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8章 登門拜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8章 登門拜訪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一個少年坐在屋頂上,對着酒壺吟唱着,好好的一首“短歌行”不知怎麼的又轉到了“幸甚至哉,歌以詠志”,那少年卻似毫無所覺,一仰脖將那壺酒一飲而盡。

    坐在他旁邊的一個老者不滿地說道:“你半夜三更讓爲師守在此處,就是看你發酒瘋?”

    那少年“啊”了一聲道:“糊塗,怎麼把師父給忘了。”忙從身側又掏出一壺酒,遞給那位老者:“師父,您也來點御禦寒?”

    那老者怒道:“爲師從不好此道。看看你,像出來辦事的樣子嗎?”

    少年理直氣壯地說道:“那叫我如何,難道非要屏氣凝神一聲不響?上位者無需事必親躬,這成府四周起碼有上百雙眼睛在盯着,稍有動靜,歐陽立刻會來稟報。而且今晚來的全是鷹堂好手,包括師父您親自調教的三十二名弟子,那寇大娘武功再高,那些人阻她一時半刻還是可以的。只要師父你腿腳還利落,能跟得上徒兒,肯定能見到這燕家傳人。”

    老者與這徒弟鬥嘴多年,已找到些應對之策,嘆道:“爲師確實是老了,在這裏幫不上你什麼,你既然如此說了,爲師還是回去吧。”

    少年忙賠笑道:“師父,徒兒只不過是開個玩笑,誰不知‘魔秀士’吳安然老當益壯,大趙國有幾人能是您老對手。”

    吳安然斥道:“那就閉上你的臭嘴,如果皮癢的話爲師先與你過幾招。”

    那少年自然是楚錚了,只見他淡淡地說道:“如果師父不怕明天蘭兒揪你鬍子的話,儘管動手好了。”

    吳安然頓時氣結。他那對子女不知爲何對楚錚喜歡得很,特別是女兒若蘭見了這師兄就粘住不放,讓吳安然看得直愁眉苦臉。可能因爲是楚錚經常送他們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吧,反正楚錚在這兩孩子面前說話居然比吳安然和春盈還管用。

    吳安然咳嗽一聲,道:“你今晚怎麼這麼高興,居然還吟詩,爲師記得你對文縐縐的東西從不感興趣的。”

    楚錚喝了口酒,哈哈一笑:“今日見了名滿京城的蘇‘才女’,一時興致大發而已。”

    吳安然冷笑道:“既然有興致,爲何只吟誦前人詩句。有本事自己也寫兩首啊,回你踏青園讓輕如高興高興也好。”

    楚錚悶聲不語,他會的詩雖不多,但也總有那麼幾首,拿出來唬人還是足夠的。不過這麼多年來,以他的身份根本無需再用才子之名來擡高自己,因此楚錚也就沒動過這念頭。今日驀然聽到蘇巧彤所寫的那些熟悉的詩句,楚錚驚愕之下前世種種瞬時變得清晰起來。看着蘇巧彤一本正經的樣子,楚錚雖覺好笑但更多的卻是欣喜若狂,世上居然還有與自己有同樣遭遇的人存在!

    回到楚府後楚錚一直在猜測蘇巧彤來自什麼時代,雖然他有種強烈的預感這女子有可能是與自己同時而來的,那架飛機上乘客有一百多人,別人陷入那黑色旋渦的機率也不是沒有,可他不能完全確定。楚錚不是個性格衝動的人,並沒有急着找蘇巧彤證實,畢竟兩人之間尚是敵對之勢。楚錚對蘇巧彤雖瞭解不多,但一斑可窺全豹,這女子心機手段都十分了得,如果她鐵心爲秦國效命,日後必是自己乃至大趙最強勁的對手。自己不與她相認,至少可佔個先手,如果蘇巧彤不是自己同時代的人,兩人相認並無太大意義,她若不肯歸順,自己也不必手下留情。

    若她真是來自同一時代呢?楚錚不由得心頭一熱,那無論如何也要把她留下,這麼多年自己的心事根本無人可訴說,連柳輕如都不能,只有刻意逃避,如今在這世間總算有個同伴可以聊聊知心話了。何況蘇巧彤若願意留在身邊協助自己,以她的能力必能成爲自己最好的幫手。

