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9章 未妻先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9章 未妻先妾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楚錚從吳安然住處走出來,無奈地嘆了口氣,他原本是來向師父請教一下龍象伏魔功突然有進境的問題,沒想到吳安然只說了三個字“不清楚”就把他趕了出來。吳安然老來得子,哪還有心思關注楚錚這個徒弟的武功進度,他的注意力全到那對雙胞胎身上去了,整天笑呵呵的,在春盈牀前轉來轉去,哪還像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門高手,都快成全職奶爸了。

    迎面走來一羣人,楚錚看了一眼,是上京楚家的人,便站到路邊讓他們先行。此次搬遷,上京楚家心存怨恨的人可不少,楚錚不想再與之起衝突,既已得益便無需再張狂。

    沒想到這些人竟在楚錚身邊停下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咦了一聲:“這不是錚兒嗎?”

    楚錚定神一看,竟是當日初到京城時所見的堂爺爺楚天放,忙俯首行禮道:“孫兒參見堂爺爺。”

    楚天放將他扶起,端詳了一會兒,笑道:“果然不凡。”

    楚天放身後突然有人冷哼一聲,楚錚一眼瞟過,發覺竟都是熟人,爲首是楚慎平,後面幾個少年也是當日親吻過他拳頭的。

    楚天放恍若未聞,對楚錚說道:“聽說你外公將他那套寶貝盔甲也送於你了?”

    楚錚應道:“正是。”

    楚天放嘆道:“你外公當年威振北疆,你能繼承他的衣鉢,可要好好珍惜啊。”說完拍了拍楚錚肩膀,又說了句:“不錯。”轉身走了。

    楚慎平等人忙隨後跟上,臨走時怨毒地盯了楚錚一眼。楚錚根本沒放在心裏,衝着楚天放的背影行了一禮,對這老頭他是真心尊重的,能有這般魄力將偌大一個家族傳給一個外人,實非常人所能。

    楚錚仍被安排住在踏青園,因此這次大搬家基本沒他什麼事。求助吳安然不得,他本想出府逛逛,不料楚夫人給他下了嚴令,近日不得出府,弄得他一頭霧水,怎麼也想不起何時又得罪母親了,只好整天在園中悶頭練功。

    楚錚練完功,吩咐歐陽枝敏將火雲駒牽了過來。昨日他抽空去看了一下火雲駒,見它沒精打采的,身上也多了幾斤肥膘,不由得有些心疼,暗想這馬原本馳騁在塞外天地之間,如今被關在京城的馬廄中,也着實苦了它了,再這樣下去恐怕就要廢了。於是命歐陽枝敏在園中豎了幾十根竹杆,楚錚翻身上馬進行短距離障礙跑。火雲駒起先興致不高,被楚錚揍了一拳後才精神抖擻起來,玩了一會兒,它開始覺得這也挺有意思的,跑得更歡了。

    楚夫人從外面走了進來,見園中這般景像,忍不住驚呼一聲:“錚兒,你在做什麼?”

    楚錚聽到娘喚他,跳下馬來,笑着走過來道:“孩兒見過母親。孩兒只是看那火雲駒悶得慌,所以帶它出來溜一下。”

    楚夫人指指他身後,道:“你看看你這院子都成什麼樣了?”

    楚錚回頭一看,只見院中滿目瘡痍,原本綠油油的草坪已給踐踏得斑駁不堪,不禁臉一紅,撓頭道:“是孩兒疏忽了。”

    楚夫人搖了搖頭,道:“在平原城時你還算是個乖巧的孩子,怎麼到了京城,惹的事比你兩個哥哥加起來的還多。”

    柳輕如聽到夫人的聲音,從屋裏走了出來,見院中竟已成這副樣子,頓時不知所措。

    楚夫人哼了一聲道:“算了,進屋再說吧。”

    進了屋,楚夫人讓她的幾個丫環在外邊等候,見柳輕如也想離開,說道:“輕如,你留下吧。”

    看了看紫娟和翠苓,楚夫人猶豫了下,說道:“你們兩個也留下吧。”

    楚錚見母親神情凝重,知道有要事與他說,但有些奇怪爲何又將柳輕如三人留下。

    楚夫人看了看他們幾個,突然嘆道:“真是人到用時方知少啊。”楚名棠身邊謀士雖有不少,可能堪大用的沒幾個,碰到大事還是夫婦二人商量後作主,錚兒就更不用說了,他還未成年身邊哪有知心人,只有自己這當孃的多操心了。

    四人被楚夫人突如其來的感嘆弄得莫名其妙,都怔怔地看着她。

    楚夫人對柳輕如說道:“輕如,你是南朝大儒範孝同的外孫女,是不是?”

