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21章 各取所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21章 各取所需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楚錚喝了一口茶,只感心神氣爽,

    他此刻正坐在萬花樓那間隱密的雅間中,四周竹林環繞,雖說已是秋冬交接之際天氣有些陰冷,但楚錚內力早已到寒暑不侵的境界,仍是一襲青衫。碧綠的竹葉,清香的熱茶,實在愜意無比,比那滿是脂粉味的踏青園舒心多了。

    趙敏已在踏青園住下,楚夫人雖不喜歡她,但面子上的功夫還是要做足的。令人意外的是蘇巧彤也住進了楚府,不知她如何說動了楚倩,楚倩居然將她留在了自己的尋芳園中。楚錚對此倒沒意見,畢竟西域佛門的凡塵掌教已到了上京城,蘇巧彤還是住在楚府比較安全些,只是一想到以後的日子,楚錚忍不住皺眉,且不說別的,以前他都是與輕如同睡的,昨晚她卻搬回了原來那間屋子,讓自己獨抱孤枕到天明。

    齊人之福不好享啊,楚錚忍不住嘆了口氣,自已身邊怎麼就沒有那種小說裏傻得無怨無悔的花瓶女子呢,個個精明瞭得,就算趙敏也是個心思剔透的女子,只不過比蘇柳二女來還是差了些。

    天魅門主徐景清走了進來,施禮道:“公子。”

    楚錚站起身,道:“他們來了?”

    徐景清點了點頭。

    楚錚走出門外,只見從假山叢中走來幾人,前面的是他的師父吳安然,旁邊是赫連雪,二人身後一人身着黑袍,臉色蒼白,雙手負背緩步而行,但與前面的吳安然始終保持約三尺距離,這段空間如凝滯了一般,無論吳安然步速如何,竟不變一絲半毫。

    那黑袍人渾身似有股神祕的魔力,楚錚長吸一口氣,強迫自己眼神從他身上移開,這才注意到黑袍人身後還跟着一男一女,男的劍眉星目,丰神俊朗,只是神情高傲,顯然不是個好相與之人。

    再看那女子,楚錚心中大奇:老外?只見那女子金髮碧目,高高的鼻子小巧的嘴,一身勁裝更襯出她火辣的身材,讓人大飽眼福。

    幾人來到楚錚面前,徐景清上前一步行魔門之禮,俯首道:“天魅門徐景清參見聖門門主。”

    刑無舫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道:“本座此次來趙國,沒想到竟能見到天魅門和血影宗之主,實是聖門大幸。”

    楚錚微微躬身道:“晚輩楚錚參見刑門主。”

    刑無舫道:“楚公子請起。”對着楚錚上下打量一番,刑無舫轉頭對吳安然說道:“吳兄弟,你收了個好徒弟啊,比本座這兩個劣徒強多了。”

    吳安然笑道:“門主客氣了。”

    忽聽有人一聲輕哼,楚錚斜眼看去,只見金髮女子挑釁地看着他,滿臉的不服氣。

    楚錚一笑,施禮道:“這二位想必就是刑門主的弟子了,楚錚見過師兄師姐。”

    那青年男子抱拳道:“不敢,在下林風玄見過楚公子。”

    那女子見楚錚彬彬有禮,心氣稍平,也回禮道:“星光舞見過楚公子。”

    楚錚側身道:“諸位請屋內詳談。”

    到了屋內,楚錚親自爲諸人倒上茶水,返身坐下道:“刑門主,赫連前輩前幾日到晚輩府中已將聖門之事基本說清。晚輩師從血影宗,亦可算是聖門弟子,況且晚輩兩位先祖亦出自聖門,如今聖門有難,自當鼎力相助。不過小侄身爲大趙之臣,其爲難之處想必赫連前輩也與刑門主說了,不知刑門主認爲應如何?”

