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7章 齊人非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7章 齊人非福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蘇巧彤睜開眼睛,愣愣地盯着牀頂,突然抿嘴一笑,從牀上坐了起來,舒舒服服地伸了個懶腰。總算睡了個安穩覺,蘇巧彤不知怎麼想起了前些天做的楚錚非禮她那個噩夢,不由得笑出聲來,那些提心吊膽的日子終於過去了,此時只覺得心底從來沒有這般舒坦過。

    下了牀,蘇巧彤看了看屋外,只見仍是陽光明媚,不覺有些困惑,記得將楚錚送出院門後,自己回到房沾枕就睡着了,怎麼看這天色似仍未到晌午,難道只是小憩了一會兒?

    “小姐,你終於醒了。”蘇巧彤回過頭,只見小月驚喜地望着自己。

    蘇巧彤迷惑地說道:“我睡了多久了?”

    小月走過來扶住她,嘴裏說道:“小姐你不知道,你已經整整睡了一天一夜了。”

    蘇巧彤啊了一聲,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道:“什麼,我睡了那麼久?”

    小月點頭道:“是啊,小婢幾次想叫姑娘起身用飯,小姐都未曾醒來。都快把小婢給急壞了,後來楚公子來了……”

    蘇巧彤打斷道:“他來過了?何時來的?”

    小月道:“大概近黃昏的時候吧。起先楚公子也有些着急,替小姐把了脈後才似鬆了口氣,說小姐是累壞了,還說什麼這是深度睡眠,讓小婢不要打擾小姐,等小姐醒來後準備一些清淡的食物……喲,小婢怎麼把這事給忘了,小姐稍等一會兒。”說完,小月便返身跑了出去。

    蘇巧彤這才感到飢腸轆轆,甚至都有些頭暈了,走到桌前坐下,心裏卻在想着這楚錚居然還是個郎中,可沒聽他說前世裏做過這行當啊?她卻不知吳安然當年在平原城爲了掩飾自己身份,對醫道也下過番功夫,楚錚耳聞目睹也學了一些,加上前世的見識,一般的小毛病倒也不在話下。

    小月端了一碗稀粥和幾樣小菜過來,蘇巧彤頓時食慾大動,幾乎是搶過碗筷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不一會兒一碗稀粥便已見底,蘇巧彤意猶未盡,道:“小月,去再盛一碗。”

    小月爲難道:“可楚公子他交代過,小姐醒來後只可吃一碗,過一個時辰後再說,否則有傷身體。”

    蘇巧彤心中一甜,嘴裏卻道:“好啊,滿口楚公子楚公子的,我的話倒不聽了。”

    小月吱吱唔唔地說道:“小婢聽楚公子說的很有理啊。”

    蘇巧彤看着她,撲哧一笑道:“傻丫頭,與你尋開心都不知道。”

    小月也笑了,想了想道:“小姐,小婢先幫你梳妝吧,楚公子今天可能仍會來的。”

    蘇巧彤聽小月話中有話,伸手去擰小月臉頰,小月笑着躲開。

    兩人嬉鬧了一會兒,蘇巧彤坐下由小月替她梳着頭。小月忽然說道:“小姐,我們還回大秦嗎?”

    蘇巧彤心裏咯噔一沉,知道這丫頭已察覺出了什麼,說道:“你想回去嗎?”

    小月沉默半晌,道:“小婢在大秦已舉目無親,小姐到哪,小婢就跟到哪了,可惜再也見不到解語姐姐她們了。”

    蘇巧彤也有些黯然,忽然聽到院外隱隱傳來陣陣哭聲,不由得微驚道:“小月,你聽到嗎,似有人在哭。”

    小月淡淡說道:“哦,昨夜府裏的老管家突然去世了,老爺念他在府裏多年,特爲他設了個靈堂。”

    蘇巧彤知道這老管家是與成奉之一同來趙國的,可他歲數也不算太大,身體頗爲健康,怎麼說死就死了呢。

    轉來一想,自己真頭腦糊塗了,蘇巧彤不由得冷笑一聲,成奉之既然投靠了楚錚,怎麼還能留這管家在人世,不是給他找麻煩嘛。何況連自己都已被他出賣了,看來成奉之是死心塌地背叛秦國了,若不是與楚錚有着那匪夷所思的關係,自己日後恐怕生不如死。

    蘇巧彤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這些骯髒事,隨口問道:“小月,楚公子說過今日要來嗎?”

