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5章 重返上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5章 重返上京字體大小: A+
     

    楚軒聽展風樓叫趙琪爲趙姑娘,知道趙琪有意隱瞞郡主身份,也不說破,拱手道:“趙姑娘,久違了。”

    趙琪勉強笑了笑,卻又不知說什麼,只好點頭示意。那邊趙敏走了過來,對楚軒上下打量一番:“你就是讓琪姐茶飯不思的楚軒?”

    楚原和楚錚嘴一鼓,差點失聲笑出來,這小姑娘說話怎麼就不給人留點餘地。

    楚軒和趙琪兩人臉都一紅,趙琪拉拉趙敏[袖口,悄聲道:“敏妹,你在胡說什麼啊。”

    楚軒咳嗽一聲,向趙琪問道:“這位姑娘是?”

    趙琪看了看趙敏,似乎有些猶豫,趙敏倒並不在乎,說道:“本姑娘是琪姐的堂妹,在這邊你叫我敏姑娘就可。”

    楚軒下意識地拱手道:“敏姑娘……”突然舌頭如同打了結一般,趙琪的堂妹,不就是當今皇上的女兒嗎。

    楚原和楚錚兩人也瞠目結舌,他們都知道當今皇上和昌平王一樣,只有一子一女,卻沒想到當朝的敏公主居然出現在太平府這小地方。楚錚暗想難怪自己見了這女子渾身有些發寒,既是金枝玉葉,看來又深韻武功,果然是個惹不起的人物,危險係數高達九點九。

    一旁的展風樓並不懂他們話中含意,只看出趙家姐妹與楚家兄弟相識,如同抓住了根救命稻草,急忙站到趙琪身邊,向楚軒行禮道:“大公子,方纔小兒唐突,得罪了幾位,您大人不記小人過,看在趙姑娘的面子上,放過小兒吧。”

    趙琪向楚軒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楚軒把方纔發生的事說了一遍。展風樓聽了臉『色』數變,暗罵兒子平日裏還算挺精明的,今日怎麼就糊塗到家了,怎麼就看不出這幫人既然敢不把展府放在眼裏,自然是來頭不凡,如此一來,今日之事過錯全在展家,楚夫人家族在趙國勢大根深,展家能不能倖存就在面前幾人一念之間了。想到此,展風樓冷汗涔涔,只好用求助的眼光看着趙琪。

    楚原突然一拍大腿,叫道:“這位展公子原來是請郡……琪姑娘和敏姑娘啊,早說啊,不然我們哥幾個肯定立馬離開。”

    趙琪臉一紅,偷偷看了看楚軒道:“我與展公子也只見過數次,此次我與敏妹奉師父之命出來遊歷路過此地,正好在城外碰到展公子,便邀請我與敏妹到展府作客。敏妹是 第 018 章 萬千寵愛於一身,上次他私自離家出走近一月,那麼大的事父親也不聞不問,娘也只是略加懲戒便了事。照她看來,應該捆起來用竹杖把楚錚的屁股抽開花纔是。

    楚錚笑道:“四姐,閒來無事,小弟講個故事給你聽。”

    楚倩心不在焉,隨口說道:“好啊。”

    “話說某個冬天,一人在河邊行走,突然看見前邊有人突然跳下河去,他以爲那人自尋短見,便也跳下河把他救了上來,問他爲何跳入水中。那人說他的帽子掉水裏了。他氣壞了,罵道:‘僅僅爲了撈回帽子,你就跳到那冰冷的河水中麼?要知道,你會凍死的。’那人回答道:‘我知道,但我非得撈回我的帽子不可。冬天如果不戴帽子走路,我會生病的’。”

    楚倩一聽忍不住笑道:“那人可真笨。”

    楚錚嘿嘿一笑,以前看過的笑話可不少,用來騙小女孩還不是手到擒來。

    楚倩突然說道:“小弟,我覺得你這故事裏寓意挺深的。那人只想着沒了帽子走路會感冒,而沒去想跳下河去會給凍得更利害,對此當然可以付之一笑。但推而廣之,世間之人何嘗不是如此,只執着於一事,一葉障目,卻忽略諸多相關事宜,到頭來卻發現得不償失。但反而言之,自己本已擁有之物突然失去,當然心有不甘會去努力追尋,可不但未必能找得回,反而可能失去更多,看來人生最難的就是捨棄二字。”

    楚錚聽呆了,平時楚倩沉默寡言,整天死讀書,楚錚並不怎麼瞧得起她,沒想到一個小小的笑話居然能引起楚倩那麼多想法,看來這四姐心思慎密,還真有做思想家的潛質。自己難道也象方纔楚倩所說的,只看到她是一個小心眼的小女孩,卻忽略了她的不凡之處?

    楚倩又問道:“小弟,你講的這個笑話是書上所無,你從哪聽來的?”

