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5章 酒樓相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5章 酒樓相聚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天色漸漸變得陰翳,肅殺的秋風已逐漸有些刺骨了,從趙國江邊大營向南望去,連綿無際的蘆葦都已成枯黃一片。對於江邊普通百姓來說,過冬全靠這些蘆葦來取暖了,看到天色不佳,一些人家趕快來此先砍一些蘆葦回去,否則雨後在冬日下想將蘆葦曬乾,十天半月都未必能辦到。

    一陣馬蹄聲由遠及近,三匹黑色的駿馬風馳電掣般的從這些百姓身邊掠過。除了幾個小孩子尖叫了數聲,大多數人頭也沒擡,幾年前趙齊之戰後,從北方調來的那支騎兵便駐紮在此地,百姓們都習以爲常了。

    這三騎很快分出了先後,一騎遙遙領先,另兩騎在後面苦苦追趕。一人突然大叫道:“老子不跑了,每次出來都受老大那馬的鳥氣,咱們還是慢慢騮着走吧。”

    另一人笑道:“老漠,你的馬都快比你還肥了,再不出來跑幾圈恐怕只能養老了。”

    那人拍拍馬頭道:“養老就養老,它跟隨老子征戰沙場也快十年了,該功成身退了。”

    前面那騎見後面二人不再追趕,便調轉馬頭跑了回來,聽到那人之言,皺眉道:“夏漠,你是不是也想養老,如果是的話,我馬上如你所願讓你滾出黑騎軍,回去整天跟你老婆抱被窩去!”

    這三人便是黑騎軍的三位首領楚洛水、周寒安和夏漠。楚名棠在朝中執掌大權後,便將黑騎軍留在了南線大營,一年後楚洛水更是連升數級爲南線大營副統領,黑騎軍卻仍由他掌管。楚名棠此舉頗有深意,王明遠雖是自己一手提拔的,但畢竟他是王家的人,楚家在軍中勢力較王家遠爲薄弱,南線大營絕不容失,因此楚名棠對楚洛水期望極高,將他留下就是爲了接管南線大營。王明遠爲官多年,楚名棠的意思他也很清楚,不過他並不是一個很有野心之人,何況他的伯父王烈膝下無子,最心愛的女兒就是楚名棠的夫人王秀荷,以王明遠如今職位再有楚名棠夫婦相助,接任王家宗主的希望極大,真若如此,他王明遠今生也就知足了。

    夏漠聽楚洛水這麼說頓時嚇了一跳,忙道:“老大,你又不是不知我老漠脾氣,口上沒個把關的,怎麼就當真了?我打小就在軍中,離開馬背讓我怎麼活啊。”

    周寒安笑道:“你不是常說你那老婆也是匹小馬嗎,你去騎她好了。”黑騎軍既然在南線大營安頓下來了,像他們這些高級將領也紛紛成家,夏漠的老婆就是當地一富家的女兒,長得柔柔弱弱的,與黑胖如山的夏漠相映成趣。

    夏漠舔了舔嘴脣道:“這些南方女子騎上去都是細聲細氣的,沒勁,哪及得上北疆的女子性子來得烈。”

    周寒安也嘆道:“老大,這南線雖好,可時間待長了真覺得沒勁,有時真想回北疆去。”

    楚洛水笑道:“你們兩個是因爲沒仗打纔會這樣吧,放心,據我所知,用不了多久大趙就會與西秦開戰了。”

    夏漠大喜,想了想卻又有些泄氣,道:“我們現在屬於南線大營,負責這江邊防務,打西秦必是以西線大營爲主,這仗我們能撈到打嗎?”