    衆人皆感愕然,沒想到大家凳子還沒坐熱楚錚便開門見山,而且還先反問刑無舫。

    刑無舫饒有興趣地看着楚錚,武林中似他這般年紀的少年,見了自己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楚錚卻侃侃而談,隱隱將他與自己擺在了同等地位。

    卻不知楚錚也是迫不得已,趙敏住進了踏青園,今日出來還是特意找了個藉口,他不想將時間浪費在繁文縟節上,乾脆直入正題。

    吳安然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道:“錚兒……”

    楚錚向他行了一禮,道:“師父,徒兒並非對刑門主不敬,只是聖門欲留於大趙,需做長久打算,徒兒官職卑微,能幫得了一時,卻幫不了一世。至於家父那裏,晚輩認爲能不讓他老人家知道還是不要知道爲好。”

    刑無舫和赫連雪微微點頭,楚名棠雖說是楚問天之後,但畢竟年代久遠,何況他如今位極人臣,要是他知曉此事,魔門說不定要麼爲他效命,要麼爲他所滅,與在西秦時一般命運。

    星光舞在一旁冷笑道:“楚公子,你說了這麼一大堆話不過是想從我聖門得到些好處罷了,倒不如先將公子所欲說出來,我聖門再看看能否應允。”

    楚錚訝然,這女子說話比自己還直接,沉默片刻突然笑道:“星師姐說的不錯,晚輩心裏是想讓聖門爲我楚錚效力。”

    林風玄和星光舞勃然變色,挺身欲起。刑無舫冷哼一聲:“坐下。”兩人看了師父一眼,恨恨地又坐下。星光舞怒視着楚錚,飽滿的胸脯不住起伏着。

    這難得一見的美景楚錚當然不會放過,看得星光舞幾乎要拔劍而起了楚錚才又道:“晚輩心中是有這般想法,但也有些自知之明,當然知道自己還沒有資格要讓魔門爲我效力,因此晚輩覺得雙方合作倒是個上佳選擇。”

    星光舞心氣難平,不屑道:“好大的口氣,合作?你有何能力與我聖門平起平坐,聖門真要與人合作豈會找上你這乳臭未乾的小子。”

    楚錚暗暗搖頭,這女子修心養性的功夫還是差了些,不管她武功如何,但僅憑這一點,自己若與她交手已是立於不敗之地。

    楚錚傲然道:“星師姐,在我大趙只有小弟對聖門並無偏見,能真心誠意合作,而且小弟自問也有這般實力。大趙楚家屹立近兩百年不倒,暗中的力量亦是趙國之冠,這點家師和徐門主應是比較清楚的。”

    星光舞冷笑道:“哦?那不如亮出來瞧瞧。”

    楚錚淡淡地道:“星師姐,小弟如今談的是合作,而非相爭之事。聖門來我大趙總不會是專程來樹敵的吧。”他不再與星光舞做口舌之爭,對刑無舫施禮道:“刑門主,晚輩想先請教一事。”

    刑無舫頷首道:“楚公子請說。”

    楚錚道:“聖門半數弟子留在我大趙,刑門主是否仍返回西秦?”

    刑無舫看了眼赫連雪,道:“不錯,聖門還有不少弟子及家眷尚在西秦,本座自然要回秦國。”

    楚錚道:“看來刑門主暫不欲與西秦反目,那這半數聖門弟子如何悄然留在趙國便是一大難題了,晚輩猜的對不對?”