    吳安然忽然說道:“錚兒,聽歐陽說那蘇巧彤幾可確定爲秦國奸細,既然如此,直接闖到成府抓人便是了,你我又何必半夜在此苦等。”

    楚錚微微笑道:“將如此一個美貌如花的奇女子投入大牢,這般做豈不是太沒品了,徒兒於心不忍啊。”

    吳安然不屑道:“胡扯,你是不是看上這個蘇巧彤了,換做是個男子,你恐怕早就把成府掀個底朝天了。爲師可要提醒你,迷戀女色乃成大事者大忌,古往今來多少英雄豪傑曾毀於此,你還小,更不可輕易失足。”

    楚錚苦笑,真是知我者師父也,吳安然的確始終是在爲自己着想。如果不是蘇巧彤昨日那兩首詩,自己真可能直接率兵闖成府了,可她偏偏卻是……

    楚錚撓撓頭,只好找藉口了:“師父有所不知,秦趙兩國必有一戰,那蘇巧彤想必也是爲了刺探軍情而來。秦國在上京城細作不少,只是隱藏極深,不易找到。如成奉之就是一例,若不是蘇巧彤一行湊巧讓徒兒遇上,寇大娘又露出馬腳,誰又會想到一個在京城爲官近二十年的吏部侍郎會是秦國奸細?徒兒暫且不驚動蘇巧彤,就是想利用她引出更多類似成奉之的人物。否則戰事一起,這些奸細必爲大患。”

    吳安然想了想,道:“那你乾脆將蘇巧彤和成奉之抓來嚴刑拷問就是了,爲師傳你的‘大搜魂手’用來逼供再有效不過了。”

    楚錚摸了摸下巴,想象蘇巧彤在自己手底下婉轉嬌啼的模樣,不由得有些心動,邪邪地笑了起來,不過終究覺得不妥,既然要收服她,用這種手段也太激烈了些,這女子也不會心服,只好乾笑道:“徒兒下不了手啊,而且此女性子頗烈,萬一在獄中自盡了可就得不償失了。師父,徒兒自有打算,您不必再說了。”

    吳安然看了他一眼,覺得那些理由甚爲牽強,可見楚錚心意已決,只好說道:“既然如此,那就隨你吧。可那女子想必也已有所覺,你可要小心些,以防她走投無路時會玉石俱焚。”

    楚錚點點頭,指指夜幕中的成府道:“恐怕她已經有些驚慌失措了。昨日儲君趙慶到成府,整整逗留近五個時辰。前段時日鷹堂密報中也曾說過,成奉之拜見趙慶次數陡然增多。皇上沉痾難返,已經時日不多,儲君看來是耐不住寂寞,想爲登基着手準備了。哼,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皇上都苦忍了那麼多年,僅憑他就能對付得了三大世家?”

    吳安然冷笑道:“你可別忘了他還有位得力賢妃,說起來還是你送給她的,自作自受。”

    楚錚翻了個白眼,道:“也不知當初是誰將那武媚娘從天魅門要來的,現在倒怪起我來了。”

    吳安然怒道:“是我又如何?當年爲師可不只一次提醒過你此女甚有野心,不要送入宮中,可你偏偏一意孤行!”

    楚錚道:“送武媚娘入宮,此舉是對是錯還很難說。她不過是個儲君妃子,平日只待在內宮之中,若無權臣支持根本掀不起多大風浪,何況朝中官員世家觀念極重,武媚孃的身世都是鷹堂所僞造,又有何人會支持她。而且宮內還有我姑姑在,當年她能得到趙慶青睞,姑姑也暗中助了她一臂之力,如今姑姑只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讓了她三分,否則武媚娘又不是儲君正妃,隨便找個藉口便可將她杖斃,儲君又能奈我姑姑怎樣。不過武媚娘也頗有自知之明,只計較瑣事,從不在大事上與姑姑爭鋒,兩人這才相安無事。”

    楚錚擡頭望着夜空皓月,喃喃說道:“其實儲君若無她相助,反倒可能忍氣吞聲,安安分分地等到繼承皇位……若是他這種人當了皇上,秦趙一旦開戰,我又怎能安心得下?”

    吳安然汗毛直豎,道:“那你要如何?”

