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8章 黑騎雄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8章 黑騎雄風字體大小: A+
     

    餘額不足

    楚錚怎麼想不到眼前這俠女竟是昌平王府的琪郡主。楚府與昌平王府相交不深,但作爲一郡最高官員,逢年過節時楚名棠時常去王府拜訪,但楚錚年紀幼小,楚名棠從不帶他,他對此也興致缺缺,只聽說過昌平王有一子一女,但未曾見過。

    但兩家畢竟大有淵源,二人逐漸熟絡起來。

    “但我們以後好象沒怎麼見過,你怎麼認識我?”

    趙琪笑道:“我是沒見過你,但與你兩個哥哥是認識的,你們三兄弟長得很相象,特別你和你三哥楚原,神情尤爲相似。”

    楚錚摸摸下巴:“有麼,怎麼府里人說我和大哥比較相象些。”

    趙琪笑道:“我指得是神情,你三哥當年是個頑皮鬼,沒想到你比他更利害。”想想剛剛楚錚裝扮的殭屍,趙琪仍心有餘悸。

    趙琪又問道:“你年紀那麼小,武功不錯啊,居然連林風言也折在你手中?”

    楚錚狡黠一笑:“那姐姐你呢,昌平王府的琪郡主,金枝玉葉,怎麼武功也這麼好?”

    趙琪答道:“我自幼習武,家師姓葉,乃是我們大趙不世出的奇人。師父每半年來一次平原城傳授我武功,十六歲成年後纔跟隨他老人家遊歷天下。”

    她看了看楚錚:“你呢?”

    楚錚乾笑道:“我兒時生了場大病,師父爲我治好後就收我爲徒弟了。”

    趙琪眼睛一亮:“令師莫非就是你家府上的吳神醫?沒想到平原城中竟還有如此高手。”吳安然害怕有人再找他治病,這些年刻意保持低調,但趙琪還是聽說過他,幸虧吳安然在武林中雖名聲極響,但多數人只知“魔秀士”,就是南齊武林也極少有人知道他叫什麼。

    楚錚有些不以爲然:“他是高手嗎,我怎麼不覺得。”

    趙琪睜大眼睛:“他能把你調教成這樣,還不是高手?你別看這林風言現在如此狼狽,可在武林中他絕對是一流高手。”

    楚錚喃喃道:“他也叫高手?”

    趙琪柳眉一豎:“什麼他也叫高手,那姐姐武功還不如他呢,可姐姐自從進入江湖以來,還沒遇見過幾個對手,若是江湖中知道林風言被你這小孩打成重傷,絕對震動整個武林。”

    楚錚習武至今還沒跟外人交過手,當然平原城的幾個地痞流氓不算,所以可說一直是井底之蛙,對自己所練的武功有些信心不足,聽趙琪這麼一說,頓時有些飄飄然,連帶着對吳安然也憑添了幾分敬重。

    “小弟,你是偷跑出來的吧。”趙琪突然問道。

    楚錚見無可抵賴,只好厚着臉皮承認:“是的,所以我想跟姐姐一起到江邊大營啊。”

    趙琪笑罵了一聲小滑頭,忽然想起一事,有些爲難道:“小弟,江邊大營距此尚有一百餘里地,我們沒馬沒車,如何將此這林風言送交至令尊楚大人?”

    楚錚道:“明日我們到大路上等候,這條路來往車輛雖不多,但終究還是有的,到時再搭車或乾脆將車買下就是了。”

    趙琪想了想也別無他法,便點了點頭。

    第二天兩人在路邊等了近大半時辰,卻連個人影都沒見着。楚錚有些泄氣:“算了姐姐,你我還是往前走吧,看看附近有沒村落再說。”早知如此,昨日就不將馬車給了那劉阿根了。

    楚錚走到躺在地上的林風言身邊,拍拍他的老臉道:“這位林大俠,看你這樣子也是個明白人,應該聽過什麼叫人爲刀俎,我爲魚肉,別再存什麼歪心思。我與琪姐姐聯手雖不能說天下無敵,但對付你還能湊合,還是乖乖地與我們走吧,不然少爺就用你的劍將你手指一個個切下來,切到你肯走爲止。”

    見林風然仍對他怒目而視,楚錚有些不快:“很好,爲了證實我所言不虛,我先切一個給你看看。”說完拉着林風言左手小指就準備開切。

    趙琪嚇一跳,忙擋開楚錚手中之劍,怒道:“小弟你行事怎麼如此殘忍,林風言畢竟有身份之人,怎可這般凌辱他。”

    楚錚原本只想嚇唬一下林風然,卻沒想到惹惱了趙琪,只好訕然退在一邊不再說話。

    這時,從遠處突然傳來陣陣馬蹄聲。楚錚有些驚疑不定,難道孃親還不死心,又派來人追他了?

