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得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得救字體大小: A+
     

    蘇小歌自然聽明白了他們要對自己做什麼,只是很莫名其妙,怎麼好端端的就把目標鎖定在自己身上?

    她平時穿着打扮也很保守,並不是那種招蜂引蝶的人,會被這種社會小混混盯上,也滿是不解。

    “你們到底想怎麼樣?如果要錢,我可以給你們。”她狐疑的盯着面前的男人,目光向旁邊掃了一下,正在打量着屋子裏還有沒有什麼可以讓自己逃出去的地方。

    她看到窗外,注意到這是平房,實在不行待會自己就跳窗戶。

    “能給我們錢,那你能給多少?”這男人一副沒吃沒拿過的樣子,聽到對方提到給他錢,眼前不由得一亮。

    “你想要多少?”蘇小歌看他這模樣也不是專業的綁匪,便想着跟他周旋,拖延下時間。

    再怎麼說,對方也有兩個男人,自己要想輕鬆逃脫,恐怕並不是那麼簡單。

    “我可知道你是個著名的設計師,一定挺有錢的,這個數你給的起嗎?”他伸開手掌,五個手指頭直挺挺杵在蘇小歌面前。

    她真沒想到,這傢伙胃口還不小開口,這就打算跟自己要500萬嗎?

    “這也太多了吧,我只不過是個設計師,也只是靠打工賺錢,哪裏有這麼多?”她的表情很嚴肅,在向對方討價還價。

    “什麼嘛?不是個堂堂的大設計師嗎?50萬都沒有?還是問我真要的太多了?”這傢伙像是在跟蘇小歌說話,可到了最後,又是在自言自語,將手撤回到自己面前,攥成了拳頭,還帶着一臉的不悅。

    蘇小歌這心理落差着實夠大,剛剛自己想到的是500萬,沒想到這傢伙竟跟自己要50萬,看來這綁匪的見識確實不怎麼遠大。

    這點錢,她還是有的,可既然對方不是奔着錢來的,蘇小歌也並沒有想就這麼踏踏實實的給他,就算是50萬,自己賺來也並不那麼容易。

    “對啊,我不過是一個打工,族一個月也只有幾千塊的進項,你還真以爲我是什麼大款呀?不如,你要的少一點,我看看,如果能給你就直接轉給你好嗎?”蘇小歌佯裝出一臉的苦澀,繼續向他求情。

    這傢伙的智商可並不怎麼高,眼看着自己就快得逞了。

    突然,另外一個從客廳回來,手上還拿着半杯水。

    “你們在說什麼?”他邊推門邊說道。

    “這女人說她能給我們錢。”

    蘇小歌見狀,連忙點頭,“是是,不過你們要的太多,能不能少一些?我沒有那麼多的積蓄啊。”

    她的眼中滿是委屈,還在向對方解釋。

    那個鑲金牙的向他的同伴使了個眼色,之後,便將手中的水杯遞到蘇小歌面前,“說了這麼半天,口渴了吧,喝點水,我們繼續商量。”

    蘇小歌看着他挺認真,試探性的伸出手來接過水杯,可她還不至於傻到會隨便喝綁匪給自己的東西。

    她剛想要將手中的水向外撒出去,突然間就被他們兩個按住胳膊。

    “哼,我早就看到你的女人想把水灑掉!今天這東西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金牙男人咆哮着,按着她的手腕,將水杯生生的對準了她的嘴。

    蘇小歌滿臉拒絕,身子努力的往後傾着,“不!”

    奈何,雙拳難敵四手,她畢竟是在被兩個男人牽制着,是說什麼都掙脫不開的。

    眼看着那男人將水杯抵在自己脣邊,使勁的往她嘴裏灌了一口。

    另外一個還掐着她的下巴,讓她把這些水直接滑入喉嚨,這才從她手裏把水杯拿走,趁機也鬆開了她。

    看他們這架勢,這水肯定有問題,只是剛纔那一口來的實在太快,蘇小歌根本就沒嚐出味道,現在怕是想吐也吐不出了。

    “你們到底給我喝了什麼?我剛纔都已經說給你們兩個錢了,你們爲什麼還要這樣?”蘇小歌大喊着,心頭掠過一陣緊張,心中已經開始有了不好的想法。

    “呵呵呵……錢什麼的都是小事,主要是我們哥兩個欣賞你的才華!”說着話,金牙男人向前探着身子,眉眼裏帶着猥瑣的笑,目光在蘇小歌身上游走。

    蘇小歌只覺得心頭一陣燥熱,瞬間那種感覺蔓延向全身,讓她覺得渾身上下都有一種燥熱不堪的難受感覺。

    那種感覺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這才意識到對方剛給自己喝的這東西里面下了藥!

