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3章 左家巷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3章 左家巷子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蘇巧彤勉強睜開眼睛,發現四處一片黑暗,不時感受到陰風陣陣,心中有些驚慌:這是哪裏?

    忽然聽到“噠”的一記聲響,有人用火石點燃了蠟燭,燭光下一張熟悉的臉衝蘇巧彤微微笑着。蘇巧彤見了他,不由得稍稍放心了些,道:“楚公子,這是哪裏?”

    楚錚舉着燭臺向旁邊照了照,道:“蘇姑娘學識淵博,不會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吧。”

    蘇巧彤看了看,差點兒驚呼出聲,只見牆壁上四處掛着血跡斑駁的刑具,她長吸了一口氣道:“楚公子,你將小女子帶到此處是何意?”

    楚錚饒有興趣地看着她,道:“到了這時候,蘇姑娘你還要裝麼?”

    蘇巧彤強作鎮定,道:“小女子不明白公子的意思。”

    楚錚搖了搖頭,從旁邊取出一件東西,只見幾根竹簡用細繩以網狀連在一起,蘇巧彤看了不由得心頭一顫,想起曾在前世電影中見過此物,似是專門用來夾人手指的。

    蘇巧彤渾身僵硬,眼睜睜地看楚錚將那東西套在自己十指上,然後說道:“蘇巧彤,此種酷刑非常人能忍受,你還是識趣些吧。”

    蘇巧彤緊咬牙關,默不作聲,自己說了又如何,難道他還會放了自己嗎?

    楚錚看着蘇巧彤微微一笑,突然抓住細繩作勢欲拉。蘇巧彤頓時閉上眼睛一聲尖叫,手指間卻沒有傳來絲毫疼痛感,耳邊只聽楚錚笑道:“原來你也是怕的。”

    蘇巧彤羞怒交集,睜開眼恨恨地瞪着楚錚。楚錚卻毫不在意,伸手托起她下頷,道:“卿本佳人,何必做賊。你放心,這些刑具是用在男人身上的,似蘇姑娘這般美貌女子,我又如何捨得。對付女子,當然要用對付女子的方法。”

    蘇巧彤驚恐地看着楚錚雙手下移開始解她衣裳,不禁怒斥道:“楚錚,原來你也是個卑鄙小人。”

    楚錚縱聲大笑,道:“我就是卑鄙了,你能奈何得了我?”動作突然變得粗暴,只聽嘶嘶聲響,蘇巧彤只覺身子一涼,已是衣衫盡裂,嬌軀完全裸露在空中……

    ……

    蘇巧彤一聲大叫,猛地從牀上坐了起來,愣了一會兒往四下看了看,發現還是在自己房中,這纔想起自己是在午後小憩,登時長鬆了一口氣,只覺渾身溼漉漉地,冷汗已經溼透全身。

    小月從門外跑了進來,道:“小姐,你怎麼了。”

    蘇巧彤搖搖頭,道:“沒什麼,只是做了個惡夢而已。”擡頭看看窗外,問道:“我睡了多久了?”

    小月道:“約一個多時辰了。”

    蘇巧彤微驚道:“這麼久了。”

    小月有些擔心地說道:“小姐的臉色好差。”

    蘇巧彤摸着自己的臉龐,不由得苦笑。自從到了上京城就沒睡過幾天安穩覺,特別是知道楚錚已識破了自己的身份,在他面前雖仍能應對自如,但心中卻是極爲不安。蘇巧彤總感覺楚錚是在等待時機,可又猜不透他是在等什麼,也不知道他何時會等到,因此每到晚上,蘇巧彤總是輾轉反側,不知道第二天楚錚會不會帶兵到成府拿人。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想起方纔那夢中情景,蘇巧彤不寒而慄。她知道自己真若落到楚錚手裏,夢中所見已算是客氣的了,蘇巧彤在秦國時也見過審訊囚犯,其殘忍程度簡直讓人髮指,回去後她整整吐了一天,近半月見不得肉食。如果自己也遭受此刑,還不如死了算了,可那時生死能由自己嗎?

    小月爲蘇巧彤端來洗臉水,蘇巧彤洗漱完畢,精神稍稍恢復了些,從枕下取出兩把匕首,遞給小月一把,道:“這你貼身藏好了,上面含有劇毒,見血封喉。若到了萬不得已時,你我還是同時自盡吧,也勝過落於趙人之手。”小月畢竟已經跟着她好幾年了,蘇巧彤待她就如自己的妹妹一般。若哪天兩人被俘,小月受的苦不會比自己少多少,還是早作準備吧。

    小月神色黯然,輕聲說道:“小姐,是小婢害了您。”

    蘇巧彤強笑道:“說這些作什麼,是我過於自大,將此行想得太簡單了,也許我們根本不應來趙國,這全是命。”

    蘇巧彤又問道:“小月,來此已有一月了,你還未出過成府門吧?”