    趙琪凝神仔細聽了聽,說道:“是大隊騎兵,足有好幾千人。奇怪,平原郡內哪來有如此多的騎兵。”

    楚錚一聽放心了,那肯定不是來尋他的,他還沒那麼大面子勞駕幾千人來找他。

    那些騎兵來得飛快,剛聽時還在數裏之外,轉眼間便經過他們面前,只見他們個個剽悍無比,目光堅毅,黑盔黑甲黑麾,胯下也是黑色高頭駿馬,腰挎馬刀,揹負弓箭,一股殺意撲面而來。

    楚錚呆呆地看着,差一點大吼出聲:老子終於看到了,這纔是真正的軍隊,真正冷兵器時代的騎兵。

    趙琪露出驚訝之色:“這是北疆大營的黑騎軍,是我大趙最精銳之師,怎麼到南線來了?”

    楚錚突然上前一步,氣沉丹田朗聲道:“帶隊將軍何人,大趙國昌平王府琪郡主請見。”

    即使萬馬奔騰之中,楚錚的聲音仍清晰無比,向遠處傳去。

    身後趙琪讚道:“小弟你的內力確實比姐姐強多了,怪不得林風言也在你手下吃了大虧。”

    一個渾厚的聲音遠遠傳來:“衆將士聽令,保持隊形,勵馬稍作歇息。”

    隊伍漸漸停下,不見一絲慌亂。騎兵們並不下馬,只是冷冷地看楚錚和趙琪。

    楚錚只感覺一股肅殺之意讓人幾欲喘不過氣來,不由自主後退一步,對趙琪說道:“姐姐,好強的氣勢。”

    “百戰雄兵,果然名不虛傳。”趙琪回頭向楚錚問道:“剛剛剛爲什麼用我的名號,我看還不如用你的。”

    楚錚一愣:“我有什麼名號。”

    趙琪笑道:“南線大營楚名棠統領家五公子啊,這些北疆騎兵肯定不會無緣無故來到平原郡,若不出所料是來協防江邊大營的,理應受令尊節制。”

    楚錚嘿嘿笑道:“我?一個小孩子,就算了吧。”

    不一會兒,三名軍官策馬來到二人面前,爲首那人約二十七八歲,面目英俊,只是臉頰上有兩寸左右的刀疤,未免有些美中不足,但卻也憑添幾分威猛。

    看了看二人,那軍官目光定在趙琪身上,問道:“這位姑娘就是琪郡主?”

    趙琪點點頭:“正是。”

    “有何爲證。”

    趙琪取出一塊玉佩,遞給那人。

    那人看了幾遍,衝身邊兩人點點頭,三人翻身下馬,向趙琪行禮道:“卑職楚洛水、周寒安、夏漠拜見琪郡主。”

    趙琪向三人說道:“免禮。”

    三人起身,趙琪看了看楚洛水道:“楚將軍,你是楚氏族人吧。”

    楚洛水一愣,答道:“正是,卑職是先行公後人。”

    郭懷一心想替楚名棠分憂,便向趙明帝進諫將一萬北疆騎兵撥給了南線。不過北疆大營與胡蠻交戰多年,戰功顯赫,從將領到士卒無不傑傲不訓,郭懷有些擔心這一萬人到了南線大營不但幫不上忙,反而給楚名棠添亂,那就太對不起自己這義兄了,於是斟酌良久,決定從先期趕往西線大營增援的五萬人中抽出一萬,由楚洛水爲將。楚洛水原本只是副將軍,郭懷考慮到他是楚氏族人,也隱約知道楚名棠在楚氏家族中地位甚高,楚洛水必會聽命於楚名棠,因此臨時之行將他晉升爲偏將軍,帶領這一萬人日夜兼程改道趕往南線大營。