    柳輕如嬌軀一震,臉色變得煞白。

    楚夫人說道:“範孝同乃一代大儒,又是文壇一代大家,我對你外公仰慕已久。只是他生平最推崇‘忠君’二字,連南齊皇上要殺他時也不分辨一句,慷慨赴死,可那又如何,皇帝還是沉迷風花雪月,夜夜笙歌。範孝同此舉我看只當得‘愚忠’二字,冥頑不化,到頭來只弄得家破人亡,男丁充軍邊塞,孫女淪落風塵。”

    楚錚一聽“風塵”二字不由得暗暗叫苦,母親怎麼知道這事了?

    柳輕如手緊握椅背,指節之處隱隱發白,揚眉道:“外公忠君報國之心,可昭日月,夫人,小女子如今雖寄身於楚家,但仍不許何人辱沒外公。”她自忖夫人既知道她是南齊高官之後,又是青樓女子,這楚府恐怕已無法待下去,便不再以奴僕自稱。

    楚夫人冷冷地看着她,道:“你這脾氣如此倔強,倒與你外公有些相似,算你命好,攤上錚兒這樣一個主人,要不然恐怕你早已命喪多時了。”

    柳輕如施禮道:“夫人和少爺對小女子的恩情,小女子此生無以能報,只求來生做牛做馬再行償還。”

    楚夫人道:“什麼今生來生的,我們大趙國不信這一套,你若想要報答楚家,好辦得很,只要你好好侍候你少爺,忠心爲楚家辦事。”

    柳輕如一呆,道:“夫人不是要趕小女子走?”

    楚夫人看了她一眼:“我有說過這話嗎?你才識和能力均十分出衆,我向來十分滿意,雖然在青樓有五年多,卻仍能保持處子之身,也着實難爲你了。不過輕如,我問你句話,你可要如實回答。”

    柳輕如聽到“處子”二字,忍不住臉一紅,忙道:“夫人請講。”

    楚夫人沉吟片刻,道:“我們夫婦對錚兒期望很大,錚兒也是個能成大事之人,如果錚兒將來要與南齊爲敵,你會幫錚兒嗎?”

    柳輕如一呆,沒想到楚夫人問的居然是這個問題,一時間心亂如麻。

    楚錚心中也有些不安,暗暗埋怨孃親非把話說得這麼直做甚,柳輕如性子外柔內剛,只可用懷柔手段慢慢使她軟化,這般急迫只能逼她鑽牛角尖。

    果然,柳輕如考慮了一會兒,毅然說道:“夫人,範家忠義之名滿天下,小女子雖不姓範,但自幼深受外公教誨,實在不敢違他老人家所言,但齊國那昏君殺我範家滿門,僅小女子等幾個姐妹留得性命,但也全都被賣到青樓,這‘忠君’二字小女子再也無法做到。日後少爺若真要與南齊爲敵,小女子只好兩不相幫。”

    楚夫人並未動怒,點點頭道:“作爲範家的人。你能這樣說已經很不易了,不過若是我大趙要攻打南齊,你會如何去做?”

    柳輕如茫然道:“小女子也不知道。”

    楚夫人看看了楚錚道:“你既然如此說,就不能再留在錚兒身邊了,錚兒日後要做的事,是絕不允許一個可能心懷故國的南齊人所能接觸的。這樣吧,原兒那邊還缺個能管事的丫環,他也曾多次向我提起你,收拾一下東西,明日便搬到原兒院子去吧。”

    柳輕如身子搖搖欲墜,她來楚府也已數個月了,當然知道楚原是什麼樣的人,他院中的幾個丫環早就已被寵幸遍了,自己此去恐怕也是在劫難逃。

    良久,柳輕如才澀然道:“小女子遵命。”

    紫娟和翠苓相互看了一眼,一齊上前跪下道:“夫人,輕如姐與小婢多年來相依爲命,小婢實在無法離開她,請夫人恩允,讓小婢兩人和輕如姐一起去吧。”

    楚夫人一愣,森然道:“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這邊哪有你們說話的餘地?”

