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1章 兩權擇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1章 兩權擇利字體大小: A+
     

    шшш ⊕t t k a n ⊕C 〇 餘額不足

    邦!邦!

    皇宮內負責打更的老太監捶着雙膝,總算在宮裏轉過一圈了,深秋夜裏那股寒氣猶爲滲骨,他已經老了,都快吃不消了,也許該是找個年輕人來接替他的時候了。

    儲君趙慶卻沒感受到一絲寒氣,裸露的背脊上佈滿汗珠,面目猙獰正全力衝刺着,只是細看之下便可發覺趙慶雙目空洞,只有一種狂暴之色。在他身下一女子婉轉嬌啼,不時迎合着。

    趙慶挺送的速度越來越快,嘴裏不停含糊地叫着什麼,似在呼喊武媚孃的名字。終於在一聲低吼聲後,屋內喘息聲漸漸平靜下來。

    趙慶的鼾聲不一會兒便響起,他身下那女子確認趙慶已睡熟,輕輕地把他推下身來,披上羅衫翻身下牀,摸索着走到桌前點燃一支紅燭。燭光映在她臉上,若是趙慶此時醒來定會大驚失色,此女細眉大眼,身材瘦小,與武媚娘無半分相似之處。

    那女子忽然返身走回牀前,小心地替趙慶蓋好被褥,怔怔地看了他,幽幽地嘆了口氣。

    門外忽然傳來一聲輕咳。那女子顯得有些慌亂,忙整理好衣衫走出門去。

    武媚娘靜靜地站在廊前,擡頭仰望着明月。那女子小心翼翼地走到她身後,輕聲道:“參見娘娘。”

    武媚娘並未回頭:“他睡了?”

    “是的,娘娘。”

    武媚娘點點頭,道:“你回房去吧。”

    那女子猶豫半晌,突然跪倒在地:“奴婢死罪。”

    武媚娘轉過身來,道:“秋兒,出什麼事了?”

    秋兒以頭抵地,顫聲說道:“娘娘,奴婢……奴婢似有身孕了。”

    武媚娘眼中寒光一閃,道:“怎麼回事,本宮不是傳你避孕之法了嗎?”

    秋兒道:“奴婢已盡數按娘娘所說的做了,可不知爲何月事已有近兩月未來了。”

    武媚娘冷笑道:“該不會是你故意的吧,妄圖母憑子貴?”

    秋兒伏在地上道:“奴婢有天大的膽也不敢欺騙娘娘,娘娘若不信,宮中御醫有種打胎密方,明晨奴婢就去討要,只是……”

    武媚娘接口道:“只是以後幾天就不能陪他了?你算計得很清楚啊,知道本宮身邊只你一人可辦此事。”

    秋兒身子不停地顫抖,不敢答話。她真不明白武媚娘既已是儲妃娘娘,爲何不願與儲君同房,反而由自己替代,更令她感到恐懼的是娘娘不知使了什麼邪法,儲君明明看着自己,口中叫的卻是娘娘的名字,三年來居然沒有絲毫疑心。

    這娘娘肯定是個妖怪!很有可能就如故事裏所說是由狐狸所變來迷惑儲君的。可秋兒卻不敢有任何反抗之意,娘娘只要稍一碰自己,自己五臟六腑就如刀絞般,簡直痛不欲生。此次受孕秋兒也感到意外,自己完全按娘娘所說的做了,怎麼妖法還有不靈的時候?