    趙琪微微一笑,指指一旁楚錚道:“楚將軍,那他就是你族弟了。”

    楚洛水一愣,趙琪解釋道:“他叫楚錚,乃南線大營楚統領的五公子。”

    此時距楚天成和楚名棠擊掌爲盟已經快有六年,楚氏族人也逐漸知道了此事,大多數族人對此沒有什麼意見,如楚洛水等旁系更是欣喜,這表示着楚氏不再只由長房子孫掌權,象他這些傑出的旁系子弟也可以進入楚氏權利高層

    楚洛水驚喜交加,楚錚也走了過來,叫了聲:“洛水大哥。”

    楚洛水應了一聲,有些笨拙地撫着楚錚的頭。他自幼父母雙亡,少年就已從軍,在北疆戰場上出生入死十幾年,幾乎已忘了親情是何滋味,一時間不知所措。

    周寒安和夏漠暗中好笑,走過來對楚錚說道:“我等二人和洛水是生死兄弟,小兄弟,你既是楚大哥的弟弟,那也就是我們弟弟了。”

    楚錚對兩人的直爽豪邁頗有好感,笑道:“那我怎麼稱呼你們兩位哥哥?”

    夏漠笑道:“那就按北疆大營的規矩,你叫他安哥,叫我漠哥好了。”

    楚錚也笑道:“那好,以後我叫你漠哥,叫他安哥了。”

    楚洛水注意到地上還躺個人,問道:“郡主,這人是……”

    趙琪說道:“他叫林風言,是南齊的細作。”掏出從林風言身上搜出的地圖和密函,與三人大致說了一遍,道:“若不是如此,我二人也不會阻攔你們行軍,想請楚將軍帶我們到江邊大營。”

    楚洛水三人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夏漠走到林風言旁邊,獰笑道:“原來是個奸細,你知道大爺抓到北疆胡蠻的奸細是怎麼辦的嗎,將他埋在沙土裏,只留他的狗頭,大漠的禿鷹不一會就飛來,啄開他的天靈蓋,吸他的腦漿,可惜這裏沒有禿鷹,不然讓你試這滋味。”

    趙琪見他說得殘忍,忍不住皺了皺眉。

    不料楚錚在一邊拍手笑道:“漠哥,這事好辦,你如法炮製,將他埋樹林土中,頭上灑上蜜糖,不用多久林中螞蟻就來了,將他狗頭的皮肉啃個乾乾淨淨。”

    夏漠一愣,大笑道:“真是好辦法。我們北疆的螞蟻也不少,大哥,寒安,下次找幾個奸細試試。”

    兩人也微笑着點頭。北疆大營將士們與胡蠻交戰多年,生死相搏,能活下來的都已身經百戰,對生死看得極爲淡漠,從不將敵方的人當人看。對楚錚的提議,他們三人不以爲忤,反而頗爲讚賞。

    趙琪實在聽不下去了,將楚錚拉到一邊埋怨道:“你些是從哪學來的,小小年紀怎麼這麼惡毒。”

    楚錚愕然道:“我只是說說而已,有什麼惡毒的。”

    楚洛水走來道:“郡主,小弟,已經爲你們準備好了馬匹,我們走吧。”

    楚錚臉紅道:“堂哥,我不會騎馬。”

    楚洛水笑道:“沒關係,那你和堂哥坐一匹吧。”

    楚錚眼珠一轉:“這樣不好吧,到了大營堂哥肯定要先去拜見我父親,我還是和琪姐姐坐一匹吧。”

    楚洛水想想也是。趙琪無可奈何,也只好同意了。

    楚錚暗笑,有油不揩,就是傻瓜。

    楚名棠站在江邊,靜靜地眺望着對岸。

    十二年了。楚名棠忽然有些感嘆,自己任平原郡太守已經十二年了,這至少在趙國史上是前無古人的。不過楚名棠倒並無怨言,當年重歸楚氏,他就預料到會有今日這般情形。但楚名棠並不後悔,如果身後沒有楚家的支持,就算當上了相國也不過是枚棋子罷了,進退全由皇上操縱,可楚名棠是絕不願只當枚棋子的。

