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四百四十五章 道不同,不相爲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四百四十五章 道不同,不相爲謀字體大小: A+
     

    她開門見山,依舊在跟對方說着之前的話,眉頭也鎖得很深,還在對他執意要跟陸景亦解約耿耿於懷。

    “慕小姐,你跟我說這些幹什麼?難道在這時候跟他解約的就只有我們一家公司嗎?”王總也有些不悅,看着蘇小歌的目光慢慢變得煩躁。

    “可話不能這麼說,那些都是一些經銷商,我們畢竟是合作的關係,現在事情搞成這樣,以後我們還怎麼跟亦誠集團合作?!”蘇小歌據理力爭,還想再給自己爭取一些機會,哪怕是再恢復他們的合作讓自己回去也好。

    “以後的事情自然是以後再說了!先把這些風頭避過去吧,我可都是爲了你好,你要牽連進這件事情對你又有什麼好處?”王總看到蘇小歌態度一直很是急躁,便壓低了聲音勸說道。

    他還要靠着蘇小歌給自己賺錢,不可能把關係搞的那麼僵的。

    “這是我的事兒,就不勞您操心了!”蘇小歌根本就不吃這一套,說是什麼爲了自己好,難道他就不顧及公司的利益?

    “慕小姐!你別不領情!”王總的拳頭默默的攥緊,瞪着面前的女人,對於蘇小歌的態度,他當真是很失望的很。

    自己雖然是在保持公司利益,可對蘇小歌也並沒有任何害處,難道爲了陸景亦要她去毀掉自己的前途,對她真的有什麼好處嗎?

    “好啦,王總,既然是這樣,那我也就不再多說了,我要跟你解約!”突然間,蘇小歌將眼睛瞪大,怒視着面前的男人,這話擲地有聲,極其的堅定。

    她已經做好了準備,如果真的談不下來,就只能走這麼最後一步了!

    王總還着實沒想到蘇小歌會突然這麼說,他心裏不由得倒抽了口涼氣,輕聲寬慰道,“慕小姐,這是幹什麼?我只不過是說了你兩句,不至於談到解約這麼嚴重吧?”

    他臉上的表情一變,心裏明顯緊張起來。

    當初能簽下蘇小歌,可是花了大價錢的,自然也是看着她在童裝界的名聲大,想着藉助她的名氣提高自己公司的聲望。

    也確實是因爲有了蘇小歌的幫助,才讓他在這兩年公司迅速的發展。

    尤其是和亦誠集團簽下合作之後,王總確實是沒少掙錢,現在蘇小歌經常鬧着要跟他解約,這打擊怕是不小。

    “我想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蘇小歌的表情依舊很是堅定,就連眼神都沒有絲毫的動搖。

    回來的路上,她早就已經想清楚了這一切,既然現在陸景亦和王總這邊已經解除了合約,自己唯一能做的要是儘快跟公司解除掉合約。

    “慕小姐,你可知道,這樣的決定會對你有多大的影響嗎?而且你可是需要賠償我一筆鉅額的違約金呢!”王總緊張得額頭上沁出了細汗。

    他以爲蘇小歌回來了,跟自己聊一聊就沒事了,沒想到她居然走了極端。

    “錢我等一下會去跟財務算清楚,至於其他的,我不在乎,我這邊已經做好了文件,只需要您簽字蓋章就可以了。”說着話,她從自己包裏拿出幾張裝訂好的A4紙,扔在了對方面前。

    王總低頭一看,上面幾個標準的宋體大字,清晰寫着“解約合同”四個大字,這就讓他便更加緊張了。

    “慕小姐,你不會是來真的吧,你可要考慮清楚,解約對你來說並沒有任何好處,先不說錢,對你的名氣也有很大的影響,你該不會是想辛辛苦苦奮鬥了這麼多年將這些成就全都拋諸腦後吧。”

    王總皺着眉頭,盯着面前的蘇小歌,雖然這麼說很有威脅的嫌疑,可他卻是在抓住最後一次機會來勸說她,只希望那還能夠爭取到一次機會,不讓蘇小歌和自己解約。

    “王總,我的話都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只是希望你也能夠理解清楚,我畢竟已經跟你合作了這麼長時間,也沒少給你掙錢,既然現在我們政見不合,那大家還是好聚好散,該給你的違約金,我一分都不會少,請你儘快簽字!”

    蘇小歌一臉義正言辭,語氣十分堅定,她挺直了身子坐在辦公桌,對面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樣子。

    這讓王總是在爲難極了,看着蘇小歌這樣子,怕是自己在說什麼都於事無補了,頓了頓,他再次緩緩開口,“這事情,再容我考慮一下好嗎?兩天,兩天之內我一定會給你答覆。”

    他試圖在給自己爭取一些時間,也許蘇小歌現在是在氣頭上,所以纔會這般的堅定,說不定過兩天,她就不會像現在這般極端了。

    “兩天嗎?”蘇小歌反問道。

    “是,兩天之內我一定給你個滿意的答覆!”王總似乎有些被動,還從來沒見過哪個設計師敢這樣跟自己談條件的,也就是他蘇小歌吧!