    楚洛水淡淡說道:“當年趙齊一戰,南齊水師全軍覆沒,已是元氣大傷。按太尉大人諭示,南齊若重建水師則必毀之,這幾年來僅我黑騎軍就先後渡江作戰十餘次。如今這長江千里沿岸,南齊連一艘漁船都不敢隨意下江,這種懦弱之國還有何可慮,若不是因西秦牽制,只要太尉大人一聲令下,南線大營二十五萬大軍足以攻下南齊京城。趙秦若是開戰,此處最多隻需留十五萬人足矣,其餘十萬儘可開赴西線,而我黑騎軍必在其中。”

    周寒安點點頭,道:“大哥說的有理,太尉大人命我等將黑騎軍從一萬擴至五萬,而且沒用兵部一兩銀子,絕不是用來吃乾飯的,大戰一起我部必上。”

    夏漠笑道:“沒用兵部的銀子,花的卻是南齊的銀子,這南齊人怎麼就這麼笨呢,每次偷偷建水師,我們趙國大軍過江掃蕩一圈,他們又花錢請我們走,南齊就算再富,如此幾次下來錢也花得差不多了吧。”

    周寒安道:“不建水師,這長江兩岸我趙國大軍進退自如,南齊也是逼不得已啊。只可惜太尉大人早在他們朝中安排下了棋子,他們稍有舉動,南線大營就已一清二楚,僅這一點,我周寒安對太尉大人已佩服得五體投地。”

    楚洛水道:“南線大營這一帶別的不說,僅人口就比北疆多了近七八倍,兵源充足,可遠不及北疆人剽悍勇武,黑騎軍雖人數多了,可真正算得上是精銳之師的還是我們北疆來的弟兄。大戰即起,你們二人可要抓緊操練。”

    周寒安道:“大哥放心,這事我和夏漠都心中有數。可百勝之師並不是靠操練就能練出來的,我們北疆這些弟兄哪個不是從死人堆裏爬出來的,這些新兵真要成器,還是要經歷實戰方可有所成。另外戰馬也是個大問題,我們從北疆帶來的馬匹相互交配或與本地馬雜交,產下馬崽雖已逐漸成年,可數量還是遠遠不夠,而且良莠不齊,大概只能湊齊三萬來匹。”

    楚洛水斷然道:“三萬就三萬,寧缺勿濫。你們二人吩咐下去,各級軍官對所屬人員要嚴加挑選,只有各項皆優者方可爲我黑騎軍。剩下兩萬人就爲步兵兼運送輜重,畢竟騎兵一日所需物資是步兵的三倍有餘。”

    夏漠道:“老大,有一事我倒有些不明白,既然我南線大營便足可以攻下南齊,爲何楚太尉不命我等先滅了南齊,爾後再全力對付西秦呢?”

    楚洛水搖頭道:“南齊國力雖弱,但疆域廣闊,縱深數千餘里。若是佔下一城總要留兵鎮守吧,可你知道南齊有多少城鎮?即使南線大營兵力再多一倍,恐怕也無濟於事。何況南齊人最講忠義,江南百姓雖民風偏軟,但遇外敵入侵時卻甚爲心齊,你們二人也該知道,我黑騎軍最後幾次攻到南齊,與平民自組義軍作戰的傷亡已多於與南齊軍隊作戰傷亡,而這僅是南齊江邊一隅。我大趙若要想將南齊併入版圖,傾全國之力,恐怕也要近十年之久。可那西秦如芒刺在背,又豈能如你所願?因此唯有先與西秦一戰,畢其功於一役,即便不能滅了西秦,也要打得它像南齊一般再無還手之力,大趙纔可有望一統天下。”

    周寒安笑道:“聽大哥一言,小弟茅塞頓開,難怪太尉大人對大哥如此看重。”

    楚洛水突然哼了一聲,道:“你們兩個到南齊去了幾趟,如今也已家財萬貫了吧。”

    周寒安和夏漠二人臉一紅,不敢作聲。

    楚洛水看着這兩個與他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嘆道:“此事我也不想管,但需記住一事,不可留任何把柄於他人。你們二人也算是軍中重將,兵部有好多雙眼睛在盯着你們,一旦被他們掌握確鑿證據,就算太尉大人也未必保得了你們。以後你們也要收斂點,南岸的百姓已對我大趙軍深惡痛絕,所以我極力約束你們不得任意燒殺搶掠,太尉大人也是這意思。”

