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學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沉迷:再婚新妻有點甜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學長字體大小: A+
     

    接過筆,蘇小歌毫不猶豫的便在陸景亦名字旁邊簽下自己的名字。

    “好的,慕小姐,咱們合作愉快!”何安奈站起身來,誠意十足向蘇小歌伸出手來。

    她猶豫了下要不要伸手,突然面前出現了一隻強勁有力的大手,直接扯住了何安奈的手,重重的捏了下去。

    跟他握手,何安奈的眉頭一皺,自己的手被攥的生疼,他的頭稍稍一轉,“呵呵……陸總,合作愉快,合作愉快。”他努力的想要將手收回來。

    “合作愉快呀,何總!”陸景亦的臉色不太好看,甚至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何安奈好不容易纔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倒覺得這男人還真是小氣。

    他尷尬的點了點頭,還將手背在身後,稍稍活動了一下。

    “好了,現在合同已經談成了,我們的設計師也要馬上投入工作了,沒什麼問題的話和先生請回吧!”陸景亦側過身子向門口方向揚了下手,是打算送客了。

    他實在是沒辦法接受這男人一直面對蘇小歌是這樣的目光,若不是因爲他答應了自己的條件,陸景亦發誓一定會將他掃地出門。

    以前這樣的小公司自己根本都不屑合作的,要不是因爲現在正是再跟陸氏集團爭鬥的關口,自己纔不會蒼蠅蚊子全當是肉的。

    何安奈點了點頭,“好的。”

    可他卻突然轉過頭來大大方方的對蘇小歌說道,“慕小姐,你長得好像我的一位故人,不過,她叫蘇小歌,不知道你認不認識?”

    一聽這話,蘇小歌心裏不由得“咯噔”了一下,眉頭立刻鎖緊,“你?你是……”她有些不知所措,居然有人能當着自己的面叫上自己的名字,而這個人,自己還覺得確實有些熟悉。

    蘇小歌絞盡腦汁也沒想到對方是誰,不免有些尷尬。

    “該不會你就是蘇小歌吧,我是何安奈,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你大學的學長,比你高一屆的,當時我還追過你,給你寫過情書的,難道你都不記得了嗎?”

    他擡起雙手不斷的在身前指着,目光很是急切,一直看着蘇小歌,希望她能夠想起自己。

    被他這麼一說,蘇小歌才恍然大悟,似乎確實對他有些印象了,“原來……是學長?我說怎麼看你這名字這麼熟悉來着,原來是……呵呵……”說到最後,她也有點尷尬,只好補上了一連串尷尬的笑。

    可是陸景亦一聽這話,心中醋意橫生,臉立刻就拉了下來,黑的難看,瞪着面前正在寒暄着男女,恨不得現在就將這何安奈立即趕出門去。

    “原來真的是你啊,怎麼還改名字了呢?該不會是爲了做設計起的藝名吧?呵呵呵……沒想到現在,不光是娛樂圈裏的人們愛起藝名,文藝圈的人竟也是這樣啊。”

    何安奈的語氣輕鬆了不少,繞過茶几兒,來到蘇小歌面前,打算好好跟她說上幾句。

    這麼近的距離,也讓蘇小歌覺得有些不太自在,“不是啦,這不是藝名,我只不過是隨了母家的姓。”

    蘇小歌怎麼可能跟他說出自己名字的原有,只是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是這樣啊,不是念大學的時候還沒改?這些年你過得怎麼樣?是經歷了什麼嗎?”何安奈立刻就跟蘇小歌寒暄起來,完全當陸景亦不存在。

    “還好吧,沒什麼。”蘇小歌也不知該如何回覆他,只是一直都在簡單的回覆。

    “是嗎?不過真的沒想到你現在竟然成了著名的大設計師,能重新再見到你,真是我三生有幸,早知道你現在會變成這樣,但是我就該堅持一下的,都怪那時候年紀太輕了,對了,你晚上幾點下班?不如下班之後我來接你吧,我們一起吃個晚飯如何?

    何安奈越說越有興致,一直抓着蘇小歌不放,竟然還當着陸景亦的面約她一起吃完飯。

    陸景亦的牙關越咬越緊,滿臉的烏雲密佈,似乎馬上就要有一場暴風雨即將到來。

    蘇小歌猜他就得變臉,瞥了他一眼,果不其然,臉色就變了,看到他那些表情,她也跟着皺起了眉頭,趕緊開口拒絕。

    “晚上我可能還要加班,不太方便,就算了吧,呵呵……”她再次尷尬的笑了笑,面對自己曾經的老同學,蘇小歌也當真是有點恍惚。

    因爲畢業之後自己根本就沒在上班,直接就嫁給了宋天諭,所以很多同學都已經不再聯繫了,實在沒想到今天會在這兒遇到這個男人,她這才聯想到對方點名要跟自己合作的原因,該不會之前就已經查過了她的身世吧?