    楚軒和楚原兩人坐在不遠處,每人手中拿着一根魚杆在釣魚。不同的是楚軒神色沉穩,楚原卻時不時提起魚杆看看是否有魚兒上鉤,不耐之情溢於言表。

    楚名棠的嗜好不多,釣魚就是其中一項。他一直認爲釣魚是最好的休息方式,也是調節自己情緒的好方法,這麼多年來,每當他陷入困境時,總喜歡一人拿根魚杆找個清淨的地方坐下靜思,最後也總能想出辦法來扭轉局勢。只不過今天領着兩個兒子出來只是想輕鬆一下,雖說南線大營上下正厲兵秣馬,楚名棠卻並不擔心,因爲局勢已盡在他掌握。

    幾乎滿朝文武都認爲趙國已陷入最危險的境地,西有西秦大軍虎視眈眈,南有南齊水軍蓄勢待發。可楚名棠知道,事情遠沒有想象的那麼糟糕。西線大營雖然形勢較緊,但二十萬西線大軍加五萬北疆援軍對西秦三十萬大軍,只要閉城不出,那西秦名將薛方仲恐怕也無可奈何。都說西線大營統領方明才識平庸,難堪大任,此前與西秦的一些小規模戰鬥中十戰九敗,但此人膽小怕事,用兵卻謹慎,決不會盲目出兵與西秦軍一戰,用來守城還是綽綽有餘的。

    至於南線戰事,楚名棠微微一笑,那原本是他一手挑起的。

    西秦確實曾派密使到南齊商量結盟之事,但南齊有識之士也看出,驅虎逐狼對南齊並無益處,而他們皇帝只知吟詩作畫,向來厭惡兵戈之事,只是畏懼西秦強大,不好斷然拒絕,只是表面答應了,其實並無進犯趙國的意思。南齊水軍士氣不旺,軍紀荒廢,楚名棠早就想將這五萬水軍除掉,但又怕兵出無名,朝中大臣會指責他好戰喜功,趙明帝也不會讓他再建此奇功。天幸西秦在此時聚兵西線,將滿朝文武注意力全吸引到那裏去了。楚名棠趁機上一奏摺說南齊已與西秦聯盟,調兵於江邊,並派人散佈齊國西線軍隊回防的消息,表示自己兵力不足,希望北疆大營給予支援。趙明帝已成驚弓之鳥,果然無暇細查,命楚名棠全權處理。這樣一來,楚名棠手中等於有了把尚方寶劍,可以毫無顧忌的砍向南齊了。

    楚名棠面向江南冷笑一聲,南齊不想驅虎逐狼,可狼先要下口了。

    楚原有些忍不住了,說道:“父親,已經出來兩個時辰了,孩兒也已釣到兩條魚,三人晚上吃已經夠了。”

    楚名棠哼了一聲:“爲父讓你來釣魚是爲了吃嗎,你大哥簍中已有十餘條他仍穩如泰山,你這麼急幹什麼。”

    一侍衛跑來向楚名棠稟報:“北疆大營黑騎軍距營門已不足十里,王副統領請統領大人回營。”

    楚名棠苦笑,他請求援軍只是故作姿態,沒想到郭懷真硬擠給他一萬人,還是最精銳的黑騎軍,幸虧領兵的是自己族侄,不然還真是麻煩。

    那邊楚原已經在收拾東西了,楚名棠搖了搖頭:“把魚倒了,我們回營吧。”

    楚原叫道:“大哥等等。”往楚軒簍中看了看,喜道:“這兩條鱘魚留下,晚上讓伙伕給咱們加個餐。大哥你真行,這麼好的魚你都釣得到。”

    楚洛水等人到了江邊大營,只見營門口已列隊相迎。他雖不認識楚名棠,但楚名棠此時身着統領軍服,楚洛水一眼就分辨出來了,心中大爲激動,他只不過是個五品偏將,楚名棠身爲南線大營統領居然出營門親自相迎,對黑騎軍可以說禮遇到極處。

    楚洛水向身後喝道:“士兵舉刀,向南線大營將領致敬!軍官全部下馬,隨我拜見楚統領。”