    小月點了點頭。

    蘇巧彤道:“你收拾一下,過會兒我帶你出去遊覽一下這上京城。”

    小月爲難道:“寇大娘不在府裏,小姐出去萬一……”

    蘇巧彤淡淡說道:“你放心吧,寇大娘不在身邊,自有人會護衛我們。”那楚錚已經兩天沒來成府了,蘇巧彤驚疑之心愈重,不知此人在打什麼主意。趁劫難未至,還是領小月出去散散心吧,也許以後就沒機會了。

    兩人出了成府,蘇巧彤先在成府四周轉了一圈,見不少商販看了她神色有異,不由得冷笑一聲,領着小月往外走去。

    小月往身後看了看,輕聲道:“小姐,後面似有幾人在跟着我們。”

    蘇巧彤並不回頭,道:“沒人跟着我才覺得奇怪呢。理他們作甚,這些便是你我的護衛了。”

    到了街市,小月終究還是少女性情,看到一些未見過的新奇之物,忍不住歡呼雀躍。秦趙兩國風俗大不相同,蘇巧彤拋開心事,倒也逛得津津有味。

    幾個相貌平凡的男子有意無意地圍在蘇巧彤主僕身旁,不動聲色地將一些想上前搭訕的輕浮少年攔在圈外。這些紈絝子弟中有兩個也是平時驕橫慣的,忍不住嘴中罵罵咧咧,指使身邊隨從硬往裏衝。沒想到不知從哪又冒出十來個青衣人,兩人一組,將鬧事之人擡了就走,拐到附近的衚衕裏,噼哩啪啦慘叫聲頓時響起。

    蘇巧彤與小月相視會心一笑。兩人走了這麼久,均覺得有些飢腸轆轆,蘇巧彤便向街旁擺攤的老者問道:“老人家,這京城有什麼出名些的小吃?”

    那老者呵呵一笑,道:“姑娘第一次來京城吧,有名的小吃可就多了,鴻運樓的桂花糕,前街王二麻子家的酥油餅,還有左家巷子裏的烤肉串,特別這左家巷子裏的烤肉串,是去年纔開張的,我們這些平民百姓最愛吃了,姑娘若不嫌棄,往前走拐個彎就到了。”

    蘇巧彤喜道:“多謝老人家,小月,我們走。”前些日子與那些官宦子弟聚會時,她也曾聽幾人提起過這左家巷子,但大多數人都一臉清高,對這市井小食做出不屑的樣子,蘇巧彤也就沒有在意。

    剛走近那左家巷子,便聞到空氣中瀰漫着的一股奇怪的香味,那股香味是那麼地熟悉,蘇巧彤怔怔地站在那裏,猶如失魂落魄一般。

    小月驚道:“小姐,你怎麼了?”

    蘇巧彤清醒過來,一拉小月衣袖:“我們快走。”

    天殺的楚錚正巧不巧地趕到了,攔在二人面前,笑道:“蘇姑娘好興致,不知意欲何往啊?”

    雖然蘇巧彤早已料到楚錚會來,但此時無暇理他,毫不客氣地說道:“讓開。”

    楚錚匆匆趕來就是擔心此事,雖然尋常人不知這家鋪子是楚家五少爺所開,但蘇巧彤若覺得有異,細心打探一下也能查出真相。眼看無可阻攔,楚錚嘆了口氣,暗想也罷,正好藉機刺探這位蘇姑娘是哪個年代之人,於是說道:“請蘇姑娘稍等片刻。”從蘇巧彤身後招來一人,對他耳語幾句,那人點點頭,轉身向左家巷子走去。

    楚錚笑道:“蘇姑娘乃千金之軀,豈能與那些市井之徒廝混在一起,且讓在下派人進去安排一下。”鋪子的主事和賬房都是他親自挑選的,蘇巧彤心思縝密,這麼貿然進去非露出馬腳不可。

    蘇巧彤哼了一聲,譏道:“楚公子,好大的威風。”

    楚錚微笑道:“在下只是爲姑娘着想。”

    楚錚估摸着裏面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道:“蘇姑娘、小月姑娘,請。”

    可到了店鋪前,楚錚自己倒先嚇了一跳,只見店裏的夥計有不少鼻青臉腫,店面也是破損不堪,原來那天武媚娘與趙敏離開去,混戰愈演愈烈,勸架的夥計也被捲了進去。店內掌櫃也不敢向楚錚稟報,還好事先這裏還收拾了一番,否則更爲難看。

