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29章 救駕之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29章 救駕之功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楚錚回到唐甘江府邸,楚名棠等人尚未離去。楚錚看了看,發現方令信不知何時也來了。

    楚錚走上前去施禮道:“見過相國大人。”

    方令信呵呵一笑,將楚錚扶起端詳着道:“果然少年英雄,果然了得啊。”

    楚錚聽得莫名其妙,只見方令信笑容甚爲古怪,看了看楚名棠,楚名棠也是一臉苦笑。

    原來楚名棠得知這府內確是刺殺樑上允的刺客時,便派人火速通知方令信,說已發現了刺客的行蹤。畢竟方令信是當朝相國,又主抓此事,楚方兩家又不像以前那般敵對了,楚名棠將他請來,到時奏摺上便可這樣寫道:相國大人和太尉大人親自坐陣前沿,指揮若定,將刺殺樑大人的兇犯一網打盡。如此一來,皆大歡喜。

    刑部衙門離此並不算遠,方令信接到消息後連轎子都不坐了,調了輛馬車帶着家將們急忙趕來。到了此外,方令信走下馬車,正好看到楚錚越牆而出去追吳安然。楚錚速度極快,方令信當然看不清,可他身邊的護衛中卻也有幾個高手。其中一人名叫鐵南星,也是趙國久負盛名的高手,絕不在鷹狼兩堂的幾位供奉之下,他昨日跟隨在方令信身邊見過楚錚,不由得咦了一聲:“好輕功,這不是太尉大人家的五公子嗎?”

    方令信聞言一震,問道:“你沒看錯?”

    鐵南星道:“絕對沒有。不過在下也覺得奇怪,他一個官家公子,怎麼會將武功練到如此地步。”

    方令信忙問道:“他與你鐵先生相比如何?”

    對於江湖中人來說,方令信問得甚是無禮,不過鐵南星知道方令信不諳武功,也不好說什麼,遲疑了一會兒道:“僅以輕功而論,楚家公子絕不在我之下。”

    方令信知道鐵南星的武功在方家衆人中絕對居首,一聽他竟對楚錚如此推崇,不由得大感震驚。

    見了楚名棠後方令信詢問了一下情況,知道這些刺客除了一人外已被全部剿滅,而且已查明刺客的來歷,不由得大鬆了一口氣,此事總算了結了,至於皇上那邊信不信就由他了。

    方令信一顆心既已落地,便向楚名棠旁敲側擊地問起楚錚的事情來。楚名棠聽了幾句便知所爲何事,不由得暗暗叫苦,暗罵楚錚不知輕重,出什麼風頭啊。

    楚名棠還想含糊幾句混過去,方令信何等人物,何況三大世家歷來不以武功見長,楚家出了這麼個人物,他怎不想弄清楚。

    兩大巨頭正在勾心鬥角,楚錚這位主角回來了。方令信忙把他拉到一邊,想從他口中套出實情。

    楚名棠忙咳嗽一聲,道:“錚兒你過來,這位是鐵南星鐵先生,方纔他見你越牆而出追那賊人,對你武功甚爲讚賞,鐵先生是我大趙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高手,你可要多多討教。”

    方令信在旁邊頓時哼了一聲。

    楚錚兩世年齡加起來不比他小多少,楚名棠又在旁邊提醒了一句,他很快明白方令信的用意,不禁頭大無比。

    突然一個尖利的嗓音救了楚錚:“皇上駕到!”

    楚名棠和方令信見皇上來了,均不由得一驚。皇上這兩年來龍體欠佳,已經很少出宮了,沒想到爲了這些刺客居然親自趕來。

    方令信低聲問道:“名棠,是你通知皇上來的?”