    楚錚轉過頭來,輕笑道:“什麼要如何的,徒兒剛纔可什麼都沒說。”

    吳安然冷冷道:“你這算是在試探爲師嗎?”

    楚錚不答,站起身來道:“已經四更了,寇大娘看來不會出來了,這幾人看來已有警覺了。”

    吳安然哼了一聲道:“若她不再於夜間出府,我們仍夜夜在此等候?”

    楚錚悠然道:“那倒不必了,徒兒想換個法子。”

    楚錚回到踏青園梳洗一番,正欲出門。柳輕如走了過來,面帶慍色道:“昨晚一夜未睡,這麼早又要出去了?小歇片刻也好啊。”

    楚錚拉起她手,笑道:“你不必擔心我,你的夫君體壯如牛,一兩夜不睡沒事的。倒是你,眼睛都有些浮腫了,昨晚睡得很晚吧,以後不要再等我了。”

    柳輕如狡黠地笑道:“不行,妾身就等你回來再睡,看你是否真的心疼我。”

    楚錚有些頭痛,無奈道:“好好好,今後幾天晚上我都不出去了,在家陪你。”

    柳輕如聽他這麼一說,反而心覺不安,平日裏楚錚從不對她說虛言,道:“公子,妾身只是說笑而已,不必當真。公子每日要操心那麼多事,妾身又怎能再添亂。”

    楚錚笑道:“我也是說真的,以後幾天我都是要白天出去,晚上就回來,你讓紫娟和翠苓給我多做點好吃的。對了,正好你來了,此事也應對你說一聲。”

    柳輕如道:“不知公子所說何事?”

    楚錚道:“這幾日白天我都會去成府,會會那蘇巧彤。”

    柳輕如一怔,不由得低下頭來聲弱如蚊:“去找她啊。”

    楚錚摟住柳輕如香肩,道:“就知道你會想到別處去,放心就是了。蘇巧彤是他國奸細,我又怎麼會……”楚錚突然住口,暗想如果將來自己真將蘇巧彤留在了身邊,會不會那樣還很難說。

    楚錚不由得一陣心虛,不敢再往下說了。

    柳輕如並未感到楚錚有些異常,反覺得夫君說的有理,倒是自己多心了,便說道:“公子只管去吧。不過那蘇姑娘確實是個奇女子,還請公子能手下留情些。”

    楚錚不由得搖頭,蘇巧彤不過記性好些罷了,若真論文采,柳輕如絕對在她之上。

    柳輕如見楚錚搖頭,還以爲他定要置蘇巧彤於死地,忙道:“蘇姑娘所寫的幾首詩,據妾身看都可流傳千古,像她這種女子公子難道不心存憐惜嗎?她雖可能是秦國細作,但只是各爲其主罷了,所作所爲並沒有錯。妾身若不是自幼家遭鉅變,如今可能也會爲南齊朝廷出力。公子可將她軟禁,切不可傷她性命,以她之才必能在史書上佔有一席之地,妾身懇請公子放過她,也是爲後世學子造福。”

    楚錚暗想什麼造福是決計談不上的,蘇巧彤再這麼剽竊下去,李太白等後世才子恐怕連哭都來不及,不過原本自己暫時還不想傷她性命,便順水推舟道:“好吧,我應允你便是。”

    柳輕如頗爲欣喜,道:“多謝公子了。”

    楚錚笑道:“你謝我作甚,要謝我的是那蘇巧彤纔是。”

    柳輕如笑道:“其實公子你應與她惺惺相惜纔是。妾身覺得公子當年那半闕‘大江東去’之豪邁氣勢前無古人,蘇姑娘見到了必心折不已。”

    楚錚苦笑一聲,蘇巧彤一出現,以後自己這幾首詩詞更不能用了,若再寫出來很容易兩人撞車的,世人不懷疑纔怪,到那時兩人都要露馬腳了。

    楚錚道:“我這半吊子東西你可千萬不要讓蘇姑娘知道,還是等我寫完後再讓世人評說吧。”