    柳輕如不想紫娟、翠苓兩人一起跟去受辱,心中着急,道:“你們這是做什麼,還不快起來。”

    紫娟和翠苓不再言語,只是不停地磕頭。

    楚夫人氣急而笑,對楚錚說道:“你收的幾個好丫頭啊。”

    楚錚沉默不語。

    楚夫人考慮了一下,道:“好吧,你們兩個就算留下也必不會安心,那就跟着去吧。原兒可不比錚兒,你們三個不懂規矩的丫頭,正好讓他好好管教管教。”

    紫娟偷偷看了楚錚一眼,見他仍低頭不語,頓時心若死灰,哽咽着對柳輕如說道:“輕如姐,那我和翠苓先去整理衣物了。”

    柳輕如搖頭道:“不,我們還是一起去吧。”說完,向楚夫人行禮道:“夫人,若沒有其他事,小女子先告退了。”

    楚夫人揮揮手:“下去吧。”

    柳輕如三人正待出門,楚錚突然說道:“且慢。”

    楚錚起身向楚夫人行了一禮,道:“娘,孩兒知道你驅逐她們三人,定是爲孩兒着想,只是這姐妹三人已跟隨孩兒多日,忠心耿耿,孩兒也習慣了她們的服侍,這一下子都走了,讓孩兒如何是好。”

    楚夫人道:“爲娘原本也沒想讓紫娟和翠苓兩人走,只是她倆如此執拗,這種丫頭不要也罷。”

    楚錚笑道:“娘又不是不知道她們和輕如姐之間的關係,若毫不猶豫地留在孩兒身邊,孩兒倒感到奇怪了。至於輕如姐雖是南齊人,我們楚家目前最大的對手不在他國,而是在京城裏。即使將來針對他國,也必是先對付西秦,至於南齊,前些時日剛遭大敗,十年之內無法恢復原氣,尚不足爲慮,若他日真要針對南齊,再讓輕如姐避嫌就是了。”

    楚夫人猶豫道:“錚兒,你此言雖有理,但她們幾個畢竟不是我大趙人氏,其心難免有異,爲娘還是不放心。”

    楚錚一急,正想再辯,楚夫人又道:“要麼這樣吧,輕如,你外公信奉的是儒家,對女子最注重在家從父、出嫁從夫的教導,我和老爺商量一下,你就嫁給錚兒做妾吧,給你個名分,這樣一來我就放心些了。”

    楚夫人此言一出,屋中四人全都目瞪口呆。

    楚夫人不理他們,對柳輕如說道:“輕如,你是名門之後,這樣是有些委屈了你。但你既已淪落到趙國爲奴,除非你願意委身於走夫販卒,否則想要爲他人正室髮妻是不可能的了,你今年有十九吧,比錚兒也大不了多少,女人家能有這個歸宿已經很好了,錚兒心地善良,即使將來立了正室,也必能好生待你,”說着楚夫人又看了紫娟、翠苓兩人一眼,道:“你那兩個丫頭以後不會吃虧,你覺得如何?”

    柳輕如想了想,覺得楚夫人說得很有理。當初她得知被選中送往趙國時,便心生死意,只不過牽掛紫娟和翠苓二人才勉強活了下來,沒想到到了趙國被楚錚看中,來楚府做了丫環。在楚錚身邊的這兩個多月,是柳輕如自家中遭大難後過得最安心的日子,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樣整天提心吊膽了。柳輕如雖心有不甘,但也知道這的確已是她最好的歸宿了。

    柳輕如盈盈拜道:“夫人對奴家如此厚愛,奴家自當……從命就是。”

    楚錚此時才清醒過來,見兩個女人自說自話,渾然不把他這個當事人放在眼裏,氣急敗壞地叫道:“娘,我纔多大啊,你就幫我找妾了?”