    武媚娘臉色陰沉不定,良久才道:“你先回去吧,記住,此事不得向任何人提及。”

    秋兒如遇大赦,連磕幾個響頭起身告退。

    武媚娘走到牀前,看着睡得像死豬一般的趙慶,突然輕笑道:“知道嗎,我的儲君殿下,你已經有後了,此事若傳了出去,恐怕會驚動整個上京城吧。你放心,我不會爲難這個孩兒的,就當是還你一份人情吧,畢竟當初在葉先生那裏你也算救過我,只是便宜了秋兒了,反正你也曾偷偷寵幸過她。不過這孩子就算生下來也沒什麼好命,誰讓你這當父親的又蠢又笨,而且還高傲自大,你父皇在位近三十年也奈何不了楚家,你羽翼未豐居然就敢想與他們相鬥,所依仗的成家那幾人包含禍心也看不出來,真是不知死活。”

    武媚娘倚在牀沿上,輕輕說道:“我是幫你呢,還是任由你自生自滅?與楚家小子作對實真是件很辛苦的事啊。”

    牀上的趙慶翻了個身,依舊鼾聲如雷。

    過了許久,武媚娘伸手點了趙慶暈穴,走到門口回首虛劈一掌,燭火應聲而滅。

    夜雖近三更,可萬花樓仍是燈火通明,絲竹之聲不絕於耳。武媚娘看着這熟悉的舊地,不由得苦笑一聲,沒想到自己還有回來的一天。

    一個下人走了過來,小心地問道:“夫人,請問有何事?”萬花樓這幾年生意越來越紅火,難免會成爲某些人家妻室的眼中釘,上門吵鬧的也不在少數,這些下人已見過好多次了。

    武媚娘白了那人一眼,見他年紀甚輕,難怪眼神不佳,自己這身打扮哪像一個婦人,說道:“姬夫人何在,請她過來說話。”

    那人心裏一沉,這女子指名道姓找姬夫人,她家中那位想必是這裏的常客了,爲了樓裏的生意着想,那人賠笑將武媚娘領到一間偏房內,沏好茶忙命人去請姬夫人。

    不一會兒,姬夫人走了進來,笑道:“不知哪位夫人,妾身這廂有……是你?”

    武媚娘見姬夫人瞪大眼睛驚訝地看着自己,笑道:“數年不見,姬師叔風采依舊,真是羨煞旁人。”

    姬夫人忙把下人們都趕了出去,抱怨道:“你不好好待在宮裏,來這裏作甚?”

    武媚娘一愣,當年在陳縣與姬夫人一別,她再也沒見過一個天魅門人,如此絕密之事,姬夫人怎麼知道?

    姬夫人此言一出,心中也是暗暗後悔,武媚娘已非同往日,日後說不定就是趙國皇后之尊,但話既然說了,只好解釋道:“當初門主與吳師兄約定將你帶走三年,如今三年已過,門主前些日子便向吳師兄詢問此事,你既然不聽楚公子之命,自然與楚府沒了關係,吳師兄便將此事與門主說了。不過你儘管放心,此事只有門主和我知道。”

    武媚娘無語,此事倒也怪不得楚錚,自己違他命執意入宮,他也無需爲自己守密。

    姬夫人忽然驚呼一聲:“媚娘,你的‘媚惑衆生’竟已到了收發由心的境界?”

    武媚娘心中微感得意,道:“姬師叔好眼光。”

    姬夫人道:“可千年來,幾位前輩一修到此境界數日後便發狂而亡,你怎麼還出來亂跑?”

    此言甚是無禮,武媚娘頓感氣結,強笑道:“託師門之福,媚娘還未感覺到有何不妥。”

    姬夫人有些不可置信,忽然抓住她衣袖道:“走,與我去見門主。”

    徐景清細細檢查了武媚娘體內氣息,也稱奇不已,道:“媚娘真乃奇才,你內息平穩柔和,無半分狂躁之氣,習‘媚惑衆生’者三十而亡之說,對你已是不適合了。媚娘,天魅門曾是魔門三宗之一,而你畢竟還是天魅門弟子,本座希望你能將修習此法的心得筆錄下來交於本門,好讓天魅門重現昔日輝煌。”

    武媚娘心裏很清楚,她能有今日成就,恐怕與楚錚脫不了干係。當年在陳縣她走火入魔,楚錚爲她療傷時她突然掙開,害得楚錚差點也走火入魔。楚錚和吳安然走後,武媚娘發覺自己體內多了股深厚平和的內息,每當武媚娘心煩氣躁時,那股內息便遊走全身,助她平穩心緒。可此事又怎能告訴天魅門?

