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四百四十七章 認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四百四十七章 認賠字體大小: A+
     

    宋映雪心頭劃過一絲不好的感覺,隨手便按了播放鍵,她聽到了裏面陸景亦和另外一個男人的對話,那個男人交代了被人指使在毅誠集團的童裝生產車間,往漂洗衣物的水裏添加鉛汞成分製劑,而且還形容了自己的長相。

    聽完到一半,她只覺得心臟揪成了一個疙瘩,趕緊按下了暫停鍵,只覺得這東西好可怕,隨手便扔到了桌子邊。

    是陸景亦!他已經調查出了真相!

    宋映雪心臟狂跳不止,氣還沒喘勻,手機又突然響了。

    “啊!”她被嚇得驚叫了一聲,幾秒鐘後才反應過來是自己的手機,趕緊擡手在胸前撫了撫,緩了口氣拿出手機一看,竟然是陸景亦的來電。

    宋映雪立即掛斷,她不想跟陸景亦說話,趕緊把手機扔到一邊,可電話又打了進來。

    她連續掛斷了幾個之後,電話還是不斷的往手機裏面涌。

    宋映雪慢慢的把氣喘勻,做好了心裏準備,試探的花開接聽鍵,把手機放在耳邊。

    “宋映雪,我想找你談談!”沒等對方說話,陸景亦便很快開口。

    他根本就沒有去責怪宋映雪爲什麼掛掉他那麼多電話,想來,她聽到那錄音筆裏面的內容,也一定會很驚訝吧,對於她的性格,自己還是瞭解的。

    “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可談的?”宋映雪咬着牙,態度冷硬。

    這是她印象裏,陸景亦第一次連名帶姓的喊自己,竟然這麼的刺耳。

    “我們之間自然還有很多的事情要談,就這樣吧,待會兒來我辦公室!”陸景亦也懶得再跟她約什麼老地方,現在他怕是連出去都不願意了,只想在這裏等對方。

    “我不去,我沒時間!”宋映雪直接拒絕,冷冷的迴應。

    這可不是她苦口婆心求陸景亦原諒,要他回到自己身邊的時候了。

    現在他對自己已經沒了什麼利用價值,而且陸乘風又馬上快出獄了,她還懷着他們的孩子,想到以後他們的日子還會像之前那般的幸福甜蜜,宋映雪便直接選擇性的捨棄掉了陸景亦!

    再加上她這次做的事兒,也絕對可以肯定的和陸景亦去撕破臉皮了。

    “不來?那好,我只能把這支錄音筆交給警察局了。”陸景亦輕嘆了口氣,語氣似乎很是遺憾,就像是在惋惜着什麼,可他的話卻直接牽動了宋映雪的心絃。

    “不要,別!”她趕緊開口攔住,心裏略過一絲緊張。

    要是把這東西直接交到警察局去,再有對方作證,怕是自己罪責難逃了。

    “既然這樣,那我就在辦公室等你了!”說完,陸景亦便掛斷電話,嘴角上揚起了一抹冷笑,心中在盤算着待會兒那女人來了,自己要跟她說些什麼。

    宋映雪手裏還舉着電話,可耳邊卻只傳來了“嘟嘟”的聲音。

    半晌,她的手才慢慢的滑了下來,把手機放在桌子上,又看了看那隻錄音筆,心中越發的緊張。

    猶豫了10分鐘,還是站起身來,拿上外套和手包,下了樓,讓司機把她送到了陸景亦公司。

    “這麼快就過來了,我還以爲你要在考慮考慮呢?”見宋映雪進門,陸景亦擡起眼眸向她打量去。

    她最近的氣色似乎不太好,整個人也比之前瘦了一圈,就連看自己的眼神也和從前不一樣了,惶恐當中帶着些蒼白無力。

    陸景亦心頭掠過一絲異樣,不過迅速的就被他的理智壓制下來,他起身走向茶几旁邊,宋映雪也跟着他一起坐了過去。

    兩人面對面坐下,陸景亦還讓助理幫他們衝了咖啡,他發誓自己已經是拿出最大的誠意來對待宋映雪了。

    “說吧,你到底想怎麼樣?”見宋映雪一直沒開口,陸景亦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眼眸裏是慣有的胸有成竹。

    來的路上,宋映雪就一直在思索着該怎麼跟他說這件事才能夠擺脫自己的罪責,直到到了亦誠集團辦公大樓下面,她都沒有想出個所以然來。

    陸景亦現在是抓住了她的把柄,就算是自己再怎麼解釋,畢竟那些受傷的小孩子現在還躺在醫院裏,怕是自己再怎麼解釋都不好逃脫了,而且現在陸乘風又不在身邊,並沒有誰給她出主意。