    楚夫人瞪了他一眼:“你還小嗎,都已十四了,再過兩年就成年了,又不是娶正室,別人家孩兒像你這麼大哪個沒有侍妾,像輕如這種知書達禮、精明能幹的好姑娘上哪找去,你還要挑三撿四嗎?”

    又對柳輕如說道:“不要理他,有我和老爺在,他還能翻天不成。”

    紫娟和翠苓見情況急轉直下,心中又驚又喜,看了看楚錚,又看看柳輕如,兩人暗暗抿嘴偷笑。

    楚夫人看在眼裏,也笑道:“輕如,你和這兩個丫頭先下去吧,我和錚兒還要說些事。對了,輕如雖未入門,但身份已大不相同,紫娟翠苓,你們兩個以後還是喚她小姐吧。”

    紫娟、翠苓喜道:“是,夫人。”這邊柳輕如向楚夫人行了一禮,看了看楚錚,臉一紅,領着兩丫頭出去了。

    楚夫人笑道:“沒過門的丫頭就是臉皮薄。”

    楚錚白了她一眼,氣哼哼地不說話。

    楚夫人看着他道:“錚兒,你方纔真沉得住氣啊,爲娘都要把她們幾個趕出門了你纔出聲阻止?”

    楚錚一驚,道:“娘,你剛剛是在……”

    楚夫人嘆道:“錚兒,這些年來你一直沉迷習武,兩耳不聞窗外事,習武不是不可以,起碼你比兩個哥哥多了一身防身的功夫,所以娘以前都不管你,可有些事是不能用武功來解決的,現在你長大了,是該你爲父親分憂了。”

    楚錚點頭道:“娘說的極是,孩兒早已此心,但不知從何做起。”

    楚夫人道:“你有這份孝心就好,眼前就有重要事,你父親決定先交給你試着獨自打理,可爲娘卻有些不大放心啊。”

    楚錚有些疑惑:“是什麼事這麼要緊?娘若是不放心話,在一旁幫着孩兒就是了。”

    楚夫人苦笑道:“若娘能插手還會交給你嗎,你畢竟還是個孩子,也不知道你父親是怎麼想的。”

    楚錚聽得一頭霧水,楚夫人只好解釋道:“你父親已正式接掌楚家,楚家在京的勢力和人馬也全歸你父親掌控,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楚家已傳承百年的‘鷹堂’。‘鷹堂’可以說是個密探組織,人員遍佈天下,在西秦、南齊、北趙都有分堂,堂中有不少高手,雖說能及得上你師父的沒幾個,但整體實力之強,趙國可數第一,就是你外公王家的‘狼堂’也遜他一籌。”

    楚錚大爲震驚,但仔細想想也屬正常,楚王兩家原本都是魔門出身,搞這些祕密組織自然是熟門熟路,兩家又久掌朝政,百餘年下來這暗中勢力自然非同尋常。

    只是想想這麼大的一股勢力全交給自己,楚錚有些心虛,道:“父親真的將它交付於孩兒了?”

    楚夫人道:“那也要看你做的如何了,如若不成,你父親還是要把他收回去的。只是你身邊親信之人太少,你父親雖會給你派些人手,但畢竟不是你身邊的人,不可過於信任。”

    楚錚恍然道:“所以娘看上了輕如姐?”

    楚夫人點頭道:“正是,當日你選她做丫環,爲娘就命王家‘狼堂’去南齊調查她,竟發現她是當世大儒範孝同的外孫女,在青樓裏也的確待了五年。此女出身大家,又歷經坎坷,若使用得當,絕對是你的得力助手,可她畢竟不是我大趙人氏,以後涉及南齊的機密線報還是避着她爲好。”

    楚錚嘆氣道:“那也不用非要娶她爲妾啊。”

    楚夫人笑道:“爲娘經常見你盯着她神色恍惚,難道是爲娘弄錯了?”

    楚錚臉一紅,強辯道:“娘,你又不是不知道孩兒練那龍象伏魔功落下的病根,你如此做不是害孩兒嗎?”