    周寒安和夏漠齊聲道:“屬下記住了。”

    楚洛水從懷中掏出一封信,道:“對了,楚小弟又來信了。夏漠,你背上有舊傷,他請大內御醫給開了張方子,連藥都已配齊,回去後到我帳內去取吧。”

    夏漠笑呵呵地接過信,將那藥方拿出來看了一遍,道:“我老漠大字識不了多少,藥方上寫的什麼根本看不明白,但既是出自御醫之手,想必定有療效。大哥,替我謝謝楚錚兄弟。”

    周寒安也笑道:“這小兄弟真是個重情義之人,到了京城也不忘時常給我們幾個做哥哥的寫信。”他的聲音突然低了下來:“大哥,太尉大人是不是要立他爲楚家下任宗主?”

    楚洛水橫了他一眼,道:“這種沒來由的事你問他作甚?”

    夏漠叫道:“大哥,這事在營裏都已經傳遍了。上次在劉將軍壽宴上,一個傢伙喝多了提及此事,楚軒當時臉都變青了,轉身就走。”

    楚洛水道:“太尉大人是何許人也,這事輪不到咱們來操心。”

    夏漠道:“大哥,如今你也算是楚氏一族的重要人物了,要我來說,他們兩兄弟還是楚錚比較順眼,楚軒這小子整天陰沉沉的,我見了就不喜。”

    楚洛水心中冷笑,夏漠是個直性子,與人結交只求脾氣相投,楚錚只是故意投其所好罷了。這少年的心機遠在其兄之上,雖說他遠在京城,卻早已在楚軒周圍佈下耳目,其中兩人還是託楚洛水之手安插的。當初,那兩人呈上楚錚寫給楚洛水書信時,楚洛水一眼就看穿了楚錚的用意,也明白楚錚此舉是故意爲之,想要他表明立場,只是楚錚如此直接着實讓楚洛水十分爲難,思索良久才決定將這兩人按楚錚所說的安置好,並回信楚錚,暗示他楚洛水既姓楚,當然只遵從楚家宗主之命。楚錚似乎對此很滿意,從此再也不提此事。

    楚洛水事後才感覺楚錚此舉看似莽撞,卻十分高明,若自己幫他則無事,若是拒絕了楚錚也無損失,至少弄清了自己的態度可提早準備對付自己。楚洛水暗中嘆氣,也許這樣的人才是最適合繼任楚家宗主的,不過從內心來說,他還是希望這兩兄弟將來不要骨肉相殘纔好。

    楚洛水不想與周夏二人談論這些,畢竟這是楚家內部之事,便道:“我們回營吧。從明日起,黑騎軍訓練量加倍,二位兄弟,拜託了。”

    “遵命!”

    蘇巧彤端着一杯酒,百無聊賴地望着窗外。她身處的是上京城最好的酒樓之一,來往此處的客人非富即貴,尋常百姓根本無緣入內,店中幾樣菜餚在京城也是久負盛名,蘇巧彤對此地頗爲喜愛。只可惜身邊幾個油頭粉面的官宦子弟甚討人厭,不停地大獻殷勤。成奉之的兩個兒子則在一旁怒目而視,只可惜無人理會。蘇巧彤方來京城時衆人原本還想討好他們來接近佳人,可幾天下來發現這兩兄弟對自己的表妹也有不軌之心,從此將之視爲無物。

    蘇巧彤突然眼睛一亮,只見一隊禁衛軍從樓下經過,領頭的那少年軍官正是楚錚。蘇巧彤站起身子,向楚錚揮手道:“楚將軍。”

    楚錚聽見有人叫自己,擡頭往上望去,見是蘇巧彤,不由得一愣。

    正如楚錚所預料的那般,蘇巧彤到了京城並無異常舉動,只是時常跟隨幾個名義上的表兄妹參與官宦子女間的聚會。沒過多久,京城的大戶人家都知道成侍郎家裏多了個侄女,不但相貌甚美,而且學問不凡,不少貴公子都爲她所迷,鼓動自己家裏上成府提親。成奉之對此一一婉拒,說自己這侄女母親方亡,近期不便談論婚嫁之事。楚錚也不急,這女子既然甘心雌伏,他也只好耐心等待,只是吩咐鷹堂中人不可放鬆監視,她若是奸細,遲早會有所動作。只是沒想到自己還未找她麻煩,她卻主動來招惹自己。

