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5章 火雲神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5章 火雲神駒字體大小: A+
     

    楚錚在一旁見火雲駒遍體通紅,神駿非凡,絕不在楚洛水那匹馬之下,早已心癢難熬,躍躍欲試,聽王老侯爺這麼一說,立刻向前走去。

    王明泰攔住他,心想在這馴馬可不行,他對此馬性情極爲了解,萬一撒野起來可不得了。於是命歐陽枝敏將馬帶到府中馬場,又從府外調來一千北疆士兵手持套馬索圍在四周戒備。

    那一千北疆士兵見又有人想要降服火雲駒,不由得大爲興奮,北疆幾位高級將領全都試過了,無不灰頭土臉。可當衆人見是楚錚活動活動身體進入場內,登時失望之極,心想就憑這個小孩兒也想要降服此馬?

    歐陽枝敏將火雲駒帶進場內,退了出去。火雲駒對這種場面也很熟悉了,知道又有人不懷好意,斜眼看了看楚錚,不禁奇怪,這傢伙塊頭也太小了吧。

    楚錚吸了口氣,體內真氣流轉,緩步向火雲駒走去。上次降服楚洛水的坐騎讓他有了些經驗,知道這些寶馬也都是賤骨頭,不吃些苦頭是不會服你的,何況外公和娘都在旁邊看着,他可不想再像上次那樣費上幾個時辰。

    火雲駒看着這小孩忽心生警覺,對方似乎並不好惹,不由得收起了小覷之心,盯着楚錚暗自戒備。

    楚錚凝神注意着火雲駒一舉一動,腳步卻並未停頓。火雲駒見此人已到觸足可及之處,心中有氣,一聲長嘶成“人“形而立,前蹄狠狠地踩向楚錚。

    旁邊楚夫人一聲驚呼,用雙手捂面不敢再看。

    楚錚等火雲駒雙蹄快及身時,一個側步閃過,右拳如電全力擊出,打在火雲駒左側頸下部,火雲駒雖有四蹄,卻仍踉蹌幾步,險些摔倒。

    四周北疆軍士見楚錚一拳竟有如此威力,登時喝彩聲如雷。

    王老侯爺卻一拍大腿:“胡鬧,哪有這麼馴馬的,對絕世神駒一點都不知道愛惜。”

    王明泰在一旁笑道:“伯父,此馬桀驁不遜,先給它吃些苦頭也好。”王明泰在北疆也曾想試圖馴服火雲駒,卻連着給它摔了好幾次,今日見了此景,不由得有些興災樂禍。

    王老侯爺氣呼呼地不做聲,眼前這匹火雲駒與他當年的坐騎十分相似,見它被楚錚如此虐待,不免大感心痛。

    火雲駒被楚錚一拳打得痛入骨髓,脖子頓時僵硬得不能動彈,怒火中燒,後蹄順勢向楚錚蹬去,但速度已不如方纔快捷。楚錚輕輕鬆鬆閃過,再一拳打在它的臀部上。

    火雲駒痛得又一聲長嘶,徹底陷入癲狂,衝向楚錚又踢又咬又蹬。楚錚施展出魔門的天羅步,繞着火雲駒不停打轉,時不時擊出一拳,不過也不再像開始那麼大力。

    王老侯爺長嘆一聲,扭過頭去不想再看。楚夫人此時卻笑呵呵,不停地爲兒子鼓掌加油。

    那養馬的小廝歐陽枝敏看得目瞪口呆,沒想到這看起來文縐縐的小少爺居然如此暴力,火雲駒今日恐怕在劫難逃了。

    正如他所料,不到半個時辰,場內火雲駒便已搖搖欲墜,見楚錚再次向它逼來,連忙勉強跑了幾步到了場邊,倚着木欄杆不停喘氣。

    欄杆外的幾個軍士齊聲鬨笑,用套馬索將它套住,楚錚走了過來,翻身上馬,他身子雖輕,但火雲駒已是強弩之末,前蹄一軟差點跪了下來。

    楚錚示意幾人將馬套拿開,夾了夾馬腹,想讓火雲駒跑一圈,但它實在是精疲力竭跑不動了。楚錚卻不管,運勁在馬屁股上一拍,火雲駒劇痛之下,勉強蹦達了幾下便又停了下來。楚錚見它是真的沒勁了,只好下馬向外走去。

    火雲駒看着楚錚背影,頓時覺得自己往後的生活暗無天日,不由得悲從心生。

    楚錚來到王老侯爺面前,笑嘻嘻地行了一禮,卻見外公臉色不善,不覺有些莫名其妙,道:“外公,你怎麼了?”