    徐景清見武媚娘沉默不語,以爲她還在記恨當年之事,一時也無法可想,只能另找法子勸說了,不過徐景清覺得有一事需要提醒武媚娘:“媚娘,如今你雖貴爲儲君娘娘,但大趙國已非全是他們皇家的天下,三大世家權傾朝野,當年你拒絕楚公子已屬不智,此人已隱隱成爲三大世家下代領軍人物,所掌勢力遠超你所想象,不可再輕易與他爲敵啊。”在徐景清心中,武媚娘是死是活原本與她無關,當初將她送交楚錚就是讓她自生自滅的,沒想到她能將“媚惑衆生”練到無形無相的境界,天魅門是否能中興全靠她了。

    武媚娘暗中冷笑,楚家勢力如何她比徐景清了解得多,可面上仍是一副恭敬之態,說道:“多謝門主指教。今日到此,便是想請門主通知楚公子,媚娘私下想見他一次。”

    姬夫人道:“你想見楚公子?媚娘,你找錯地方了。”

    武媚娘淡淡說道:“姬師叔,此話騙騙外人還可。萬花樓這幾年好生興旺,京城沒有哪家能掠其鋒,若無楚家相助能有這番情景?”

    姬夫人正欲再辯,徐景清道:“姬師妹,此事無需隱瞞,媚娘也是我天魅門人,不過看媚孃的意思是想現在就要見楚公子?”

    武媚娘道:“不錯。”

    徐景清爲難道:“都已三更了,楚公子恐怕早已歇息了。還是等到明日本座再派人去吧。”

    武媚娘斷然道:“就在今晚。楚錚是何等人物本宮清楚得很,天魅門定有專人與之聯繫,就說本宮要見他,他一定會來。”武媚娘想來想去,總覺得成奉之和蘇巧彤所獻之策風險太大,楚名棠豈是這般容易對付,即使成功,趙國也將大亂,以趙慶的聲望和能力尚不足以掌控大局。況且楚錚這些天不理公務一直糾纏蘇巧彤,其中定有古怪,若楚錚已起了戒心,刺殺楚名棠的成算已是微乎其微。武媚娘考慮再三,覺得趙慶和自己不應孤注一擲投入其中,如果失敗,三年來的苦心盡付諸流水,眼下能做的只有韜光隱晦,等趙慶登上皇位再說。

    徐景清見武媚娘忽以本宮自稱,知道她是鐵了心要見楚錚,不由得猶豫了一下,這雙方都不便得罪,反正就是傳個話,見不見就看楚公子的意思吧。

    楚錚的確還未睡,他一回楚府便被楚名棠叫去了。

    楚名棠最近心思全放在軍國大事上,別的根本無暇顧及,所以直到今日才聽吏部侍郎楚名南說起楚錚與蘇巧彤的事,不由得感到奇怪,自己這兒子別的不好說,但絕不是個好色之徒,更何況成奉之勉強也算自己的一個政敵,楚錚又怎會喜歡上他的侄女呢?

    楚錚聽父親問及此事,不由得暗暗叫苦。他至今仍未考慮好如何處置蘇巧彤,若實言相告,楚名棠知道此女乃西秦奸細,日後又怎會讓蘇巧彤留在自己身邊,只好胡扯一通,再度拿起蘇巧彤的文采做擋箭牌。楚名棠卻是半信半疑,盯着楚錚直冒冷汗。幸好一旁的楚夫人對這蘇巧彤比較感興趣,不時詢問她的情況,算是解了楚錚之圍。

    楚錚走出門時忍不住擦了把汗長嘆一聲,對着誰也不如對着父親累。

    回到自己屋內,只見柳輕如儼然正坐。見楚錚走了進來,柳輕如哼了一聲,對站在一旁的歐陽枝敏道:“你家公子回來了,有事對他說吧。”

    歐陽枝敏尷尬地笑了笑,上前對楚錚施禮道:“公子,徐門主派人來請公子速去萬花樓。”

    楚錚頓時明白柳輕如爲何臉色不豫了,半夜三更有人約自己去青樓,柳輕如就算再大度心中也會不高興。不過徐景清並非是個莽撞之人,楚錚問道:“來人可說是爲何事?”

