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4章 無可奈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4章 無可奈何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柳輕如坐在書房裏,秀眉微蹙,盯着面前的書冊,連楚錚進來她都未察覺。三年過去了,她一點未變,楚錚爲此可花了不少功夫,特意請徐景清傳授柳輕如駐顏心法,並時常運功爲她按摩全身。柳輕如雖說比楚錚大了五歲多,可如今兩人看上去竟是差不多年紀。

    楚錚輕手輕腳走到她身後,突然伸手捂住她雙眼。輕如身子突然一僵,隨即酥軟下來,嗔道:“別鬧了。”

    楚錚有幾分掃興,也許是輕如看他從一個孩童長大成翩翩少年的緣故,說話時常常帶着姐姐對弟弟的口吻。楚錚翻了翻案上的書冊,道:“在看什麼呢?”

    柳輕如道:“是鷹堂送來的一些密報。公子,大趙是不是要對外用兵了?” шωш t t k a n ¢ o

    楚錚一愣,笑道:“你聽誰說的?”

    柳輕如指了指案上的一疊密報,道:“西南產鐵數量猛增,價格卻反上漲了幾分,各地的糧價也比往年貴了不少,大趙對這兩樣東西控制極嚴,除了大戰即起,妾身想不出還有其他理由。”

    楚錚驚奇地看了輕如一眼,沒想到她的心思如此慎密,不由得又有些擔憂,既然柳輕如能看出來,他國的傑出之士恐怕也能看到這一點,也許應該和父親商量一下,備戰要做的更隱密一些纔是。

    柳輕如見楚錚不語,登時會錯了意,道:“是不是不方便對妾身說,此乃國之大事,妾身是不該問的。”

    楚錚笑道:“輕如你多心了。我大趙有一統天下之雄心,世人皆知,何況你又是我楚錚的內人,又何需隱瞞的。”

    柳輕如臉一紅,啐道:“貧嘴”她雖與楚錚早有夫妻之實,但羞怯之意卻未減多少。

    楚錚爲她輕揉着雙肩,笑道:“事實本如此,我難道說錯了嗎?不過,爲夫倒有一事想請賢妻幫忙。”

    柳輕如笑着躲閃道:“酸死了,別弄了。有什麼事快說吧。”

    楚錚見她香頸如脂,從上看下去隱隱約約更是格外誘人,忍不住伏下首去親吻了一下,道:“現在爲夫又不想說了。”

    柳輕如身子抖動了一下,道:“這又爲……”氣息一頓,卻是楚錚的右手已探入她領口之中。

    柳輕如臉上泛起一片紅暈,嗔道:“大白天的你也這般不規矩。”

    楚錚嘟囔道:“誰讓你前幾天不方便來着。”

    柳輕如只覺楚錚那隻怪手越發不規矩,急道:“門還開着呢,給紫娟她們看到成何體統。”

    楚錚頭也不擡,左手袍袖一拂,書房那兩扇門如人推着一般緩緩關上。柳輕如看得目瞪口呆,突然渾身一顫,已被楚錚按上了要害之處,柳輕如櫻口呻吟了一聲,喃喃道:“世上大概也只你將這般武功用在這無聊事上。”

    楚錚並不說話,將她抱到內房榻上。沒過多時,榻邊已多出一堆衣物。只聽二人同時悶哼一聲,楚錚癡癡笑着湊到柳輕如耳邊,輕聲說道:“這真的是無聊事嗎?”輕如正欲反駁,卻覺一股如潮的快感急涌而來,頓時長吸了口氣,緊咬着櫻脣,半句話也說不出來,良久才輕喘道:“你就知道欺負我。”

    楚錚一邊蠕動着,一邊道:“還記得那晚上院中的我對你說的誓言嗎?”

    柳輕如雙眼迷離,嗯了一聲。

    “其實我還有一句話放在心裏沒說,就是除了愛你一生外,還要像這般欺負你一生。”

    柳輕如伸出雙臂,摟在夫君腰處,膩聲說道:“如今纔剛過一年,妾身會數着的。”

    楚錚呵呵一笑。

    書房內登時春色無邊。

    …………

    …………

    屋內喘息聲漸漸平息下來。

    柳輕如似是餘韻未盡,臉上仍佈滿紅暈,雙眼微合懶懶地倚在楚錚胸前。楚錚撫着她光滑的脊背,低頭輕聲說了句什麼,柳輕如頓時睜大眼睛在他身上捶個不休。

    兩人鬧了一會兒,柳輕如微喘道:“公子,你剛剛想對妾身說什麼?”