    刑無舫眼中露出嘉許之色,點頭道:“正因如此,赫連兄弟想到了楚公子,想請楚公子相助。”

    楚錚一擊掌,笑道:“看來晚輩提出與聖門合作,正應二者所需。”

    星光舞看着這小毛孩子與師父也是一口一個合作,心中極不舒服,忍不住冷笑道:“什麼二者所需……”

    刑無舫厲聲喝道:“閉嘴,小舞,聽楚公子把話說完。”

    星光舞愣住了,眼圈微紅,刑無舫雖外表嚴厲,但從小到大從未對她大聲喝罵過,沒想到今天爲了一個外人如此訓斥自己。

    刑無舫對楚錚道:“小徒頑劣,讓楚公子見笑了。”

    楚錚笑道:“星師姐乃真性情之人,她所問的正是晚輩想要說的。請星師姐寬心,小弟來此之前,就已決定好將這一半聖門中人安置在何處了。爲表誠意,晚輩先向刑門主稟報此事。”

    刑無舫道:“楚公子請講。”

    楚錚道:“大趙國東部兩郡交界處,有一縣城名長平縣,縣令範若誠乃晚輩妻弟……”

    “妻弟?”星光舞不由得脫口而出,這小毛孩纔多大就有妻子了?那他妻弟豈不更小,居然還是一個縣令。

    楚錚哭笑不得,白了她一眼繼續說道:“長平縣地勢險要,乃兵家必爭之地,附近有座五千人的兵營,晚輩準備調家師的記名弟子歐陽枝敏爲該營主將,這般軍地兩方都是晚輩的人,聖門還可選出一名弟子,晚輩修書一封給妻弟範若誠,保薦他爲縣衙捕頭,聖門弟子在那長平縣安扎定無人敢騷擾。只是晚輩那妻弟範若誠爲人方正,聖門弟子最好不要輕易招惹他。”

    刑無舫等人心裏清楚,如此一來,聖門弟子等於是被軟禁在長平縣,稍有越規之舉,那兵營中的五千兵馬隨時可進城圍剿。林風玄忍不住冷笑道:“楚公子,你用心有些險惡啊。”

    楚錚道:“林師兄此言差矣,聖門爲西秦效力世人皆知,小弟此舉亦是擔了極大風險,若被人發覺小弟偏袒聖門,非但小弟有難,我楚家也難辭其責。據小弟所知,聖門在西秦時鼎盛時期門下弟子近三千人,如今不過四百,在長平縣正好可以修生養息,何樂而不爲。”

    林風玄道:“那我聖門難道要一輩子待在這長平縣?”

    楚錚胸有成竹地說道:“不必,長則十年,短則五年,小弟便可掌控大權,到時天下聖門弟子皆可去得。”

    楚錚沉吟下又道:“刑門主,晚輩還可動用大趙在西秦之人,全力助聖門弟子及家眷離秦赴趙。”

    此言一出,刑無舫也有些聳然動容,赫連雪道:“此言當真?”

    楚錚肅然道:“晚輩若有虛言,天誅地滅。”

    刑無舫深思良久,沉聲道:“好,楚公子真能讓我聖門在西秦之人脫離險境,日後若有所需,聖門必鼎力相助。”

    楚錚一笑,刑無舫能說出此言,今日目的已經達到,來日方長,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赫連雪問道:“請問公子,那如何能瞞過秦王,相信我聖門半數弟子已戰死在趙國,秦國在趙國細作爲數不少,稍有疏忽便可能前功盡棄。”

    楚錚抿了口茶說道:“這簡單,依秦王之意行事好了。”

    星光舞忍不住說道:“依秦王之意?他可是叫聖門刺殺你父親耶。”

    楚錚淡淡道:“刺殺家父當然不可,朝中大臣那麼多,殺了一兩個便是。”

    林風玄譏道:“那也不是什麼都可殺,總要是你們趙國的重臣纔可取信於秦王。”

    楚錚盯着他,一字一句說道:“吏部尚書唐孝康,朝中一品大臣,這個夠分量了吧。”

    徐景清身子一顫,這少年真是看似和氣,其實心思狠毒異常,這唐孝康也是萬花樓的常客,乃鐵桿的楚系官員,平日裏與楚錚交情不錯,也不知暗中什麼地方得罪了楚錚,居然要置他於死地。