    歐陽枝敏搖頭道:“小的不知,那人只留下一封信函。”

    楚錚接過信函,上面只書了四個字:“公子親啓”,打開來一看,臉色微微一變。

    柳輕如問道:“公子怎麼了?”湊上前來一看,不由得啊了一聲:“是她?”

    楚錚點點頭,將那信函在手中一揉,頓成齏粉紛紛散落,對柳輕如說道:“我去下就回。”

    柳輕如知道武媚娘不會無緣無故這個時候找楚錚的,說道:“歐陽,你陪公子一起去吧。”

    快到萬花樓時,楚錚停下腳步,回首對歐陽枝敏說道:“上房。”說完便縱身而起。楚錚心有顧忌,武媚娘身份現在不同了,兩人會面若是落在有心人眼裏傳了出去,必成轟動朝野的大事,連楚名棠都未必能保得了他。

    姬夫人將楚錚領至一間靜室,一言不發地退了出去。

    忽聞一聲輕笑,一個青衣女子從陰暗之處緩緩走出,如彩蝶褪蛹般,原本看似毫不起眼的她漸漸變得美豔不可方物,讓人目眩神迷。

    “媚娘參見公子。”

    楚錚道:“娘娘客氣了,應是我向娘娘施臣下之禮纔是。”

    武媚娘說道:“公子連大趙國公主都未必放在眼內,何況我這小小的儲君嬪妃。”

    楚錚雙眼微微眯起,道:“今日成府外之事你都見了?”

    武媚娘並不否認,嘻嘻笑道:“癡女多情,郎心似鐵,媚娘在一旁看着真替敏公主感到不值啊。”

    楚錚哼了一聲,上下打量一番武媚娘:“恭喜儲君娘娘神功大進。”武媚娘能躲在一旁不爲自己察覺,這份功力比三年前已高出許多。

    武媚娘眼神哀怨,道:“那有何用,公子對媚娘還不是視若無物。”

    楚錚冷笑道:“既然知道無用,爲何還要施展。我問你,是不是你挑唆敏公主來的?”楚錚知道趙敏這一年來隱居深宮,極少理會世間之事,自己與蘇巧彤雖在京城鬧得沸沸揚揚,但也只是近幾日的事,若沒人告訴趙敏,她又怎會知曉。

    武媚娘直叫屈:“公子怎會有這般想法,難怪媚娘在公子心中就如此不堪嗎?何況敏公主來找公子晦氣,對媚娘根本無益。”

    楚錚道:“你們魔門中人向來愛做些損人不利己的事,這又有何奇怪的。”

    武媚娘想了想笑道:“損人不利己,說得很貼切呀,魔門中人行事時常如此,不過公子與魔門關係匪淺,也可算出身魔門吧,這一來豈不是把自己也罵進去了?”

    楚錚不想與她在言辭上多做糾纏,道:“武媚娘,這三年來你我從未謀面,深夜前來找我究竟是爲何事?”

    武媚娘也收起嬉笑神情,道:“媚娘想與公子做番交易。”

    楚錚一哂:“你我之間又有何交易可做,難道不成要我助你成爲大趙皇后不成,此事好像不需我相助吧。”

    武媚娘道:“看來公子對媚娘成見頗深。也罷,媚娘先將欲求之事告知公子聽。”

    楚錚做了個請的手勢,笑道:“在下洗耳恭聽。”

    武媚娘吸了口氣,說道:“請公子在儲君未對付楚家之前,莫取了他性命。”

    楚錚臉上笑意頓時凝結,雙眉緩緩皺起,冷冷道:“娘娘怎會說出這番話來,不知究竟是何意思?”

