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22章 天賜良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22章 天賜良機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樑上允一行人躺在離樑府不到一里的地方,沒有一個活口,鮮血染紅了整條大街。

    樑上允死得很慘,胸口被掏了個大洞,兩隻眼睛突露而出,臉上神色驚恐萬狀,數十個家人橫七豎八地躺在他四周,殘肢斷腿,顯然那夥刺客手段極爲狠辣。

    楚名棠和方令信兩人站在路邊,皺着眉頭看着這一景。他們二人在上朝途中接到消息就趕來了,一名當朝尚書被人刺殺於鬧市街頭,這是大趙國建國以來前所未有之事,何況又是在這微妙關頭。

    楚名棠趁旁人不注意,輕聲問道:“相國大人,你猜這事是誰做的?”

    方令信看了楚名棠一眼,道:“名棠,你是不是懷疑此事是我們方家所爲,但老夫可以對天發誓,我們方家世代書香,從不屑做這沒品之事。自董家被誅以來,朝堂之爭還沒有過以血相見,大不了被貶或罷官了事,樑上允這條小命老夫還懶得取。”

    楚名棠也覺得方令信實在沒有必要做此事,說道:“相國大人請勿見怪,名棠是心急了些。只是樑上允這一死,我大趙國剛剛平穩下來的朝堂又要大亂了。”

    方令信默默點了點頭,他很清楚方家並未做此事,楚王兩家照理來說也是沒有理由要殺樑上允了。他爲官多年,什麼樣的風浪沒見過,瞬時間各種念頭一閃而過,樑上允這一死等於是斬了皇上一臂,皇上可用之人本就不多,如今更是捉襟見肘,如此看來表面上對楚王方三家大有好處,可實際上大不然,就算樑上允他不死,這刑部尚書之位也坐不長了,三大世家根本無需多此一舉,此舉只會讓皇上對三大世家的猜忌更深。

    楚名棠也是滿心疑慮,大趙國朝堂之上好不容易安穩下來,無論哪方都沒有理由殺了樑上允,可據附近的禁衛軍報,他們從聽到打鬥聲到趕到此處,前後也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可連一個刺客也沒見到,樑上允一行共有數十人,能將他們瞬間擊殺的絕不是普通之輩,而且人數也不會少,京城中有此勢力的屈指可數。

    楚名棠回頭向禁衛軍統領趙無忌問道:“趙統領,京城四處城門都已封了嗎?”

    禁衛軍統領歷來一直由皇室宗親擔任,趙無忌也是爲數不多留在京城的皇親之一,聽楚名棠詢問於他,忙躬身答道:“回太尉大人,衆大臣上早朝之時,禁衛軍通常都會加緊巡邏,樑大人一出事,禁衛軍便關閉城門,並在城樓加強警戒,決無一人私自出城。”趙無忌額頭冒汗,堂堂一個刑部尚書在街頭被人殺了,他這個禁衛軍統領怎麼也脫不了干係,若是此案破了,他也只能外放到京外當個無職無權的宗親,若破不了京城大牢裏就要提前爲自己預留位置了。

    楚名棠此時也無心追究他的責任,厲聲說道:“傳令下去,所有禁衛軍對京城各家各戶嚴加搜查,可疑人等一個不可放過。”

    趙無忌領命,下去安排人手去了。

    此時已有不少人在四周圍觀,楚名棠看了看,無意中見到楚錚也在人羣中探頭探腦的。樑上允出事沒多久,鷹堂中人就已報到楚錚處,楚錚這一驚也是非同小可,忙帶着吳安然和楚芳華四婢來到這裏。

    楚名棠命人將楚錚等帶了過來,楚錚見過父親和方令信。方令信強笑道:“名棠,這是你的幼子楚錚吧,果然年少有爲,英俊不凡。”

    楚錚施禮道:“相國大人謬讚了。”又對楚名棠說道:“父親,孩兒在一旁也已看了許久,也詢問過禁衛軍將士。孩兒覺得能在如此短時間內擊殺這麼多人,刺客中必有衆多武功高強之士,孩兒想請師父驗一下屍體,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線索。”

