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四百七十章 真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四百七十章 真相字體大小: A+
     

    頂層總裁辦公室裏,陸家老太太坐在辦公桌後面,手上還握着柺杖,一臉的嚴肅,見到陸景亦和蘇小歌進門,擡頭看向他,“景亦,你來了。”

    “您要我到這來到底什麼事?”陸景亦有點納悶的向對面的人打量去。

    老太太卻直接將一份文件轉過來向前一推,“這是乘風手上所有陸氏集團的股份,現在全部是你的了。”

    這話讓蘇小歌心頭一驚,眉頭立即鎖緊。

    陸景亦也還一下子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奶奶您這是什麼意思?”他不動聲色,語氣也很平緩,輕輕掀動薄脣。

    “網上的消息你們沒看嗎?”老太太也沒跟他多解釋,此刻自己還正在氣頭上。

    陸景亦稍稍猶豫,蘇小歌立即拿出手機。

    最近他們一直都在醫院,哪裏還有什麼心情關注網上的消息。

    這一看不要緊,但確實被網上的消息驚訝到了,鋪天蓋地的報道席捲而來,全部都在報道關於陸乘風的,說他根本就不是陸家子孫,是多年在醫院裏被抱錯了。

    “這個你看。”她舉着手機放到陸景亦面前。

    接過手機,大概的看了一下,陸景亦心中也有了數。

    他的表情一點一點的變得凝重下去,心裏又開始擰起了疙瘩,原來自己爭鬥了這麼多年的男人,竟不是他的親生大哥。

    對於這消息,陸景亦還是將信將疑,立即湊到桌邊,“奶奶,這是網上的報道,當真屬實?”

    老太太長長的嘆了口氣,點了點頭,“這個我們已經查過了,消息確實屬實,現在陸乘風也知道了消息,已經離開陸家了,我們打電話找不到他。”

    眼下對於這種消息,似乎所有人一時間都難以接受。

    “那真正的陸乘風呢?”蘇小歌在旁邊也跟着皺了皺眉。

    老太太擡頭看向她,“據說當年在醫院被抱錯了,可我們暫時還沒有找到那家人……”

    陸景亦眼神一眯,心裏盤算着什麼。

    “景亦,你就先把這些股權接下來吧,公司不能沒人打理,你現在是我們陸家唯一的繼承人!”老太太緩緩的將眼眸擡起,眼神當中滿是希冀。

    “這件事情,請給我幾天考慮時間。”陸景亦卻冷着臉,輕聲開口。

    “孩子,這有什麼可考慮的,在找不到你真正的大哥之前,你是唯一有資格要繼承陸氏集團的人。”老太太咬了咬牙,心裏的感情有些複雜。

    到了這種時候,陸景亦又有些矛盾了,此刻自己手上的資產早就已經超過了陸氏集團,就在他知道陸乘風並不是自己親生大哥的那瞬間,似乎也對陸氏集團失去了興趣,這本來就是自己的東西,現在竟讓他覺得如此可有可無。

    蘇小歌在一旁沒有插話,她知道曾經陸景亦對陸氏集團志在必得,可現在,他竟這般的猶豫。

    無論最後怎樣選擇,她都尊重他的決定。

    從陸氏集團離開之後,陸景亦一刻也沒閒着,立即吩咐木星辰去調查關於真正的陸乘風的事兒,也很快就回到了公司,繼續投入工作當中。

    蘇小歌一直憂心他的身體,恐怕他的病情會反覆,一直在旁邊勸着。

    “公司最近也不是那麼忙,你就多少休息一下吧?”

    陸景亦輕輕彎起嘴角,“沒事,我命硬的很,放心絕對不會讓你成爲單親媽媽的。”

    “什麼時候了還開這種玩笑,簡直莫名其妙!”蘇小歌輕哼一聲,真拿他沒辦法,都這種時候了竟然還在跟自己開玩笑。

    “砰砰砰!”木星辰敲開了總裁辦公室的門。

    “總裁,這是我最近調查到的關於真正的陸家大哥的資料。”

    聞言,陸景亦眉頭一皺,立即拿過那資料,仔細看了下。

    他調查的非常細緻,就連對方現在的住址都寫得很清楚。

    陸景亦立即起身,拿上外套,打算往外走。

    “唉,你那麼着急幹什麼?我跟你一起去!”蘇小歌趕緊跟上。

    兩人急匆匆的下樓。

    路上,蘇小歌還一直在安慰他,“你不要那麼激動,待會如果真的見到陸家大哥,好好跟他把事情說清楚。”

