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7章 各懷心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7章 各懷心機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而在另一輛馬車內,楚錚鼾聲如雷,攪得楚倩心煩不已,忍不住道:“輕如,他晚上是不是也這樣子,那你們是怎麼睡的?”

    柳輕如臉一紅,這小姑子尚是待嫁之身,什麼都不懂,這閨房之事哪能隨便就說與人聽的,只好含糊道:“公子今日可能飲酒過量了吧,平日裏他從不這樣的。”

    楚倩實在受不了,伸出拇食兩指輕夾楚錚小腿上的一塊皮肉,死命一擰。只聽楚錚倒抽一口涼氣,鼾聲頓停。楚倩滿意地笑道:“總算清靜了。”

    柳輕如看得心疼不已,但又不便與楚倩爭吵,畢竟她是公子的姐姐,而自己只是侍妾之身,只好轉移楚倩注意力,道:“今日所見這蘇姑娘果然不凡,難怪半月不到就能名滿京城。”

    楚倩不由得點了點頭,道:“她所言的一些文章之道確是前人所無,如今細想起來還真有些道理。”

    柳輕如深思道:“她今日所說的一些論點我怎麼覺得有點耳熟,好像聽人聽過一般,啊,公子……”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初到楚錚身邊他所作的那半闕“大江東去”,當時說的那些話與蘇巧彤頗爲相似。

    柳輕如忽覺身後楚錚猛拉她衣衫,回頭看去,只見他睜開雙眼,衝她搖頭示意不要說。

    楚倩視線被柳輕如擋住,看不到楚錚古怪模樣,問道:“小五怎麼了。”

    柳輕如吃吃道:“沒什麼,公子好像醒了。”

    楚倩嗤之以鼻,道:“像他這般喝法哪有這麼快就酒醒的,沒見我剛剛擰他都沒動靜嘛。”

    柳輕如心中茫然不解,方纔楚錚眼中毫無醉意,那他爲何要如此做作?

    到了踏青園,歐陽枝敏迎了上來。柳輕如道:“歐陽,你去趟到明月樓,將公子那馬兒牽回來。”

    歐陽枝敏道:“是,夫人。公子人呢,要不要小的去接他?”

    楚倩笑道:“你家公子醉得昏天黑地,正在車內躺着呢。”

    歐陽枝敏心中大奇,他跟着楚錚多年,還從未見他醉過,今天碰上了什麼高人,能把公子灌成這樣。

    歐陽枝敏將楚錚扶回房中,楚錚見楚倩並未跟來,一骨碌從牀上爬起來,撩開褲腿一看,剛剛被擰之處已成青紫之色,不由得破口大罵:“這四丫頭,我只是戲弄她一番,可她下手也忒狠了。”

    歐陽枝敏笑道:“小的就知道公子哪能會被別人灌醉。”

    柳輕如見楚錚果然沒事,不解道:“公子……”

    楚錚道:“輕如,我知道你心中有諸多迷惑。今日我所作所爲全是因那蘇巧彤,她極有可能是秦國的奸細。”

    柳輕如有些不信,道:“不會吧,似她這般女子怎會是奸細,若真如此,那成大人豈不也有嫌疑?”

    楚錚道:“我是無確鑿證據,但輕如你應知道我非輕出虛言之人,我至少有九分把握確信她是他國奸細。歐陽,你來找我何事?”

    歐陽枝敏躬身道:“鷹堂奉公子之命,對成府日夜監視,沒發現什麼可疑之處。今日小人又仔細詢問了那些人,覺得有一事相當奇怪,幾個夜間負責監守之人都說曾見似有個黑影一閃而過,但過去看時卻一無所獲,先前他們都以爲自己眼花,今日才一同說了出來。小的猜想此人可能就是蘇姑娘身邊的寇大娘。”

    楚錚點頭道:“不錯,以她的武功那些鷹堂子弟當然無可奈何,這倒也是件傷腦筋的事。你過會兒去找下吳先生,請他今夜到成府外協助。”

    歐陽枝敏道:“是。小的還有一事稟報,儲君今日到了成府,至今尚未離開。”