    小月側着頭想了想道:“公子似乎曾說過今日等他從宮內回來後就到成府來。”

    蘇巧彤一怔,楚錚要去宮裏,難道是去找那敏公主?應該不會吧,那日兩人在成府內敏公主傷心欲絕的神情不像作假,而且楚錚在此之前也與她長久不見了。

    蘇巧彤猜的沒錯,楚錚去宮內確不是爲了趙敏,但也與她有些關係,楚錚想找的是長公主趙茗。

    楚錚並不知道奉命來趙的佛魔二門已有了極大變故。一想到將有兩位天道高手要到上京城,楚錚心裏着實發毛,而且說不定這兩位天道高手都要找自己麻煩。魔門不消說了,三年前數十位弟子盡毀於自己之手,雖說外人是將此賬記在父親頭上,但當日逃走的赫連雪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若他不守諾言與那魔門門主道出實情,楚錚總覺得脖子後面涼嗖嗖的;至於佛門,吳安然曾多次半開玩笑地告誡過他,他所練的龍象伏魔功乃佛門第一神功,像他這種天縱奇才若被西域佛門知道了,定會將他擄到什麼靈山古寺給貢起來。憑直覺楚錚覺得吳安然所說的並非虛言,這比殺了他還難受,楚錚纔不想這一生去伴那青燈古佛,不然柳輕如怎麼辦,小蘇才與自己相認,好日子還在後頭呢。

    想來想去,楚錚不得不硬着頭皮再次進宮。雖說趙茗向來看自己不順眼,但這麼一個趙國僅有的天道高手不利用一下簡直暴殄天物。

    可一想到一直陪在趙茗身邊的敏公主,楚錚又有些心虛。到了宮內,楚錚先拜見了姑姑楚琳,然後拐彎抹角地道出自己想見長公主。

    楚琳有些不明白,自己這侄兒一向懼怕趙茗,見了她如耗子見了貓大氣也不敢出,今日怎麼會主動求見。但楚琳知道楚錚年紀雖不大,但已是兄長的得力助手,絕不會無故求見,便也不帶其他侍從,領着楚錚往太平宮去了。

    趙茗聽宮女來報琳妃娘娘求見,不由得感到奇怪,楚琳與自己從來沒什麼交往,甚至她爲當年打傷楚錚一事對自己還頗有惡感,怎麼會來見自己。可楚琳畢竟身份尊崇,且掌管宮內實權,趙茗既然住在太平宮內,宮裏一些日常之物仍需經楚琳之手,倒也不便過分得罪,便與趙敏二人起身到宮門相迎。

    既然楚琳已知自己身份,且指名道姓要見自己,趙茗索性也不帶面具,帶着趙敏到門口相迎,見了楚琳微笑道:

    “琳妃娘娘大駕光臨太平宮,小妹……”

    忽聽身後趙敏一聲低呼,趙茗這才注意到一個少年低眉順目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不是楚錚是誰,因趙敏之事她對這少年已無半分好感,眼中不由得閃過一道怒火,道:“你來此作甚?”

    楚琳笑道:“今日是錚兒有要事求見長公主。長公主不請本宮進去坐坐嗎?”

    趙茗哼了一聲,想了想側身道:“琳妃娘娘請。”那些客套話她已懶得說了。

    到了太平宮內那空曠的大殿,宮女們上過茶水,趙茗對楚錚說道:“臭小子還有臉來此嗎,你自問可對得起敏兒?”

    趙敏有些尷尬,扯了扯趙茗衣袖,輕輕叫道:“姑姑。”

    楚琳心中不快,道:“長公主,敏兒之事本宮也曾責罵過錚兒幾次,但這畢竟是兩個孩子之間的事,錚兒今日是另有要事求見。”

    趙茗瞪了楚錚一眼,道:“有何事情快說。”

    楚錚暗暗鬆了口氣,找姑姑相陪還真對了。若自己孤身前來,難保趙茗這老姑婆不會將自己暴打一頓後再扔出去。

    楚錚醞釀了一下感情,大聲說道:“下官求見長公主,是爲我大趙安危而來。”

    趙茗一怔,楚琳也讓茶水嗆了一口。只有趙敏哼了一聲,警惕地看着楚錚。她與楚錚相處時間也不短,知道他這般一本正經時肚子裏面通常想着歪念頭。

    “大趙的安危?”趙茗冷笑道,“你何時開始關心起我大趙安危來了?”