    殊不知蘇巧彤這些天整日對着這些紈絝子弟,早已厭煩透了,覺得還不如與楚錚勾心鬥角來得有趣,何況當日楚錚送她到成府,如今見了他卻毫不理會,萬一傳了出去,豈不是更顯自己心中有鬼。

    楚錚拱手道:“原來是蘇姑娘,只是小弟戎裝在身,恕不下馬行禮。”

    蘇巧彤微笑道:“當日幸得楚將軍相助,小女子尚未有機會表示謝意。不知將軍是否有空,能否上來一聚。”

    楚錚身後的幾個軍官見如此美貌女子主動與自己的長官搭訕,而且出言相邀,頓時口哨聲一片。

    楚錚返身一鞭子向衆人揮去:“你們想死是不是?”

    一軍官笑道:“將軍就別裝了,你就去吧,我們兄弟保證守口如瓶,這巡邏又不是什麼大事,哥幾個帶着就夠了。”

    另一人手搭涼篷,咦了一聲道:“這不是近日聲名鵲起的成侍郎家侄女嗎?難怪她對那些公子哥兒不冷不熱,原來早搭上我們楚將軍了。”

    衆人一陣鬨笑,將楚錚連人帶馬推到酒樓旁,飛一般地離去了。

    楚錚整了整鎧甲,喃喃道:“若不是本將軍自己想留下,就憑你們這幫兔崽子也能奈我何?”

    走上酒樓,蘇巧彤已在門口等候,笑吟吟地將楚錚迎入雅間內,爲他斟上一滿杯酒,道:“楚將軍,小女子敬你一杯,聊表心意。”

    屋內衆公子見蘇巧彤與這人神態親密,無不雙目冒火。幾個莽撞一些的想要站起來,卻被其中二人死死拉住,一人低聲道:“快坐下,此人不是你們惹得起的。”

    一個矮胖的少年是禁軍統領趙無忌的遠房侄子,不屑道:“不就一個禁衛軍將軍嗎,還不是在我伯父手下。”

    拉着他的那人哭笑不得,道:“他姓楚,是……”

    那矮胖少年打斷道:“那又怎樣,京城大街上賣菜的都有姓楚的。”

    那人大驚失色,偷偷看了楚錚一眼,見他似是未聞,這才大鬆了口氣,忙輕聲道:“不得胡言,那位是楚太尉家五公子。”

    此言一出,四下頓時悄無聲息。這些所謂的官宦子弟,其中大都是中下級官吏家子女或是一些朝中重臣的遠房親戚,借參加此類聚會來擡高自己的身份,各部侍郎的子女在此一露面便已是難能可貴。三大世家的直系子弟根本不屑來此,楚錚到了京城後,甚少在公衆場合露面,成年後大部分時間不是在軍中就是留在楚府,屋裏衆人對他大都是隻聞其名不識其人。

    楚錚感覺屋內靜得出奇,不由得回首掃了衆人一眼,那矮胖少年頓時面如土色,其餘人也是心中惴惴不安。

    成奉之長子成安禮咳嗽一聲,道:“楚公子,在下有禮了。”

    楚錚看了他一眼,向蘇巧彤問道:“這位是?”

    蘇巧彤道:“這是小女子大表兄。”

    楚錚起身抱拳道:“原來是成世兄,在下楚錚,幸會。”

    成安禮頓覺臉上大有光彩,不由得直了直腰,道:“楚公子大駕光臨,成某不勝榮幸,今天就由成某做東,與楚公子小酌幾杯。”

    楚錚正欲婉拒,跑堂的小二拉開房門,三個女子走了進來。楚錚登時呆住了,居中那女子身形纖弱,容貌端莊秀麗,眉宇間帶着一股書卷之氣,正是他的四姐楚倩,而她左側那女子更讓楚錚看直了眼,竟是柳輕如!