    楚名棠搖搖頭,道:“我只是讓人告知朝中的輪值官員,畢竟今日要動用大批禁衛軍,可並未稟報皇上,皇上想必是從那輪值官員那裏知道的。”

    趙王的龍攆已經到了跟前,楚名棠和方令信領着衆人拜道:“臣等參見皇上。”

    楚錚從父親身後偷偷看去,只見當今皇上滿臉病容,兩眼無神,若不是穿着身龍袍給他增了幾分精神,簡直就是個糟老頭。楚錚不禁心中暗暗奇怪,照理來說這皇上年紀比父親大不了多少啊,怎麼外表看上去就差了那麼多。

    趙王身邊站着一個宮裝女子。楚錚看了她一眼,覺得有些面熟,仔細打量了一番,才認出這女子竟是趙敏。不過楚錚以前見她幾次都是穿着一身勁裝,此時身着公主盛裝,一時間竟未能認出來。

    數月不見,趙敏已經瘦了許多,神色也有些憔悴。她一眼就從人羣中認出楚錚,兩人目光一碰,趙敏不由得臉一紅,垂下頭去。

    趙王掩嘴咳嗽了數聲,道:“二位愛卿,聽說刺殺刑部樑上允的兇手就在此府內,此事是否已確認?”

    楚名棠上前一步道:“回稟皇上。此事已經確認,刺客共二十九人,也已盡數擒獲。”方纔被救走的赫連雪楚名棠並未將他算進去,他總感覺那人是抓不回來了。

    趙王道:“哦?那可曾查明是何人指使?”

    楚名棠道:“已經查實,這些刺客都是西域人氏,微臣已經命人將他們帶來。先前據其中一人招供,他們都是受了西秦王之命來我大趙國,妄圖刺殺我朝中重臣,挑起我朝內亂。”

    趙王沉吟道:“西秦?那黃毛小兒一直對我朝賊心不死。此番竟又使出如此這般卑鄙伎倆,真是可惡。”

    西秦王鄭炯登基時不過十五六歲,趙王對他一直頗爲不屑。如今秦王鄭炯已是二十五六的青年,可在趙王的眼裏,仍不過是個黃毛小子而已。

    趙王混濁的眼中突掠過一抹精光,擡頭道:“方相國,傳朕旨意,將大趙境內所有西秦使節全都押送到趙秦邊境,割下一耳驅逐出境,永世不得再踏入大趙半步。”

    楚名棠忙上前一步道:“皇上且慢。臣以爲西秦暗中派人刺殺我大趙重臣,驅逐其使節是名正言順之事,但割耳此舉臣認爲不妥。我大趙亦有使節在秦國,倘真如此,大趙使節也難免受其辱。何況此舉也無助於增我大趙國威。”

    方令信也道:“臣認爲楚太尉之言有理,還請皇上三思。”

    趙王暗道,就知道你們兩個會一唱一和,不過想想楚名棠之言也有理,無奈地說道:“那好吧,只將西秦使節驅逐出境了事。”

    楚名棠和方令信俯首領命。

    趙王看着這兩人,怎麼看也不順眼,沒好氣地說道:“楚太尉,這些刺客是怎麼混入京城的,你又是怎麼查到的?”

    楚名棠將魔門中人如何殺了唐甘江,假扮成進京赴任官員之事說了,又道:“皇上,這些刺客奸詐狡猾。幸得吏部尚書唐大人明查秋毫,得知唐甘江自從入京後一直告病在家,且從不見外人,便報知微臣。微臣想到昨日禁衛軍已經搜遍全城,卻毫無刺客蹤影,而未曾搜查的只有朝中官員的府邸。這唐甘江行事如此古怪,臣也覺得必有蹊蹺,今日一早便命禁衛軍到唐府搜查。託皇上的洪福,這些刺客果然在此,唐大人和禁衛軍楚將軍指揮若定,禁衛軍奮勇殺敵,纔將這些刺客一網打盡。”

    唐孝康在一旁心中暗暗感激,有楚名棠相助,這一難關總算過去了。

    趙王爲帝二十餘年,大臣們的花樣他也見多了,知道楚名棠一席話說得滴水不露,那其中必有不實之處,不過他也無從追究,道:“此事唐孝康雖有功,但事前亦有失察之罪。你吏部屬下官員不上朝有一月之久,你竟然不聞不問。罰你從一品官員降爲從一品,暫時仍兼吏部尚書,以觀後效。”

    唐孝康俯身道:“臣多謝皇上。”

    趙王擡頭看向衆人,見楚名棠身後站着一個少年,不由得心中一動,道:“楚太尉,你身後是否就是你家幼子楚錚?”