    宋映雪思來想去,還是隻能跟陸景亦打同情牌了……

    “景亦,我不是故意的,都怪我一時衝動。”她的眉心微攏,面露難色,輕輕掀動薄脣,聲音不大,還滿是委屈。

    “你覺得這樣跟我說交代的過去嗎?就是你的一時衝動,害了多少人你知道嗎?”陸景亦將咖啡杯子重重地蹲在桌子上,發出一聲悶悶的響聲,他突然擡高聲音,向對面的女人大喊一聲。

    宋映雪被嚇了一跳,身子很明顯的都動了一下。

    陸景亦並不是沒看見,可這事的影響力實在太大,尤其是那些受了傷的小孩子,現在他已經做了父親,自然也知道孩子的可貴和重要,所以,當他知道這件事是宋映雪做的時候,心中當真是生氣的很。

    “我就是爲了報復,誰讓你那麼對乘風來着,你可知道他在監獄裏每天過的都是什麼樣的生活,那麼纖塵不染的一個完美男人,你居然逼着他去坐牢!他是你的哥哥啊,你一點情面都不講,現在別人受傷了,你竟然這麼擔心?!”

    宋映雪緩了口氣,繼續說道,依舊是壓低聲音,態度不敢太過強硬。

    這一點,陸景亦早就料到了,宋映雪一定又會跟自己提起陸乘風的事兒。

    “又跟我說他是嗎?我還需要再跟你說多少次,他完全都是咎由自取,難道他幾次三番的弄傷我,我就該原諒?那你把我當什麼了!”

    這會兒,陸景亦的態度稍稍緩和了些,卻還是一點都不認同宋映雪所說的話。

    “無論如何你們都是一家人,有什麼事情就不能當面解開嗎?說到底罪魁禍首還是慕小歌!如果不是她,乘風也不會做那些傻事……”

    一陣落寞涌上心頭,想到自己的丈夫,哪怕是知道他們已經有了孩子,可卻還在心心念念着蘇小歌,作爲妻子的宋映雪也知道自己到底有多麼失敗,可她就是不願意這樣認命,一直在努力的爭取想要把丈夫爭取回自己的身邊。

    更可怕的是,她從來就不認爲自己錯了……

    “別再跟我提小歌,她有什麼錯?!”這話直接擊中了陸景亦內心深處最柔.軟的地方,他揚起手來重重地在桌子上拍了下去。

    實木桌子震的他手掌生疼,也跟着發出一聲悶悶的巨響。

    自然又嚇了對面的女人一跳,看着面前男人的情緒這麼激動,宋映雪也意識到蘇小歌的話題還是不談爲妙。

    她想要做的就是無論如何都要擺脫罪責,既然陸景亦現在還沒有直接將錄音筆送到警察局去,也許是還念及着和自己的舊情,哪怕就是其他的什麼東西,至少自己還有機會再跟他討價還價。

    “好,我們不提慕小歌,但我想要爲了我自己的丈夫,我有錯嗎?”她緩了口氣,也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似乎自己做的這些事情根本都沒有錯。

    在他心裏,自己只是爲丈夫鳴不平,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因爲她的過失而傷害到了其他人。

    蘇小歌這邊在家裏待了兩天,可王總那邊一直都沒聯繫她。

    她實在是按捺不住,自己也沒辦法再繼續這麼等下去,直到第二天下午,還是沒有得到任何回饋的蘇小歌直接驅車來到公司,直衝王總的辦公室。

    見到蘇小歌來了,王總依舊是一臉緊張,“慕小姐,你怎麼過來了?”

    “王總,我想你還是不要再跟我繞彎子了,既然大家都已經合作了這麼久,我的性格你也瞭解,還是趕緊簽字吧,咱們好聚好散,以後還有的是合作機會。”

    蘇小歌顧自擡腿走到他的辦公桌前,瞪着面前的男人,絲毫沒給他留半分餘地,一口氣兒把他想要說的話,全都吐了出來。

    “這……慕小姐,這事就沒有商量的餘地了嗎?”王總着實爲難,兩天的時間,他一直都在想着這事兒,卻沒有下定決心,所以也一直沒給對方任何回覆,現在看到蘇小歌突然衝到自己辦公室裏,他也當真是有點不知所措了。

    王總皺着眉頭,不知該說什麼好,表情凝重的似乎都要滴出水來。

    “好了,王總,不要讓我再說什麼刻薄的話,希望你趕緊在那合同上簽字,不然我直接一走了之,結果也是一樣的,我一點都不懼怕跟你打官司!”

    蘇小歌已經做足了最壞的準備,就算是對方起訴,不過是一場官司的事,自己認賠還不行嗎?

    在她的辦公室裏,磨蹭了半個小時,王總最終無奈還是簽下字。

    蘇小歌當場就去了財務室,轉了幾十萬的違約金給他。

    最後長舒了口氣,迅速離開。

    走出公司,她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輕鬆,匆忙的定下了最近一班航班的機票,立即返回慕家,和老太太打個了招呼,以最快的速度帶着木木趕往機場。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
    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