    唐孝康怎麼也不敢得罪楚錚。只是楚錚覺得自己總是吃了年幼的虧,朝中大臣皆看在他是楚名棠之子纔對他禮讓有加,楚錚迫切想建立自己的勢力,但每次想爲自己身邊人安排個官職都不得不扛起父親這面大旗,當然首先要經得楚名棠首肯。楚錚知道自己日後定會暫離京城,或到軍中或到地方任職,在朝堂之上沒有真正忠於自己的勢力總感到心裏不踏實,如今成奉之是死心塌地跟隨自己了,此人才幹遠勝唐孝康,只是以前因他是皇上的人,三大世家不讓他有出頭之日罷了。唐孝康一死,朝中適任吏部尚書之人寥寥無幾,自己與蘇巧彤之事京城中路人皆知,母親對巧彤也頗爲滿意,王家若沒有意見,只要再設法取得父親支持,成奉之接任吏部尚書幾成定局。

    林風玄想了想道:“這唐孝康既然是吏部尚書,身邊定警備甚嚴,恐怕不大好下手吧。”

    楚錚道:“林師兄請放心,聖門可設法與我朝禮部令吏餘世同取得聯繫,此人乃西秦細作,小弟到時會通過他將大獵時禁衛軍駐紮圖交給聖門。聖門弟子可假扮禁衛軍在夜間混入其中。據小弟所知,唐孝康身邊高手不多,務求一擊必中,然後按小弟安排的路線撤離便可。”

    星光舞道:“你說的輕巧,這獵場內不知有多少趙軍,如果出什麼差錯我聖門弟子豈不危矣?”

    楚錚沉聲說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世上本就沒有萬無一失之事。”

    屋中頓時寂靜下來。

    刑無舫忽然緩緩說道:“楚公子心思縝密,考慮十分周到,聖門若想博得秦王相信,必須在上京城內有所作爲,就依楚公子之計行事吧。”

    楚錚卻道:“刑門主,如果諸事順利,聖門弟子幾乎毫髮無傷便可離開獵場,禁衛軍中也定有西秦細作,若將此訊息傳回秦國,秦王仍會生疑。”

    赫連雪臉色微變,道:“楚公子,你難道要留下部分聖門弟子性命?”

    楚錚笑道:“小侄怎會有這般想法。只是若不留下些屍首,怕是交代不過去,小侄倒有一計,刑門主和赫連前輩看看是否可行?”

    赫連雪道:“當真?楚公子說來聽聽。”

    楚錚從懷中掏出一卷絹帛,攤在案上打開,衆人看去,只是一幅地圖,畫得頗爲細緻。

    楚錚說道:“從上京城往南去約五百里,有片羣山名爲熊耳山,裏面有一夥綠林盜賊,人數不多,只有二百餘人,但據說個個身手不錯,來無影去無蹤,附近官兵幾次進山圍剿都無功而返,反而折了不少人馬。距皇上大獵還有六天,聖門能否用四天時間往返千里將這夥盜賊收服,帶至皇上大獵處西南方向。此處乃晚輩帳下兵馬駐紮,在刺殺唐孝康同時,刑門主可派部分聖門弟子率領這夥盜賊襲擊晚輩兵營,聖門弟子只需支撐片刻便可離去,這夥盜賊晚輩可擔保絕不留一個活口,嘿嘿,這樣一來屍首也有了,晚輩辛苦了一場,順便也可撈點戰功。”

    星光舞睜大眼睛道:“你這人真是無恥到家了。到頭來我聖門全是在爲你辦事啊?”