    楚夫人在一旁笑道:“你外公是愛馬之人,見你如此對待火雲駒,心裏當然不高興了。不過父親,錚兒也算是將此馬馴服了,你可不能食言啊。”

    王老侯爺哼了一聲,命下人將塵封已久的馬具和麒麟盔甲取了過來。

    楚夫人對楚錚道:“這兩樣東西可都是你外公的寶貝,特別是這盔甲,據說鍛造就花了數年之久,當年你外公就是穿着這套盔甲馳騁於北疆,令胡蠻聞風喪膽,你可要珍惜了。”

    楚錚喜孜孜地說道:“多謝外公。”

    王老侯爺臉色緩和了一些,道:“不用了。以後要記得善待此馬,要知道在沙場上,跨下良駒就是你的第二條性命,今日火雲駒是爲你強力所服,想要以後做到人馬合一,還要與它多親近纔是。”

    楚錚肅然道:“孫兒受教了。”

    王老侯爺點點頭,又看了看那匹火雲駒,似有些不捨,嘆道:“老了,若是當年……”說着又搖了搖頭,轉身回去了。

    楚錚回到場內,吩咐歐陽枝敏將馬具爲火雲駒套上。火雲駒似乎知道這些東西一旦套上便永無翻身之日,又開始掙扎起來。楚錚心想今日反正把它得罪盡了,也不在乎再多一些了,最多以後對它好點,便反手一個巴掌扇在它的馬臉上,喝道:“老實點。”

    火雲駒被打得頭暈眼花,含淚看着歐陽枝敏將馬具縛在自己身上。

    楚錚突然想起這馬性子暴烈,普通人還近不了身,恐怕還離不了眼前這小廝,便對歐陽枝敏道:“你在北疆還有什麼家人嗎?”

    歐陽枝敏垂手答道:“小人自幼雙親爲胡蠻殺害,是王將軍收留了小人,在北疆已無任何親屬。”

    楚錚點點頭,道:“那你可願意跟隨我,替我照料這匹火雲駒?”

    歐陽枝敏道:“能跟隨少爺是小人的福氣,小人當然願意,王將軍此次帶小人入京原本就想讓小人留下照料此馬的。”

    楚錚道:“那好,我過會兒和堂舅說一聲,以後你就跟着本公子吧。”

    楚錚將此事跟王明泰一說,王明泰很爽快地答應了,一個養馬小廝在他眼中算什麼,何況是自己外甥要。

    楚錚在鎮遠侯府又住了數日後,與外公外婆道別,準備回逍遙府。王老侯爺夫婦也沒說什麼,畢竟以後都在京城,往來還是很方便的。

    那匹火雲駒經過幾天的休息,身上的傷也大都好了,但餘悸猶在,見楚錚走到它身邊,竟嚇得哆嗦了一下,楚錚記起外公所言,便輕撫着它好生安慰,只是效果有些不佳。

    楚錚原本準備騎着這馬到處招搖一番的,但見它如此模樣,只好就此作罷,吩咐歐陽枝敏牽着馬跟在馬車後面。

    到了大街上,火雲駒頓時吸引了衆多人的目光,京城中人大都見多識廣,知道這是一匹難得的好馬,紛紛在兩旁指指點點。

    忽然只聽一人高聲說道:“好一匹絕世神駒,不知哪位兄臺有幸能得此良駒,可否下車一見?”

    楚錚正賣弄着一些舊笑話,把柳輕如三女逗得咯咯直笑,不料被人打斷,心中實在不爽,對車伕說道:“別理這些無聊人等,回府。”

    那車伕是鎮遠侯府的老家人了,認得來人是誰,知道絕不是自己所能得罪的,回頭輕聲說道:“小少爺,外頭那個是方相國家的二公子。”

    楚錚一愣,他當然知道方相國是何許人也,於是掀開車簾,見一個二十餘歲的青年帶着一行人攔在馬車前,道:“在下方中誠,想求見此神駒主人。”

    楚錚有些不快,這方中誠當街攔人座車,此舉頗爲無禮,想來也是個仗勢欺人之徒而已,便探出身子說道:“這馬是本公子之物,方公子意欲如何?”