    柳輕如點點頭,突然啊了一聲,道:“妾身耽擱了公子那麼久,不會誤事吧。”又想起楚錚連早飯都沒吃,忙喚來紫娟從廚房中取幾樣點心包起來讓楚錚帶上。

    楚錚走出踏青園,驀然回首只見柳輕如仍倚在門口目送自己,忽覺心中慚愧,低着頭匆匆走了。

    到了成府門前,卻見仍是大門緊閉。楚錚吸了口氣,拋開心中的雜念,走上前去重重敲了幾下。

    不一會兒成府大門“吱呀”一聲打開了,一個小廝探出頭來了。兩人看了看,均不覺一愣,原來都是認識的,此人正是那天楚錚送蘇巧彤時所遇的那個莽撞小廝。

    不過今日這小廝臉上再也沒有張狂之色,諂笑道:“小的見過楚公子。”

    楚錚笑道:“免禮。大公子在府裏嗎,你去通報一聲,就說楚錚應昨日之約特來拜訪。”

    那小廝臉色一變,原來今日一早成奉之不知爲何將宿醉未醒的成安禮痛罵一頓,並嚴令他以後不得出府。成安禮被罵得莫名其妙,一時火氣上來與父親大吵一架,鬧得府中上下都已知道此事。此刻聽楚錚說來找大公子,這小廝頓時覺得有些爲難。

    楚錚從懷中掏出幾貫賞錢,遞給那小廝道:“快去吧,別誤了你家公子之事。”

    那小廝眉開眼笑地接過,暗想:通報一聲又沒什麼大不了的,見不見由大公子做主便是了,於是道:“楚公子,請稍候。”

    沒過多久,成安禮快步走了出來,成府老管家緊跟在他身後,臉上似有幾分焦躁不安。成安禮並不理會他,衝楚錚抱拳笑道:“楚公子,這麼早就來找成某,不知有何要事?”

    楚錚臉色微紅,道:“世兄不記得了?昨日是你親口邀小弟到府上一聚,小弟怎敢不來?”

    成安禮一怔,昨天他在酒桌上最後喝得不知東南西北,有沒有邀請楚錚真還記不清了,不過今晨剛與父親大吵一架,此時見楚錚特地來拜訪登時覺得大有面子,於是一拍額頭道:“不錯不錯,瞧我這記性,昨天楚公子海量,成某可是服了。快快請進!”

    老管家一聽急道:“大公子……”

    成安禮不耐煩地說道:“楚公子是我請來的,關你何事。不讓我出府,難道我請人到府裏來都不行?”

    楚錚向那老管家抱拳道:“這位是成府的管家吧,那日小弟送蘇姑娘到此時與老人家見過。”

    那老管家不敢託大,也見過楚錚。

    成安禮拉着楚錚的衣袖,道:“楚公子請!”

    那老管家望着兩人的背影,狠狠一跺足,忙去稟報成奉之。

    楚錚與成安禮並肩而行,楚錚突然停下腳步,向成安禮長揖道:“世兄,請恕小弟唐突之罪。”

    成安禮忙將他扶起道:“楚公子,此話從何而來?”

    楚錚不好意思地說道:“其實昨日世兄並未明言邀請小弟,小弟只是過於思念蘇姑娘才貿然來此,實是心中有愧。”

    成安禮哈哈一笑:“難怪成某想不起此事。無妨,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楚公子這番情意,表妹若是知道了必歡喜不已。成某這就領公子去見表妹。”

    楚錚喜道:“多謝世兄成全!。”

    成府相比楚府小了許多,蘇巧彤的別院離成氏夫婦居處不遠。聽成安禮介紹這裏原本是他三妹的住處,蘇巧彤來京城前幾天才騰出來,爲此他三妹還和成奉之鬧了幾天彆扭。

    別院的小門虛掩着,成安禮猶豫了一下,推開門領着楚錚走了進去。

    院子並不大,裏面卻佈置得錯落有致,顯然是此間主人費了一番苦心。只是楚錚無心觀賞,擡頭望去,一眼便看見了蘇巧彤。

    蘇巧彤沒想到此時竟會有人進來,仍毫無所覺地半背對着楚錚,偏着頭梳理着秀髮。她的頭髮並不長,只是堪堪過肩而已,不像柳輕如等女子那般長髮齊腰。似乎是剛剛清洗過臉,側面臉頰上仍有幾滴殘留的水珠,雪白的肌膚如同透明一般,隱隱露出一股暈紅,如出水芙蓉般分外動人。