    楚錚無辜地說道:“怎麼是爲小弟辦事了,只要細處操作好,聖門弟子全留下都夠了,小弟也是一心爲聖門着想啊。”

    吳安然盯着那圖看了半天,突然道:“錚兒,爲師記得楚大人曾說過,他當年的故居就在熊耳山下,好像就在方纔你說的那塊地方。”

    魔門中人相顧無言。

    楚錚有些尷尬,吳安然說的沒錯,當地官員將賊情報於朝廷後,楚名棠念及家鄉父老,便將此事交給楚錚,命他從鷹堂挑選好手剿滅這夥山賊,楚錚已將此事拖了好久,楚名棠已經頗有微辭,這事正好交給魔門去辦了,等皇上大獵之事一了,楚錚再借口剿匪帶上柳輕如和蘇巧彤也許還有趙敏遊山玩水去了。

    楚錚估摸着時間已經成爲了,再不回府趙敏恐怕要起疑心,便起身告辭。刑無舫見大事基本已定,便也準備離開,楚錚突然想起了什麼,回身問道:“刑門主,晚輩有一事冒昧請教。”

    “楚公子請說。”

    楚錚道:“世上天道高手共有幾人?”

    刑無舫想了想道:“據本座所知,應不超過七人。”

    楚錚小心問道:“那其中二人圍攻一位,可有置她於死地的把握?”他心中正盤算着如何將趙茗騙到一處,讓刑無舫和凡塵聯手對付她。

    刑無舫卻以爲楚錚想要對付凡塵和尚,搖了搖頭道:“不能,天道高手功愈化境,以二對一擊敗那人輕而易舉,但那人脫身並不難,當年凡塵和尚與寇海天二人數次圍攻本座,本座亦都全身而退,除非那人有不得以的理由硬拼到底。”

    楚錚心中失望,看來自己想脫離趙茗這姑婆壓迫還是遙遙無期。

    吳安然與刑無舫等人漸漸隱沒在假山中,楚錚轉頭對身旁徐景清問道:“刑門主就林風玄和星光舞兩名弟子嗎?”

    徐景清想了想道:“應該就他們二人。”

    楚錚道:“這二人性情怎麼看似有些浮躁,特別是那星光舞,簡直刁蠻任性,實在是練武大忌。”

    徐景清看了他一眼,道:“我聖門崇尚個性自然,天下地上唯我獨尊,武功心法也獨闢蹊徑,初練時進境極快,但到一定程度便會停滯不前,他們二人武功已處性情修煉階段,嬉笑怒罵任由心,若無什麼奇遇,五年內都未必會有什麼提高。刑門主不久後大概就要放任他們到紅塵中歷練了,這就要看這二人天資如何了,若是資質差些,很可能會走火入魔陷入萬劫不復之境,不過刑門主既然能看上他們,想必應不會差到哪去。”

    楚錚道:“難怪那丫頭對本公子想罵就罵,原來如此。嘿,好一個嬉笑怒罵任由心,與她相比,本公子是不是有點太老成了?”

    徐景清正待回答,忽聽遠處傳來一陣叫好聲,接着又是鬨然大笑,楚錚皺眉道:“那邊是什麼人,怎麼如此不知檢點。”

    徐景清詭*一笑:“是吏部唐尚書和他的隨從,此人每日早朝後大都來這裏,有時還徹夜不歸。”

    楚錚明白她爲何而笑,冷笑一聲道:“此人原本便志大才疏,登上了尚書之位後自知再進無望,已變得不思進取,這等尸位素餐之人,不說也罷,徐師叔,晚輩告辭了。”

    楚錚走出萬花樓,歐陽枝敏迎了過來,楚錚問道:“都準備好了嗎?”