    楚錚嘆了口氣,將他想把紫娟嫁出去一事與輕如說了。柳輕如不由得笑出聲來,在楚錚胸前輕擰了一下,道:“到底是男人家,女孩子的心思一點都不懂,她們二人不願離開你也不知道。”

    楚錚道:“你是說她二人對本公子情根深種?”不禁有些飄飄然,有女子仰慕的感覺還是不錯的。

    柳輕如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這只是其一。當然了,你若是個荒淫兇殘的主人,你把她們送出去她們高興還來不及呢。”

    楚錚眯着眼睛笑道:“兇殘本公子自問還談不上,可這荒淫,嘿嘿……”

    柳輕如感覺到楚錚那隻怪手又在蠢蠢欲動,忙道:“你到底要不要再聽下去?”

    楚錚笑道:“好,夫人說了其一,必有其二,你說吧。”

    “公子待下人謙和寬厚,這兩丫頭不願離開你是真的,但其中還有其他原因。”柳輕臉色不由得黯淡下來,“可公子是世家豪門子弟,又怎知這些婢女的苦處。別人家的婢女只要稍具姿色,哪個不曾被主人臨幸過?這世間男尊女卑,即使那些下人們對女子是否處子也極爲看重,婢女們若是贈了出去,或許會被寵愛一時,但日子久了,恐怕連僕婦都不如。”

    楚錚道:“可我與那倆丫頭絕對是清清白白的,這你是知道的。”

    柳輕如道:“這妾身當然知道,公子是妾身生平僅遇的好人。可這種私事他人又怎會曉得,公子難道還會去解釋嗎?何況解釋了他人也未必會信。”

    楚錚道:“起碼歐陽不會這麼想,翠苓嫁於他應不會吃虧。”

    柳輕如道:“若那歐陽一輩子只是個下人倒也罷了,可他深得公子器重,將來甚至可能出仕爲官,到時那些同僚若知其夫人只是婢女出身,這風言風語翠苓怎能受得了?”

    楚錚疑道:“聽你的口氣,好像要勸我收了她倆似的。”

    柳輕如笑道:“妾身可沒這麼說,只是替她二人將心中所憂說出來罷了。”還有一些話柳輕如並未說出來,紫娟和翠苓雖說只是個丫頭,可府中上下誰人敢得罪她們,日後若能爲楚錚之妾那更是風光,哪是個下人之妻所比擬的。柳輕如對此心若明鏡,但她也在爲自己考慮,將來楚錚定會娶正室入門,紫娟和翠苓對自己忠心耿耿,有她二人在,又有楚錚相護,自己纔不至於受欺侮。

    楚錚暗歎道,自己原本只想一妻一妾就算了,可這世道難道非要逼自己成個種馬不成?連輕如都要把這兩個丫頭塞給自己。楚錚苦笑道:“算了,此事還是以後再說吧。”

    忽聽紫娟在門外說道:“公子,夫人派人來傳話,請公子和小姐到前廳去。”柳輕如雖已是楚錚侍妾,但紫娟和翠苓仍習慣稱她爲小姐。

    楚錚一拍額頭:“輕如姐,我怎麼見了你就把什麼事都給忘了。”

    柳輕如知這夫君愛說笑,也不與他計較,只是催促他快點起身。

    楚錚所着衣物較少,不一會兒便已穿戴整齊走了出來,見紫娟仍面色不佳地和翠苓站在一旁,想起柳輕如仍衣衫半露地在整理牀鋪,不由得心頭一動,邪笑道:“你們二人還不進去?”

    紫娟和翠苓不明所以,但公子有命只好走了進去,沒多久屋內便傳來幾女驚呼聲。

    楚錚和柳輕如到了前廳,見衆人都已就坐只等他們二人了。

    見二人走了進來,楚夫人不由得哼了一聲,對這有了媳婦就忘了孃的兒子大爲不滿,但在女婿面前也不好說什麼,只道:“錚兒也來了,大家吃飯吧。”

    楚錚坐下道:“娘,父親今日怎麼未曾回來?”

