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鬼夫弟弟要娶我 » 第070章:祝美茹——奇怪的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夫弟弟要娶我 - 第070章:祝美茹——奇怪的女人字體大小: A+
     

    “你不告訴常昊換我回去有什麼條件,他怎麼來找你?而且萬一他不認識這裏怎麼辦?而且,如果這個男人沒有向常昊轉達怎麼辦?”

    這些問題樊塵都不考慮的嘛?

    “您太小看常總了,他會解決所有問題。”

    樊塵沒有再和我說什麼,而是徑直離開了房間,只留下大美女。

    美女已經恢復如常,似乎對那會的落淚完全沒有了感覺。

    “常小姐喝點什麼,我幫您去拿。”美女道,極其有禮貌。

    “我什麼也不喝,不用麻煩了。”我見她一直站着,招呼她坐下來,“坐下吧,反正樊塵已經走了,只有我們兩個。”

    看得出來,美女有些懼怕樊塵。

    美女尷尬地看了我一眼,拒絕道,“我不能隨便坐,您有什麼吩咐,只管指使我就好。”

    “你又不是這裏的傭人,幹嘛這麼拘束,況且樊塵都走了,別這麼怕他。”

    看到美女這幅楚楚可憐的模樣,本大俠動了惻隱之心。

    聽了我的一番訓斥,美女才坐了下來。

    “你叫什麼名字呀?”我問她,總覺得她是被迫做這些端茶倒水的事情的,這樣一位美女,像是出身貴族家庭的。

    “我叫祝美茹。”

    “好美的名字,人如其名。”不過祝,這個性很少見呀。

    “謝謝。”

    “樊塵是這家醫院的院長嗎?”我小心地問道,不知道能不能從這位單純的美女口中套出點東西。

    “不是的,這家醫院雖然是塵開的,但是他從聘請了別人當院長。”

    又是個有錢的主啊。

    “那醫院爲什麼不開在市區呢,這樣很少人知道這裏,醫院的生意豈不是很慘淡,還怎麼牟利呢?”

    “這家醫院是不牟利的。”

    啊,果然是黑醫院。

    “這是家傳染病醫院,不能設在社區,而且,來這裏看病的都是窮人,不收費的。”

    “是這樣?”

    我有點不相信,即使是傳染病醫院也可以設在市區啊,而且,把醫院隱藏在廢舊工廠裏,怎麼看都不是正經醫院。

    更何況,這裏的保安能看到鬼,還能控制鬼,怎麼可能像祝美茹所說。

    “是的。”祝美茹單純地點點頭。

    “樊塵只是這裏的投資人,他不會天天來醫院吧。”

    “不會,偶爾來,只是最近來的多了。”

    偶爾來就被我遇見了,最近運道不太好啊。

    我和祝美茹有一搭沒一搭地聊着,問了不少關於醫院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姑娘太單純,還是故意透露給我,總是我把能問的都問了。

    還知道了,這姑娘是樊塵的未婚妻,但是姑娘父母不同意,姑娘就來這裏私會樊塵,還不讓父母找到。

    想起樊塵的那句牀伴,我真爲祝美茹感到不值。

    難道她沒看到,她的未婚夫摟着另外一個陌生女人的腰嗎?她現在怎麼能如此平靜地和我聊天,還聊地這麼愉快。

    大約半個小時後,門嘭地一聲被推開。

    “常昊?”

    常昊身邊站着樊塵,樊塵有些戲謔地望着我。

    而常昊則是一臉黑線。

    快步踱到我面前,抱着我的肩膀訓斥道。

    “你能不胡作非爲嗎?除了惹麻煩你還會什麼?不好好在賓館待着,跑到這裏做什麼?”

    常昊把我一段臭罵,我當然是不服氣了,反擊他道。

    “我隨便走走怎麼了,你還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嗎?誰知道怎麼倒黴到這了,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鬼地方啊。”

    “還敢犟嘴?”常昊看的眼神是不悅中的不悅,眼中是掩蓋不住的滔天怒火。

    雖然我有不對的地方,可是這樣當着大家的面,把我當做小孩子一樣訓斥,本仙女忍受不了。

    常昊一把將我拉進懷裏,轉身對樊塵說道。

    “答應你的條件我自己會做到,人我帶走了。”

    “慢走不送。”

    樊塵給我和常昊讓出一條路,常昊半拖半抱着我走。

    “輕一點,不要這麼大力。”我要掙脫常昊的桎梏,另我沒想到的是,他這次真的放開我了。

    “再惹麻煩就別出門了。”

    常昊說完,走在我前面。

    “我也不想的,我也很絕望啊。”

    每次都這麼倒黴,我真該去找個大師算算了。

    常昊走在前面,沒有理我。

    “那個,獼猴桃還在他們手裏呢。”我對常昊的身影說道。

    “已經在車上了。”

    “哦。”

    我跟着常昊上了車,開車的是司機,獼猴桃果然在車裏。

    “小姐姐。”獼猴桃看到我,立刻撲倒我身上來。

    “乖,沒事。”

    我坐在抱着獼猴桃,常昊坐在我旁邊。

    “走。”

    常昊一聲令下,司機踩下油門,車駛離了此處。

    “誰讓你來這的?”

    不出我所料,常昊果然開始質問我。

    “接到了英子的電話,她說自己被困在這裏,我來救她。”

    “九司不是告訴你待在賓館等消息嗎。”

    “我以爲囚禁英子的是你嘛,所以趕來救她。”英子當時的形容,和我看到的那一幕,讓我不得不聯想。

    “我,囚禁她?常暖鈺,你別忘了,當時救她的人是我。”常昊怒吼道。

    “可是這麼久了,你也不許我見她,甚至不許我問,誰知道你將英子救活之後做什麼,沒準是買賣器官呢。”我不甘示弱道。

    常昊被我氣地說不出話來,半響道:“在你眼裏,我就是害人的惡魔。”

    “你本來就是。”

    我不服氣地對他說道。

    “停車。”

    九司,就是司機將車緩緩停下來。

    “既然我是惡魔,你走吧,何必跟我這個魔鬼在一起。”

    “走就走,你以爲我想住在你的酒店嗎,是你一直求着我住的!”

    我抱着獼猴桃下了車,還順手用力關上了車門。

    “常總。”九司回頭,似乎要勸說常昊。

    “走。”

    隨着常昊的聲音,車子再次發動,瞬間就離開了我的視線。

    “小姐姐。”獼猴桃可憐巴巴地抱着我,“咱們晚上去哪裏住啊。”

    “有我在,還能讓你露宿街頭嗎?”

    我現在對常昊有一百萬、一千萬個不滿。

    “哦,那咱們去哪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