    楚錚一身戎裝坐在那裏甚是顯眼,楚倩和柳輕如一進屋便看到了他。楚倩一臉愕然,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裏見到楚錚,柳輕如則有些手足無措,滿臉暈紅,可看了看坐在楚錚身邊笑靨如花的蘇巧彤,眼中又不禁露出幾分懷疑之色。

    屋內衆人不識楚倩和柳輕如,但對另一女子似比較熟悉,紛紛起身想迎,道:“楚姑娘來了。”

    楚錚看了看那女子,覺得有幾分面熟,她既是姓楚,想必也是楚家子弟,楚倩纔會與之交往,可怎麼把柳輕如也帶來了?

    衆人見過了那楚姑娘,對她身後二女不由得大感好奇。楚夫人當年以美貌聞名京城,楚倩自然也不會差到哪去,而柳輕如原本就是絕色容顏,這幾年來又潛心修習楚錚教她的駐顏之術,此乃天媚門的獨門心法,雖說是以駐顏爲主,但與天媚門的媚功頗有些相通之處,不知不覺舉止中已帶些狐媚之息,楚錚功力深厚自然毫無察覺,可這些官宦子弟一個個看得雙目放光,呼吸急促。

    柳輕如到了趙國後從未經歷過這種場合,想到楚錚還在一旁看着,不覺既羞且急。

    蘇巧彤見楚錚也不時地看着那兩女子,心中沒來由地有些不快,忍不住問道:“楚將軍,這二位姑娘你認識?”

    楚錚見有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登徒子已上前想與柳輕如搭訕,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淡淡道:“自然認識。”

    那楚姓女子分開衆人,向蘇巧彤走來,笑道:“巧彤,你果然這裏,來,給你引見兩位我們京城的才女,她們二人的才氣比姐姐我可強太多了,我好不容易纔把她們拉來的。”

    蘇巧彤起身笑道:“能得楚姐姐這般推崇,這二位姐姐必非常人,小妹蘇巧彤,請教二位姐姐高姓大名?”

    楚倩抿嘴一笑,指了指楚錚道:“蘇姑娘既然認識此人,我們是誰,問他就知道了。”

    那楚姓女子方纔見楚錚坐在這裏也並未在意,以爲他也是蘇巧彤的仰慕者,聽楚倩此言,才仔細打量了楚錚一番,突然臉色大變,訥訥道:“原來是五弟啊,姐姐眼拙,一時沒認出來。”她把人家的侍妾都拐帶了出來,陡見正主在此,自然心中大亂。

    楚倩笑道:“小五,這是四叔家的儀姐,你曾見過的。”

    楚錚這纔想起這女子是吏部侍郎楚名南的四女兒楚儀,曾在府裏見過幾次,只是楚錚對她並未在意,而且那時她身着盛裝,不似今日這般穿着隨意,因此一時間竟沒認出來。

    楚錚笑道:“原來是儀姐姐,小弟有禮了。”

    楚儀見楚錚並無怪罪之意,稍稍放下心來,襝衽還禮。卻不知楚錚雖對她有氣,可柳輕如和楚倩也在此處,這般的話豈不是讓她們二人也感到難堪。

    蘇巧彤聽楚倩稱楚錚爲小五,便猜到她是何人了,笑道:“原來是太尉大人府中四小姐,小妹曾聽楚姐姐多次提及四姑娘大名,失敬。”

    楚倩和柳輕如身後諸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今天怎麼回事,來的竟全是這般惹不起的主?不由得紛紛向後退去。

    楚倩笑道:“蘇姑娘才氣譽滿京城,今日得見,實是幸事。”

    楚錚見楚倩和蘇巧彤二人相互吹捧,不由得撇了撇嘴,向柳輕如做個手勢叫她過來。

    柳輕如走到楚錚身邊坐下,楚錚輕聲問道:“你們怎麼來了?”