    蘇巧彤下了馬車剛走進成府大門,成府老管家迎了上來,輕聲道:“儲君來了。”這老管家是當年與成奉之一起來到趙國的,成府中除了成奉之夫婦外只有他知道蘇巧彤是什麼人。

    蘇巧彤聞言一皺眉,這成府四周不知有多少雙楚家的眼睛在盯着,成奉之不與儲君在宮裏密談,領到自己府裏幹什麼。

    見蘇巧彤似有不滿,那老管家跟在她身後,邊走邊道:“儲君是自己登門拜訪的,聽夫人說好像其意在姑娘你。”

    到了客廳,見廳內並無旁人,成奉之與一個二十餘歲的壯碩男子寒暄着,想必此人便是儲君趙慶了。

    果然,成奉之見蘇巧彤回來了,起身道:“巧彤,快來見過我大趙儲君殿下。”

    蘇巧彤襝衽拜道:“小女子蘇巧彤參見殿下。”

    趙慶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蘇巧彤。蘇巧彤坦然自若,她在秦王身邊多年,論氣勢這趙國儲君較秦王虎威簡直有天壤之別。

    趙慶嗯了聲點頭道:“不錯,果然名不虛傳,本王不枉此行。”

    蘇巧彤站起身來,無奈地笑笑道:“殿下過獎了。”就這般模樣成奉之還說他大有長進?純粹一好色之徒,就不知當年不堪到何等地步。

    趙慶對成奉之道:“成大人,你有個好侄女啊,以後叫她多來宮裏走走。本王愛妃媚娘在宮頗爲寂寞,也沒人跟她說說話,巧彤姑娘以學識著稱,正好陪她解解悶。”

    蘇巧彤心頭微震,這武媚娘一直是她心頭一根刺,雖然這女子除了名字外並無與那一代女皇有何相似之處,但能以儲君妃的身份便可在宮中與楚名棠之妹琳貴妃相抗,足可見此女手段不凡。蘇巧彤還真想見一見這武媚娘,何況楚錚已對她疑心大起,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找藉口到成府搜查,躲到宮裏也不失爲一應急之計,便道:“小女子對儲妃也仰慕已久,自當從命。”

    成奉之心中着急,蘇巧彤難道沒看出趙慶是何用意?她一個弱女子到了宮中還不是任由趙慶擺佈。這女子深受秦王寵愛,又如此美貌,其中定有曖昧,她若在趙國受了什麼屈辱,秦王哪能輕饒他。

    趙慶見蘇巧彤應允下來,甚爲高興,道:“成大人,本王今日到你府上一是爲了見下巧彤姑娘,此願已償。二來想看看你要爲朕引見的絕世高手,不知他現在何處?”

    成奉之向寇大娘看了一眼,寇大娘不情不願地走過來道:“民婦燕氏參見殿下。”

    趙慶瞪大眼睛,道:“成大人,怎麼是個婦道人家?”

    成奉之怕寇大娘着惱,忙上前一步道:“殿下,爲臣自幼生長在蒼樂山中,同村之人皆爲後漢遺民,有不少是當年後漢宮廷中的侍衛高手,燕大娘更是其中佼佼者。臣一心爲皇上和儲君效忠,前日見儲君殿下爲身邊無可用之人煩憂,故向殿下引見。”

    趙慶想了想對寇大娘說道:“這位是燕夫人吧,雖說有成大人爲你引見,但本王用人向來量材而爲之。這樣吧。本王身邊有個隨從乃大內高人弟子,你若贏了他本王自會重用。輸了,也沒關係,看在成大人的面子上本王會在宮裏給你安排一個職位。”

    寇大娘就算涵養再好,此時也心中大怒,暗想:若不是爲了大秦,就憑你這幾句話我們寇家決不會饒你。

    蘇巧彤也是哭笑不得,怪不得趙國大權旁落,有這樣一個活寶當儲君,哪個臣子不提心吊膽。楚名棠能有今日這般權勢,其中恐怕還有這儲君之功。

    趙慶讓成奉之叫了一個太監進來,道:“韓尚,去試試這婦人,別給你師父胡公公丟臉。”

    一個面目陰深的太監應了聲“是”,繫了一下腰間袍帶,走到寇大娘面前,傲然道:“出手吧。”

    成奉之在蘇巧彤旁邊輕輕說道:“這個韓尚原是宮中總管胡有林身邊的小太監,據說胡有林與宮內另三位公公號稱大內四聖衛,專門負責守護皇上安全。”

    蘇巧彤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這四聖衛竟全是太監,莫非是葵花寶典的傳人?