    “卑鄙!你們給我下了藥?”她強忍着心中的燥熱感,繼續咬牙切齒,她可不想在這兩個傢伙面前失態。

    “呵呵呵……還是你們這上流社會的女人聰明啊!”金牙男對她刮目相看。

    “大哥,那女人給我們的這東西還真是管用,看着藥效還挺快的嘛。”旁邊那個,目光一直鎖定在蘇小歌臉上,看着她臉頰微微發紅,心頭一陣竊喜。

    此刻的蘇小歌馬上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她使勁攥着拳頭,讓指甲嵌進肉裏去,好讓自己還能夠保持清醒。

    現在的她覺得除了燥熱難耐之外,身子還一陣陣的發軟,就連剛纔心頭萌動的打算要跳窗戶的念頭都不得已打消了,自己現在怕是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她靠在牆上,甚至呼出的氣息都是熱的。

    聽着這兩個男人說什麼那女人給他們的藥,蘇小歌心中還有些懷疑,只是現在腦子有點短路。

    這兩個男人看到她這副樣子,得意的一笑,“大美妞,今天我們哥兩個就讓你好好的快活快活。”

    一個說着些猥瑣的話,另外一個拿出手機調出拍照模式。

    如果蘇小歌現在哪怕能有一點點兒可以支配自己行爲的力氣,一定會跟這兩個傢伙來個魚死網破的。

    只是現在,她實在是力不從心……

    “你們簡直是過分,放了我,否則,我一定會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她使勁咬着嘴脣,從牙縫當中擠出這幾個字。

    她的嘴脣甚至都已經被自己咬得殷紅一片,爲的只是讓自己保持清醒。

    這兩個傢伙卻全然不顧,一臉的不屑,“說什麼死無葬身之地這種話,會不會太煞風景了?待會一定會讓你求着我們的,哈哈……”

    說着話,便向蘇小歌湊了過去。

    “啊!”蘇小歌扯着嗓子,用盡全身力氣一聲大喊。

    此刻,她連句多餘的話都說不出來了,心中萬念俱灰。

    現在陸景亦還在醫院躺着,自己居然在這裏被兩個莫名其妙的人脅迫,那一刻,她的心中滿是絕望。

    什麼叫屋漏偏逢連夜雨,蘇小歌現在怕是已經正確的體會到了。

    “哈哈哈哈……”兩個男人異口同聲的仰天長嘯,一臉的猥瑣,實在讓人噁心至極,笑着,便向蘇小歌湊了過去。

    “砰!”突然間,門外一聲巨響。

    跟着,他們的門就被踹開了。

    這兩個傢伙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兒,一個高大的身影便直接衝到了他們面前,擡起長腿重重一腳,直接將湊到蘇小歌的金牙男掀翻在地。

    另外一個也被嚇了一跳,心慌的轉身。

    “你他媽誰呀?居然敢來老子這兒!”鑲金牙的被陸景亦踹在地上,一副沒反應過來的樣子,開口便吆喝,被踹的生疼。

    “你他媽是誰,居然敢打擾我們的好事?!”另一個也對陸景亦出言不遜。

    只見他身上還穿着藍白條相間的病號服,臉色蒼白,卻目光如炬,惡狠狠的瞪着他們,眼神當中盡是冷冽,“我現在已經報了警,如果你們不想死得太難看,就知道該怎麼做!”,

    陸景亦一開口瞬間就將整個房間的氣壓又下降了不少,語氣當中盡是壓迫感,他來的太匆忙,根本沒做什麼準備,還好趕上了。

    提到警察,這兩個傢伙像是老鼠見到了貓一般,聞風喪膽,他們可是知道自己這是綁架,若真的被警察盯上了,恐怕要蹲大牢的。

    金牙男立即掙扎着從地上站起來,“我們不敢,我們不敢……”他一邊求饒一邊扯着另外一個迅速衝出房間。

    一秒鐘之後,兩人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看到陸景亦的那一刻,蘇小歌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激動,就像是不會水的人跌入水中,突然抓到了一隻泳圈的安全感。

    此刻面前站着的男人,臉上依舊帶着憔悴,甚至連身上的病號服都沒來得及換。

    蘇小歌也不知他是怎麼猶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現在這裏的,卻感到熱淚盈眶,“景亦……”她的聲音裏還帶着些顫抖,輕輕喚着他的名字,攥着的拳頭也慢慢張開,向他這邊伸過手來。

    陸景亦喘了口粗氣,立即向蘇小歌欠下身去,一把將她攬入懷中。

    “你身體怎麼會這麼燙?”突然間感覺到懷中的女人不對勁,陸景亦心中再次升騰起一抹濃重的擔憂。

    “他們……他們給我,下了藥……”蘇小歌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全是氣音。

    現在的她只能憑着自己強大的意志力控制着行爲,否則怕是連句整話都說不出來了。

    看着蘇小歌手心裏幾個深深的指甲印,陸景亦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走!我們去醫院!”他直接將女人打橫抱起。

    站起來時,自己還有些頭暈,晃動了一下身子,趕緊靠着牆穩定住身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