    武媚娘盯着楚錚,一字一句說道:“公子當年安排媚娘入宮服侍儲君,不知又是何用意?”

    楚錚沉默半晌,道:“武媚娘,你可知道當年我爲何不殺你?”

    武媚娘嘴角泛出一絲笑意,道:“怎麼,今日公子後悔了?媚娘曾將性命交予公子手中,公子只是看不上罷了。”

    楚錚搖頭道:“並非此意,在陳縣初見你時我便知道你這女子不可小覷。當初不殺你,一來確是心慈手軟了些,二來也想看看你在宮中能掀起多大風浪。如今看來倒也不失所望,不但葉門未能奈何得了你,儲君更是被你迷得暈頭轉向,不過僅憑此就欲與我較量,未免有些不自量力了吧。”

    武媚娘道:“不錯,且不說在朝堂內,即使在內宮中,有琳妃娘娘在,楚公子取媚娘這小妃子性命也是易如反掌。儲君這人是指望不得的,無勇無謀,媚娘若是死了,他最多悲傷個幾天,根本無力對楚家發難。媚娘甚有自知之明,此番來是與公子交易的。”

    楚錚冷笑道:“你憑何與我交易?大不了將儲君與成家勾結之事全盤托出,縱觀京城近期動態,他們只有在皇上大獵時纔有機可乘,你今日不來找我,我楚錚也自信能讓他們成事無望。武媚娘,你把你自己看得太重了,以你的根基,尚不能與我談何條件,儲君倒還有些資格,不過以他的性子,是決計不會來找我的。”

    武媚娘愣住了,自己所料果然沒錯,楚錚早已對蘇巧彤和成家起了疑心。武媚娘心中忽然一寒,既然他早已知道此事,何不稟報楚名棠將成府中人盡數抓捕,爲何還要與之周旋,他是想一網打盡還是想借此別有用心?

    武媚娘心亂如麻,口中卻仍強硬道:“媚娘此次前來,便是代表儲君之意。秦趙兩國大戰在即,無論成奉之和蘇巧彤是何來歷,有此禍心已是罪不可恕。儲君亦是以大趙爲重。”

    總算把這武媚孃的氣焰給壓制住了,楚錚暗暗想道,似這種聰明女子只可用強勢纔可令她俯首。不過武媚娘雖聰明,參與朝堂之爭還是稚嫩了些,成奉之和蘇巧彤欲在大獵之時有所圖謀,楚錚也只是推測而已,武媚娘果然承認,看來是真有此事,如此一來皇上大獵之時更要小心應對了。

    “儲君此舉令在下深感敬佩。呵呵,請娘娘放心,日後儲君若登上皇位,在下必忠心耿耿,做個國之棟樑。”

    武媚娘哼了一聲,眼前這人什麼都像,就不像個忠臣。不過只要趙慶不徒生是非,還是有望能夠順利登基的。

    “公子之言甚是。楚家歷來爲大趙支柱,公子忠君報國之心,媚娘定會轉告儲君。”

    楚錚看了一眼武媚娘,道:“娘娘對儲君維護得很啊,難道真是日久生情了?”

    武媚娘道:“如果媚娘說是,公子信不信?”

    楚錚淡淡說道:“這又與我何干?”

    武媚娘垂下眼簾,失望之情一閃而過。

    楚錚忽然笑道:“娘娘既然來此,想必對大獵時成奉之的計劃有所瞭解了,何不說來聽聽?”

    武媚娘看着楚錚皮笑肉不笑的樣子,恨不得轉身就走,終究還是忍了下來,將當日在成府中所聽到的一一說了。

    武媚娘走後,楚錚思索着她方纔所言,不覺有些失望,武媚娘也只是知道大概而已,對其中細節並不清楚。不過此女行事當斷則斷,完全以利益爲重,此番前來名是爲儲君趙慶,實則還是爲她自己多一些,任由其下去還真是個大害。

    該是收手的時候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