    楚夫人道:“下月的二十七是皇上的壽辰,聽說還要舉行一場狩獵,你父親正爲此事操心呢。”

    楚錚也知道此事,道:“這些事讓禮部的官員去辦好了,父親他老人家管他作甚?皇上都一大把年紀了,還做這死要面子的事。”

    方中誠笑道:“小弟這番話對皇上可是大大不敬。爲兄身在刑部,不得不管上一管。”

    楚錚斜眼看了看他,三大世家如今把持朝政,這方中誠心中對皇上的敬意比自己也多不了多少,便笑道:“小弟也是爲皇上他老人家的龍體着想,下月二十七都已過了冬至了,皇上在外面感染風寒了咋辦?方二少將小弟一番好心曲解,說是對皇上不敬,到底是何居心?何況小弟是軍*領,要罰也有兵部來罰,方二少離開軍中沒多久,怎麼連這點也忘了?令叔這個刑部尚書難道要想插手軍中之事,想與郭大人較勁嗎?”

    方中誠道:“小弟巧舌如簧,爲兄向來甘拜下風。何況六部職責分明,家叔怎麼會做出此事?不過郭大人公正無私,若是小弟犯何錯,他是不會給你留情面的。”

    楚錚道:“那是自然,因此小弟平日裏也只得小心謹慎。哪及得上你們刑部,整個兒是你們方家天下,方二少當然可以爲所欲爲。”

    楚欣插嘴道:“小弟,你怎麼還整天方二少方二少的,姐夫也不叫一聲。”

    楚錚道:“還是方二少叫得順口,這‘姐夫’二字是叫於外人聽的,小弟在他人面前可一直對方二少畢恭畢敬的。”

    楚夫人輕敲了下桌子,道:“好了,你們幾個別鬧了,菜都快涼了,快吃飯吧。”

    楚錚道:“孩兒謹遵母親之命。不過姐夫難得來我們楚府,來人啊,這酒杯太小了,換大碗。”

    楚欣急道:“娘,你看小弟又在胡鬧了,整個京城裏誰不知道楚家五公子是個酒缸,喝起酒來都要拿金子付賬的,中誠哪受得了啊。”

    楚錚嘆道:“二姐,難怪別人都說女生外嚮,你現在是隻顧袒護自己夫君了。四姐,你以後不會也這麼對待我這弟弟吧。”

    坐在柳輕如旁邊的楚倩皺了皺眉,道:“你們之間的事,扯到我身上幹嗎。輕如,別理他們,我們吃菜。”

    柳輕如出身南齊書香世家,胸中所學着實不凡,楚倩平日也喜歡鑽在書堆裏,兩人相識後倒也頗爲相投,成了閨中好友。不過楚倩動不動就往踏青園跑,搞得楚錚極爲不快。

    楚錚最後還是屈服了,用小杯跟方中誠連幹三杯,道:“二少,你和二姐回來應不是隻爲探家吧?”

    方中誠起身道:“岳母大人,家父有意讓中誠到外地歷練一番,可能到某地任知府,欣兒就不跟隨前往了,到時還請岳父岳母多加照顧。”

    楚夫人點頭道:“男兒本應志在四方,以你的能力,應可爲一方百姓造福。欣兒你就不用擔心了。”

    楚錚卻笑道:“二少,你即使離開京城,二姐也是留在方家時間居多。家父還不知什麼時候回來,你到底有何來意現在說吧,什麼事娘可以轉告。小弟猜你是爲了何處任職的關係吧?”