    楚錚滿腹狐疑,但又不好詢問,只好跟店中主事進了此處唯一的一間雅間,道:“蘇姑娘請坐。”

    蘇巧彤的注意力全被桌上那盤烤得金黃色的肉串吸引住了,迫不急待地拿過一串咬了一口,閉上眼睛細細品味着。不錯,方纔自己的嗅覺並未欺騙自己,調料中果然有辣椒、花椒等物,可是這個朝代怎麼會有辣椒的呢,蘇巧彤知道辣椒是在近十六世紀才傳入中國的,難道這個世界歷史變了,連物種也變了?何況這烤羊肉串主要是從新疆流傳出來的,可此時胡蠻尚未開化,趙國又地處中原,怎麼會有這種食物,而且味道與她記憶中的十分相似。

    蘇巧彤睜開眼睛,急切問道:“楚公子,你可知道這家店鋪是何人所開?”

    楚錚故作奇道:“當然是此家店鋪的掌櫃了,蘇姑娘怎麼會對此人有興趣?”

    蘇巧彤道:“不知小女子能否一見?”

    楚錚笑道:“小事一樁。”

    楚錚命人將掌櫃的叫來,蘇巧彤一見有些失望,只見那掌櫃的山羊鬍子三角眼,連頭都長得有點三角狀,只是眼睛中不時流露出精明狡詐的市儈之息,便問道:“這位先生,請問這肉串及調料是先生自己所制嗎?”

    那掌櫃點頭哈腰地說道:“回小姐的話,正是小人所制。”

    蘇巧彤又問道:“這其中的辣椒從何而來?”

    那掌櫃一驚,道:“姑娘也知道此物叫辣椒?”

    楚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這辣椒之名是從他叫起的。楚錚來到這世上後,總覺得這裏的菜餚的口味太過單一,清淡有餘,濃烈不足,他前世雖生長在長江三角洲,但在大學時養成一個吃辣的習慣,幾乎無辣不歡。他曾聽人說起過,辣椒雖原產於南美,但在雲南西雙版納原始叢林中也發現了野生型的青色小米椒,只是當地土著從未將此當做食物,便畫出其大概模樣,重金聘請人去南疆尋找,皇天不負有心人,還真找到了。

    掌櫃見楚錚臉色不善,自知失言忙道:“小人早年曾周遊中原,在南齊蠻荒之地發現此物,當地土人稱之爲辣椒,只將此物作爲入藥用。小的偶然發現少量食用此物甚爲開胃,而且味道獨特,便帶了一些回到趙國開了這家小店,沒想到頗受京城百姓喜愛,小人便留了些作種在附近種植,如果姑娘喜歡的話,過會兒小的包一些給姑娘捎上。”

    蘇巧彤聞若未聞,喃喃地說道:“原來僅是巧合而已。”

    過了良久,蘇巧彤強笑着對那掌櫃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掌櫃的俯首道:“小的名叫劉無奇。”

    蘇巧彤點點頭,道:“把這家店好好開下去,特別是將這辣椒傳播出去,你劉無奇之名也許能流傳千古。對了,還有調料嗎,這肉串辣味不足。”

    小月咋舌道:“小姐還嫌不夠啊,小婢兩腮都快沒知覺了,不過確實好吃。”

    蘇巧彤道:“你是第一次吃,當然有些不習慣了。”

    小月奇道:“小姐以前吃過?”

    蘇巧彤搖了搖頭,默然不語。

    楚錚突然問道:“蘇姑娘是哪裏人?”

    蘇巧彤正神智恍惚,順口說道:“上海。”

    見楚錚神色奇*看着自己,蘇巧彤悔得腸子都青了,忙又道:“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先祖後來才移居蒼樂山。”

    楚錚微微一笑,也不追問。他愈發肯定蘇巧彤與自己是同時代的人,上海地處現在東吳境內,菜餚味道偏甜,而蘇巧彤卻頗能吃辣,楚錚記得川菜和湘菜在上海流行應是在二十一世紀前後的事。而他前世坐的那架飛機好像就是上海東航的,上面的機組服務員大都是上海人,莫非她就是其中一個?