    寇大娘淡淡說道:“還是你先出手吧,也許你還可以多接我幾招。”

    韓尚兩道細眉一豎,喝道:“狂妄!”說完雙手成爪,左手護胸,右爪直擒寇大狼咽喉。

    寇大娘巍然不動。韓尚感覺指尖快及此人喉部肌膚,不由得心中暗喜。忽然覺得腹部劇痛,一股血腥味直涌上嗓眼,整個人已被寇大娘踢得飛了出去。

    寇大娘搖了搖頭,道:“招式不錯,可惜內勁不足,速度太慢。你若不死心的話,還可再來。”

    韓尚抹了抹嘴邊血跡,掙扎着想要站起,可稍一動彈只覺得腹中痛如刀絞,悶哼一聲又癱倒在地上。

    趙慶看直了眼,突然大力鼓掌,命人把韓尚擡了出去,道:“好好,成大人,你說的那蒼樂山有多少像這位燕夫人一般的高手,你幫本王全請來,只要本王能辦到的,無論什麼條件都應允。”

    成奉之道:“殿下,燕大娘武功在蒼樂山中已是數一數二,此番來到上京城是爲護送巧彤而來,否則她今生都不會出蒼樂山半步。”

    趙慶不禁問道:“是嗎,燕夫人是巧彤姑娘什麼人啊?”

    成奉之道:“燕夫人是巧彤義母,我這侄女父母雙亡,她對巧彤十分疼愛,無論我這侄女到哪裏,燕大娘都跟在一旁。”

    趙慶一聽心頭綺念消了不少,心想若這婦人時時陪着蘇巧彤,自己還真很難下手。

    “不過請殿下放心,蒼樂山中高手確實爲數不少,殿下對爲臣有知遇之恩,爲臣一定盡全力請那些同鄉出山。”

    趙慶道:”那就辛苦成愛卿了,愛卿對本王忠心耿耿,本王牢記在心,日後絕不會虧待你們成家。”

    成奉之故作感激道:“多謝殿下!”

    趙慶見天色已不早,便準備起程回宮,可看了看蘇巧彤,總覺得心癢難熬,道:“巧彤姑娘,你不是很想見本王愛妃嗎,要不你就跟一起回宮吧。”

    成奉之大驚,正想找藉口阻攔,忽聽一個慵懶的聲音說道:“這位姑娘真想見我嗎?那就不用辛苦殿下將她帶入宮了。”

    只見一個宮裝女子盈盈走來,身後跟着兩人都苦着臉,一個是成府那老管家,另一人看服飾是宮裏的太監。

    趙慶目瞪口呆,結結巴巴地說道:“你怎麼來了?”

    那女子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是說到禮部準備皇上打獵之事嗎,怎麼跑到這裏來了?還真以爲我看不出你和小陸子串通一氣啊。”

    趙慶狠狠瞪了那小陸子一眼,那女子道:“你想作甚,小陸子這回舉報有功,我還要嘉賞他呢。”

    成奉之向蘇巧彤使了個眼色,兩人上前拜道:“參見儲妃娘娘。”

    武媚娘將蘇巧彤扶起,握住她手端詳了一會道:“果然是我見猶憐,難怪有人僅慕名就急色色地跑來。”

    趙慶苦笑一聲,卻不敢爭辯。

    武媚娘湊過來在蘇巧彤耳邊輕聲道:“姐姐也很喜歡你哩,以後姐姐常來看你好不好?”

