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鬼夫弟弟要娶我 » 第107章:竟然是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夫弟弟要娶我 - 第107章:竟然是他字體大小: A+
     

    細細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了我面前。

    我猛地低頭,卻發現一個穿着肚兜的小女孩爬在我腳邊。

    她這是,從牀下爬到牀上了!

    小女孩兩三歲的模樣,頭上沒有頭髮,沒有眉毛,眼睛的地方是兩個窟窿。

    不停地有黑血從裏面流出來。

    黑血流到牀單上,就向着我的方向流過來。

    我立刻跳起來,一下跳到牀下。

    而讓我想不到的是,牀下也是滿滿的黑血,此時,我的腳正踩在黑血上。

    女孩一直爬着,看她的年紀,大約死的時候還不會走路。

    她調了個頭,嘴裏還是一個勁地喊着媽媽媽媽。

    眼看她就要爬到我身上了,可是我的腳怎麼也動不了。

    一定是黑血的原因。

    這黑血就像是強力的粘液,將我的腳死死粘在地板上。

    “媽媽媽媽。”

    “我不是你媽媽,你媽媽在外面。”我急着大喊。

    “不,你就是我媽媽。”小女孩執着地爬着。

    “不是,你認錯了,我不騙你,你媽媽就在外面等你呢,晚了,她可就走了。”

    我胡亂地扯着藉口。

    “媽媽,你爲什麼不要我?爲什麼?”小女孩已經爬到了我的腳下,仰着頭問道。

    我不知道能不能跟這種小鬼講道理,可如今我動彈不得,可見這隻小鬼比剛纔那隻女鬼厲害多了。

    “寶貝乖,媽媽怎麼會不要你呢。”我採取懷柔政策,“媽媽這不一直陪着你嗎。”

    “真的嗎?媽媽你不丟下我了?”小女孩嘴角揚起一個弧度,有些興奮,“太好了,媽媽要我了。”

    我的手連提起金錢劍都有問題,真是後悔,當時應該多學幾個口訣的。

    起碼現在還能念幾個咒語,現在可好,完全被鬼給治住了。

    “媽媽,你也死了吧,這樣你才能一直陪着我。”

    小女鬼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

    我被嚇得半死。

    不,我那麼多次死裏逃生,可不想死啊。

    “那個,媽媽先跟你說會話,好嗎?”

    我擡頭看看時間,十二點二十!

    瑪德,感覺好煎熬,我還以爲過了很長時間!

    原來才過了二十分鐘,我要怎麼才能拖住小鬼,到天亮呢。

    “不要,我就要媽媽現在就來陪我。”

    小女孩倔強地說道。

    我欲哭無淚道。

    “我現在不是陪着你呢嗎。”

    “不一樣!”小女孩突然暴躁起來,聲音尖銳,吼道。

    “我知道你就是不要啦,我才兩歲,你就把我扔到廁所裏沖走,你現在是想逃!”

    我被小女孩的話震驚到。

    被扔到廁所,水沖走?

    難怪小女孩怨氣這麼大。

    “乖,你先聽我解釋……”

    “我不要。”小女孩猛地衝到我身上,兩隻手就要掐住我的脖子。

    “啊——”

    我不禁尖叫一聲,就在小女孩貼到我身上的前一刻,一道金光從蠟燭裏朝着小女孩射過來。

    貫穿小女孩身體。

    “啊——”

    隨着小女孩的一聲尖叫,她的身影也消失了。

    我驚魂甫定地看着蠟燭。

    幸好。

    常昊說過,只有蠟燭不滅,我就不會有事。

    小女孩消失後,地上的黑血也隨之消失。

    我雙腿打顫地走到牀邊,這次是身體一軟,直接躺倒了牀上。

    又堅持了不知多久,睏意來襲,我迷迷糊糊睡着了。

    這一睡,也不知道多久。

    是一陣敲門聲,把我吵醒的。

    我揉了揉眼睛,看看窗外,天亮了。

    不,常昊說過,天亮了也不行,要等到十二點,他來敲門,我才能開。

    看看牆上的時鐘。

    十二點!

    “小小,開門。”

    我不禁欣喜若狂。

    這個恐怖的晚上終於捱過去了!

    看來我這個嗜睡的毛病,還是有好處的。

    睡着之後,再也沒收到什麼鬼祟的侵擾,現在一覺醒來,一切都解決了。

    我連鞋子都沒有顧上去穿,從牀上下來,一蹦三跳地去看門。

    我帶着滿臉的笑意看向門外的人。

    當我看到是誰時,原本明亮的世界瞬間變得黑暗。

    門外的人不是常昊,是馬經理。

    世界從白晝倏地一下變回黑夜,牆角的蠟燭瞬間熄滅。

    我知道。

    完了。

    我猛地要關門,卻被馬經理一把推開。

    此時的馬經理,完全不像平時的他。

    準確地說,馬經理還是馬經理,只是,氣場不同。

    非常不同!

    現在的他,彷彿高高在上的勝利者。

    我步步後退。

    “常蕭筱,沒想到吧。”

    馬經理的聲音變得十分陰沉。

    我仔細觀察,覺得他這樣的狀態並不像鬼上身。

    倒像是,一個一直僞裝的人,突然卸下面具,露出本來面目。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兒?”我厲聲問道。

    既然是敵人,我完全沒必要客氣。

    馬經理突然笑了,說道。

    “你到現在還沒有猜出來我是誰?”

    “你是西江的狗腿。”我回答。

    “錯。”馬經理在屋子裏慢慢踱步,緩緩吐出四個字。

    “我是西江。”

    我的大腦立刻一片空白。

    我是西江。

    西江。

    怎麼可能!

    “你怎麼可能是西江?”我難以置信地問道。

    “在你眼裏,馬經理就是個愛貪小便宜的跳樑小醜,是嗎?”

    我無言以對,馬經理自顧自說着。

    “這個身份,是我最好的僞裝。”他摸着自己的臉,道,“所有的僞裝都有可能被揭穿,可是現在整容技術好啊,連我自己也不知道,這張臉究竟是誰。”

    怎麼可能是這樣的結果,怎麼可能!

    我回想到,馬經理去樑媽媽家,又帶出鬆鬆,一系列的事情中,我只以爲他是個不慎終於的人物。

    以爲他只是一顆小的不能再小的棋子。

    可是,他與整件事情又都推不開干係。

    樑良,進入公司,和他有關,張曉琳能成功潛入公司,恐怕也是他放的水。

    在養小鬼大街上遇到他,緊接着順藤摸瓜,找到鬆鬆。

    都和我眼前這個人脫不開干係!

    現在看到,當時將鬆鬆推出來,只是他捨車保帥之計。

    按道理,常昊現在正對對付西江,而真正的西江,就站在我面前。

    如果這樣,整件事情中,會不會有些人是他的棋子,故意誤導我們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