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鬼夫弟弟要娶我 » 第095章:選擇主人的法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夫弟弟要娶我 - 第095章:選擇主人的法器字體大小: A+
     

    “常昊不過是個商人,只要利益就好,可不像西江,要的是人命,你衡量一下便知,現在的情況下,和常昊聯手,徹底剷除西江,你才能活下去。”

    我看到祝康國的眉頭擡了一下,知道他動心了。

    秦蒼這話說得漂亮,將各種要害說的一清二楚,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明白其中深意,更何況祝康國一點也不傻,他是知足的聰明人。

    “你們,不會殺我?”祝康國不確定地問。

    常昊突然頗爲溫柔地笑了,“祝市長,我們前一刻不是剛剛把萬中集團的合作項目談好嗎?我爲什麼要殺你?你是昌夏市的市長,只有有你在,萬中集團就是昌夏市的霸主,若換一個市長,我恐怕還得重新費心費力。”

    咦,在來之前,常昊可是打算換掉祝康國這個市長的,現在聽他這麼說,是打算繼續留着祝康國了?

    不過想想也是,換個人,常昊還得重新去找那人的把柄,現在的祝康國,命和官,都捏在他手裏,比較好控制。

    祝康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最終狠心,說道。

    “兩邊都是狼,可是西江是想毀了整個昌夏市,我跟你們合作。”

    祝康國這話說的,嘖嘖,實話。

    “這位富商名字就是尹天壽。”

    尹天壽?怎麼耳熟呢?什麼時候聽過。

    我回頭看向常昊,卻見常昊眉頭緊鎖。

    “尹天壽,是什麼人?”我輕聲問。

    “敵人。”常昊輕輕吐出兩個字。

    對,是敵人沒錯。

    覺得時機不合適,我沒有追問尹天壽究竟是誰。

    接下來常昊沒有再問祝康國什麼,只是給他留了一道符,告訴他此符紙可以保他平安。

    就這樣,兩人算是達成一致。

    等我們出來,發現九司也趕到了,同來的還有無空大師和樑爸爸。

    他們原本是要闖進來,結果我們先出來一步,我們分成兩撥坐車回去。

    一路行駛到酒店,進了會議室,齊齊坐下來。

    我在我們公司就是一個小職員,這種董事長會議架勢的還真沒有經歷過。

    常昊坐在主座上,我坐在他的左手邊,無空大師坐在我邊上,樑爸爸又挨着無空大師。

    右手邊依次是秦蒼、九司。

    “先說你們遇到的情況。”常昊對秦蒼說。

    此時的常昊與以往有些不同,自從他聽到那個名字後,就是這樣,沒有表現出什麼,但是我知道,這次恐怕是遇到事情了。

    “樑爸爸記得當時有和他一樣被西江控制的鬼,於是帶着我們去找,那隻鬼現在仍舊在西江手下做事。”秦蒼慢慢敘述。

    “他被我們制服後,吐出不少關於西江的事,說西江和祝康國有過聯繫,但具體是什麼事情,他不知道,而西江的住所他們也不知道,他只知道每次有任務西江都會主動找他,而且西江能絲毫無誤地知道他們在哪兒。”

    “那是鬼呢?”聽秦蒼說完,常昊發問。

    “灰飛煙滅了。”秦蒼攤攤手,無奈道,“我正要問重點,讓他提供西江更多的信息時,他就自燃了,化成一縷青煙。”

    “這個西江,奸詐狡猾。”無空大師生氣地拍着桌子,大約是想到本門出了這樣一個孽徒而氣憤不已。

    原本還指望秦蒼他們能提供一點西江的新線索,現在看來,雖然把祝康國揪出來了,可西江還是毫無頭緒。

    就在這時,我突然想起,自己的遭遇或者也能提供給大家一下思路和線索。

    “我遇到祝美美的魂魄和鬆鬆了,祝美美的魂魄很厲害……”

    我正要形容下去,卻發現九司有些驚訝地看着我。

    想來也是,鬆鬆可是常昊親自出手解決的,對於他能再次出現,不驚訝纔怪。

    “你是怎麼對付鬆鬆的?”常昊沒有追着問鬆鬆的問題,卻提起了這個。

    “哦,我用的是——”

    “別說銅錢。”常昊直接打斷我。

    遇到留禪大師的事情原本就不是什麼需要隱瞞的祕密,沒有對秦蒼提起,純屬當時不願意多話,而常昊問時,我也是這個心思。

    沒想到,常昊直接看穿我。

    “我被鬆鬆掐死,到了陰陽交界處,鬼差來勾我的魂,你們猜這個鬼差是誰?”提起留禪大師,我總有一絲竊喜,大師簡直就是我生命中的大貴人,多次救我。

    大家齊齊沉默,這個時候沒有心思跟我開玩笑。

    我只好作罷,說道:“是留禪大師,她做了陰司的鬼差,發現她要抓的小鬼是我,就把我放了,而且把她的桃木劍給我,讓我斬妖除魔。”

    “我師姐?”悟空大師因爲就挨着我,聽到我提起留禪大師的名字,立刻靠近我。

    說道。

    “我師姐有沒有說別的,關於西江那惡徒的。”

    額,我隱約記得,上次見到留禪大師,她似乎有事情是要告訴我,但是由於時間緊張,沒有說。

    這次我倆的時候明明很富裕,但是我忘了問,她忘了說。

    我不好意思地無空大師說。

    “木,等我再次見到留禪大師,一定好好問問留禪大師西江的事情。”

    說完這句話,我就想扇自己一巴掌。

    再見留禪大師,我需要再死一次。

    “好好。”無空大師說完做回去了。

    另外一隻骨節分明而又有力的手伸到我面前。

    “交出來。”

    我無辜地看着常昊,眨眨眼。

    “啥?”

    “留禪給你的。”

    我悄悄握緊了我的小葫蘆,這可是留禪大師給我的護身用的,憑什麼上交。

    於是,我據理力爭道。

    “你是我家長嗎?我和你是平等的人與人的關係,不是上下級,不是監護人與被監護人。”

    “不是你家長,是你老公。”

    說完,常昊一隻手將我抱起來,另一隻罪惡的手搶走了我的葫蘆。

    “啊,壞人,我的葫蘆!我的!”

    常昊將我放下,將我的葫蘆收進了他的口袋裏。

    我兩隻手伸過去搶,常昊一隻手就將我擋了回來。

    無空大師笑得不懷好意,咳嗽了兩聲說道。

    “女娃哇,我師姐的法器不是那麼好用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