    柳輕如嘻嘻一笑,道出其中原委。原來,蘇巧彤來京城時間雖不長,但才女之名已經遠播。楚倩在府中也有耳聞,她向來頗爲自負,對這京城突然冒出來的才女有些不服。楚儀和她交情甚好,此女平日裏甚愛在外走動,曾見過蘇巧彤幾次,今日到楚府來探望楚倩時談及此事,就鼓動她出府與蘇巧彤一會。當時柳輕如也在楚倩院中,楚倩對輕如的詩文上造詣很是心折,便欲拉她一同前往,柳輕如本想拒絕,但耐不住楚倩軟磨硬泡,又聽說那蘇姓女子是以詩見長,不覺有些心動,想起楚錚今日在軍中輪值,應不會有事找她,最多晚上再跟楚錚說一聲就是了,便跟着一起來了。

    楚錚這才明白,她們二人到此是以詩會友來了,不由得興致索然。他書讀得不少,但提到作詩卻始終上不得檯面,爲此平日沒少受楚倩奚落,見楚倩又準備舞文弄墨,不由得心生去意。

    柳輕如見自己剛來楚錚便要離去,難免想到別處去了,以爲楚錚與這蘇姑娘的關係確有曖昧,心中有鬼才急着要走,臉上頓現黯然之色。

    楚錚心思剔透,稍一思索便已猜到柳輕如是爲何故,不禁又好氣又好笑,暗想古往今來無論時代怎麼變,女人家愛吃醋都是一般模樣。楚錚只好握住輕如纖手,向她解釋了與蘇巧彤是如何相識的。

    這邊蘇巧彤請楚倩和楚儀二人就坐,驀然瞥見楚錚和另一女子神態親密,坐在一起竊竊私語,不由得愕然。她雖知楚錚有個侍妾,但侍妾並非正室,哪能隨便拋頭露面,何況據她所知楚錚那侍妾比他大了五六歲之多,可這女子怎麼看也是和她差不多年紀。

    蘇巧彤不禁眼露疑色,向楚儀望去。楚儀卻故作未見,只與楚倩悄聲談笑,她對楚錚頗爲忌憚,自己父親楚名南見了這少年也是客客氣氣的,從不擺長輩架子,更勿論她了。今日貿然將柳輕如帶出楚府,雖說是楚倩的主意,但也已是大大得罪,哪敢再憑空添亂。

    見楚儀不理自己,蘇巧彤有些無奈,伸手將小二叫了過來,衝楚倩笑道:“四姑娘,這家酒樓的百花釀在京城頗有名氣,據說此酒是提取百花朝露釀製而成,味道清香甘洌,最適合女子飲用。”

    楚倩點頭道:“那就來一點吧。”

    旁邊幾個公子哥兒心存討好之意,忙向門外叫道:“給這間開一罈最好的百花釀,快點,若有耽擱拆了你這家店。”

    楚倩一皺眉,對楚儀說道:“儀姐,這屋未免也太吵了吧。”

    楚儀明白她的意思,起身道:“京城楚府四小姐和五公子在此小聚,大家不要喧譁,都出去吧。”

    這些人平日也是些眼高於頂的人物,聞楚儀此言不由得臉色一變。

    楚錚不禁搖頭,暗想這個四姐年紀與自己差不多,自懂事起父親楚名棠就已是一方諸侯,書雖讀了不少,但心高氣傲,根本不把常人放在眼裏。似這般將衆人逐出去,楚家算是把京城中低級官員子弟得罪遍了,忙起身道:“四姐,你們幾個女子在此飲酒作詩,我就不摻合了。諸位世兄世姐,小弟平日公務繁忙,難得與大家一見,今日小弟做東與各位痛飲幾杯,誰要是走,就是看不起我楚錚。只是都在這屋裏太擠了些,小二,把隔壁雅間騰出來擺上兩桌酒席,請貴客就坐。”

    衆人見楚錚豪爽大方,心中之氣略爲平息,紛紛道不敢。

    楚錚又向成安禮拱手道:“成世兄,小弟是初次來此處,對此不甚熟悉,還請世兄代小弟安排一下。”

    成安禮笑道:“楚公子放心,包在成某身上。”

    楚倩輕哼一聲,似對楚錚此舉有些不滿。蘇巧彤卻對楚錚又看重了幾分,暗想此子能這般注重小節,看來頗有容人之量,難怪楚名棠對他如此器重。

    楚錚到了隔壁雅間,小二迎了上來道:“小的陳二福,不知將軍要些什麼酒菜?”