    陸景亦的車子開的飛快,他一直緊張的攥着安全帶,唯恐他真的把自己給甩出去。

    “嗯。”男人直視前方,輕聲迴應,可腳下的速度依舊不減。

    蘇小歌自然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也沒再多說,手還緊握安全帶,仔細的盯着前方。

    車子開往城郊,他們來到了城郊的一片棚戶區,這裏全都是低矮的民房,最高的也只有兩三層的自建房,環境比市區差了許多。

    這邊路窄的,車不方便進去,陸景亦便將車在停在了路邊,和蘇小歌一起下車,按照木星辰給他的地址,一路找了過去。

    這裏是個城中村,有不少戶人家養了狗,靠近他們的大門時,還聽到了幾聲不同程度的犬吠。

    他們走了將近20分鐘,總算是來到了那家門口。

    陸景亦做了個深呼吸,心情也莫名的帶上了些許的緊張,他整理了下衣服,往前跨了一步,敲了敲門。

    隨着就有人過來開門,是一個與他年紀相仿的中年男人,五官端正,眉宇當中還帶着些硬氣,“你找誰?”

    看到他的那一刻,陸景亦的心似乎加快了不少。

    蘇小歌在旁邊仔細的看着,這個男人雖然長得還算精神,可衣着打扮卻比陸景亦差了許多個檔次,最主要的是,他們長的並不相向。

    “我冒昧的問下,你當年是在第二婦產醫院出生的嗎?”陸景亦一開口,語氣當中還帶有些激動。

    他看着面前的男人,想要先跟他覈實一下信息,可對方的話卻讓他很失望,“不是啊。”

    “那你今年多少歲?”陸景亦的眉頭跟着皺了起來。

    “32。”對方看他的眼神帶着莫名其妙,也不知他的目的。

    聽他這麼說,蘇小歌的眉頭也跟着皺了起來,這男人居然比陸景亦的年紀還小,這麼說她應該不是陸家大哥。

    “不對,你是不是搞錯了,你今天根本就不是32,是37!”陸景亦皺着眉頭,直視着面前的男人,居然問出了這些詭異的問題。

    對方實在是無奈至極,“你這人是不是有病啊?我自己多大我心裏沒數嗎?都30多歲的人了,難道我搞不清楚自己幾歲,你到底有什麼事兒?沒事趕緊走!”

    他表現出一副不耐煩,要不是看着陸景亦一副西裝革履的模樣,早就對他動怒了。

    “是這樣的,我的大哥當年在醫院裏被抱錯了,就是在你們家,所以我才一路找了過來。”陸景亦依舊不死心,把自己來的目的跟對方講了個清楚。

    “大哥?我確實有個大哥,不過前幾年他就去世了。”那男人的表情也一陣落寞,“他倒是在第二婦產醫院出生的,如果還健在,今年是37歲。”他仔細盯着陸景亦看,倒覺得自己去世的大哥跟面前的男人有幾分相似。

    這消息對陸景亦來說猶如晴天霹靂一般,似乎在他的心上狠狠的劃了一刀。

    “去世了?”

    對面的男人點了點頭,心中涌現出了諸多的苦澀。

    從那戶人家離開時,陸景亦沒再多言,既然人已經去世了,那自己也真的沒有什麼再查下去的必要了,也就是說現在他也只能是陸家唯一的繼承人了……

    回去的路上,他一言未發,蘇小歌在旁邊坐着也並未開口。

    陸景亦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車子也慢了許多,直到到了公司樓下,蘇小歌才輕聲開口道,“好了,你還是節哀順變吧。”

    陸景亦黯然神傷,剛纔在那男人家,他拿出了真正陸家大哥的照片,照片裏的人確實和他長得很像,他也問對方要了一張照片放在自己的錢包裏。

    回到辦公室,陸景亦做回桌前,從錢包當中抽出那張兩寸的照片,滿眼悲傷心中一直在思考着老太太所說的話。

    兩天之後,陸景亦捧着一束黃白相間的菊.花來到了真正陸家大哥的墓前,他把花輕輕地放在墓碑旁邊,一下子跪倒在那裏。

    “大哥,這些年讓你受苦了……”陸景亦長嘆着氣,看着這孤獨的墳塋,心中思緒萬千。

    那家人說,他大哥前幾年是因爲得了重病,花光了家裏所有的積蓄,到最後也沒辦法治療,才撒手人寰的,倘若他沒被抱錯,生在陸家,至少不會因爲沒錢給他看病,讓他這麼早就離開。

    想到這兒,陸景亦對現在的陸乘風更加不齒。

    從墓地離開,他直接帶着蘇小歌去了陸氏集團,在老太太的中接手了一切事物。

    對於陸景亦現在的表現,陸家老太太自然是非常滿意的,她本就很看好他,現在家裏又出了這種事兒,還好自己能有個可以接下這一切的孫子。

    她迅速召開了高層董事會,老太太以公司最大的股東名義坐在了會議桌的頂端。

    所有的股東已經好長時間都沒有見到陸家老太太了,再加上他們也看到了網上的那些信息,想來這次股東大會的內容一定十分驚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
    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