    楚名棠點點頭,對吳安然說道:“那就有勞吳先生了。”說罷又對身後一白鬚老者說道:“龍先生,你也去看看吧。”

    這龍先生正是鷹堂三大供奉中的龍驚天,楚天放將鷹堂交給楚名棠後,楚夫人覺得原先護衛楚名棠的狼堂中人已不便再留下,便改由鷹堂三位供奉輪流保護楚名棠。

    龍驚天向吳安然抱拳道:“吳先生請。”

    吳安然不敢怠慢,抱拳道:“龍老先生先請。”這龍驚天成名遠在吳安然之前,吳安然對他也甚爲忌憚,楚錚曾多次想唆使吳安然與他們三位供奉過招,吳安然怎麼也不肯,他已過了爭強好鬥的年紀,若非迫不得已,他是不會無緣無故與這幾人動手的。

    兩人來到樑上允橫屍之處,吳安然在他傷口上看了下,點點頭道:“這是厚背大刀所造成的傷,刀上所附內勁極強,而且是全力而出,因此這傷口在內力激盪下幾成圓形,看來這些刺客也知時間緊急,是要一擊必致樑大人於死地的。龍老先生,在下覺得有些奇怪,這下手之人武功奇高,通常來說根本不會用厚背大刀這種俗氣的兵刃,莫非他是有意爲之?”

    龍驚天點點頭道:“吳先生所言不錯,老夫粗略看了下,這些刺客應該都是手持兵刃,看樑府家將身上之傷也都是江湖中尋常人所用尋常兵器所致,這些家將有兩人老夫也認識,身手也算不錯,卻都在數招內斃命,一羣高手沒有一人顯示何種功夫,是古怪了些。”

    吳安然回頭看了看,卻見楚錚並未跟在他身後,心中有些奇怪,向四處望了望,只見楚錚正拎起衣裳下襬,踮着腳尖在屍體叢中走過。

    楚錚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死人,只覺得陣陣血腥味撲鼻而來,忍不住有些反胃。他走到躺在最外面的一具屍體處,這具屍體上也中了一刀,卻非傷在要害。

    楚錚向吳安然叫道:“師父,龍老先生,你們來看一下。”

    吳安然走了過來,楚錚指指那具屍體前方不遠的牆壁說道:“你們看,這牆上有個洞。”

    吳安然和龍驚天仔細看了看,楚錚道:“這是不是某種兵器留下的痕跡?”

    龍驚天讚道:“五公子果然心思慎密,依老夫看,這痕跡應是鑌鐵短槍所留下的。”

    楚錚又回到那具屍體帝,道:“此處與那牆距離不過十餘步,這人倒地後仍作奔跑狀,那人顯然是知事不可爲,想拼死而逃的,目的就是想翻過那座牆壁進入院內,而他所受的兵刃之傷是在肋下,雖然血肉模糊,卻也不過是皮肉之傷,可能是刺客見他想逃,情急之下將鐵槍脫手擲出所致,師父,你看一下他身上是否還另有致命之傷。”

    吳安然將那人翻轉過來仔細查看了一番,突然撩開那人披散而下的長髮,只見那人後腦處有兩個深深的窟窿,不由得身軀一震。

    龍驚天也有些驚異,道:“好指力。”

    楚錚驚道:“這難道是用手指硬生生插進去的,那人功力真是了得。”

    吳安然看了他一眼,道:“這有什麼,以你如今功力,運勁於指同樣能做到。”

    楚錚伸出食中兩指,在傷口上比劃了幾下,見那傷處有些灰白之物,顯然是溢出來的腦漿,想了想終究不敢伸指進去。

    “如此說來這也是種普通功夫,”楚錚有些失望,“並不能從中判斷出下手之人是何門派?”

    “那倒未必,”龍驚天看了看楚錚,似乎有些不信吳安然方纔所言,“當世能隨手一指便可戳破人頭骨的高手並不多,那兇手可能是專習指上功夫的,如北趙夏家的‘玄天指’,南齊衡山門的‘破錐指’,這兩個門派的長老級人物都可做到,不過看此傷口似乎不像是這兩種功夫有爲。不知吳先生以爲如何?”