    楚洛水領着軍官走到楚銘棠面前,拜倒說道:“卑職北疆大營偏將楚洛水,奉兵部郭大人之命,向楚統領報到。黑騎軍此次前來共一萬人,請楚統領檢閱。”

    趙琪領着楚錚站在一旁,她是郡主身份,不需向楚名棠行禮。

    楚名棠連忙將他扶起,嘆道:“黑騎軍威振天下,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楚名棠原本準備了一大套說辭,卻一不小心看到邊上還站着個女子和一個小孩,那小孩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趙琪這幾年時常在外,又身着江湖中人服飾,楚名棠一時沒認出來,可她手中牽的這小孩他怎麼可能不認識,楚名棠眼珠差點都瞪出來。

    幸虧楚名棠久經官場,涵養功夫十分了得,回頭衝站在最後的楚軒楚原使個眼色。

    楚軒楚原看到楚錚,也是驚愕無比,見楚名棠示意,兩人偷偷溜過去,將趙琪和楚錚帶到營內。

    進了營帳內,楚軒對楚錚劈頭就罵:“胡鬧,你來這裏幹什麼。”楚原卻在一旁笑道:”好啊,你也來了。”

    楚軒不滿地看了楚原一眼,道:“三弟,你帶小五到統領大帳等着,聽候父親發落。”轉身又向趙琪行了一禮:“參見琪郡主。”他和楚原與趙琪自幼相識,怎會認不出來。

    趙琪卻不答,怔怔地看着他,良久才說道:“你還好嗎?”

    楚錚頓時覺得其中大有蹊蹺,興致勃勃地看着。楚原卻不讓他稱心,強拉硬拽出了大帳。

    楚錚大爲不滿,楚原道:“他們兩個好久不見了,肯定有很多話要講,你在那幹嘛。”

    楚錚一聽,果然不出所料,可這一路過來豈不是揩了大嫂的油,真是罪過。可一想又不對:“大哥不是和寧家定親了嗎。”

    楚原一副這你就不知道的模樣,說道:“這事難就難在郡主喜歡大哥,而大哥對郡主卻一直沒什麼感覺。”

    楚錚奇道:“這爲什麼?”問出口後才覺得好笑,枉自己在前世活了近三十年,男女之間是否相愛哪需要理由。

    楚原懶懶地說道:“你問我我問誰去?不過有次聽大哥說過他不喜歡女孩子舞刀弄劍的。”

    楚錚沉默了,如果只是這樣,那趙琪真是太冤了。

    楚原想了想又道:“其實這也不是什麼主要原因,大哥的婚姻大事哪能輪得到他自己做主。原本他倆成親是很自然的事,年齡相近,又門當戶對,但娘似乎對琪郡主甚爲了解,說她既然跟了她那師父習武,就要承擔什麼責任,是無法安心在家相夫教子的,再加上趙琪又長年不在家,父親也很是不滿,於是便沒讓媒人去提親。”

    楚原看了看帳內:“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大哥已與寧家訂親,這裏戰事一結束,他回平原城就要成親了。爹孃是不可能悔約的,趙琪以郡主之尊也不可嫁來作妾。唉,她爲什麼就看不上我呢,我倒是挺喜歡她的,她是否能在家相夫教子我也並不在乎。”

    楚錚譏笑道:“你?省省吧。到你提親時父親應該調到上京了,京城裏達官貴人那麼多,你洗冼乾淨,準備讓爹孃待價而沽吧。”

    楚原氣結,道:“我是準備待價而沽,你呢?”

    楚錚一聽,突然想起吳安然的那些話,心情頓時低落下來,強笑道:“我去當和尚去。”

    楚原笑道:“你能當得了和尚纔怪,你是爹孃的心頭肉,他們會捨得嗎?”

    突然趙琪從賬內衝出來,掩面向營外跑去。

    楚原看着她的背影搖頭道:“自尋煩惱,何苦來哉。”

    楚錚急道:“你還不去追?”

    楚原不樂意:“你爲什麼不去。”

    楚錚道:“我是個小孩子,追上去有什麼用。何況她是郡主之尊,父親若不知道她來也罷,若知道她來了又被大哥氣跑了,肯定會責罵大哥的,你也逃不掉。”

    楚原一聽覺得有理,連忙向遠處追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