    歐陽枝敏躬身答道:“公子,都已準備妥當,府內所需之物都已裝入馬車內。”

    這時,一個神形猥瑣的中年人走上前來向楚錚行禮道:“小的劉無奇參見公子。”

    楚錚哈哈一笑:“劉掌櫃,這幾日你鋪子的生意可要大受影響了,真是過意不去啊。”這劉無奇便是左家巷子內那家燒烤店的掌櫃,蘇巧彤和趙敏對此美味仍是念念不忘,昨日閒談時不知如何提及此事,柳輕如也曾隨楚錚到那家店鋪吃過幾次,便提議乾脆將那店鋪的爐具搬到踏青園來,蘇巧彤和趙敏齊聲贊同。這跑腿的事自然落到楚錚頭上。楚錚今日出府便是以此爲藉口來與魔門中人相見。

    劉無奇道:“小的這一切還不全是公子給的,公子所需小的當然全力去辦,一點小錢算什麼。此次小的共準備了兩套爐具,所有材料按公子吩咐的又加了兩成。”

    楚錚道:“要不了這麼多,這玩意兒也就嚐個新鮮,整日吃就膩煩了。”

    劉無奇賠笑道:“公子,幾種調料店裏庫存已經不多了,看來支撐不到年底了,小的正爲此煩心呢。”

    楚錚苦笑道:“那也沒辦法,陳老伯他們剛剛摸索出辣椒的種植之法,只有等到來年再說了。”

    劉無奇有些失望,楚錚道:“不用那麼心急,來日方長嘛,你先去那邊等着,過會兒與我一同回府。”

    劉無奇走開後,楚錚對歐陽枝敏道:“西域佛門可有消息了?”

    歐陽枝敏搖頭道:“小的無能,還沒有他們的消息,小的正命人加緊打探。”

    楚錚聲音有了幾分怒意:“還沒有?皇上大獵在即,這些人中哪一個都是當今一流高手,豈容你們有絲毫懈怠。我命你動用所有人手全城搜查,記住,這些人是光頭和尚,年紀大概都在四十以上,搜查時要特別注意那些戴斗笠或者以布包頭者,還有這些人是不食葷腥,也可從這方面着手打探。發現可疑之人不可輕舉妄動立刻報於我處,不得有誤。”

    歐陽枝敏俯首道:“遵命。”

    楚錚走了,幾個彪形大漢從暗處走了出來,一人諂笑道:“歐爺,剛剛公子說了什麼,好像有些不太高興。”

    歐陽枝敏冷哼一聲,道:“你們也看出來了,就是因你們幾個辦事不力,讓我被公子罵。黃義,你是南城潑皮的頭頭,錢濤他們已跟我拍胸脯保證他們那一片絕無外來人,就你還吱吱唔唔的,要不南城這片也不要你管了,城府衙門的黑牢倒是個好地方,你去那邊養老吧。”

    黃義慌了手腳,忙道:“歐爺,南城那一帶魚龍混雜,您也是知道的,各地商家均在此交易,每日往來的人流以數千計,客棧酒樓又那麼多,僅兩天時間小的哪查得過來。”

    歐陽枝敏斥道:“我看你是被這萬花樓的姑娘迷暈頭了,昨夜還在此地過夜,把我的話都當耳邊風了。你說是因爲人手不夠了纔沒完成公子交代之事?那好,錢濤、老王、姬順聲,你們立刻帶齊手下一起到南城去。東西以永昌大街爲界,南北以興事街爲界,將南城一分爲四,黃義留守東南片,老王負責西南,錢濤爲東北,姬順聲負責西北,再給你們一天半時間,就算把南城掀個底朝天,也要把那羣和尚找出來。”

    錢濤等三人面露喜色,南城歷來都是油水最足的地方,他們早已垂涎三尺,只是黃義一直防範甚嚴,歐陽枝敏又嚴令他們不得惹事生非,只好眼巴巴地看着。這次真是天賜良機,只要能佔住那塊地盤便不會輕易退出來了。

    黃義心中大急,道:“歐爺,小的回去一定竭盡全力……”

    歐陽枝敏道:“不用再說了,我意已決。黃義你若不想進府衙大牢就依此行事。明日十二、十三兩營禁衛軍也會奉公子之命臨時到南城,你們若尋到什麼線索立即來報。”

    錢濤等人笑眯眯領命,只有黃義滿面愁容,一副可憐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