    楚名棠躬身道:“正是犬子。”

    趙王衝楚錚招招手,道:“你過來。”

    楚錚不由得看了一眼趙敏,也不知她在皇上耳邊吹了什麼風,怎麼連自己的名字也知道了。楚錚心中打鼓,無奈地走到趙王身前道:“小民參見皇上。”

    趙王一笑,道:“怎麼還自稱小民,兵部不是已經任命你爲禁衛軍校尉了嗎?”

    方令信一愣,皇上這幾年精力不繼,從不理會與朝政無關之事,怎麼似乎對楚名棠的小兒子頗爲熟悉,看來自己以前是太忽視這少年了。方令信看着楚錚,越看越感興趣。

    楚名棠也心中不安,校尉不過是軍中低級軍官,這種連兵部侍郎都可做主的事,皇上居然也都知道了,還當衆說了出來,用不了多久,楚錚之名恐怕就朝中皆知了。

    楚錚只好改口道:“小臣參見皇上。”

    趙王對他端詳良久,突然嘆道:“難怪。”

    此言一出,衆人皆莫名其妙。只有楚名棠和楚錚隱隱知道皇上是爲趙敏而嘆。楚錚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只見趙敏頭越來越低了。

    不遠處傳來一陣騷動,楚慎安帶着一隊禁衛軍押着李萬山等人五花大綁走了過來。

    “微臣禁衛軍偏將楚慎安參見皇上。”

    趙王看了看道:“這幾個就是抓到的刺客?”

    楚慎安應道:“正是。”

    趙王有些失望,道:“怎麼才六人?”

    楚慎安道:“回稟皇上,這羣刺客兇悍無比,竭力拒捕。禁衛軍無奈只好用弓箭將其射殺大部,剩下此六人全是刺客中的首腦人物。”楚慎安心中暗暗高興,方纔楚名棠已對他說過此次功勞全都記在他所率的禁衛軍頭上,自己立下如此大功,加官進爵已是指日可待。

    趙王唔了一聲,見這六人中大都高鼻深目,顯然不是中原人氏。他見李萬山在幾人中年紀最大,衣着也頗爲華貴,指指他道:“此人可就是那刺客頭目?”

    楚慎安臉上露出欽佩之色,道:“皇上英明,此人名叫李萬山,正是這羣刺客之首。微臣還從他身上搜到一塊令牌,上刻有‘大內一品’四字,請皇上過目。”

    趙王從侍者手中接過令牌,仔細看了看道:“不錯,此物的確是西秦之物,此人看來身份不低。把他帶上來,朕有話問他。”

    楚慎平一揮手,兩個禁衛軍軍士押着李萬山走上前來。楚錚一看,那兩軍士竟是陳振鍾和一名鷹堂高手所扮,想必是因李萬山武功高強,怕他掙脫之故。

    趙王看着李萬山,道:“你就叫李萬山?”

    李萬山咧嘴一笑,道:“你就是趙王?”

    陳振鍾喝道:“大膽!”一拳打在李萬山臉頰上,李萬山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吐出,裏面還帶着幾顆牙齒。

    趙王不以爲意,道:“李萬山,只要你老實回答朕的話,朕可以命人給你留個全屍。”

    李萬山神情怪異,道:“既然都是死,留個全屍和碎屍萬段又有何區別了。”

    方纔皇上命人將李萬山帶到跟前楚錚就隱隱覺得不妥,只是他官職低微,不好隨便開口。楚錚畢竟也是出身魔門,吳安然曾對他說過魔門中很多邪門功夫,有的甚至是以命搏命的,有幾種武功更是可以在臨死前將功力提高數倍,只求瞬間和對手同歸於盡。李萬山身爲魔門長老,應該不會不懂。楚錚只好盯着李萬山,全神戒備。

    可趙王仍不知死活地冷笑着:“是嗎?可你知世上有許多種方法足以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萬山臉上忽紅忽白,慘笑道:“那也不過是殊途同歸。”

    趙王沒聽明白:“你說什麼?”