    楚夫人道:“這幾個月來,娘也派了不少人到西域去明查暗訪了一番,你練的雖是佛門武功,但並未聽說有如此禁忌,可能是你師父在騙你,若真是這樣,爲娘絕不與他善罷干休。你執掌‘鷹堂’後,也可派人到西域打聽一下。”

    楚錚一拍大腿:“正是,若讓孩兒查到是師父騙我,非跟他算賬不可。”

    楚夫人笑道:“錚兒你也別太過分,畢竟他是你師父。”

    楚錚道:“那就讓他操勞一輩子好了。娘,能不能讓他也參與鷹堂之事?”

    楚夫人道:“你父親既然把鷹堂交給了你,這事就由你自己做主吧。”

    楚錚將楚夫人送出門,回到屋內,紫娟和翠苓正在收拾方纔所用的茶具,見楚錚進來,兩人頓時神色古怪,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楚錚不禁嫩臉一紅,道:“你們看我做甚?還不將這裏收拾乾淨。”

    紫娟和翠苓見他有些惱羞成怒,不敢再出言取笑,快速將屋內收拾好,出門時翠苓實在忍不住了,回頭道:“少爺,要不要小姐來陪你說說話?”

    楚錚氣結,拿起一個茶杯作勢欲擲,兩個小丫頭飛似地跑遠了,只留下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楚錚放下茶杯,往椅子上一躺,兩腳一擡,很不雅觀地蹺在案上,腦中不停地思索着。他真沒想到父親居然會把這麼大一股勢力交給自己,難怪楚天放那老頭子會把楚家交給父親,兩人魄力的確有所一拼,可這擔子也太重了吧。

    楚錚看了看桌上一疊厚厚的冊子,那是楚夫人臨走時留下的,說是父親交給他的關於鷹堂的一些資料,是關於鷹堂在各地的勢力分佈。楚錚呆了一會兒,突然長吸一口氣,伸出右手往前一虛抓,最上面的一本書冊登時凌空而起,飛落到楚錚手中。

    楚錚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這是他這幾天從龍象伏魔功第五層中領悟到的牽引訣,雖然還不甚熟練,但已經初見成效。楚錚暗想,若將第五層練成後與前四層融會貫通,那他的武功就可以達到剛柔並濟的境界,再碰到陳振鍾這類的高手也有一拼之力。

    柳輕如從自己住處小心翼翼地走出來,她真有點怕突然碰見楚錚,可已經在屋裏躲了半天了,再藏下去就成矯揉造作了,何況她也不可能一輩子不見楚錚,該面對的遲早要面對。只不過柳輕如心中仍有些渾渾噩噩,怎麼稀裏糊塗地就成了那半大孩子的妾了呢?回想起楚夫人上午的步步緊逼,根本不讓她有回絕的餘地,柳輕如不由得懷疑她是有備而來,最終目的就是逼她嫁給楚錚,至於先前所說的將她調到三少爺楚原那裏只是爲了嚇唬她。可柳輕如怎麼也想不明白的就是她一個異國弱女子,又有什麼可利用之處,楚夫人爲何非要處心積慮地把她嫁給楚錚呢?要知道楚大人是當朝太尉,又是趙國三大世家之首楚家的首腦人物,若不是楚錚年紀小了些,朝野上下不知有多少人想將自己女兒嫁於楚錚,就算爲妾恐怕也要知府以上的官員家的女兒纔有資格,可沒想到卻是自己這麼一個出身青樓的女子最先入門了。

    柳輕如不禁搖了搖頭,楚夫人肯定有她的目的,只是自己猜不到而已。

    “小姐。”一個聲音突然在她耳邊喚道。

    柳輕如嚇了一跳,這才發現自己方纔想得入神,不知不覺竟又走到楚錚書房外,見紫娟和翠苓站在門外,忙作個噓聲的手勢,輕聲問道:“少爺在裏面?”

