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四百零九章 綁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四百零九章 綁架字體大小: A+
     

    陸景亦立即掏出手機一看,果然是陸乘風打來的。

    他的神色一凜,立刻劃開了接聽鍵,“喂,你到底要怎麼樣?快把孩子還給我!”

    對方還沒開口,陸景亦便歇斯底里的對着電話裏大聲喊着。

    蘇小歌在一旁也攥緊了拳頭,貼近陸景亦,聽着他電話裏的聲音,申請也極其緊張。

    “呵呵……你還當真是料事如神呢,我還什麼都沒說呢,你就知道是我帶走了這個小鬼頭?”對面陸乘風的聲音十分輕鬆,絲毫沒對自己的行爲覺得愧疚。

    他挑着眉頭看了一眼旁邊的木木,嘴角上勾起了一抹冷笑。

    “說!你到底要怎麼樣?”陸景亦也顧不得跟他迂迴,直接開門見山。

    他當然知道對方帶走木木,也分明是要拿他要挾自己的。

    “其實,我也不想怎麼樣了,就是看着你把你的求婚儀式搞得那麼隆重,覺得我不送你份厚禮,算是虧欠你了!”陸乘風勾起了一側的嘴角,那笑容異常的陰冷。

    陸景亦在心裏狠狠的咒罵着他,這男人簡直是太過分了,不顧念和自己的親情也就算了,居然還在自己求婚儀式上搞出這種幺蛾子,倘若他現在就在面前,陸景亦一定會上去扯住他的領子,反手給他幾個大嘴巴,也讓他好好的清醒一下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乘風,你現在在哪兒?趕緊把木木給我放了,要不然我一定對你不客氣!”蘇小歌聽到了電話裏的內容,情緒幾近崩潰,一把從陸景亦手裏搶過了手機,扯着嗓子對裏面大喊。

    這些,陸乘風早就預料到了,還是操着一副不緊不慢的語氣,“呵呵……是小歌,你先稍安勿躁,我又不會對他怎麼樣。”

    “那你爲什麼要抓他?趕緊把他給我放了!”蘇小歌咬着牙,拳頭狠狠的攥着,只覺得指甲都要嵌進肉裏去了,可這點疼遠遠比不上孩子被別人抓走的撕心裂肺。

    “我爲什麼要抓他?呵呵……其實我也不太想抓他,就是看着你們過的太好了,我心裏不甘,爲什麼你會跟陸景亦在一起,喜歡你的人是我,愛你的人也是我,只有跟我在一起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陸乘風的聲音突然變得異常的粗暴,他猛然瞪大眼睛,也擡高聲音對蘇小歌嘶吼着。

    此刻,蘇小歌根本就不怕他,自己一直就在憂心着的是木木的情況,她自然也是知道這男人一旦喪心病狂起來什麼事情都做的出聲,怕他真的會對孩子做些什麼。

    木木還是個孩子,他還那麼小,根本就經受不住這一切……

    蘇小歌只希望現在被抓走的人是自己,至少可以替木木承擔這些。

    這孩子從小就跟在自己身邊,沒有父親的疼愛,這些年蘇小歌一直對他就覺得虧欠了不少,沒想到剛剛和陸景亦有了些眉目,他卻被陸乘風給抓走了。

    她只覺得渾身有一股沒辦法爆發出來的力量,再往頭頂衝撞着。

    “你先冷靜點,讓我跟他說!”陸景亦在身後一把摟住蘇小歌的肩膀,輕輕拍了拍,慢慢的從她手中將手機拿了過來。

    此刻,蘇小歌的眼中早已噙滿了淚水,靠在陸景亦的懷中,只覺得非常無助,眼淚默默順着她的臉頰流了下來。

    失去孩子,對她來說無疑是這世界上最大的打擊,也許之前的那次流產,蘇小歌還沒辦法痛徹心扉,可是現在,陸乘風帶走了木木,讓她久久都不能平靜。

    她哭得渾身打抖,陸景亦也只好緊緊的抱着她,希望可以給她些安慰。

    “陸乘風,你說,到底要怎麼樣?”陸景亦一字一句,說的極其鏗鏘有力,語氣當中滿是威脅。

    他咬着牙,怒視着前方,心中已經篤定了,哪怕這次陸乘風就是再跟他要公司,自己也一定會不惜一切。

    木木畢竟是他和蘇小歌的孩子,自己曾經那樣對不起她,讓她獨自一人拉扯着孩子長大,現在他們總算是回到自己身邊,欠她的,自己早晚是要還了。

    現在爲了他們母子,就算是讓自己放棄一切,他也在所不惜!

    “這次我的要求很簡單,我也不稀罕你的什麼公司了,就讓小歌回到我身邊吧。”陸乘風的聲音當中還帶着些輕浮,就像蘇小歌根本就是個物件兒一樣,可以任人擺佈。

    這話直接讓陸景亦火冒三丈,“你覺得她是什麼?說拿來就拿來,說拿走就拿走?!”