    楚錚笑道:“菜由成世兄做主吧,點些這店中的名菜,酒就來那百花釀吧。”

    “百花釀?”小二看了看楚錚欲言又止。

    成安禮笑道:“楚公子你這就有所不知了,百花釀雖有名,但此乃女人家所用之酒。此店還有一種好酒名叫‘千里香’,這才適合男兒痛飲。”

    楚錚出了個小丑,也不以爲意,笑呵呵地捶了成安禮一拳:“那你不早說。”

    衆人見成安禮與楚錚談笑風生,不由得覺得有些羨慕,幾個膽子大些的也試着上前攀談。成安禮意氣風發,儼然是衆人之首,替楚錚一一介紹。只是屋內有些人家世之差連他都覺得有些臉紅,楚錚卻毫不爲忤,一視同仁施禮見過。衆人見楚錚如此謙和,不由得大生好感,幾個女子更是嬌聲軟語,粘在楚錚身邊怎麼也不肯離開。

    楚錚也是個眼界甚高之人,這些女子姿色平庸卻又故作可愛狀,頓時頭大如鬥,胸腹間感覺陣陣反胃。

    還好這家酒樓似乎也知道來了貴客,酒菜上來極快。這些人雖說也是官家子弟,但畢竟是在京城之中,父輩若沒有個肥缺,斂財的機會着實不多,因此家境大都一般,來此也只是爲了撐個面子,酒樓裏如“鴛鴦八珍”等名貴菜餚半年都未必能享用到一次。楚錚敬過一杯酒後,除了成安禮等少數幾人外,都在埋頭大塊剁頤。

    成安禮酒量一般,與楚錚對飲幾杯後便已酒意上涌,道:“久聞禁衛軍中傳言,楚公子豪爽過人,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楚錚笑道:“世兄不也如此?我楚錚只覺相見恨晚,若不是認識了蘇姑娘,你我還不知何時才能同飲此酒。”

    成安禮呵呵笑了一會兒,突然湊過頭道:“楚公子是不是對我這表妹有意思?”

    楚錚臉一紅,道:“世兄說笑了,蘇姑娘天仙化人,我這般凡夫俗子又怎能配得上她。”他功愈化境,內息運轉自如,臉色自然是想紅就紅。

    成安禮打了個酒嗝,笑道:“楚公子纔是說笑了,令尊乃當朝太尉,滿朝文武皆爲馬首是瞻,巧彤若連公子都看不上,那天下除了皇帝誰還能入她眼?”

    楚錚看了他一眼,道:“世兄,你喝過了。”

    成安禮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句大不韙的話,頓時驚出了一身冷汗,忙看看四周,見無人注意才放下心來。

    楚錚抿了口酒,道:“何況就算蘇姑娘同意了,還需過令尊這一關。世兄應明白小弟的意思。”

    成安禮自然知道,父親成奉之和郭懷是朝中僅有兩位支持皇上的大臣。他真搞不明白,郭懷是兵部尚書,手掌重兵,楚名棠和方令信當然有所顧忌,可自己父親只是區區吏部侍郎,又是出身偏遠之地,在朝中根本無所恃,憑什麼和三大世家相抗。楚名棠至今未動成家,一來因爲朝中政局穩定,二來楚名棠也沒將區區一個吏部侍郎放在眼裏,否則他想對付父親就像碾死只螞蟻那般輕鬆。

    成安禮想到此處頓時不寒而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