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去醫院探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去醫院探病字體大小: A+
     

    臨走時,律師還跟安慰道,“放心吧夫人,我回去之後,便儘快想辦法先把你保釋出去再說。”

    宋映雪認真的點頭,看着他起身離開,拳頭也緊緊的攥住,這一次,只要自己能出去,一切都可以從長計議。

    第二天,律師就想辦法,花重金先把宋映雪保釋了出來。

    回到家中,她才總算是體驗到了之前陸乘風被關在警察局裏的苦惱。

    宋映雪重振旗鼓,又和律師研究過了許久,最終,他們研究決定,由她自己一肩擔下所有罪責,拒不提陸氏集團半個字。

    三天之後,便是法院開庭的日子。

    陸景亦總算是等到了這一天,下午1點半,他和蘇小歌用過午餐便早早的來到了法院。

    這裏,他們已經太過熟悉了,都不知道來過多少次了。

    趙立明作爲陸景亦這邊的律師,來的自然也是不晚,最近這段時間他倒是把這案子調查得清楚,這次想在他身上大賺一筆,也是易如反掌,更何況現在陸景亦這邊有了這麼有力的證據,而且對方沒有陸乘風在,勢力本就相對薄弱了不少。

    只是讓人出乎意料的是,坐在被告席上的宋映雪在剛開始審理不過10分鐘,就主動承認下了所有的罪責。

    “審判長大人,各位尊敬的領導們,我承認這件事情全都是我一人所爲,只是因爲之前陸景亦害我老公入獄,我一直對他懷恨在心,所以一時衝動,纔出此下策,所以不管法庭怎麼審判,我都願意承擔所有的責任,並且願意出錢賠償,對於那些住院的小朋友我也願意賠付他們所有的住院費用以及後續的營養費,直到他們完全康復。”

    宋映雪默默的站起來,說出這些話時聲音裏還帶着哭腔,那副委屈的樣子,簡直是震驚了全場所有人,就連審判長都看的有些莫名其妙,他還從來沒有拍過這樣的案子。

    要是被告方態度這麼良好,那還開庭浪費這個時間做什麼,在警局裏就把這些事情算作民事糾紛一併處理了多好。

    這件事也讓蘇小歌異常的驚訝,皺着眉頭轉過臉看向陸景亦,“宋映雪這是在搞什麼。居然把責任全都帶起來了,那還審理什麼?”

    她的眉頭越皺越緊,總覺得這女人當着所有人的面承擔下這些,心中肯定是在盤算着其他的陰謀詭計。

    她已經逐漸擺脫了在蘇小歌心中那個善良單純的形象,慢慢便的狠毒。

    陸景亦的目光一冷,臉立刻就拉了下來,他自然是看出了這一點,看來這兩天宋映雪在背地裏也是沒少做功課,她擔下所有責任,絕對是有目的的。

    最終,審判長給出的判決,是讓宋映雪賠付陸景亦方所有的損失,以及那些受傷的小朋友的醫療費,贍養費。

    對於這個判決,蘇小歌似乎不太滿意,“就這麼簡單就完了?”她壓低的聲音在陸景亦耳邊說道,眉心已經擰出了個疙瘩。

    陸景亦放在桌子下邊的手在蘇小歌手上輕輕拍了拍,側過頭來,稍稍搖了一下,示意她不要再做任何議論,這畢竟是在法庭上。

    然而這個判決對於宋映雪來說自然是皆大歡喜,不過是讓她賠些錢而已,看來律師想的這個迂迴的辦法還真是奏效。

    雖然陸景亦的這件案子也算是勝訴了,而且確實是給自己洗刷了罪名,挽回了形象,但是他似乎並不太滿意,走出法院大廳時,心頭還盡是煩躁。

    趙立明在身後跟上他,“陸總,你別這麼着急走,這次我也確實是沒想到對方竟然能夠主動承認錯誤,簡直是莫名其妙!”

    他做律師這麼長時間,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案子,自己基本上沒開口幾句,判決就已經下來了?也是他職業生涯裏打過最短的一起官司。

    陸景亦咬着牙冷漠的瞥了他一眼,並未開口。

    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和趙立明合作,這兩次的案子都讓他覺得實在太過匪夷所思,不知道是這個案子本身就有問題,還是自己倒黴,請了一個這樣的律師。

    身後的宋映雪也跟着走了出來,看到外面的陽光,長長的舒了口氣。

    她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跟旁邊的律師低頭耳語了兩句,見到陸景亦和蘇小歌站在那兒,表情突然一變,立即換上了一張冷臉。

    見陸景亦挽着蘇小歌的胳膊打算離開,宋映雪開口,從身後叫住了他們,“慕小歌,你給我站住!”