    也許是時候應告訴她實情了吧?楚錚卻又有些猶豫,蘇巧彤在秦國那麼多年,對西秦難免會有些香火之情,此次西秦派來刺殺父親的必是超一流的好手,遠勝於當年的李萬山和赫連雪,例如寇大娘這種高手,即使在萬軍之中也是相當有殺傷力的,難得他們自己送上門來,楚錚已決意將他們全殲於趙國,如果蘇巧彤一時心軟走露了消息,那可就前功盡棄了。而且楚錚也沒把握蘇巧彤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後,會不會心甘情願地留在自己身邊,她與秦王鄭炯之間的關係楚錚只是一知半解,女人是種感性的生物,若她對秦王情根深種,提出要回西秦怎麼辦,難道殺了她?楚錚可不想將這可能是唯一與他相同命運的女子殺了,即使一輩子將她軟禁也要留她在身邊,不過這終究是下下之策。聽成奉之說,此次刺殺父親之事便是由蘇巧彤主持,如果將那些刺客一網打盡,西秦武林必定元氣大傷,蘇巧彤身負其責,到時也無顏孤身回西秦了吧,再說回了西秦也沒有她容身之地了。

    楚錚摸了摸下巴,心中有些慚愧,自己真是越來越卑鄙了。

    蘇巧彤見楚錚竟不追問,不由得苦笑,此人已知自己身份,當然不再追究祖籍這種小事了。心事重重之下,那烤肉串嚼在嘴裏,蘇巧彤已是食之無味。

    忽聞一陣馬蹄聲,歐陽枝敏匆匆趕來。見蘇巧彤坐在楚錚身邊,歐陽枝敏翻身下馬,向楚錚遙施一禮。

    楚錚會意,起身道:“蘇姑娘,在下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掌櫃的,你若有什麼招待不週的,小心本公子砸了你的店。”

    掌櫃口中喏喏稱是,心裏卻在想砸我的店不就是砸你自己的店麼。

    歐陽枝敏見楚錚出了店門,迎上前來說道:“公子,武媚娘和成奉之同時求見,請公子定奪。”

    楚錚想了想笑道:“還是先見武媚娘吧,畢竟她是儲妃娘娘,說不定還是未來皇后呢。”

    歐陽枝敏對武媚娘之事不是很瞭解,聽楚錚如是說,也笑道:“小人覺得未必,如今楊妃已有孕在身,日後若生下個龍子,母憑子貴,這皇后位置還說不定是誰呢。”

    楚錚道:“歐陽,你太小看武媚娘了,儲君先前那兩個妃子被她整得生不如死,足可見她的手段。那楊秋兒算什麼,只不過是武媚孃的侍女罷了,武媚娘若不同意,她怎能有身孕。儲君若能登基,武媚娘必是大趙皇后。”

    歐陽枝敏道:“有件事小人覺得甚爲奇怪,徐門主有意無意地在小人面前提起那武媚娘尚是處子之身。”

    楚錚一震,道:“此言當真?”心裏卻是信的,徐景清乃天魅門主,自然精於此道,何況她也決不敢騙自己,只是沒想到武媚娘真像在陳縣時所說的那般做了。這女子心性之堅韌楚錚也不由得欽佩,當年修煉“媚惑衆生”時她寧可自殘也不願陷入*之境,如今入宮三年仍還能保持處子之身,着實不易。可她這麼做爲什麼呢,不會真爲了我楚錚吧?

    楚錚臉上露出一股自嘲般的笑意,卻又漸漸顯得僵硬,這事還真很難說啊。

    與武媚孃的會面仍安排在萬花樓那隱密的雅間內。武媚娘看來已是等了很久了,神情有些焦躁,畢竟她是偷偷出宮的。

    見楚錚來了,武媚娘忍不住嘲弄道:“楚公子是將這萬花樓當家了,難道不怕那位柳姑娘心生醋意嗎?”

    楚錚不知爲何對武媚娘放軟了口氣,道:“是在下來遲了,請娘娘莫怪。”

    武媚娘聽從楚錚口中說出“娘娘”二字,竟覺得有些刺耳,道:“公子還是叫媚娘吧,反正公子連儲君也未必放在眼裏。”

    楚錚一笑,也不與她計較,道:“不知媚娘找在下有何要事?”

    武媚娘看着楚錚,道:“西秦的刺客近日就要到上京城了,公子怎麼毫無舉動?”

    楚錚道:“娘娘這消息從何而來?”