    方中誠見車中出來的竟是個半大小孩,不由得一呆。他見火雲駒神駿非凡,極爲歡喜,又見這輛馬車華麗氣派,顯然是京中官宦人家所有,那他應該大都認識,卻不料出來的竟是個素不相識的孩童,方中誠拱手問道:“不知這位是哪家府上的小公子?”

    王家的車伕在一旁答道:“方公子,小的是鎮遠侯府的人,這位是我們侯爺的外孫,當朝太尉大人家的小公子。”

    方中誠忍不住咦了一聲,道:“原來是楚府的五公子,我與令兄楚軒、楚原同在禁衛軍,和兩位將軍也頗爲相熟,今日莽撞之處,尚請見諒。”知道是楚府的人,他也就死了心了,楚名棠與他父親在朝中分爲兩派官員之首,相互之間是談不上什麼交情的。

    只聽不遠處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方公子跟我們兄弟倆很熟嗎,我們怎麼不知道?”

    楚錚眼睛瞄都不瞄一下,聽聲音就知道是三哥楚原到了。

    楚軒、楚原和眼前這方中誠同爲禁衛軍的副將。方令信已任相國多年,雖然其子方中誠爲人還算謙和,但其餘方家子弟自認比楚王兩家人高出一等,雙方積怨頗深。楚家兄弟來到禁衛軍後,兩人身爲楚名棠之子,迅速和軍中原來的楚王兩家子弟打成一片,與方中誠爲首的方家子弟隱隱對峙。

    今日是楚軒和楚原兩人輪值,早晨出府時聽母親說小弟今天回府,便領着手下軍士在鎮遠侯府附近逛來逛去,見前面街上圍了一羣人就趕了過來,正好聽見方中誠自找臺階下,楚原聽了忍不住出言相諷。

    楚錚見楚軒和楚原騎着高頭大馬,一身戎裝,笑道:“兩位哥哥好威風。”

    柳輕如聽是大公子和三公子到了,便攜紫娟、翠苓走下馬車,盈盈拜道:“小婢拜見二位公子。”

    楚軒微微頷首。楚原眯着眼看了柳輕如半天,摸着下巴道:“起來吧。”

    方中誠平日見慣了北國女子,陡然見一嬌怯怯的女子走下車來,皓膚如玉,美豔不可方物,一時竟看癡了。

    楚錚見這世上色狼當道,對柳輕如說道:“此間又不是府裏,不用那麼多禮,還不回車上去。”

    柳輕如輕輕一笑,對着楚氏兄弟又施一禮,領着兩丫頭重回車內。方中誠目送美女上了馬車,不由得嘆了口氣。

    柳輕如的出現,使原本雙方緊張的氣氛有所緩和。方中誠知楚軒爲人老成,不似楚原那般張揚,便向楚軒拱手道:“楚兄,在下見令弟車後神駒異常罕見,一時心癢攔下馬車,失禮之處,還請楚兄見諒。”

    楚軒也不願在大庭廣衆之下惹事生非,拱手道:“方兄太客氣了。”

    楚原見楚錚馬車旁有一小廝牽着一匹火紅的馬,不由得有些好奇,便驅馬到了火雲駒身邊。火雲駒這幾天正憤懣不平,見一人騎着匹劣馬也對自己指指點點,真當它是誰都可以欺負的了。冷不丁高舉前蹄狠狠地蹬在楚原坐騎的頭上,那馬受此一擊登時暈了地去,楚原措不及防,摔了個嘴啃泥。

    火雲駒仍不肯罷休,舉蹄向楚原踩去,一旁的歐陽枝敏嚇得魂飛魄散,死死地拉着繮繩,只是他年小力薄,根本無力阻攔。幸虧楚錚此時也趕了過來,雙手插腰罵道:“畜牲,你作死啊。”

    火雲駒見楚錚來了,衝楚原打了個響嚏,甩了甩脖子,掉轉馬頭往回走去。歐陽枝敏臉色蒼白,他知道趴在地上的是公子的哥哥,但不知道如此得罪了他自己會怎麼死。

    楚原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心有餘悸道:“小五,你那馬怎麼這麼兇啊?”