    蘇巧彤只覺這武媚娘雙手柔弱無骨,一雙鳳眼嫵媚到了極致,鼻尖不時還隱約聞到一股似有似無的女子體香,身子沒來由地一陣燥熱,不由得雙頰緋紅。蘇巧彤心驚不已,這是她今生從未有過的感覺,即使秦王偶爾牽她的手她也是心止如水,沒想到在這女人面前反而覺得情潮涌動。

    寇大娘咳嗽一聲,聲音雖不響,卻如晨鐘暮鼓令蘇巧彤神智爲之一清,不着痕跡地抽回雙手,勉強肅容道:“多謝娘娘誇獎。”

    武媚娘眼中閃過訝然之色,道:“成大人,這位是……”

    成奉之有些遲疑,看了看跟在武媚娘身邊的太監小陸子,趙慶會意,道:“陸鋒,你到外面等候。”

    小陸子似有些不甘願,看着武媚娘,武媚娘笑道:“出去吧。”

    陸鋒眼中異光一閃,躬身退下。

    趙慶道:“媚娘,這位便是成大人提及的從蒼樂山來的高手,方纔韓尚那個奴才連她一招都接不下。”

    武媚娘點頭道:“成大人的眼光一定是錯不了。殿下能有此等忠臣相助,何愁大事不成?”

    成奉之臉色一變,趙慶卻笑道:“媚娘是本王身邊最親近之人,本王也就沒有瞞她。何況對付楚名棠絕非輕易之事,媚娘足智多謀,定是一大助力。成大人,你不會見怪吧。”

    成奉之無奈道:“微臣不敢,只是爲臣一心爲殿下效力,把整個身家性命都搭進去了。還請殿下不要再透露給他人。”

    趙慶道:“成大人放心,本王心中自然有數。”

    武媚娘道:“成大人對殿下一片忠心,本宮甚爲欽佩。不過成大人爲何那麼急切地勸說殿下在皇上打獵時刺殺楚名棠呢?本宮覺得此事還是從長計議爲好。”

    武媚娘既然已知曉此事,成奉之看了一眼趙慶,不得不答道:“娘娘之言有理。可如今時不我待,皇上龍體一日不如一日,已根本無力對付朝中三大世家。儲君眼看就要即位,可手中卻並無實權,萬一哪天皇上駕崩歸天,楚名棠必會藉此再度擴張勢力。娘娘也知道殿下與楚家關係勢如水火,楚名棠會讓殿下順利登基嗎?三大世家向來以楚名棠爲首,方令信才德均不足以服衆,楚天放與王烈垂垂老矣,只要楚名棠一死,三大世家聯盟就會瞬間土崩瓦解。”

    武媚娘道:“話是不錯,可楚家百年根基豈可小覷,族中能人不知凡幾,難道僅憑几個刺客就能殺了楚名棠?那楚家能傳承到今天還真是咄咄怪事。”

    成奉之道:“僅憑刺客當然不能,所以殿下要藉助這次打獵的機會。按大趙祖訓,皇上出京朝中則由太子監國,而楚名棠和方令信需陪同皇上出城,身邊家將不到百名。負責此次打獵護衛的二萬禁衛軍中有兩千是殿下親信衛隊,而禁衛軍統領趙無忌又皇室中人,對儲君之命不敢有違,只要他從中相助,調配得當,由寇大娘和朱公公率領蒼樂山衆高手,再加上這二千親兵,楚名棠便是插翅也難飛。”

    武媚娘哼了一聲,道:“趙無忌是朝中出了名的牆頭草,萬一他突然改變心意怎麼辦?”

    趙慶道:“這個無妨,趙無忌領兵出城後,本王會派人給他送封書信,告訴他若想保住京城他六個子女和府中滿門一百三十二條性命的話,那就乖乖依計行事。”

    武媚娘道:“可殺了楚名棠又如何,楚家族人衆多,一旦反叛作亂起來,恐怕會動搖大趙國根基啊。”

    成奉之道:“娘娘,這段時間三大世家在京中羣龍無首,正是動手的大好時機。殿下既爲監國,城中三萬禁軍均屬殿下掌控,而三大世家所屬家將不超過萬人,楚家則最多隻有五千人,大有勝算。”

    武媚娘冷笑道:“成大人,你好像忘了吧,京城中誰不知道禁衛軍的軍官中三大世家子弟佔了幾近半數,這三萬禁衛軍中最多能有兩萬能聽從殿下調動,可要進攻楚府能有一萬軍隊從命已是大幸,還大有勝算呢。所獻之計破綻百出,你存心想讓殿下身處險境,不知是何用心?”