    方中誠知這內弟表面上大大咧咧,可心裏比誰都清楚,自己的來意是瞞不了他的,無奈地說道:“這也是家父的意思,中誠原本想到西線某府任職,可家父偏要讓中誠請示岳父大人。”

    楚夫人頓時明白了,西線一帶遲早要起戰事,方中誠若是到了那裏,他只是個文官,到時兵荒馬亂的有什麼差錯,方令信可捨不得。可既然要來請示楚名棠,則是想要到南線一帶任職了。楚夫人有些猶豫,南線可以說是楚名棠的領地一般,方中誠雖說是自己女婿,可讓一個方家人去那爲官,她也不知楚名棠是否同意,只好說道:“中誠的意思爲娘明白了,等老爺回來後爲娘會與他商議的。”

    此時,吏部侍郎成奉之府裏也在舉行家宴,爲遠道而來的侄女蘇巧彤洗塵。成奉之的幾個兒女並不知道父親的身份,還以爲蘇巧彤真是自己家親戚,不禁都爲其風采所迷。兩個兒子更是眼放異彩,紛紛上前大獻殷勤,希望得博得表妹的好感。成奉之看在眼裏,暗地裏大搖其頭,心中大罵兩個兒子,這女子也是你們能招惹得起的?

    用完飯後,成奉之藉口蘇巧彤旅途勞累,把幾個子女都轟了回去,屋裏只留下蘇巧彤三人和成氏夫婦。

    蘇巧彤漫不經心地喝了口水,心中有些煩燥。自己初離咸陽時雄心萬丈,沒想到方到上京城就陷入如此困境,楚錚離去時明顯疑慮未消,以楚家的實力,自己以後想做些什麼很難瞞過他們的耳目,如今最穩妥之策就是在京城安心待上數月,再找藉口離開上京城。

    可蘇巧彤想來想去還是不甘心就此離去,這般一無所成地回去,秦王也許並不在意,他只想將自己收入宮中。可一入宮門深似海,裏面哪個嬪妃在朝中沒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自己雖說是薛方仲的義女,可這位威振天下的名將對自己戒意甚深,若自己有什麼事很難指望得到他的幫助,唯一可倚仗的只有秦王了。

    秦王?蘇巧彤不由得冷笑,秦王現在是對自己迷戀頗深,但以後呢,他身爲一國之尊,天下女子任他採擷,誰知他以會怎樣?聽說那宋皇后與秦王青梅竹馬,當初二人感情也是極深,可現在呢,秦王留在自己別院裏的時間可比在宋皇后宮中多多了。

    不行,絕不能就此回咸陽!蘇巧彤暗暗握緊拳頭,一定要在此有所作爲,藉此執掌天機閣,建立自己的勢力,否則在這強者爲尊的世道,若沒有了秦王庇護,就算自己心機深似海,任何一個小官吏便可輕易侮辱自己。

    成奉之心中也是苦惱之極,當初他一接到蘇巧彤要來的消息,就知道自己這幾年的平靜生活就要結束了。成奉之離開秦國多年,雖不清楚蘇巧彤的底細,但也知道此女既然能深得秦王寵愛,那就絕非是自己能得罪的。因此成奉之原本打算全力協助蘇巧彤,畢竟密報上說她是來收集趙國情報的,只要她不惹事生非,那對他也並無大害。可這一切全在楚錚陪着蘇巧彤來到府裏時破滅了,楚錚既已對蘇巧彤生疑,他也難逃干係。成奉之一想起楚名棠那雙陰冷的眼睛,便沒來由地渾身發寒。

    成奉之狠毒地看了看蘇巧彤,災星,這女子絕對是個災星,若自己出了什麼事,死也要將這女子拖下水。

    蘇巧彤冷冷地掃了一眼成奉之,暗想此人在趙國能夠身居高位,想必也是個極具能力之人,可如今享福多年,當年的銳氣恐怕都已磨平了吧。

    蘇巧彤突然展顏一笑,起身行禮道:“成大人,小女子一時不慎,竟將那楚錚引來,連累了大人,小女子在此賠不是了。”

    成奉之呵呵一笑,道:“蘇姑娘此言差矣,你我既然爲大秦效力,似此情況也是難免的。”

    蘇巧彤道:“大人如此大量,小女子心中實在有愧。對了,方纔還未向大人介紹,這是小女子的貼身丫環,喚作小月。小月,還不來見過成大人。”

    待小月見過成奉之後,蘇巧彤走到寇大娘身旁,道:“這位是小女子乾孃,不過並不姓燕,而是姓寇。”

    西秦姓寇之人極少,可以說就此一家,成奉之聞言頓時一哆嗦,結結巴巴地說道:“寇?這位是寇家之人?”