    楚錚得意洋洋道:“那是北疆的堂舅送的,怎麼樣,這匹馬不比洛水大哥那匹差吧。”

    楚原懊悔道:“是這樣啊,早知那天我也跟娘去外公府裏了。”

    楚錚很大度地說道:“沒關係,三哥,你若把它馴服了就儘管拿去吧。”

    此時楚軒和方中誠也走了過來。

    方中誠仔細打量了一番,突然驚呼道:“火雲駒!難道它就是傳說中的火雲駒?”

    楚錚奇道:“你也知道?見識挺廣的嘛。”

    楚軒斥道:“小弟,休對方公子無禮。”

    方中誠不以爲忤,道:“在下自幼愛馬,家中收藏不少良駒的畫像,火雲駒是馬中之王,聽說只有王老侯爺當年曾有幸擁有一匹,在下怎會不認識。”

    方中誠有些遺憾地看着楚錚,道:“火雲駒性情高傲,絕不肯爲常人之坐騎,楚小兄弟就這麼將它牽回府中,恐怕也只能做觀賞吧,若是這樣,真是可惜了。”

    楚錚嘿嘿一笑,並不作答。

    楚軒和楚原兩人對視了一眼,都心知這小弟既然把這馬牽了回來,必已將它馴服。不過他們和方中誠並無交情,論起來還是對頭,自然無需對他說明真相。

    楚軒咳嗽一聲道:“五弟,你還是快些回去吧,父親還在府中等你呢。”說完,與方中信告了別,陪着楚錚往楚府走去。

    方中誠仍戀戀不捨地看着漸漸遠去的火雲駒,突然猛一拍自己額頭。

    旁邊人嚇了一跳,忙道:“方將軍,你怎麼了?”

    方中誠吐了口氣道:“沒什麼。”那火雲駒分明身負馬具,對那小孩又有些畏懼,顯然是已被馴服了,自己剛剛怎麼就沒想到。

    方中誠望向遠處,暗想:看來楚家三子真是無一可小視啊。

    楚錚回到府內,往椅子上一躺,長出了口氣。總算到家了,還是自己家好,回想這兩月來在外公家裏過的日子真是苦啊,天天要學那麼多東西。

    柳輕如和紫娟、翠苓將車上的東西一一搬進屋。楚錚看了會兒頓時覺得有些不自在,暗想看來自己是越來越融入這世界了,見美女勞累也無動於衷了,想當年自己在老婆鞍前馬後幹得多勤快啊。

    楚錚挽了挽袖子也上前幫忙,紫絹急道:“公子,您坐着吧,這兒有小婢來就行了。”

    翠苓性情有些小辣椒型的,這些日子和楚錚混熟了,也不再懼怕,道:“您還是歇着吧,若要您來幫忙,只有越來越忙。”

    楚錚口中嘖嘖有聲:“你看你們兩個,小嘴又癢了,也不學學輕如姐,舉止落落大方,對少爺我的所作所爲聽之任之,這樣多好。”

    柳輕如忍不住道:“此話可不能亂說,若給夫人聽到了,還以爲奴家任憑公子胡鬧呢。”

    翠苓笑道:“是啊,夫人吩咐過小姐的……”

    柳輕如臉一沉:“翠苓,跟你說過多少遍了,既然來了府中就不可再稱我是小姐,給別人聽到了會怎麼想。”

    楚錚卻無所謂,調笑道:“這樣挺好啊,一個公子,一個小姐,不是挺相配的嗎,這兩個看來是丫頭的命了,就好好服侍咱倆吧。”

    柳輕如聽楚錚語帶輕薄,暈紅了臉,正待反駁,門口傳來一聲音道:“五少爺在屋裏嗎?”

    翠苓道:“公子在屋裏,是春梅姐姐嗎?”

    楚錚見來人是母親身邊的小婢春梅,道:“什麼事?”