    楚錚硬着頭皮道:“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上次離家出走,在江邊大營我倒聽了不少有趣的故事。”

    楚倩大感興趣:“還有嗎,說給我聽聽。”

    楚錚肚子裏的這種存貨倒有不少,連着給楚倩講了好幾個,把楚倩笑得直不起腰來,覺得這弟弟也並非想象中那麼討厭了。

    前面楚軒等幾人聽到楚倩笑聲,過來問是什麼事。楚倩抹着淚兒將楚錚所講的複述一遍,只是她講到可笑之處自己先忍不住笑得直喘氣,遠不如楚錚一本正經來得那麼可笑,但楚軒幾人對此聞所未聞,仍然覺得十分好笑。

    當聽到楚倩斷斷續續說到有一無賴漢爲逗寡『婦』一笑一怒,先叫野狗一聲爸,再叫寡『婦』一聲媽時,衆人再也忍不住了,笑成一團。

    楚軒指着楚錚笑罵道:“這種憊怠笑話,虧你講得出口,是從哪聽來的。”

    楚倩奇道:“你們怎麼不知道啊,小弟說是從江邊大營聽來的。”

    楚軒和楚原對視一眼,同時搖頭,知道楚錚又胡扯了,他們二人在江邊大營呆的日子比楚錚久多了,怎麼從未聽說過。

    二姐楚欣笑道:“小弟是忒過分了,該有人來管管了,昨日在車上聽孃親說小弟也快長大了,要在這順昌府給小弟買兩個丫環。”

    楚方南的長子楚安笑道:“這個小事一樁,包在爲兄身上了,只是順昌府女子大都姿『色』平庸,恐怕不入小弟之眼。”

    楚錚聽了,頓時有了番心事。

    回到住處沒多久,楚夫人便讓人叫楚錚過去。

    楚錚心中忐忑,到了楚夫人房門前,卻發現父親楚名棠也在此,便偷偷躲在門外聽着。

    楚夫人正在跟楚名棠嘮叨着:“……今日妾身已經替錚兒挑了十幾個了,沒一箇中意的,你那兄弟楚方南辦事真不中用,怎麼盡弄些這般模樣的,還說這些丫頭知書達禮,可妾身一詢問,簡直是粗鄙不文,最多認幾個字而已,這樣的丫環帶到京城,是要丟楚家臉面的。”

    楚名棠打了個哈欠,他剛剛赴宴回來,又喝了一些酒,實在有些睏乏,楚夫人卻爲這些小事在喋喋不休。

    楚名棠忍不住說道:“不就挑幾個丫頭嘛,有什麼緊要的,至於這麼麻煩嗎。”

    楚夫人杏目圓睜:“怎麼不緊要,丫環的好差也是家族的顏面。況且妾身看錚兒雖小,卻也是風流『性』子。雖然吳先生說他暫不可近女『色』,但哪一天如果好了呢,錚兒是肯定把持不住的,萬一珠胎暗結,生出個歪瓜咧棗模樣的孫子,看你臉往哪擱。”

    楚錚在門外聽得笑呵呵,真是知子莫若母啊。

    楚名棠煩不勝煩,說道:“你不是有好些手段嗎,用出來就是了。要不本官又豈止這五個孩子。”

    楚夫人一怔,扭過頭去抿嘴一笑,看來丈夫對自己多年前所作所爲清楚的很哪。不過她的目的既已達到,纔不會爲這事與楚名棠爭吵。

    楚錚覺得屋裏隱約有火『藥』味,趕緊敲門進來道:“孩兒見過父親、母親。”

    楚夫人見他來得及時,高興道:“錚兒你來得正好,爲娘正有事找你。”

    拉着楚錚在身邊坐下,楚夫人道:“錚兒你也不小了,爲娘想找幾個丫環服侍你,但順昌府送來幾個爲娘都不甚滿意,要不先從你兩位姐姐房中撥兩個給你,等以後再爲你挑幾個俊俏妮子。”

    楚錚對兩個姐姐房中丫頭並不感興趣,突然記起當日在南齊送來的歌『妓』中見過的那兩個小姑娘,覺得她倆不錯,便跟楚夫人說了。

    楚夫人聽了搖頭道:“那可不行,這些歌『妓』都是南齊送給皇上的。”

    楚錚脫口而出:“可舅舅說其中有一半是南齊送給父親的呀。”

    楚夫人猛回頭,看着楚名棠似笑非笑。

    楚名棠咳嗽一聲,喝了口茶道:“夫人不必多心,那一百歌『妓』二叔早已訂下,是替爲夫赴京後結交衆大臣所用。”

    楚夫人不理他,對楚錚道:“既是如此那爲娘作主,這兩個小姑娘就給你了,與其送給那些老不修,還不如服侍咱家錚兒。”