    吳安然默默點頭。

    楚錚有些奇怪,他與吳安然相處多年,對他頗爲了解,見他此神情,明顯是有事隱瞞。不過當着龍驚天的面也不好追問,便向站在一旁的禁衛軍士兵問道:“這牆內住的是哪戶人家?”

    禁衛軍統領趙無忌答道:“此處是工部令吏高其平的官邸,樑大人被殺之時,高大人正要起身上早朝,據他所說他只是聽見了牆外打殺之聲,但並未見到任何刺客。”

    龍驚天微微皺眉,向緩步走來的楚名棠和方令信躬身道:“二位大人,龍某以爲那高大人所言恐怕不實,趙統領方纔曾說過,附近禁衛軍聽到廝殺聲後到此不過一盞茶時間,卻並未見到刺客蹤影。此處離這條大街前方拐角處還頗有些距離,龍某猜想這些刺客可能是翻牆從這街道兩旁的官員府邸內逃脫的。”

    方令信沉着臉說道:“趙無忌,把高其平給本相帶過來。”高其平算起來應是方系的官員,若他真與此事扯上了干係,他方令信身上的嫌疑恐怕就難洗清了。

    很快一個乾瘦的官員給帶了過來,戰戰兢兢地向楚方二人行禮道:“下官參見相國大人,太尉大人。”

    方令信連免禮都懶得回,道:“高其平,本相問你,方纔你向禁衛軍將領所說的是否屬實?”

    高其平顫聲說道:“回相國大人話,小人……所說的全是實情。”

    方令信見他神色恐慌,心中大疑,難道此事真與他有關,那就難辦了。可楚名棠就在一旁,若不深究豈不是惹他生疑,楚方兩家結盟不久,可不要因此事壞了關係,楚名棠是個明白事理的人,還是把一切都查清了反而好說。

    方令信咬牙道:“趙無忌,你命一隊禁衛軍進高其平府內仔細搜查,若有阻攔者,格殺毋論。”

    趙無忌領命,親自領着一隊禁衛軍如狼似虎般闖進高府,不一會兒便聽到裏面傳來婦孺的哭喊聲。高其平身子怵瑟瑟抖,臉上汗如雨下。

    趙無忌走了出來,臉上頗有興奮之色,走到楚方二人面前俯首道:“二位大人,下官在高府牆根發現幾處未乾的血跡,應該就是那些刺客所留,下官正命禁衛軍對高府中人嚴加拷問。”

    高其平癱倒在地,不住磕頭,哭喊道:“相國大人,下官有罪,可下官確與此事無關啊。”

    方令信一腳將他踢了個跟頭,獰聲說道:“還敢自稱下官,有什麼話到刑部再說吧。”

    高其平在地上打了個滾,又爬到方令信身前,抱住他大腿:“方纔小人正想起程上朝,卻聽到牆外不斷傳來慘叫聲,小人膽小,便命下人緊閉大門。沒過一會兒一羣黑衣人躍牆而入,沿着牆根穿過下官府內從後院又翻牆出去了,小人不敢上前阻攔,因怕上峯怪罪,一時糊塗之下未敢如實稟報,實是大罪。可小人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勾結賊人殺害樑大人,請相國大人明鑑啊。”

    楚名棠覺得高其平所言未必是虛,若他真與此事有關,這幫刺客就在他門口動手也太愚蠢了些,於是說道:“相國大人,此事是否與高大人有關還尚未定論,就此把他送往刑部也太武斷了些,何況如此一來也會惹得朝中百官人心惶惶。如今這上京城山雨欲來,還需朝中上下同心協力纔是。”

    方令信想了想,高其平畢竟是他門下的人,就這麼把他關起來恐怕必起流言蜚語,道:“那依名棠之意,應當如何去做?”