    “好!那我就等你的消息!”說完,蘇小歌立即起身抓上手裏的包,大踏步的從王總的辦公室離開,也沒再回自己之前的設計部,而是徑直乘電梯,直接到了一層。

    雖然王總跟她爭取到了兩天的時間,可蘇小歌的心卻如磐石般的堅定,別說是兩天,就是二十天,她也不會動搖。

    她只是想要儘快撇清楚自己和這邊公司的關係,儘快回去幫陸景亦。

    慕家別墅裏,木木已經把他們這次回來的原因跟慕天昊講的清楚。

    他的眉頭也鎖得很深,“竟然會有這樣的事兒,肯定是有人在從中陷害吧?”

    木木點點頭,“當然。”

    慕天昊長嘆了口氣,“看來陸景亦現在的處境也不怎麼樣啊!”

    “所以,我想讓舅舅也能夠出手相助,儘量幫陸先生化解開這次的危機,也好不讓我媽那麼擔心。”木木無論做什麼都是爲了蘇小歌,當然這次也不例外。

    一想到她那副愁眉不展的樣子,他就覺得心裏難受,這麼多年,自己默默守護她,已經成了習慣。

    “好,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盡快調查的,等我的好消息!”慕天昊咬了咬牙,表情嚴肅,腦子裏浮現出了很多種想法。

    雖然對於陸景亦的公司,他並不瞭解,可爲了自己外甥說的話,他也願意伸出援手,最主要的,這件事情還關係到蘇小歌。

    自己的表妹過得不好,這做表哥的,又怎麼能夠踏實?

    “那我可就提前謝謝舅舅了!”木木嘟起小嘴巴,總算是有了些小孩子的樣子。

    “跟我還說這些幹嘛?”慕天昊揉了揉他那毛茸茸的小腦袋,早就已經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孩子看待。

    蘇小歌從公司回來,慕天昊便找她談了陸景亦的事兒。

    其實自己回來的比較匆忙,本來並沒打算讓慕天昊知道的,可是現在他親自過來找自己問這些,也讓蘇小歌實在沒辦法繼續隱瞞了,這纔對他和盤托出了關於陸景亦公司的事情。

    慕天昊聽完,一陣沉默,半晌才擡起頭來對上蘇小歌的視線,“原來是這樣。”

    蘇小歌點點頭,神情裏盡是落寞。

    “表哥,我要跟這邊的公司解約,頂多在家裏待個兩三天吧,我就必須得回去了!”

    慕天昊看着面前的女人,聽她說得如此的篤定,也默默的點頭,“好,既然你決定了,就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吧,如果有需要,一定要告訴我!”

    他並沒跟蘇小歌說自己打算出手幫忙,僅僅只是支持她按自己的意思去做。

    現在背後總算是有人支持,哪怕給不了她什麼實質性的幫助,蘇小歌也覺得很滿意。

    陸景亦這邊還在馬不停蹄的調查着這件事情,自從那個員工被警察局帶走之後,警局那邊一直也沒有給出自己什麼回覆。

    陸景亦還在等着對方的供詞,看看是否能夠順藤摸瓜,藉機查出背後主使,他相信這件事情絕對不是他這樣一個小小員工就能夠做得出來的。

    警察局裏,審訊室中,警察已經提審了對方兩次,可這個傢伙嘴倒是挺硬的,一口咬定自己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即便是警察拿出陸景亦提供的圖片證據,可他卻矢口否認,說那根本就不是他,自己也完全沒在漂洗水當中動過任何手腳,一直哭天喊地的說自己冤枉。

    警察實在不耐煩,除此之外暫時又沒有什麼有利的證據,沒辦法,只好通知了陸景亦將對方釋放。

    看來警察這邊都沒了辦法,陸景亦只好親自出馬了!

    “嘴很嚴嗎?怎麼樣?是想把所有的事情一肩擔下來?”總裁的辦公室裏,保鏢將人捆在了椅子上,陸景亦正對着他一副疾言厲色。

    “總裁,您……您這是幹什麼?把我綁在這幹嘛?”那人扭了下身子,繩子捆的死死的。

    木星辰從警局把他接出來之後,便直接帶回了公司。

    在警局呆了兩天,他倒是老實了不少,只是嘴還是挺硬。

    陸景亦覺得這次自己不對他動點粗,怕是查不出什麼真相了,他也幾乎已經耗盡了自己所有的耐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
    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