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鬼夫弟弟要娶我 » 第069章:樊塵的鹹豬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夫弟弟要娶我 - 第069章:樊塵的鹹豬手字體大小: A+
     

    我要睜開男人的手臂,對方卻抱地更緊,一隻手臂都比我全身力氣大,他是有練過嗎?

    獼猴桃再次被保安拉着衣服。

    不知道爲啥自稱能力超羣的獼猴桃竟然連個小小的保安都對付不了。

    養這樣一隻小鬼,我好失敗啊。

    男人一邊抱着我走,一邊自我介紹。

    “我叫樊塵,常小姐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

    樊塵,凡塵,名字夠深遠的。

    “樊大哥,你和常昊什麼關係呀?方便透露一下嗎?”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爲了打探敵情,攀關係是必然的。

    “大約算是,敵人關係。”樊塵輕描淡寫道,似乎在談論天氣。

    呵呵,敵人關係。

    媽賣批,讓我情何以堪。

    “我跟他也是,他一直恨不得我死,我一直恨不得他死。”我立刻諂媚道,“樊大哥,我們是同一陣營的人呀。”

    “哦?可是據我所知,常總一直對自己的姐姐情根深種,當時就是因爲這場不論之戀,才被養父母趕出家門。”

    這是哪門子的八卦,我怎麼不知道,還無緣無故被女主!

    “這個八卦有點離譜了啊,常昊當年離開。”是被我和一個道士算計趕走的,啥戀不戀的,自從我記事起,我和常昊就是勢不兩立、不共戴天。

    “他離開是受不了家裏的貧困,我們家窮,所有的收入只夠我一個人上學,常昊以爲我爸媽只顧我這個女兒,一怒之下就離開了,而且再也沒有回來過,我是在前不久偶然遇到他的。當然了,他現在成了有錢人,我是想攀龍附鳳,可惜常昊壓根不把我當回事。”

    樊塵有些詫異地看着我,似乎我臉上有什麼東西。

    ●тTk ān●C○

    “爲、爲什麼看着我?”

    “八卦確實不能全信。”

    “對!”他竟然領悟了,我激動地險些跳起來,“我和常昊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你跟他是敵人,千萬別牽扯上我啊。

    “傳言說,常蕭筱溫柔善良、清純可人,對人無微不至關愛有加,最重要的是從不說謊,現在看來,沒一句是真的。”

    ……我去你大爺的!

    “毒舌男一般都沒女朋友。”我狠狠地詛咒。

    一聲柔美的女聲不合時宜地傳來。

    “塵,她是誰呀?”

    一位身穿粉紅色連衣裙的、清純出塵的,雙眼漆黑如珍珠般的美女突然出現在我和樊塵面前。

    這,不會是樊塵這毒舌男的女朋友吧。

    天下的美女都眼瞎嗎?

    “常蕭筱,漂亮嗎?”

    樊塵那傢伙見到女朋友也不知道收斂,手從我的肩膀上移到腰間。

    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在女朋友面前竟然摟着另外一個女人,看他女朋友不暴打他一段。

    “漂亮。”

    美女微微低下頭,委屈地回答,大眼睛裏閃出淚水。

    “常小姐來這裏做客,去安排一間客房。”

    “是。”美女說完,轉身去安排房間,我看到她用手擦着眼淚。

    “這樣對待女朋友,早晚被甩,注孤生。”

    我拍下樊塵的鹹豬手,再次詛咒他。

    “女朋友?”樊塵突然笑起來,“你怎麼會認爲,這樣的女人能配得上我?”

    ……

    “不是女朋友更好,省得侮辱了人家,辜負人家一番癡情。”

    看來又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這姑娘明顯對樊塵動心了。

    “常小姐果真是善良,對我的一個牀伴都關懷備至。”

    “牀、牀伴?”突然覺得樊塵太過厚顏無恥,這個詞,太侮辱女性了。

    “對。”

    我很想罵他幾句,轉念一想,這種比常昊還可惡的人渣根本就不配我開口。

    很快,那位柔弱憂傷的美女就將我引進一間寬敞明亮的套房裏,進去後,樊塵揮手讓美女離開。

    樊塵對在我正對面,獼猴桃被他換在了我不知道的地方。

    看他的架勢,是要跟我談判了。

    “電話是常小姐打呢,還是我親自來?”

    “啥?”原諒我智商不擡高,沒跟犯罪分子打過交道。

    “自然是讓常總來接常小姐。”

    “哦哦。”我一邊點頭一邊考慮。

    首先,我接到的電話就很詭異,按照電話的指示,找到的並不是常昊的私人醫院,而是這個自稱常昊敵人的樊塵的醫院。

    而且很顯然,這裏也確確實實是個醫院。

    現在樊塵讓我給常昊打電話,顯然是像利用我要挾常昊。

    而常昊那邊,我見到他時,還泡在血缸裏,現在怎麼樣了,我也不知道。

    “你是打算讓常昊拿錢來贖嗎?”我問道。

    “你覺得我像是缺錢的人嗎?”

    我看了看四周,裝飾裝修不亞於五星級賓館,立刻乖乖回答。

    “當然不像。”

    我繼續追問。

    “可是除了錢,他也給不了你什麼呀,畢竟他只有錢。”

    說出這句話時,突然有一種深深的嫉妒,如果有人這樣形容我一次,這一生我也就知足了。

    “常昊擁有的太多太多了,這點常小姐不必替我擔心。”

    “我不是替你擔心,我是擔心你勒索的東西常昊沒有,你會撕票!”我咬牙切齒道。

    畢竟我和常昊的關係也不是那麼地好,萬一他還嫌棄我總惹麻煩,會不會讓我自生自滅。

    “這個問題,您大可不必擔心,我很肯定,常總會不惜一切代價,‘贖’您回去。”

    “別這麼自信,你不瞭解他。”我好言相勸。

    “不,是您不瞭解。”

    樊塵拿出他的手機,說道,“既然您一直猶豫,那麼電話只能我親自來打了。”

    嘟嘟幾聲後,電話那邊接通了。

    “喂。”

    是司機低音炮男神的聲音。

    “讓常昊接電話。”樊塵有些不客氣道。

    “常總在開會,有什麼事情,我可以轉達。”

    “蕭筱,也就是常總的姐姐,在舍下做客,可惜不認識回家的路,希望常總能親自來接她。”

    電話那邊沉默了幾秒,之後爆發道。

    “你是誰?”

    “樊塵。”

    說完,樊塵就掛了電話。

    這是我見過最有水準的勒索電話了。

    只說自己叫什麼就行嗎?而且告訴對方,自己的真實姓名真的好嗎?

    是不是太君子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