    成奉之硬着頭皮道:“娘娘誤會了,臣對殿下忠心可鑑日月。軍中三大世家子弟大都只是輕狂少年,殿下只需以爲皇上祝壽之名宴請他們,然後埋伏重兵將之格殺或拘禁。其所部各營軍士都是我大趙子民,不敢有違皇命。只要許下重賞,任憑他們燒殺搶掠,這三萬軍士殺入楚府,楚家家將再多,趙國第一世家也將從此不復存在。只要楚家一除,對王方兩家可先行安撫,日後再設法除之。”

    成奉之突然起身向趙慶拜道:“殿下,此舉確實兇險,但時機稍縱即逝,究竟何去何從,還請殿下定奪。”

    蘇巧彤怯生生地道:“姨父所獻之策既然這般危險,殿下身爲一國儲君豈可輕易涉及,還是小心爲上吧。”

    趙慶豪氣上頭,道:“多謝巧彤姑娘好事。不過這種縮頭縮尾的窩囊日子本王已經過夠了,不想日後再爲楚家掌上之玩物。此事就這麼定了,媚娘也不必再行相勸,與其束手待斃,本王還不如放手一搏。”

    武媚娘嘆了口氣,趙慶就是這老毛病,自己雖將他迷得神魂顛倒,但見了別的美貌女子還是愛充英雄。她不由得瞪了蘇巧彤一眼,暗想這女子也不簡單啊,出言時機能把握如此之準,先前還以爲她只是個普通才女,看來所料實有誤,不過這女子突然現身京城,又如此不安分,難道另有玄機?而且成奉之以往也是個老成穩重之人,怎麼這些日子變得浮躁起來了,莫非是受了此女影響?

    武媚娘心中狐疑,但當着趙慶的面不好詢問,想道反正還有一月時間,以後慢慢打探吧。

    幾個人又討論了一番其中細節,趙慶呵欠連天,反正武媚娘來了,他對蘇巧彤也就死了心了,沒多久就起身回宮了。

    成奉之和蘇巧彤送完趙慶等人,回到廳內。蘇巧彤忍不住問道:“乾孃,那儲妃怎麼回事,爲何孩兒一靠近她就覺得心神難恃?”

    寇大娘沉聲道:“若老身沒有看錯的話,此女應是魔門弟子。”

    蘇巧彤驚道:“魔門?魔門之主刑無舫絕不會做此事,不然也瞞不過我們天機閣。”

    寇大娘道:“這本是魔門的一件祕辛。當年魔門被逼退出中原,總壇自此移至西域,但在中原還有兩個分支,其中之一就在趙國,這個門派聽說都是女子,且以媚功見長。今日所見的這武媚娘,恐怕就是這門派的弟子。”

    蘇巧彤沉思着,難道趙國魔門也想把持朝政?倒有可能,起碼趙慶已被武媚娘迷得神魂顛倒,言聽計從了。僅這一點此武媚娘就已不在那武則天之下,而且她足智多謀,日後倒是個勁敵。

    寇大娘道:“還有件怪事,這武媚娘看上去竟還是處子之身。”

    蘇巧彤更覺匪夷所思,道:“乾孃是不是看錯了,那儲君如此好色,武媚娘又怎能還是處子身,除非那趙慶是天閹?”

    寇大娘看了她一眼,這丫頭也還是處子身,怎麼什麼都懂?

    成奉之叫了起來:“不可能,聽宮裏人說儲君幾乎夜夜春宵,平日裏還大吃補品,又怎會是天閹?”

    寇大娘搖頭道:“也許是她媚功練得極爲高深了吧,聽說到了這般境界的女子看上去始終如處子一般。趙國朝野之中能人衆多,不在大秦之下啊。”

    蘇巧彤道:“如此說來,這女子有可能是別有用心。可惜趙慶對她極爲信任,我們一時也沒別的辦法,以後行事要避開她些。”

    成奉之遲疑道:“巧彤姑娘,我們是不是太急進了些,僅糊弄儲君倒無所謂。可武媚娘十分精明,已經有所懷疑,能否另想他法?”

    蘇巧彤苦笑道:“來不及了。令公子已經將我來那日與你們夫婦在房中密談之事告訴了楚錚,說不定他隨時會來府中抓人。不然方纔我爲何答應那趙慶進宮陪儲妃?成大人,你府中若有什麼與西秦往來信件,不管多重要全部銷燬,切不可留有任何證據。”

    成奉之一聽,驚得手腳冰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