    楚錚肅然道:“長公主,我楚家子弟也是大趙臣民,有國方有家,此乃大義所在。”

    “哦?”,趙茗不由得放緩了語氣,“你們真若這麼想,倒也是我大趙之福。”趙茗心中倒也信了幾分,楚名棠掌權以來,大趙國泰民安,她也是看在眼裏的。

    “不知你所說的大趙危機是何事?”趙茗問道,“爲何又跑到這邊來找本宮,該對你父親說纔是。”

    楚錚道:“長公主有所不知,此事家父與下官均感棘手,此事非您相助不可。”

    趙茗不解地看着楚錚:“需本宮相助?”

    楚錚點點頭,道:“長公主是否記得三年前刑部尚書樑上允被殺一事?”

    趙茗道:“當然記得。此事已過去許久,難道其中又有變故?”

    楚錚沉聲說道:“我大趙在西秦的細作得到消息,秦王鄭炯故技重施,妄圖在皇上大獵之日刺殺我朝重臣,甚至連儲君之名也在其列。”

    趙茗不屑地說道:“護衛皇上大獵的安全乃是朝中文臣武將的職責所在,你也是身在禁衛軍,既然已得到消息,嚴加防範便是了,何需本宮出手?”

    楚錚道:“長公主可知西秦所派來人是何等身份?”

    趙茗冷笑道:“難道寇家當代家主寇海天來了不成?”

    “不是寇海天,”楚錚看着趙茗道,“但魔門門主刑無舫和佛門掌教凡塵大師,這二人應不在寇海天之下吧?”

    趙茗吃了一驚,不由得站起身來道:“此言當真?”

    楚錚從懷中掏出一份密函,封面上血跡斑斑,道:“這封書信是他們捨命傳來,據下官所知,這幾人已爲我大趙捐軀了。”其實,這封信是昨日才寫好的,並在文火上烘烤過,看起來與一月前寫的無異,函上的血跡倒是真人的,楚錚可不敢用家禽之血來糊弄趙茗。

    趙茗將信函打開細細地看了一遍,怒道:“卑鄙之極。這兩人何等身份,居然要做刺客這等無恥行當。”

    想了想,趙茗又有些懷疑,對楚錚說道:“魔門中人向來卑鄙無恥,刑無舫做出此事也在情理之中,佛門雖說也是個妖教,但他們向來講究慈悲爲懷,且不殺生,凡塵身爲一教之主,又怎會如此不顧身份?”趙茗怎麼也沒想到凡塵完全是被楚錚招惹來的,畢竟佛門進入西秦也不過是百多年,且在趙境內傳播,趙茗也未與佛門中人交過手,竟絲毫沒覺察到楚錚的內力就是佛門鎮教神功。

    楚錚乾脆推託不知:“這個小臣也不明白,不過小臣想寧可信其有,不願信其無,畢竟這佛魔二門都效命於秦王。”畢竟編一個謊言日後要花十倍的功夫去自圓其說,有時含糊其辭反而比滴水不漏更易取信於人。

    趙茗閉上雙眼沉思了一會兒,道:“知道了,必要時本宮會出手的。哼,魔門妖教當真欺我大趙無人嗎。”

    楚錚心中一喜,正要再拍幾句馬屁,不料趙茗又道:“離皇上大獵還有八日,這段時間敏兒就住在你們楚府,負責傳遞信息,有何情況立即來報。”

    楚錚頓時目瞪口呆,轉頭看看姑姑,只見楚琳滿臉笑容連連點頭。

    趙敏急道:“姑姑……”