    蘇巧彤笑意愈濃,道:“不錯,乾孃是當今寇家家主之長姐。”

    寇大娘向成奉之微一拱手,道:“老身寇海鳳見過成大人。”

    成奉之連聲說道:“不敢,不敢。在下來趙國之前,曾得過寇三先生的指點,對隴西寇家在下早已心慕已久。”

    寇大娘道:“那恐怕是二十年以前的事了吧,大人所指應是寇山良,他是我們寇家旁系子弟,論起來與老身同輩,呵呵,這樣說起來大家都不是外人。”

    蘇巧彤嬌笑俯身一禮,道:“那小女子自稱是成大人侄女還算對了。”

    成奉之將蘇巧彤扶起,道:“蘇姑娘客氣了,請坐。”

    蘇巧彤坐下道:“成大人,今日小女子所遇那少年楚錚,大人可否瞭解?”

    成奉之道:“此子年紀尚小,只在軍中任職。禁衛軍直屬兵部,而老夫所處吏部,與之平日接觸不多,但楚名棠欲立幼子這是朝中大臣所共知的祕密,因此老夫對此子也頗爲關注。他平日並不顯山露水,整日裏與一羣禁衛軍軍官飲酒作樂,但據老夫所知,禁衛軍中三大世家子弟皆對此子心折,即使與楚家仍有不合的方家子弟對他也是無人不服。可以說在禁衛軍中,統領趙無忌說話還不及此子有分量。小小年紀就能有這般手段,這楚錚實非常人。”

    蘇巧彤道:“這是不是因他是楚名棠之子的緣故?”

    成奉之搖搖頭,道:“老夫當年也在大秦軍中待過,軍中不比其他地方,是要靠本事說話的,否則即使是太尉之子,別人可以當面敬你,背後全不把你當回事。所以說,此子將來必成大器。比起楚名棠,楚錚更是文武雙全,深得鎮北侯王烈的真傳,據說連楚家第一猛將楚洛水也不是他對手,而且這還是三年前的事。”

    寇大娘道:“這倒不假,僅憑武功,天下能勝他恐怕不會超過十餘人。”

    蘇巧彤對楚錚的武功倒並不是很在意,難道他還能以一敵萬不成?自成以來的名將,又有哪個能憑一己之力扭轉戰局的,但此人若像王烈那樣精通兵法就討厭了,這點現在雖看不出來,但王烈既對這外孫如此看重,必有其中道理。

    成奉之見寇大娘說的比他更爲誇張,有點不信道:“不會吧,此子曾在宮中被一人打得幾乎喪命。”

    寇大娘瞳孔一縮,道:“那人可是姓葉?”

    成奉之點頭道:“正是,此人深得皇上器重,甚至超過了郭懷。據老夫所看,楚家真正顧忌的也就是此人了。否則,楚家想要奪皇權稱帝都無人能攔得住,不過楚名棠似乎並無此意,畢竟這犯天下人之大忌。”

    蘇巧彤道:“若楚名棠真想篡位,趙國皇室可有反擊之力?”

    成奉之想了想道:“難!趙國皇家有祖訓,除皇上外,皇家子弟不得掌權,各地的皇室宗親不少,但沒有一個有實力的。這樣一來,皇家之爭是沒有了,但朝中大權全集於三大世家之手,以前他們是相互牽制,但如今三大世家沆瀣一氣,軍中和各地官員都是他們之人,皇上又年老體弱,朝中還向着他的大臣只有老夫和郭懷二人。嘿,若不是老夫爲了大秦,很難說會不會因迫於局勢而投向楚名棠。”

    蘇巧彤譏笑到:“皇上當到他這份兒上也真古今少有了,難怪趙王近年來少問政事。那趙國的儲君如何,聽說也是個不成器之人?”

    成奉之道:“儲君趙慶這幾年大有長進,已經沉穩多了。據宮內人說這主要得力於他的一個愛妃,這女子雖出身平常人家,但長得傾城傾國,而且手段了得,由她相助,儲君才漸漸可在宮裏與楚名棠的妹妹楚琳相抗衡。”

    蘇巧彤不由得大感興趣:“哦?趙國皇宮內竟有這般女子,不知她叫什麼名字?”

    成奉之道:“此女名叫武媚娘。”

    “武媚娘?”蘇巧彤手一顫,茶盞頓時跌落在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