    李萬山沉聲道:“我李萬山縱然受盡百蛇穿孔、萬蟻噬心之苦,最終不過一個‘死’字,你趙康平身爲帝王,享遍人生榮華富貴,今日也是一個死,這便叫……”

    “殊——途——同——歸”

    李萬山“同”字剛出口,身上的繩子根根斷裂,說到“歸”字已向趙王撲去。

    陳振鍾嚇得肝膽俱裂,奮起全身功力一拳向李萬山打去。李萬山並不躲開,運勁於背硬捱了這拳。這拳是陳振鍾畢生功力所聚,李萬山只覺得眼前一黑,哇地吐出口鮮血,不過藉此拳勁,李萬山撲向趙王的速度又快了許多。

    李萬山看着趙王那驚慌失措的老臉,心中暗喜,卻不想一個身影突然擋在自己面前。李萬山認得他便是與赫連雪對過一拳的那少年,不由得心一涼,自己強運“殊途同歸”心法將功力提升數倍,但他原本就是強弩之末,方纔掙斷牛筋繩和捱了陳振鍾一拳又使他功力大減,此時不過比平日功力稍高少許而已。

    楚錚此時心境一片空明,左手虛掌在前,右拳收回在後,正是他自己取名的龍象五式之起手式“潛龍出淵”。他知道自己絕不能讓開,若是皇上真被李萬山殺了,楚家跳到黃河裏都洗不清了。

    李萬山知道今日成算已不大,這少年雖不是自己對手,但拖延片刻還是綽綽有餘的,但他已無路可退,只好雙掌連環劈向楚錚。

    楚錚吐氣開聲,雙拳連出接了李萬山五掌,只覺得兩眼發黑,嗓子口一甜,一口鮮血涌到喉間。楚錚不敢吐出,生怕一吐出來氣就泄了,只好含在口中,硬撐着又接了六七掌,卻覺得李萬山一掌輕過一掌,漸漸變得綿軟無力。楚錚覺得奇怪,只見李萬山臉色慘白,眼神也已渙散,不由得心中一喜,左手一隔擋開他雙掌,右拳狠狠地打在李萬山胸部。

    李萬山一聲慘叫,身子飛了出去。

    楚錚也再憋不住了,一口血終於噴了出來。趙敏見狀大驚,也顧不上什麼公主禮儀,忙跑過來扶住楚錚。她的武功原本不弱,只是方纔一直心神恍惚,直至楚錚和李萬山交手才反應過來。

    李萬山勉強站穩身子,盯着楚錚道:“老夫與靈山古寺的和尚鬥了一輩子,沒想到老來還是死在龍象伏魔功下。少年人,你小小年紀便已練至第五層,據老夫所知已是前無古人。天不無不透風的牆,靈山寺遲早會來找你的,你好自爲知吧。”

    楚錚有些不明白,道:“靈山古寺是什麼地方?”

    李萬山久久不答,楚錚在趙敏攙扶下走上前去,發現他竟已斷氣了。

    忽聽楚名棠一聲咳嗽,楚錚向父親望去,只見楚名棠正怒視着自己,旁邊方令信卻似笑非笑。

    楚錚這才發現當朝公主正扶着自己,又處在衆目睽睽之下,四周衆人表情千奇百怪,有的羨慕,有的震驚。

    楚錚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趙敏似也有察覺,訕訕地放開楚錚的手臂。

    只聽趙王道:“楚錚,你過來。”

    楚錚走到趙王面前,見趙王神色如常,微感意外,心想這皇帝倒也不是一無是處。

    趙王看着他,點點頭道:“小小年紀,就有這般勇氣,真是難得。”

    楚錚施禮道:“皇上過譽了。護衛皇上,本是小臣應盡之責。”