    武媚娘道:“今晨成奉之帶着禮部令吏餘世同祕密求見儲君,說什麼蒼樂山來人三日內便到京城。沒想到這成奉之表面看上去安分守己,朝中倒也有些勢力。”

    此事楚錚早就知曉,是他讓成奉之在餘世同面前故意亮出身份,命餘世同以禮部令吏的身份安排大獵刺殺事宜,餘世同見信物暗號均無異,欣然領命。這樣一來成奉之便可不再插手其中了,省得以後追查起來他也脫不了干係。

    楚錚笑道:“娘娘不必心急,在下已安排妥當,這些秦人不來便罷,來了定叫他們有來無回。”

    武媚娘半信半疑,道:“如此甚好,那些秦人到了京城,希望公子能以雷霆萬鈞之勢將其一舉殲滅,免得引起京城動盪。”

    楚錚連連點頭,道:“娘娘教誨,在下定謹記在心。”

    武媚娘哼了一聲,道:“以楚公子之能當然毋庸置疑,只要公子不借機生事就好。”武媚娘對楚錚實在有些放心不下,媚功又起不了作用,乾脆直言相向。

    楚錚乾笑道:“娘娘這話說的,在下哪有這心思。”

    武媚娘冷笑道:“沒有?你早就知道那蘇巧彤乃他國奸細,若無所圖爲何仍跟她糾纏不清,莫非你真喜歡上這小妮子了?可你楚錚又非好色之徒。”

    楚錚與蘇巧彤之事當世根本無人可訴說,只好撓了撓頭道:“娘娘此言差矣,其實在下是很好色的。”

    武媚娘給氣樂了,道:“你若是好色之徒,爲何偏偏對我……”武媚娘臉一紅,但仍說了下去:“……對媚娘就視若無物?”

    楚錚看着武媚娘,竟覺得她此時模樣比全力施展媚功時更爲誘人,不由得怦然心動,道:“在下如今後悔了,可以嗎?”

    武媚娘嬌軀一顫,緩緩搖頭道:“你何苦又來騙媚娘。敏公主你都能忍心拒絕,又怎麼會在乎媚娘。何況媚娘已是大趙國儲妃,你們楚家再膽大妄爲,也不敢收留我吧。”

    說完,武媚娘起身道:“楚公子,別忘了你方纔答應之事。媚娘告辭。”她的媚功已是收放自如,尋常人根本不會注意她,大模大樣地離去了。

    楚錚望着武媚孃的背影,忽然說道:“歐陽,有請成大人。”

    只聽一聲輕響,一道暗門突然打開,歐陽枝敏帶着成奉之走了出來。

    成奉之滿臉敬佩之色,拱手道:“原來儲妃娘娘也是公子的人,難怪公子對成府瞭如指掌,其深思熟慮,成某佩服之至。”

    楚錚道:“成大人過獎了,成大人潛伏趙國二十餘年無一人知曉,在下也是十分佩服的。”

    成奉之有幾分不自在,但見楚錚臉上全無嘲弄之色,苦笑道:“慚愧慚愧。”

    楚錚示意成奉之入座,親手倒了杯茶,道:“如今大人與我都是自己人,理應坦誠相見。這武媚娘之事在下也不想隱瞞,當年是我安排她入宮的,其中詳情歐陽大概已對大人說了一些。不知大人對此女有何看法?”

    成奉之輕拈鬍鬚,想了想道:“老朽以前不知儲妃娘娘的底細,但對她也是頗爲關注。宮內相輒之慘烈猶勝於朝中,此女數年之內便坐穩儲妃之位,其手段心計着實了得,而且甚有野心。她將成府之事告於公子,據老朽所看儲君至今仍不知情,儲妃娘娘此番言行與其說是爲儲君,倒不如說是爲她自己,只有儲君能順利登基,她纔有望成爲一國之後。因此老朽認爲,此女留不得,否則日後定是呂后之流,對公子和楚家極爲不利。”

    楚錚不置可否,沉吟半晌道:“成大人今日找在下所爲何事?”

    “秦國所來何人老夫已經打探清楚了,實在是……”成奉之苦笑着搖了搖頭,從懷中掏出一份書簡,“請公子過目”。

    楚錚打開一看,不由得身軀一震,吐了口氣道:“西秦高手是不是傾巢而出了?”

    成奉之道:“除了寇家之外,該來的都來了。”

    楚錚緩緩地將書簡放入懷中,道:“多謝成大人了。”

    “不敢。老夫還是一事需請示公子。”成奉之道,“老朽已遵從公子之命,讓餘世同全權負責西秦來人之事。只是有一人老朽實在放心不下,還請公子及早定奪。”

    楚錚淡淡說道:“是不是燕大娘?”

    成奉之點點頭道:“正是。其實應稱她寇大娘纔是,寇家歷代高手輩出,乃西秦第一大家。寇大娘高來高去、行蹤不定,老朽實在無能爲力,萬一有什麼蛛絲馬跡落在她眼裏,恐怕會陡生大亂啊。”

    楚錚合上雙眼,輕輕說道:“我知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