    聽到別人喊自己的名字,蘇小歌下意識的步子一頓,轉過頭卻看到宋映雪正對着自己一臉的疾言厲色,真是在跟她平時的形象出入太大。

    蘇小歌只是輕飄飄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開口道,“怎麼?陪了那麼多錢,覺得不平衡?”

    “你這女人,給我等着,別以爲這樣,我就沒別的辦法了!”宋映雪的眼眸當中露出一抹兇光,分外可怖。

    蘇小歌似乎在她身上看到了曾經江月的影子,真的不明白,他們爲什麼一次又一次的要將矛頭指向自己?難道自己真的做過什麼對不起他們的事兒嗎?

    如果有,那也就是跟陸景亦在一起了吧……

    可是這女人愛的明明是她自己的丈夫陸乘風呀。

    蘇小歌卻勾了嘴角,淺淺一笑,“那就隨便你了。”

    說完,她轉過頭去,和陸景亦一起邁步的離開,沒再給宋映雪任何說話的機會。

    那女人站在背後攥緊了拳頭,對她咬牙切齒,心中狠狠的咒着,“你實在是該死!給我等着!”宋映雪恨不得將自己嘴裏的牙咬碎,拳頭攥的甚至可以看到關節處的青白。

    這次她要因爲這件事情還給陸景亦幾千萬的損失,還要拿出不少錢去給那些住院的小朋友治療,甚至還有涉及到這件事情的很多人,她也着實是沒想到陸景亦的童裝竟然有這麼大的銷量,光是這些賠償自己就拿出去了足足上千萬。

    她要以個人的名義,但她手裏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錢,當然是要從陸氏集團出。

    這一筆賠償下來,陸氏集團做事被她挖出來了一個大窟窿。

    總算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蘇小歌這顆懸着的心也算是踏實了下來。

    亦誠集團門口的那些圍觀羣衆和記者也總算不再出現了陸景亦也在心中長舒了口氣。

    這些事情,他還要感謝木木,也是因爲有了他的幫助才能儘快調查出宋映雪的罪證,也才能夠讓這件事情這麼快了解。

    “事情總算是都解決了,不如今晚,我們出去慶祝一下。”陸景亦靠在蘇小歌的辦公桌邊,端了一杯咖啡遞到他面前。

    蘇小歌接過那咖啡杯,舉到嘴邊輕輕抿了一口,臉上還有些享受的愜意。

    “慶祝倒是可以,不過在慶祝之前,我們還是應該去看看那些受傷的小朋友吧!”她心中一直在惦記着那些住院的孩子。

    總覺得無論如何他們都是因爲穿了陸景亦工廠裏生產的衣服才住院的,要不是因爲他們和宋映雪有過節,這些無辜的小孩子也不會受到傷害,說到底自己也沒想過要逃避責任。

    “好,那咱們現在就去!”陸景亦見她這副擔憂的模樣,便一口答應下來。

    “好,現在就走。”蘇小歌一聽,臉上立即露出了笑容,放下咖啡杯,站起身來。

    兩人四目相對,立即就達成了共識,迅速離開公司。

    去醫院的路上,他們還去商場買了一些小孩子們喜歡吃的零食和玩具,圖書等等一些小禮物,按照之前警察給他們提供的地址,趕緊來到了醫院,希望自己能盡些綿薄之力。

    可當陸景亦他們來到公司按照樓層到了兒科的住院部時,卻發現這裏被人圍了個水泄不通,走進一看,居然又是那些舉着相機的記者!

    本來還在跟蘇小歌有說有笑的男人表情突然一僵,立即就嚴肅了下來。

    “這裏怎麼有這麼多記者?該不會是有什麼領導蒞臨吧?”蘇小歌也緊了緊手上提着的玩具,向前打量去,還以爲是這件事情引起的重視太高,會有市裏的什麼領導過來查看呢。

    陸景亦沒說話,只覺得氣憤有些不對勁,倘若真像蘇小歌說的是領導,肯定不會有這麼多娛樂記者。

    這些記者當中,還不乏有他看着眼熟的,回想到那天在自家公司樓下堵他們的記者,其中倒是有幾個相似的。

    蘇小歌可沒在意那麼多,往前走了一步,想要試探的過去看看。

    奈何,這裏面這些記者圍得實在太嚴,她根本就看不見前面發生了些什麼,只好擡手碰碰最外面的一個記者,開口道,“你好,請問一下,這裏面是有什麼大人物來了嗎?你們都堵在這兒幹嘛?”

    說着話,她還踮着腳尖往裏看。

    那記者頭也沒回的,有些不屑的說道,“哎呀,你不知道?那你到這兒來幹嘛?我們都是等着來拍陸氏集團總裁夫人的!”

    這人八成以爲蘇小歌和自己是同行,目光一直注視着自己的正前方,連斜眼都沒斜一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
    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