    楚名棠答道:“名棠想讓刑部派一侍郎率人到高大人府中嚴加詳查,如果名棠沒記錯的話,那些刺客從高大人府內翻牆而出,若想要跑到另一街上,其間還要穿過數位官員的府邸,刑部可在這高大人府上辦公,會同禁衛軍將這一帶所有官員都嚴查一遍。至於高大人,在罪名未洗清之前不得離府半步。相國大人以爲如何?”

    方令信知楚名棠是顧及他面子,說道:“名棠所言極是,就按你的意思去辦吧。”說完看了趙無忌一眼,道:“就不知趙統領以爲如何?”

    趙無忌深知其中利害關係,照理來說高其平是絕對應被關押起來的,可他已是自身難保,哪有空管高其平如何,只要面前這兩位一句話,他趙無忌就得乖乖滾出京城,如今他恨不得多參與些楚方兩家之事,好讓兩位大人能念在他鞍前馬後效力的份上,能保住這個禁軍統領之位。聽方令信出言相問,忙道:“太尉大人此舉顧全大局,方方面面考慮極爲周全,的確是眼下最佳之策,下官屬下禁衛軍自當密切配合刑部,力爭早日破了此案。”

    楚名棠和方令信相視一笑,趙無忌的心思又怎能瞞過他二人,日後他也只能乖乖聽話行事。

    地上的高其平大鬆了一口氣,連聲向楚方二人道謝。

    楚名棠不理他,對趙無忌說道:“那好,這邊就有勞趙統領了。相國大人,咱們先去皇上那裏吧,出了這麼大的事,皇上恐怕已經等急了。”

    Wωω☢ttκǎ n☢¢ ○

    楚錚在一旁有些擔心,上前一步說道:“父親,這幫刺客尚未抓到,您也要小心些,不如再從府裏調派一些人手過來?”

    楚名棠笑道:“不必了,有龍老先生和他的幾位弟子在,錚兒你不用擔心,何況爲父與相國大人一同前往,隨從都已有了數百人,那些刺客即使來了也無懼。”

    楚名棠和方令信走後,趙無忌對楚錚說道:“楚公子,要不要下官陪你再到高府內察看一番?”

    楚錚笑道:“統領大人不必客氣,今日我原本要到禁衛軍報到,以後統領大人就是我的頂頭上司了,還請多多關照小子。”

    趙無忌這纔想起確有其事,不免有些尷尬,抱拳道:“公子不是尚未到任嗎,你我先平輩論交吧。”

    楚錚啼笑皆非,眼前這統領大人滿臉絡腮鬍子,恐怕也已有四十來歲,較父親也差不了多少,卻要自己平輩論交,這叫什麼事。

    楚錚不敢怠慢,執意要施晚輩之禮,長一輩又不長几斤肉,逢年過節的還得多派發幾個紅包。這趙統領目前是有難在身,看在父親的面上纔對自己卑息謙恭,自己寧可得罪君子也不可得罪此類小人,還是謙虛些爲好。

    趙無忌幾番推辭未果,見楚錚執意如此,也只好作罷,但言語舉止中仍十分恭敬,全然不把楚錚當下屬看待,說道:“楚公子既然要到禁衛軍來,只任校尉之職實在是太委屈了。以公子方纔所現之才,就是當個偏將也是綽綽有餘。不過這是兵部所管之事,本官沒有辦法,不如公子到本官帳前來,本官敢擔保年內必保舉公子爲副將。”

    楚錚淡淡笑道:“多謝統領大人好意,不過家父有命,讓我到堂兄帳下。家父之命小子可是不敢違背。”

    趙無忌見楚錚神色漠然,暗罵自己糊塗,人家是什麼人,當朝太尉的公子,想當什麼職位的官還用得着他來操心,急忙連聲稱是。

    楚錚知趙無忌爲了他自己,必會盡責盡力查找線索,自己留下也並無太大用處,便與他道別返回楚府。

    楚錚一行今日急匆匆出府,連馬車都沒有坐,趙無忌心忙意亂下竟也沒注意。楚錚暗笑這人能力如何尚不知曉,起碼在溜鬚拍馬這一項上就不甚合格,要是換做自己早把一切安排妥當了。

