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鬼夫弟弟要娶我 » 第097章:祝美茹養小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夫弟弟要娶我 - 第097章:祝美茹養小鬼?字體大小: A+
     

    當我還在坐着發呆,思考西江、祝康國、樊塵三者之間的漏洞時,一回頭,發現常昊竟然睡着了。

    熟睡中的常昊還是一副冰冷的模樣,彷彿能將周圍的空氣凝固。

    我一直感覺自己看不懂常昊,我看不出來他究竟在想什麼,對某件事情真正的看法。

    他太善於隱藏,太善於僞裝。

    我胡亂地想了一大推。

    迷迷糊糊睡着了。

    等我睡到半夜,被尿憋醒,睜開眼,常昊已經不在了。

    大牀上只有我一個人。

    去了廁所,打算回去繼續睡,卻有一道極其輕微的聲音傳來。

    “小姐姐。”

    “誰?誰在說話?”我疑惑地看着四周,什麼也沒看到,心裏嚇得撲通撲通。

    “是我呀,小姐姐。”

    獼猴桃突然從牀下跳上來,它這些日子老是神神祕祕的,說正在調查一件重大新聞。

    呼啦一下飄到我面前。

    “嚇死我了,小桃子。”

    我拍拍胸口,好氣又好笑。

    “別嚇人,會嚇死的好不好。”

    一天沒見,獼猴桃膩在我胸前,撒嬌道。

    “人家一直在想你,你都不想人家。”

    “誰說我不想,我可是想過你。”

    在遇到祝美美的時候。

    提起祝美美,雖然她變成厲鬼向我索命,但是想到她的死,我就十分難過。

    這與我脫不開的關係。

    “獼猴桃。”我將獼猴桃從懷裏拎出來,嚴肅道。

    “祝美美的死和你和我,都有關係,你雖然作惡,但是罪不至死,即使死,也不應該你和我決定。”

    獼猴桃似乎是知道我要說什麼,不好意思地四處張望,躲避我的目光。

    我將它的頭擺正,繼續道:“祝美美現在是厲鬼,她應該還會來找我,如果她來了,我希望能勸她改邪歸正,擺脫西江的束縛,去陰司,重新投胎做人。”

    這些話,我一邊對獼猴桃說,一邊對我自己說。

    “見到祝美美,一定要放她一馬。”

    “知道了啦。”獼猴桃說着,有露出了笑臉,“小姐姐,你知道我今天遇到誰了嗎?”

    “遇到誰了?”原本我憂傷的情緒醞釀地挺好的,被獼猴桃突然轉移話題,弄得很無語,又不想傷害它天真無邪的童心,只能順着問道。

    “我遇到祝美茹了!”獼猴桃很是驚喜,“在上次你幫我買衣服的店裏。”

    “買養小鬼衣服的店裏?”我急忙問道。

    “就是那!”

    我瞬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祝美茹會養小鬼?那麼一個單純的姑娘。

    不,不能這樣妄下定論,也許祝美茹只是逛逛呢,又或許,祝美茹是在幫別人買?

    樊塵那張面目可憎的臉瞬間出現在了腦海裏。

    或許,我應該找個時間和祝美茹見上一面。

    她,還有她的市長父親都被樊塵利用了。

    和獼猴桃說了幾句,我就繼續睡了,只是睡之前將見祝美茹一面的打算列上行程。

    第二天,我照常去上班。

    走到公司門口的時候,一抹俏麗柔弱的身影出現在我的視野裏。

    真是不能說曹操,一說就到。

    “常小姐。”祝美茹看起來不太好,柔弱的臉上滿是淚痕,兩個大大的黑眼圈,明明白白昭示着,這姑娘,昨晚一定沒睡。

    “你好。”我和善地迴應,“請問找我有什麼事?”

    祝美茹沒有說話,反而先哭了起來,我雖然不是男人,但是很憐香惜玉的。

    “怎麼了?你先別哭,有什麼事情儘管告訴我,只要我能幫忙,一定幫。”我立刻表示決心道。

    “你、你能陪我到附近的咖啡館談談嗎?”祝美茹小心翼翼地說道。

    “當然可以。”我爽快地回答。

    我和祝美茹一路到了一間咖啡館,巧的是,今天這家咖啡館裏竟然沒有人。

    我就在公司附近上班,對這裏一切都很熟悉,平時這個咖啡館裏人很多的,今天竟然……沒幾個人。

    真是太奇怪了。

    奇怪歸奇怪,因爲我心裏想着事情,還有祝美茹實在是太楚楚可憐。

    我便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祝美茹坐在我對面,緩緩開口。

    “我姐姐去世了。”說着,竟然又哭了起來。

    “別哭別哭,人死不能復生。”我一邊勸着,一邊想,她姐姐是誰?

    “美美,在去世前雖然和我聯繫不多,但是總歸是親人,昨天參加她的葬禮,我感覺很痛苦。”

    哦,對了,祝美茹的姐姐就是祝美美。

    聽說祝美美和祝夫人很是討厭祝美茹這個私生女,沒想到祝美茹竟然會因爲祝美美的死而難過。

    額,大概這就是祝美茹太善良的原因。

    “我。”對於她們這種姐妹關係,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勸解好,只能道。

    “祝美美去世,一切都是命數,你不必太過悲傷。”

    “可是。”祝美茹楚楚可憐地看着我,“可是,我知道我姐姐死得冤枉。”

    冤枉兩個字像是警鐘一樣,在我心中敲響。

    難道,祝美茹知道祝美美的去世和我有關?

    我表面不動聲色,回答道。

    “是啊,沒想到她一個女孩子會遇到歹徒,遭遇大難。”

    “不,那些歹徒不是她偶遇的,是有人特意安排。”祝美茹雙眼緊緊地盯着我,彷彿要從我身上找到什麼蛛絲馬跡。

    我對於她這樣的眼神感到很反感。

    “誰特意安排?你有證據嗎?”

    “是她自己安排的。”祝美茹突然低下頭,這樣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是她自己安排,想要害人,結果自己遇到了危險。”

    我不知道祝美茹是真的知道真相還是想炸一炸我,繼續不動聲色道。

    “她想害誰?”

    祝美茹突然擡起頭,眼神中竟然有一絲殺意。

    “你。”

    她在我眼中,一直是個單純美好的姑娘,此時她的目光卻變得無比犀利。

    讓我感到簡直不像同一個人。

    “你聽說說的?沒有證據可不要亂說話。”

    面對這樣的祝美茹,我也提高警惕。

    望着祝美茹的眼睛,我深吸一口氣,試圖解釋。

    “是不是樊塵告訴你的?今天我見到你,其實也想跟你說一件事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