    “那我不管,我就是要讓你和她的求婚成爲一場笑話,讓天下所有人都知道,我纔是最愛小歌的那個,她也只有跟我在一起才能夠幸福!

    你不是愛錢嗎?那錢全都是你的,我只要小歌!”陸乘風怕也是,被心中的怒火衝昏了頭腦,他不再去覬覦陸景亦的公司,只是想要給他以重大的打擊。

    在她心中,雖然依舊是愛的蘇小歌,可是他的愛卻已經開始畸形了。

    “你做夢!”陸景亦扯着嗓子大罵道,他絕對不會給陸乘風以可乘之機。

    “呵呵……那就當我是做夢好了,可我現在就像夢想成真!如果你不把小歌還給我,孩子,你們也就別想要了!”

    說着話,陸乘風默默的看了一眼旁邊的木木。

    他正被自己捆在椅子上,嘴上還貼着膠帶,模樣有點狼狽。

    木木也咬牙瞥了一眼面前的男人,想要用目光將他殺死。

    “陸乘風,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動木木一根寒毛,我絕對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陸景亦咬着牙惡狠狠的威脅。

    他說得出就做得到,只是現在自己在明,陸乘風在暗,一時間他還沒辦法去左右對方。

    “我想你是個聰明人,要怎麼做就隨便你了,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我想你身邊也從來都沒有缺過女人吧?”陸乘風咬了咬牙,想到自己的妻子曾經還和他有過那麼多的曖昧,就更加氣不打一處來。

    饒是她現在已經被自己送到了國外去,可那些曾經都是歷歷在目的,就算他也根本就不愛宋映雪,可還是接受不了,自己頭上有綠帽子。

    自己現在也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想要讓蘇小歌回到自己身邊而已,他甚至根本就不覺得自己哪裏有錯。

    陸景亦還想要在說些什麼,可突然聽到了電話裏傳來被掛斷的“嘟嘟”聲。

    “陸乘風,你!”他憤憤的哼出一聲,舉着電話的手會慢慢的滑落。

    “怎麼?他說什麼?他到底說什麼?他想怎麼樣?要錢還是要什麼?”蘇小歌實在是被搞得有些六神無主,扯着陸景亦的胳膊不斷的搖晃,滿臉都是淚痕,眼神當中全是期待。

    剛剛她實在是失了神,後面陸乘風說的話,自己一句都沒有聽清楚,現在也只想向陸景亦求證。

    此刻不管對方想要什麼,凡事自己都一定會滿足,她只希望陸乘風不要傷害木木。

    錢對於蘇小歌來說已經並不那麼重要了,她手上還有慕氏集團20%多的股份,那恐怕是自己都無法計算的一個數目。

    本來作爲母親給她的遺產,蘇小歌發誓就想到自己死的那一天都不會動,可是現在出了這樣的事兒,她寧願傾盡所有。

    陸景亦垂下眼眸,看着懷中的女人咬了咬牙,冷哼出一聲,那張臉黑的陰雲密佈。

    “到底怎麼說?”蘇小歌着急,又使勁晃了一下。

    “那男人實在太過分了,他要的是你!”突然間,陸景亦的眸子裏閃爍出一道寒光。

    蘇小歌也倒吸了口涼氣,他不是不知道陸乘風對自己是怎麼想的,只是,她是絕對不會和那男人在一起的,可現在出了這種事,她該怎麼辦……

    是該聽他的話去換回木木,還是該相信陸景亦呢?

    “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讓男人得逞的!”說着話,他便勾着蘇小歌的肩膀向外走出去。

    監控室裏,經理和其他的工作人員看到這一切全都瞠目結舌,他們大概能夠想象出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也不知道陸景亦會怎麼去處理。

    回到宴會大廳,所有的人依舊在推杯換盞,吃的好不歡樂。

    那些記者們見到主角再次出現,又把攝像機對準了他們,瞬間,閃光燈咔咔的閃個沒完。

    這次,陸景亦可沒有之前那麼高興了,皺着眉頭,一聲令下,“都別拍了!今天到此結束。”

    所有人根本就不知道他這出去了一趟到底發生了什麼,回來就變了一個人似的,全都不敢反駁。

    那些記者們全都收了相機和攝像機,員工們也都放下手裏的筷子和酒杯。

    木星辰衝了過來,看到他這副疾言厲色,硬着頭皮詢問,“總裁,發生了什麼事嗎?我看你好像……”

    “告訴他們今天的活動結束了,趕緊散場!”陸景亦咬着牙,木星辰清晰可見的他臉上的肌肉隨着咬合的動作在律動着。

    他自然是對自己的總裁脾氣,還非常瞭解他的臉拉的這麼難看肯定有大事發生,自己現在怕是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立即起身,向所有人宣佈活動結束。



    上一頁 ←    → 下一頁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
    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