    紫娟正待開口,翠苓壓低聲音吃吃笑道:“小姐怎麼還叫他少爺,應該叫相公纔是。”

    柳輕如臉一紅,作勢欲打,旁邊紫娟忙道:“我們走後沒多久少爺就送夫人就離開了,回來後就一直在屋裏呆着,都已半天了,眼看天都快黑了,該用晚餐了。小姐您進去看看吧。”

    柳輕如覺得有些奇怪,道:“少爺在裏面做什麼?”

    紫娟答道:“小婢也不是很清楚,只看到少爺面前堆着一大摞書,少爺已經看完好幾本了。”

    柳輕如更覺得怪異,這個少爺何時又轉性了,開始奮發讀書了?於是說道:“你們兩個去準備晚膳,我進去勸勸他。”

    翠苓撲嗤一笑,正待說話,紫娟一把將她拉走了。

    柳輕如走到門前,心中忐忑,長吸了一口氣,才輕輕把門推開走了進去。

    楚錚的頭埋在書堆裏,嘴裏還不時咕噥幾聲,對柳輕如進屋渾然不覺。

    柳輕如站在一邊靜靜地看着楚錚,對這個將要成爲她夫君的半大孩子,柳輕如總覺得有些捉摸不透。楚錚身上很少有官宦子弟的驕縱之氣,練武之勤讓人驚歎,論文采當日那首“大江東去”至今她仍百看不厭,說到爲人方面楚錚可算正人君子了,柳輕如也出身大戶人家,知道那些世家子弟的*是司空見慣的事,楚錚雖然常常對她們姐妹語帶調笑,可行爲上卻沒有絲毫不端。

    柳輕如見屋中漸漸昏暗下來,便走到一邊輕手點燃一盞蠟燭,放到楚錚身邊。

    楚錚若有所覺,擡起頭來見是柳輕如,揉了揉臉笑道:“是你啊,輕如姐。”

    柳輕如見他滿臉疲憊,竟覺得有些心疼,問道:“你在看什麼呢,這麼用功?聽紫娟說你已經在屋裏待了半天了。”

    楚錚伸了個懶腰,道:“這是娘走時留下的一些東西,吩咐我一定要仔細看明白。”伸頭看了看屋外,道:“真的天黑了,時間過得好快。”

    紫娟和翠苓端着飯菜進屋,將飯菜置於桌上,紫娟向兩人說道:“少爺,小姐,這些飯菜小婢早就做好了,方纔又熱了一下,若是不對味,小婢再去重做。”

    楚錚擺擺手道:“不用了,我對吃向來並不是太在意,都坐下一起吃吧。”楚錚平時爲人隨和,並不把和柳輕如和紫娟、翠苓當下人看待,吃飯通常也是四人同席一起吃,起初柳輕如三人還不習慣,久而久之也就自然了。

    紫娟和翠苓口裏應了聲“是”,卻並不坐下,偷偷地看了柳輕如一眼。

    柳輕如一愣,隨即明白過來,頓時暈紅了臉,羞怒道:“少爺讓你們坐你們就坐,看我做甚?”

    紫娟和翠苓這才笑嘻嘻地坐下來,翠苓笑道:“今日夫人她老人家都快把小婢嚇壞了,還好沒把我們送到三少爺院中去,不然可就慘了。”

    紫娟也附合道:“是啊,小婢也擔心死了。”

    楚錚卻有些心不在焉,仍然回想着剛剛所看的關於鷹堂的資料。楚錚先前雖聽楚夫人簡單說了一些,但仔細看過後仍深感震驚。鷹堂勢力真可說遍佈天下,在西秦等三國各郡都設有分堂,在趙國境內就不用說了,依託楚家在各地的族人,對當地上至官員的起居、下到百姓生活都瞭如指掌。鷹堂對朝廷官員的監視也是極爲密切,楚錚只看了其中一部分,主要是吏部尚書湯受望的受賄記錄,裏面居然連數目、時間都記載得清清楚楚,而楚名棠這幾日正忙着指使楚氏一族的官員和御史彈劾這位尚書,這才由楚夫人過來把這些東西交給楚錚。

    柳輕如見楚錚臉色似乎滿懷心事,便制止了紫娟和翠苓兩人說笑,自己也低頭吃飯。她不知楚錚爲何煩惱,又回想起今日楚夫人將她許配給楚錚後,楚錚似乎不大情願,登時心亂如麻。