    趙茗道:“聽話。此事事關我朝安危,你們小孩子之間的事情先放一邊,盡力協助楚將軍。”楚錚在她口中從臭小子升格成了楚將軍,趙茗終究不想讓自己的侄女和自己一樣孤老終身,楚錚爲了一個侍妾與趙敏鬧翻,雖說有些不將皇家放在眼裏,但也看出這小子還算是頗重情義之人,並非是個薄情浪子,況且此事趙敏也有過錯。楚家囂張已經不是一代兩代的事了,如今天下未定,這少年日後必定是第二個楚名棠,只要他們能爲國效忠,還是能勉強忍耐的。況且趙敏的心思她也知道,每日鬱鬱寡歡,還不是爲了這小子,自己就最後爲他們撮合一下吧。

    楚錚搜腸刮肚,總算找了個理由,道:“敏公主住到下官府上,這個這個……有損公主的清譽吧。”

    趙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你們二人之事三年前就已傳遍京城,現在反倒關心起敏兒的清譽來了。敏兒這次住你府上,是以本宮徒兒的身份,無需大張旗鼓,你父母知道就行了。”

    回府的路上,楚錚唉聲嘆氣,一臉的苦惱。以後的日子怎麼過啊,蘇巧彤的事還未了,如今又來了個趙敏,這兩人都不是好惹的主,加上柳輕如雖說溫柔賢惠,但就算再大度她也會心存疙瘩,而且此女喜歡把事掩在心裏,是需要經常安撫的。幸好趙敏說要準備衣物,明日纔來自己府裏,給自己留了個解釋的空間。

    走到一個三岔路口,楚錚手持馬鞭晃來晃去,這邊是楚府,那邊是成府,柳輕如在踏青園內等着自己,蘇巧彤現在不知醒了沒有。楚錚想了半天,不知何去何從,胯下的火雲駒都等得不耐煩了,不停地刨着蹄子。

    良久楚錚嘆了口氣,還是先去看看蘇巧彤吧,畢竟還不知她是否身體有恙,回頭對歐陽枝敏說道:“你先回府吧,告訴輕如就說我晚些回去……不,就說我會回府吃飯的。”

    歐陽枝敏張了張口,還是應了聲“是”。

    蘇巧彤見楚錚如約而來,不由得精神一振,但很快發現楚錚有些心不在焉,便有意無意地問道:“聽小月說你今天到皇宮去了?”

    楚錚見她問起,不由得苦笑一聲,將今日爲何去宮中原原本本說了,連趙敏之事也未隱瞞,此時說清楚了倒還可以顯得自己有冤在身,等趙敏住到了自己家裏再解釋可要大費口舌了。

    蘇巧彤聽了也有些心煩,雖說在這世上能遇到楚錚已是自己最大的幸事,但這人是塊香餑餑,喜歡他的女子絕對少不了,連公主都已摻合進來了,況且自己以前與他成敵對之勢,魔佛二門中人受秦王之命而來,說不定還會來找自己,雖說楚錚盡力爲自己隱瞞,但萬一被人察覺了,自己如何在趙國待下去?

    蘇巧彤突然問道:“乾孃她葬在哪裏?”

    楚錚一愣,道:“應該就在城東的樺樹林中。”

    蘇巧彤黯然道:“她生前是我最親近的幾人之一,你能不能幫我準備一具薄棺,我想將她好生安葬。”

    楚錚點點頭,道:“什麼時候去?”

    蘇巧彤看看屋外,道:“天色還早,你身邊手下那麼多,我想今日就把這事辦了。”

    楚錚嘆了口氣,道:“好吧。”

    兩人來到城東樹林中,由吳安然代授的幾名鷹堂弟子已經在此等候,這些人已是楚錚真正的心腹。見楚錚和蘇巧彤來了,幾人便將一座土墳挖開。

    寇大娘死了不過兩天,天氣又較爲寒冷,屍體並未腐壞,面容仍是栩栩如生。蘇巧彤看着棺中的寇大娘,小聲地哭泣着。

    “你心裏怪我麼?”楚錚在身後忽然問道。

    蘇巧彤拭了拭淚道:“有一點,但乾孃若知道我要投奔你,定是也要殺我的。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蘇巧彤從隨身包袱中取出筆墨,在一塊木牌上寫上“義母寇氏之位,蘇巧彤泣立”。

    楚錚覺得有些不妥,但看着滿臉淚痕的蘇巧彤,暗想隨她吧,最多晚上再派人來毀了就是。

    蘇巧彤將木牌豎好,對着已被放入墓穴的寇大娘之棺拜了三拜,道:“楚公子,請把這塊木牌擊碎,灑入墓中吧。”

    楚錚放下了心,將木牌在手中一搓,便已成一堆木屑,灑在寇大娘墓中。

    蘇巧彤對旁邊兩人說道:“合土吧。”

    對着漸漸合上的寇大娘之墓,蘇巧彤輕聲說道:“此生以前的一切已隨此墓而去,以後我就是吏部侍郎成奉之的侄女,楚錚,你準備如何對我?”