    楚錚靜靜地望着,竟似癡了。

    成安禮暗暗好笑,輕輕咳嗽了一聲。

    蘇巧彤嬌軀一震,緩緩轉過身來,見成安禮身邊站着的竟是楚錚,饒她平日鎮定自若,此時也檀口微張,顯然驚訝之極。

    成安禮笑道:“楚公子,表妹你也見着了,成某就不在此擾兩位興致了。中午成某備些酒菜,還請楚公子賞光。”

    楚錚抱拳道:“有勞世兄了。”

    成安禮離去後,蘇巧彤見楚錚仍定定地看着自己,不覺心中有氣,暗想:人都走了你還裝什麼裝。她纔不信楚錚真會迷戀上自己,像他這種人又怎會輕易爲感情左右,何況他已在懷疑自己的身份,此番上門應是別有用心。

    蘇巧彤冷冷說道:“楚公子,如此貿然闖入小女子居處,未免太過失禮了吧。”

    楚錚如夢初醒,囁嚅說道:“昨日與姑娘一別,夜半酒醒後頓感如失心落魄一般,輾轉反側徹夜未眠,今日一早便忍不住來到此地,切切之心還請姑娘莫怪。”

    蘇巧彤不知楚錚是在成府外貓了一晚上,見他果然面上微有憔悴之色,不由得心中大奇,但想了想柳輕如才貌均不在自己之下,他又怎會對一個只見了數面的女子愛慕到如此地步,皺眉道:“公子昨日在巧彤面前尚是揮灑自如,怎麼一日不見就對小女子有傾慕之意了?”

    楚錚從懷中掏出幾張皺巴巴的絹紙,正是蘇巧彤昨日所寫的詩句,柳輕如見之心喜,便把它帶了回來,楚錚出來時順手揣在懷中,此時正好拿出來獻寶,臉紅紅地說道:“蘇姑娘如此才氣,小可驚若天人,此番前來還請姑娘多多指教。”

    蘇巧彤瞥了一眼道:“你既有此心,怎麼不將這些妥善保存,卻糟蹋成這副模樣?”

    楚錚慚愧道:“當時宿酒未醒,一時不察損毀了姑娘的墨寶,還請姑娘執筆再賜小可一份,小可回去定將之裱制妥當,掛於廳堂之上。”

    蘇巧彤見他說唱俱佳,差點兒笑了出來,這人不去當個戲子還真可惜了,既然他執意裝模作樣,自己也不好強行揭穿他,無奈地說道:“那好吧,既然公子不嫌小女子筆墨不堪,小女子再寫一份就是了。”

    楚錚卻得寸進尺,道:“不知姑娘能否爲小可寫篇新作?”

    蘇巧彤毫不客氣地拒絕道:“舞文弄詩皆由心境而定,在公子身邊小女子心情全無。”

    楚錚也不以爲意,忽見蘇巧彤手中那把梳子形狀也頗爲奇特,並不是時下女子所用的月牙梳,而是長長的可以手持的木梳,極似後人所用之物,不由得問道:“姑娘手中之物似非京城所有,不知從何而來?”

    這把梳子是蘇巧彤依照前世記憶親手所做,聽楚錚提起,蘇巧彤忽覺胸口一痛,看着眼前這個虛情假意之人突感厭煩,道:“此物乃小女子從蒼樂山帶至此,公子也管得太多了吧。”

    楚錚一愣,道:“是是,小可多嘴了。”

    蘇巧彤驀然驚覺,眼前這少年是絕對不可得罪的,何況自己還在謀劃如何刺殺楚名棠,只能與他虛以尾蛇,既然他故作傾慕自己,自己何不也效仿之。男女之情頗爲玄妙,假戲真作也是常有的事,若能使他真的對自己起了憐惜之意,至少會手下留情些,只要能拖到趙王大獵之時,自己便可趁亂逃脫。

    想到此蘇巧彤忽然心底一酸,自己終究是個弱女子,在這個男權至上的世界裏,最有效的武器還是自己的容貌,在秦國是如此,在這少年面前也是如此,若轉世時相貌生得醜陋些,即便自己再有本事,恐怕也已湮滅於這亂世了吧。

    楚錚見蘇巧彤臉色陰晴不定,正欲出言相詢,蘇巧彤幽幽道:“小女子剛剛失禮了,只是這把木梳乃家母遺物,睹物思人,還請公子見諒。”