    趙王道:“你既已有官職在身,朕便封你爲禁衛軍副將,另賞黃金千兩。”

    楚錚道:“多謝皇上。”

    趙王見楚錚並無多少欣喜之色,淡淡道:“這種賞賜對於你來說,大概也並不稀罕吧。”

    楚錚一驚,忙俯身道:“小臣絕無此意。”

    趙王看了看趙敏,對楚錚輕聲道:“你想要的賞賜,朕暫時還不能給你。好好做事吧,也許你會有這機會。”

    趙敏聽出父親言中之意,心中極爲歡喜,嘴角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

    楚錚見趙王會錯意,有些尷尬,見一旁的趙敏笑靨如花,倒也有幾分心動,可一想到真要娶她爲妻,卻又有幾分遲疑。

    趙王掃了一眼旁邊臉色慘白的楚慎安,道:“楚慎安。”

    楚慎安撲騰跪下,顫聲道:“臣在。臣下屬對兇犯看管不力,臣有罪。”

    趙王哼了聲道:“你倒也明白。那兩個禁衣衛軍士你準備如何處置?”

    楚慎安頓時無言,若這兩人真是他屬下,他毫不猶豫就把他們斬了。可這兩人是楚府中人,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楚錚見事關陳振鐘的性命,不得不硬着頭皮說道:“皇上,小臣以爲此事怨不得那兩人。方纔那刺客之兇悍皇上也見到了,兩位軍士並非失職,只是力所不及矣。”

    趙王心若明鏡,他雖不訥武功,但陳振鍾方纔所露的身手,又豈是一個尋常軍士所能有的,見楚錚爲兩人求情,心中愈加肯定,不由得冷笑道:“那這失職之罪由誰來背,你楚慎安背得起嗎?”

    楚錚訥訥道:“可楚將軍今日奮力剿滅刺客,也是立有大功的。”

    趙敏見楚錚頗爲難堪,忍不住說道:“父皇,女兒覺得楚公子此言有理。這賊子李萬山女兒亦久聞其名,乃西域魔門的三大長老之一,實是天下有數的高手,也怪不得楚將軍。”

    趙王不由得心中惱怒。方纔趙敏不顧公主之尊去攙扶已是極爲不妥,沒想到她此時又在大庭廣衆之下爲楚錚說話,明眼人一看便知兩人有私情。楚家家大勢大,以後除了楚錚外還有誰敢娶她。

    可看看女兒削瘦的小臉,趙王又覺得有些心軟,暗道罷了,她喜歡誰就由她吧,總比像她姑姑一樣孤老終生地好。

    趙王道:“那好,楚慎安功過相抵,此次功勞兵部不記在案。來人,起駕回宮。”

    身旁的太監尖聲叫道:“起駕!”

    楚錚拱手輕聲對趙敏說道:“公主,多謝了。”

    趙敏道:“謝什麼,你救了父皇,該是本宮謝你纔是。”又問道:“你的傷怎麼樣?”

    楚錚道:“多謝公主關心,小臣已無大礙。”

    趙敏看了看他道:“沒想到你這麼經打,那天捱了姑姑一掌居然也沒事。”

    楚錚輕笑道:“這算什麼,昨晚我又接了你姑姑一掌,今日還不是好好的?”楚錚既知趙敏對自己有意,他了解這種小女孩的心思,便不再一味恭謹。

    趙敏白了他一眼,道:“吹牛。”

    楚錚道:“不信問你姑姑去。”

    趙敏見他神情不像是在開玩笑,不由得睜大雙眼:“你說的是真的?”

    楚錚點點頭,忽道:“公主,你能不能替我向你姑姑求求情,不要再盯着我了。”

    趙敏輕聲笑道:“你很怕我姑姑?”

    楚錚連連點頭,對這個輕易就可取自己性命的女子,他實在有點畏懼。

    趙王等不及了,沉聲喚道:“敏兒。”

    趙敏吐了吐舌頭,道:“我回去試試看吧,可姑姑不是隨便聽人勸的,你自求多福吧。”說完嫣然一笑,轉身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