    楚錚大感頭痛,小聲耐心解釋道:“你我都來自未來,應該知道感情需要時間來培養的,雙方要有個瞭解的過程……”

    蘇巧彤打斷道:“這我都知道。所以從明天起,我會經常到你楚府來增進了解的。”

    看着楚錚那張苦瓜臉,蘇巧彤輕笑道:“放心,我又不會像那公主一樣強要住在你府上,不過最好呢你也想想辦法,佛魔二門中人來上京城,我不想再見他們,畢竟對我對你都是個大麻煩。好了,你送我回去吧。”

    楚錚擡頭看了看,見已近黃昏,送完蘇巧彤都不知什麼時候了,自己還答應過柳輕如要回府吃飯的。

    楚錚回到踏青園時早已月上枝頭,進了屋內只見柳輕如和紫娟翠苓兩個丫頭碗筷未動,對着滿桌的飯菜仍在等他。楚錚見了不由得苦笑,自己雖說了要回府用飯,但往常也不是沒有失約過,柳輕如也只是替自己留好飯菜,從未放在心上。看來她已經聽到自己些許風聲了,柳輕如性子溫柔內斂,做出這般舉動她心中已是很不快了。

    面對這種情況,急於解釋未必是種好辦法。楚錚故作心事重重,坐到飯桌前說道:“吃飯吧。”端着飯碗就獨自吃了起來,只是眉頭緊鎖,一副食不知味的模樣。

    柳輕如果然忍不住了,問道:“公子爲何事憂心?”

    楚錚長嘆了口氣,將西秦之事誇大些說了,最後小小心翼翼地將明日趙敏要來的事也全盤托出。

    柳輕如心也亂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原本想要追問的蘇巧彤之事也頓時拋到了一邊。那天楚錚與趙敏爭吵時她就躲在門後,在那一刻柳輕如才真正明白了自己在楚錚心中的地位,當時幸福得無以倫比,可對趙敏她卻也有些同情。柳輕如也曾仔細想過,自己限於身份這一輩子終究只能是個侍妾,趙敏對楚錚情根深種,又是當朝公主,楚錚娶她爲正室自己也並無異議,但這公主脾氣似大了些,既然她明日要來,正好藉機相互瞭解一下。

    “請公子放心,”柳輕如道,“妾身自有分寸。”

    這一晚,楚錚懷着賠罪之心施展渾身解數,將柳輕如弄得欲仙欲死,最後不得不出言求饒,楚錚才得意洋洋地摟着她睡了。

    “篤!”

    一塊小石子砸在楚錚居室的窗臺上。楚錚瞬時被驚醒了,正待坐起身來,卻發現自己右臂仍壓在柳輕如身下。楚錚不想吵醒輕如,又重新躺下,緩緩地試着將手抽出。

    “篤篤!”

    屋外那人卻似等不及了,又連彈兩塊小石子,這下連柳輕如都醒了,撐起身來迷迷糊糊地說道:“公子,外面什麼聲音?”

    楚錚笑眯眯地看着她,並沒有回答,柳輕如這才發現自己身無寸縷,低呼一聲忙又縮到被窩裏,嗔道:“還不出去看看。”

    楚錚笑道:“不急。我知道是哪個無聊人。”

    楚錚披上衣衫,走出門外低聲說道:“師父,你這般擾人春夢會折壽的。”楚府戒備森嚴,尋常人等根本進不來,而且膽敢這般深夜打擾自己的,除了吳安然再無別人。

    吳安然無心與他鬥嘴,道:“走,與爲師去見一人。”

    楚錚邊走邊將衣衫繫好,嘴裏抱怨道:“半夜三更的什麼人這麼有興致?”

    吳安然微微一笑:“一個故人,你見了便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