    楚名棠搖搖頭,對這倆母子一點辦法也沒有。

    楚錚走出房門,見天『色』尚早,心中一動,往那些南齊歌『妓』的住處去了。

    這些歌『妓』住的離此不遠。由於是南齊獻給皇上的,各處地方官對她們也不敢怠慢,誰知道這些人裏面會不會有人將來受皇上寵愛,所以安排的飲食起居也僅比楚家差一些。

    楚錚在裏面轉了一圈,並未看見那兩個小姑娘,又不好開口詢問,心中有些失望,正想離去,卻見她們跟着那日所見女子捧着洗好的衣服走了過來。

    看到楚錚,三人也停下腳步,她們顯然還記得這位小公子,只是不知他又來此地作甚。

    楚錚大喜,快步走上前,笑道:“我們又見面了。”

    “見過公子。”那女子放下手中衣物,向楚錚行了一禮。

    楚錚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女子一怔,答道:”小女子姓柳,名叫輕如。”

    楚錚老氣橫秋地點點頭,道:“柳輕如,好名字。輕如,本公子此番過來,是與你商量一事。”

    那女子微笑道:“公子有事儘管說,何來商量這二字。”

    楚錚乾笑數聲道:“再過幾天就要到我大趙國京城了,你想不想爲這兩個小姑娘找個好去處。”

    柳輕如神情一動,道:“若能爲這兩個丫頭找個好人家,小女子對公子感恩戴德。”

    楚錚笑道:“那柳姑娘覺得本公子算不算是個好人家?”

    柳輕如看着楚錚,覺得他並不象是在戲弄自己,答道:“這倆丫頭能夠服侍公子,倒也是她們福氣。小女子別無所求,只懇請公子能善待她們。”

    那兩小姑娘一聽,登時扔下手中衣物拉着柳輕如道:”小姐,小婢二人既然跟着來了趙國,就決不離開,請小姐不要拋下我們。”

    柳輕如淚光閃動,摟着兩人道:“兩個傻妮子,跟着我有什麼好的,這麼多年苦還吃得不夠嗎?我們都是奴婢命,你二人跟這位公子去吧,他會好好待你們的。”

    兩個小姑娘仍死命搖頭,一人突然掙脫開柳輕如,對楚錚跪下:“這位公子,我倆從小沒了父母,是小姐將我們扶養成人的。您發發善心吧,不要讓我們離開小姐,若你真看中我倆,就把小姐一起留下吧。”

    另外一個小姑娘也過來跪下,不停地向楚錚磕頭。

    楚錚見這兩丫頭與那女子有情有義,心中感動,道:“好了,起來吧,本公子就應了你們。”

    兩個小姑娘站了起來,一時間喜極而泣。

    楚錚想了想,問柳輕如:“這裏有沒有人知道你曾是青樓女子?”

    柳輕如想想道:“應該沒有,小女子在趙國沒有認識的人。”

    楚錚點頭道:“那就好,過會兒若有人問你,可千萬要隱去此節。”

    柳輕如行禮道:“輕如知道了,多謝公子。”

    楚錚回去後將此事對楚夫人說了,楚夫人聽了也贊這對主僕有情義,便派人把她們叫了過來。

    楚夫人看了看柳輕如,覺得這位女子容貌雖美,但透着股倔強之氣,恐怕不是個好相與之人,但轉念一想楚錚生『性』頑皮,如果有這樣一個女子來管束,自己倒可以省心不少。

    楚夫人和柳輕如又談了會兒,驚喜地發現這女子才學過人,詩書典籍無不了如指掌,不由大爲開心。便派人去報知楚名棠,這三個姑娘她要了。

    楚名棠聽了只有苦笑,他還能說什麼。

    楚府一行走了近一個多月,終於快到上京城了。

    楚名棠今日並沒有坐在馬車上,而改爲騎馬。楚錚覺得馬車中坐多了氣悶,也找了匹較小的馬棄車而行。

    在離上京城不遠的一座山崗上,楚府車隊停了下來,總管帶着幾個管事來回檢查了一遍,向衆人吩咐着進城時要注意的事項。

    楚名棠向遠處凝視良久,突然一夾馬腹,向山頂馳去。楚軒和楚原嚇了一跳,唯恐父親有失,急忙驅馬跟了過來,楚錚和吳安然不知何事,也隨後趕來。

    到了山頂,楚名棠勒馬停下,三兄弟趕到後策馬停在他身後兩側。

    楚名棠手持馬鞭指向前方,對三個兒子說道:“看,那就是上京城。”

    三兄弟凝神望去,只見傳承近千年的古都在落日的餘暉下,顯得如此地巍峨莊嚴。

    “爲父離開上京時,錚兒還沒出世。更沒想到這一去竟然就是十幾年。今日,我楚名棠終於回來了。”

    “哼!”

    楚夫人掀起車簾,望着遠方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幾人,眼中充滿柔情。

    吳安然也在遙望着山頂,突感心中顫慄,看着高處的楚氏父子,竟有一種俾睨天下、不可一世的感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