    春梅躬身道:“夫人讓小婢過來請五少爺到吳先生院中去。”

    楚錚有些奇怪,道:“去師父那裏,有什麼事嗎?”

    春梅道:“夫人讓小婢來跟五少爺說一聲,吳先生的夫人春盈姐馬上要臨產了。”

    楚錚暗想自己怎麼把這事給忘了,還好回來得還算及時,又問道:“知道是哪天臨產嗎?”

    那丫環猶豫道:“聽產婆說好像就在今天。”

    楚錚跳了起來:“今天?你怎麼不早說。”

    不等那丫環解釋,楚錚便出門向吳安然居住的院子跑去。

    到了吳安然的住處,只見吳安然如同一隻沒頭蒼蠅在屋外轉來轉去。楚錚見自己母親楚夫人也在此處,這纔想起春盈當年也曾服侍過母親,便問道:“孃親,春盈姐怎麼樣了?”

    楚夫人白了他一眼道:“你怎麼還叫春盈姐,應叫師母纔是。”

    楚錚笑道:“這就要怪師父了,他從未說過已將春盈姐收入房中,如今連小孩子都有了,孃親,師父這樣做也是有違禮儀之道吧?”

    若是平時吳安然早就發火了,可此時他充耳不聞,只是不時緊張地往屋內探望着。

    楚夫人笑道:“你就知道貧嘴。聽那兩個接生婆說目前還算順利,春盈平日身子甚好,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屋內突然傳來一陣嬰兒的啼哭聲,吳安然身形一頓,立刻衝到房門前,差點兒與正欲出門的一個接生婆撞個滿懷。

    那接生婆笑呵呵地向吳安然行禮道:“恭喜吳先生,賀喜吳先生喜得千金。”

    吳安然聽是個女兒,略有些失望,但終究還是歡喜佔了上風,從懷中拿出一份賞錢遞給她道:“有勞兩位大姐了。”

    卻聽裏面另一位接生婆叫道:“你快進來,姑娘仍然腹痛得緊……”那接生婆臉色一變,連賞錢也沒拿就又進了屋,留下吳安然茫然失措地站在門外。

    楚錚在一旁小聲說道:“難道春盈姐腹中是雙胞胎?”

    楚夫人瞬時轉過頭來盯着他:“你怎麼知道?”這兒子怎麼懂這麼多?

    楚錚自知失言,訕訕笑道:“孩兒只是猜的。”

    過了一會兒,只聽屋內又傳來一陣啼哭聲,比剛剛響亮得多。

    那接生婆滿頭大汗的跑出來道:“恭喜吳先生,賀喜吳先生,盈姑娘生了一對龍鳳胎。”

    吳安然喃喃自語道:“龍鳳胎?”

    那接生婆笑道:“就是兩個孩子,一男一女。”

    吳安然陡得此喜訊,登時張大嘴巴呆呆地不做聲。

    楚夫人向楚錚輕輕笑道:“你懂得可真多啊,讓你猜中了。”

    楚錚起身垂手道:“都是孩兒平日沒有聽孃親的話,看了太多旁門左道的書,請孃親恕罪。”

    楚夫人不理他,起身向吳安然說道:“恭喜吳先生。妾身受老爺之託給吳先生帶了些物品,請吳先生笑納,算是愚夫婦給兩個孩子的賀禮吧。”

    兩個丫環託着兩份禮品送到吳安然面前。因不知春盈所產是男是女,這禮物原本就準備了雙份,沒想到竟生了對龍鳳胎,正好一起送出手了。

    吳安然這才清醒過來,接過禮品道:“多謝大人和夫人好意,吳安然感激不盡。”

    楚錚在身上掏了半天,也沒找到什麼東西可出手的,乾笑道:“師父,今日徒兒剛從外公府中回來,來得匆忙,不曾爲小師妹、小師弟準備禮物,容徒兒回頭再補上。”

    吳安然今日得此意外之喜,心情極佳,看楚錚也比平日順眼許多,笑道:“這兩孩兒剛出世,要什麼禮物?錚兒不必放在心上。”

    說完吳安然忍不住又向屋內看了看,拱手道:“夫人,恕在下失禮了,在下想到屋內看看春盈。”

    楚夫人笑道:“吳先生請便,妾身和小兒也就此告辭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