    平日幾人吃飯都是柳輕如照顧楚錚,時不時地爲他挾一些菜,可現在他們兩人心神恍惚,只是機械地扒着碗中的飯,桌上的菜基本沒動。紫娟和翠苓兩人覺得氣氛怪異,頓時覺得有些坐立不安。

    沒多久楚錚便吃完了,將碗往桌上一放,走到書桌前坐下拿起一本冊子又看了起來。柳輕如不由得心頭一酸,暗想以前自己做丫頭的時候這人還對自己有說有笑的,怎麼今天就成這番模樣了,莫非是因爲比他大了幾歲而嫌棄自己?

    想起自己一生歷盡磨難,到頭來又終身所託非人,柳輕如淚水不禁奪眶而出。

    шшш▪Tтka n▪c o

    翠苓見了急在心裏,輕輕走到楚錚身邊,道:“少爺,你看輕如姐。”

    楚錚如夢方醒,隨口道:“她怎麼了?”

    翠苓指柳輕如,楚錚順勢看去,見柳輕如暗暗拭淚,一時摸不着頭腦,小聲問翠苓:“她爲何哭啊?”

    翠苓咬咬牙,道:“公子如今是她相公喲,你不知道,小婢哪知道?”說完轉身便走。

    楚錚心中犯愁,自古女人心、海底針,他雖比別人多活了一世,但也未必能弄得清,只好咳嗽一聲道:“輕如姐,你來一下。”

    柳輕如忙拭乾淚,走到案邊問道:“少爺,有什麼事嗎?”

    楚錚故作不知,笑道:“怎麼還叫我少爺,你我之間的事娘不是已經定了嗎,應該改個稱呼了。”

    柳輕如一窒,道:“哪裏定了,老爺都未必知道此事。”

    楚錚輕描淡寫地說道:“娘允許的事,爹是很少反對的。”說着,從案上大堆書冊中找出一本方纔做了標記的,打開看了一眼,道:“輕如姐,你說你外公家當年遭受大難,只有幾個姐妹倖存?”

    柳輕如回想了一下,道:“聽說還兩個表兄弟被髮配到邊疆做苦役,但不知是哪兩個,何況當年我們年紀都尚小,哪受得了多少苦,如今幾個姐妹也只剩下我仍苟活於世,那兩個表弟恐怕也已不在人世了吧。”

    楚錚把手中書冊遞給柳輕如:“可這裏記載着在南齊西疆苦力營中有一個名叫範若誠的少年,據他本人所稱是你外公範孝同的孫子。”楚錚心中暗想,這本冊子可能特意留下的,這範若誠恐怕是娘派人調查柳輕如時順便找到的,否則南齊朝野重大要事何其多,誰也不會去關心一個無名小卒的生死。

    柳輕如聞言大震,忙接過冊子仔細看了看,不由得又驚又喜:“不錯,我是有個表弟叫範若誠,這人與我表弟生辰也完全一樣,天哪,沒想到範家在世上竟還留有一絲血脈。”

    柳輕如又看了幾遍,突然若有所悟,對楚錚說道:“少……爺,楚家既然能查到我表弟,想必也定能把他救出來,是不是?”

    楚錚點點頭道:“這應是我娘派人打探到的消息,你外公家的血案已過去多年,苦力營對你表弟看管也不是很嚴,應該也可搭救。”

    柳輕如盈盈拜倒:“請少爺救救我那表弟吧,外公家就他一個後代了,輕如自幼生活在外公家,範家對輕如也疼愛異常,輕如實在不忍看到範家就此絕後。”

    楚錚忙將柳輕如扶起:“輕如姐,你這是做甚麼。我若不知道此事也就罷了,既然知道了絕不會袖手旁觀的。”

    柳輕如站了起來看着楚錚。她自進了楚家,兩人還從未如此近距離地凝視,只覺得眼前這人目光中帶着幾分疼愛,又有幾分憐惜,柳輕如一時心智恍惚,全然忘了他的年齡,輕聲道:“公子對輕如的大恩大德,輕如無以能報……妾身願以莆柳之姿,永侍公子左右。”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