    離開了趙無忌的視線,楚錚臉色突然變得陰沉無比,對楚芳華四人厲聲道:“今日這麼大一件事情,鷹堂負責京城內消息的藍、紫兩堂是幹什麼吃的?一點訊息也沒得到,而且此事甚有可能是京城外來人氏所爲,若是如此,此罪更不可恕。你們馬上去通知各堂執事,立刻來鷹堂議事廳,另傳令下去,命鷹堂所有人手全都給我在京城中暗中打探,發現可疑人物立即報總堂。”

    楚芳華遲疑道:“可如今京城之中頗不安寧,小婢四人還是以護衛宗主爲重,等回到府中再派人通知吧。”

    楚錚搖搖頭道:“不必,我現在就去鷹堂,你們四人分別去告知各執事。這邊有師父在我身邊,不會有事的。”

    楚芳華等人跟隨楚錚也已數月,對這小堂主的敬畏與日俱增,不再似當日初見時心存小覷,見楚錚爲了這刺殺一事動了真怒,不敢有違,紛紛領命而去。

    吳安然見楚芳華四人離去,淡淡說道:“你可是要拿此事向鷹堂幾位執事開刀了。”

    楚錚一笑,道:“真是知我者師父也,這幾個執事徒兒已忍他們好久了。特別是藍堂執事楚名佐,仗着他是長輩,私下裏幾次對父親都語帶不敬,對徒兒更是不放在眼裏。況且這事他們幾個還是失責在先,真是天助我也,若不借此將楚名佐和紫堂執事宣祖和整下去,以後再想找機會就不知要到何時了。”

    吳安然皺眉道:“將他們整下去容易,可讓誰來接替他們呢,這藍、紫二堂都屬鷹堂在趙國的六大堂之一,若是資歷不夠恐怕難以服衆。”

    楚錚笑道:“師父放心,徒兒早有人選,只是找不到機會而已。赤堂如今由陳振鍾掌管,原先與他同爲分執事的尉仕和南風蟬對此雖有些不滿,但做事一直盡心盡力,由他們二人來執掌藍、紫二堂足以勝任。”

    吳安然想了想也覺得不錯,點了點頭。

    楚錚沉思道:“於公於私,此事都不得再拖延。以往京城一直太平無事,徒兒對此事也不是甚急,可如今看來是失策了,朝堂之爭激流暗涌,來不得半點鬆懈。這幾人尸位素餐,平日根本不知在幹些什麼,父親雖未責怪於我,可徒兒卻心有不安,若早日能將這幾堂掌控在手,今日之事便不會像這般措手不及。”

    吳安然道:“你無需自責,你掌管鷹堂不過數月,能有這般成績已是很不錯了。”

    楚錚突然停下腳步,道:“師父,樑上允被刺的確有些奇怪,鷹堂沒得到消息倒也罷了,可狼堂怎麼也毫不知情?我們還是先回一趟楚府,去問問我娘。”

    吳安然道:“你不是說先到鷹堂議事廳嗎,難道就讓鷹堂衆執事就這麼等着?”

    楚錚道:“楚名佐和宣祖和又有哪次準時到過,反正他們執事位置也坐不長了,今日就讓他們等我一次吧。”說完,便轉身向楚府走去。

    吳安然猶豫了一下,跟上道:“你那四個丫頭當日似乎也對你頗爲不服,這諸多事情交給她們,你就完全放心?”

    楚錚想了想道:“也不是完全放心,畢竟她們是由二爺爺一手帶大的,防人之心不可無,對原上京楚府徒兒仍有幾分戒意,因此如武媚娘之事徒兒就沒讓她們幾個知曉。不過她們自幼便經受鷹堂四劍侍的訓練,已註定今生只爲守護鷹堂堂主,再過兩年徒兒正式接任堂主一職,她們幾人還是可信的。尤其是那楚芳華,年紀雖不大,但深明事理,前些時日徒兒爲了立威,對她們四人也兇狠了些,其他三人頗有怨言,全仗她從中周旋。嘖嘖,這女子不但相貌甚美,性子也頗隨和,可另三人就偏偏聽她話,還真怪了。”

    吳安然冷冷說道:“怎麼,你對她動心了?”