    正在此時,楚錚忽聽一句“楚公子大駕光臨,老夫未能遠迎,還請恕罪。”

    ☢ тTk ān☢ C〇

    楚錚嘆了口氣,這成奉之怎麼這麼快就來了,只好轉過身施禮道:“楚錚參見成世伯。”

    成奉之還是第一次聽楚家人叫他世伯,頓時有些哭笑不得,忙道:“楚公子,‘世伯’這二字老夫可擔當不起啊。”

    楚錚道:“家父多次盛讚世伯乃朝中棟樑、經世之才,常常惋惜未能有機會與世伯深交,一直叮囑小侄見了世伯要執晚輩之禮,小侄豈敢有違?”

    成奉之一笑,楚名棠會這麼說那才真叫奇聞了,不過對楚錚扯謊隨口而來且神色如常的本事也深感欽佩,便道:“太尉大人如此稱讚,成某實是有愧。不知楚公子今日到成府所爲何事?”

    楚錚道:“小侄是爲蘇姑娘而來。自從結識了蘇姑娘,小侄多日以來茶飯不思,相思成疾,又不敢貿然前來,幸得結識了安禮世兄,小侄今日纔敢厚顏上門拜見。”

    成奉之沒想到楚錚說得如此直白,不由得看了一眼蘇巧彤,只見她也是苦笑不已,咳嗽一聲道:“楚家乃是我大趙世家大閥之首,老夫只是一鄉村野夫,這門親事我們成家高攀不上。何況巧彤父母雙亡,老夫和賤內是她世上僅餘的長輩,只希望爲她找個好人家,絕不會讓巧彤屈居侍妾之位。”

    楚錚點頭道:“世伯此言小侄謹記在心,回去會自當稟報家父,請他老人家恩准。”

    成奉之道:“既然如此,等得到太尉大人允許之後再來談論此事也爲時不晚,楚公子請回吧。”

    楚錚皺眉道:“莫非世伯認爲小侄是輕薄浪蕩之徒?因此不放心將蘇姑娘託付於小侄?”

    成奉之咳嗽一聲道:“老夫絕無此意,只是巧彤乃未嫁之身,楚公子這般糾纏,實是有損巧彤清譽。”

    楚錚無奈道:“世伯既然如此說了,小侄自當遵命。只是蘇姑娘方纔答應過今日要送小侄墨寶,要不我明日再來取?”

    成奉之忙道:“不用不用,巧彤,你讓小月那丫頭備好筆墨,給楚公子寫幾張就是了。”

    蘇巧彤抿嘴一笑,轉身向屋內走去。

    楚錚忽然道:“不行,蘇姑娘墨寶何等珍貴,小侄一定要親自磨墨纔是。”說完便闖進屋內。

    成奉之拉之不及,也只好緊緊跟上。

    蘇巧彤見楚錚也走了進來,轉身微怒道:“楚公子,你怎麼可以擅闖女子閨房?”

    楚錚兩眼四下巡視,口中卻道:“小子失禮,請蘇姑娘莫怪。”

    蘇巧彤那丫環小月從內屋走了出來,見楚錚也站在屋內,不由得一聲驚呼,手中之物也掉到了地上。

    楚錚摸了摸下巴,對蘇巧彤道:“蘇姑娘,我有這麼可怕嗎?”

    蘇巧彤白了他一眼,對小月道:“小月,去準備筆墨。”

    楚錚道:“不用麻煩小月姑娘了,就由小子代勞吧。”

    蘇巧彤將昨日所作的三首詩重新寫了一遍,忽然瞥見楚錚臉上似笑非笑,沒來由地覺得有些心虛,把那幾張紙往楚錚手裏一塞,道:“拿去。”

    楚錚拿在手中看了看,不住點頭:這丫頭幾個字倒真不錯,不像自己前世用習慣了硬筆,用毛筆寫起這古體字來寫得像狗爬一樣,練了近十年也只是中等水準。

    成奉之看了蘇巧彤的幾首詩也不由得暗暗稱奇,道:“楚公子,這字也寫完了,你看……”

    楚錚漫不經心地點點頭,道:“蘇姑娘之詩句句堪稱神來之筆,在下就此告辭,明日再來討教。”

    成奉之聽楚錚明日還來,不由得有些着急,正待開口卻見楚錚已晃晃悠悠地走了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