凡塵大師約戰在先,本座在一旁觀戰便是。”

    趙茗哼了一聲,方纔那話也只是說說而已,真這兩人一起上自己只有返身走人的份兒。不過她天性好武,在趙國又找不到對手,今日碰到與自己實力相當的對手着實有些技癢,便上前一步對凡塵說道:“大和尚,請。”

    凡塵仍想推託,刑無舫臉色一沉,道:“大師,難道你已忘了皇上之命,想要就此回大秦嗎?”

    凡塵心中更是疑惑,魔門一向對秦王之命陽奉陰違,今日這刑無舫是怎麼了,若不是他曾與這魔門之主交手過多次,對他極爲熟悉,他真要懷疑這刑無舫是不是別人冒充的了。

    趙茗雙手在胸前一合,並指如劍,道:“葉某失禮了。”說完,雙指直刺向凡塵眉心。

    凡塵明白此戰已是難免,不由得嘆了口氣,只好凝神應戰。

    楚錚在旁邊看得兩眼眨都不眨,凡塵在龍象伏魔功上浸淫數十年,已到了第八重的境界,一招一式使出來沉凝如山,任憑趙茗萬千變化,始終近不得凡塵身邊。

    楚錚看了一會兒突然明白過來,這大和尚是在故意指點自己,難怪他只守不攻,趙茗幾次故意露個破綻,凡塵卻視而不見,只是將那八式龍象伏魔功翻來覆去地使着。楚錚直看得如癡似醉,他以前所練的龍象伏魔功只靠自己摸索,吳安然根本無法給予他什麼指點,與人動手只靠一股蠻勁與人硬拼死扛,吳安然雖已無法擊敗他,那是因爲楚錚對他的武功太熟悉了,閉了眼睛都知道他下一招會使什麼。若換成赫連雪等人,楚錚在拼內功上不會吃虧,但真若動起來只有防守保命的份兒。

    凡塵估計楚錚已經看得差不多了,突然一聲大喝:“龍爲攻,象爲守,龍象同出,剛柔並濟,攻守兼顧。”說完,雙臂一振,剛剛只爲防守的那八式動作不變,但卻竟全轉爲攻勢,將趙茗逼得連連後退。

    楚錚喃喃道:“原來這幾招還可以這樣用的。”心下恨不得自己化身凡塵,痛揍趙茗這老姑婆。

    趙茗雖連着後退好幾步,但卻絲毫不亂,很快化解了凡塵的攻勢,重新穩住了陣腳。凡塵拳勢雖如驚濤駭浪般猛烈,但趙茗如一葉扁舟隨浪起伏,攻守自如,與凡塵鬥個旗鼓相當。

    刑無舫突然輕咳一聲,楚錚驀然驚覺,兩人相視一眼,不爲人所察地點點頭。一旁的迦羅雙拳緊握看着自己的師父,絲毫沒注意到另兩人間有何貓膩。

    凡塵雙拳成天地之橋,將趙茗大半身都籠於拳勢之下,趙茗見無處避讓,一掌迎向凡塵左拳,一沾即收借力向後飄去。

    刑無舫突然身形一動,已到趙茗身後,獰聲道:“百年宿怨此掌了結。”雙掌忽變得晶瑩剔透,直拍向趙茗背心。

    趙茗沒想到這堂堂魔門之主竟會如此卑鄙,等到覺察已是躲閃不及,只好運起全身功力集於背準備硬挨這一掌。

    卻聽楚錚一聲大喝:“長公主小心。”話音未落,楚錚也已來到趙茗身後,勉強擋開刑無舫一掌,眼見另一掌無法無法擋開,楚錚突然撲到趙茗背上,結結實實替她捱了一掌。

    楚錚一聲慘叫,趙茗只覺頸後溼熱,伸手一摸,原來是楚錚一口鮮血已噴到了她身上。

    趙茗突感憤怒之極,渾然不顧身前凡塵來拳,轉身扶住楚錚,一手抽出腰間短劍,沒頭沒腦地向刑無舫劈去。

    凡塵硬生生地收住拳勢,怒道:“刑門主,你這是何意?”

    刑無舫閃開趙茗短劍,冷冷說道:“中原四國皇家背後都有一位天道高手支持,本座殺她也是爲大秦着想。”

    趙茗眼中似要噴出火來,咬牙道:“無恥!”

    楚錚靠在趙茗肩膀之上,身子突然一顫,斷斷續續地說道:“冷,好冷啊。”

    趙茗將他摟住道:“你中的是魔門的冰魄神……冰魄魔掌,千萬要支持住,趕快運功療傷。”

    凡塵走到二人面前,道:“冰魄神掌乃天下至寒的武功,女施主快帶楚錚離開此地爲他療傷,老衲爲你們攔住刑無舫。”

    趙茗看了一眼楚錚,只見他臉色慘白,雙脣如結了層冰霜一般,知道確是耽擱不得,便向凡塵微微施禮:“多謝凡塵大師。”

    趙茗帶着楚錚走後,凡塵拉開架式等了半天也不見刑無舫有何動作,不由得道:“刑門主……”

    刑無舫淡淡說道:“大和尚既然要攔本座,本座還是省點力氣不去追了。”

    凡塵吸了口氣道:“刑門主,以你的身份爲何做出如此卑劣之事?”

    刑無舫道:“其中原因本座方纔已經說了,倒是大和尚你突然倒戈相向,本座看你回去後如何面對皇上。趙軍快來了,本座先走一步。”

    凡塵微一凝神,果然聽到了趙軍喊殺之聲,他不想多傷性命,只好說道:“迦羅,走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