    楚錚頓感面上無光,道:“師父,你怎麼就這麼看待徒兒?徒兒難道會是一好色之人嗎?”

    吳安然哼了一聲,道:“你這小子,從小見了府中的漂亮女子便看直了眼,就連春盈來服侍爲師時你也看得目不轉睛,像你這種好色之色,若不是你是我徒兒,爲師早就一掌斃了你。”

    楚錚撓了撓頭,依稀記得兒時有段時間吳安然對自己態度奇差,當時他還摸不着頭腦,搞了半天原來是爲此事。不過也怪不得吳安然,換了誰也都不會對一個時常對自己老婆發呆的小孩有好感。

    吳安然又道:“你給我好好聽着,將來你娶誰家女兒爲正室是你父母的事,爲師管不着。可輕如是爲師義女,你再想納妾還得問問師父這對拳頭同不同意。”

    楚錚莫名其妙捱了頓臭罵,半天也沒回過神來,喃喃自語道:“我何時說過又要納妾了?”

    回到楚府,楚錚並不停留,徑直到內院拜見楚夫人。

    楚夫人臉色頗爲不善,似乎怒氣未平,楚錚有些奇怪,道:“娘,什麼事惹您不高興了?”

    楚夫人沒好氣地說道:“還有誰,狼堂那些酒囊飯袋唄,太平日子過久了,整日尋歡作樂,京城這麼大的事居然一點消息也沒有,真是氣死我了。”

    原來,楚夫人也聽到了些消息,責令狼堂調查此事,卻無功而返。

    楚錚便把方纔所見樑上允被刺的詳情與楚夫人一一說了,楚夫人聽了道:“此事確實古怪,京城中能有實力做成此事只有鷹狼二堂和宮內的四聖衛等大內高手,方家雖在朝中勢力不小,可他們歷代書香門第,從不屑於暗中扶植殺手,只掌控着京城大半青樓來打聽朝野之事。哼,真是嘴上冠冕堂皇,背地裏男盜女娼。”

    楚錚知道孃親對方家一直心有不滿,也不理會,只是他第一次聽得四聖衛,於是問道:“娘所提這四聖衛是不是葉門那婆娘的手下。”

    楚夫人哼了一聲,道:“你還真是無知,看來對鷹堂掌控還不甚得力,不然他們不會不告訴你。那四聖衛的祖師與葉門雖有淵源,但是武功上大不相同,當年太祖登基後,知道在江湖之上能人異士甚多,擔心皇宮大內會不安全,便蒐羅了大批武功祕笈,邀請多位高手去蕪存精,整理成四門武功傳於宮內的四個太監,爲娘向來對武功不感興趣,這四門武功的詳情你自己到鷹堂中去查吧,應該有記載的。”

    楚錚道:“那當年楚王兩家先祖是否也參與整理?”

    楚夫人道:“沒有。他們趙家對楚王兩家猜忌由來已久,從太祖時就已漸現端倪。兩家先祖說起來也是當時有數的高手,可太祖就是將兩位先祖排除在外。那些記載只是後人通過各方渠道整理而來的。”

    楚錚點點頭,道:“可娘所說這三方都沒道理出手啊。”

    楚夫人應道:“不錯,至少鷹狼兩堂決計不會,四聖衛就更無道理了,皇上身邊可用之人不多,這樑上允一死更是元氣大傷。何況只要不做謀反之事,三大世家聯盟還是比較牢靠的,其實力更是遠在皇家之上,皇上就是機關算盡,也對三大世家無可奈何,又何苦做這損己之事。”

    楚錚晃了晃頭,苦笑道:“算了,娘,孩兒還是出去走走吧,僅坐在屋中於事無補,鷹堂衆執事還在等孩兒呢。”

    楚夫人似笑非笑,道:“今日此事看來給了你一個不小的機會啊。”

    楚錚哈哈一笑,道:“娘既然都猜到了,孩兒必不負您所望。”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