    實際蘇小歌猜的沒錯,之前何安奈確實查過她的資料,也很有把握蘇小歌就是他當年追的那個小學妹,所以才慕名而來。

    “就算是加班,也總有下班的時候吧,可別跟我說你要一直加班到深夜呢,如果是那樣,那我就請你吃夜宵好了,我們好不容易纔又見面,這個面子,總不會不給我吧?”何安奈對蘇小歌挑的眉毛,一副約不到她誓不罷休的樣子。

    若是換作旁人,蘇小歌恐怕直接就拒絕了,可是面對自己的同學,她倒有點不好意思了。

    對方對自己又沒有什麼敵意,她實在找不出拒絕的理由。

    可陸景亦臭着一張臉,讓蘇小歌很是無奈,她輕輕抿了下嘴脣,眼神閃爍,還在努力的想着能夠拒絕對方的理由。

    “何先生,恐怕跟你約會不方便。”陸景亦忍不住開口,聲音冷的嚇人。

    何安奈趕緊扭過頭去看一下他,皺着眉頭質問道,“怎麼?陸總的公司還干涉員工人身自由?”

    “她是我妻子,晚上下班回去還要給孩子做飯。”陸景亦一把將蘇小歌摟到了懷中,毫不避諱的跟對方說出他們的關係。

    蘇小歌心中一驚,詫異的轉頭看向摟着自己的男人,實在沒想到他也有沉不住氣的時候,可心中卻突然覺得絲絲的甜蜜。

    陸景亦這霸道的樣子,真是讓自己喪失了抵抗力……

    “是嗎?可是,我怎麼聽說小歌根本就沒結婚呢?”何安奈臉上的笑容,也將助表情嚴肅了許多,正面回覆道。

    “你是從哪裏聽說的?我和蘇小歌早在5年前就已經結婚了,我們的孩子現在都已經5歲了,怎麼,這點事情還要向你彙報?”陸景亦挑着眉頭十分不屑。

    “好吧,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就改天再說吧。”何安奈並沒有打算更正面跟他發生衝突,見到他對自己疾言厲色,索性就不再爭辯,轉過頭去跟蘇小歌使了個眼色,隨即便打算跟陸景亦告別。

    “何先生,請便吧!”陸景亦側過身向門口伸了下手,表情依舊不太好看。

    何安奈點點頭,“好啊,陸總,那我們就後會有期了!”

    說罷,他拿上合同,大大方方的走出了他的辦公室,出了門,嘴角上還勾起了一摸笑容。

    看着他出去,蘇小歌不免尷尬至極,立即擡手在身前不斷的擺着,“不是,你別誤會,我是真的不記得他了,都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誰還記得念大學那會兒的事兒。”

    約麼着陸景亦忍了這麼半天,她便打算立即安慰,唯恐他突然就爆發。

    “你確定是不記得?那怎麼他一說你立刻就想起來了,難不成還對之前人家給你寫的情書記憶猶新?”陸景亦一副被打翻了醋罈子的德性,恐怕醋都灌到頭頂了,說的話酸溜溜的,讓人覺得倒牙。

    “怎麼可能啊?什麼情書,什麼亂七八糟的,我根本就不記得,上大學的時候,那麼多人追我,我哪裏會記得誰是誰,只不過是跟他隨口寒暄兩句罷了。”蘇小歌有些緊張,眼神撇向一邊,似乎又想到了大學時候的事兒,脫口而出了實話。

    那時候她可是學校裏的校花,追她的人恐怕要拍一整個操場,說起來她着實不記得這男人了,只不過這傢伙在衆多追求者當中,也算是出類拔萃的,提示了半天,蘇小歌這纔多少對他有那麼一點點的印象。

    她那時候,心高氣傲的,從來就沒有答應過誰的追求。

    “好啊,總算是把實話說出來了吧!看來上大學的時候,你還挺風流的。”陸景亦生氣的擡手捏起蘇小歌的下巴。

    他俯視着面前的女人,就連眼神當中全都是醋意。

    “你該不會是在吃醋吧?你看看,這醋都馬上要從頭頂滋出來了!”蘇小歌只想趕緊緩解這尷尬的氣氛,踮起腳尖擡手在陸景亦的頭頂上輕輕撫摸了下。

    可他卻騰出手來立刻扯住了她的胳膊,“我就是吃醋了怎麼樣?誰讓你身邊總是有那麼多的男人圍着呢!”

    陸景亦的大手一揮,立刻將蘇小歌緊緊箍在懷抱當中。

    “你放開我,我都喘不上氣來了!”這個擁抱來得實在猝不及防,被她死死地摟着,蘇小歌倒真是覺得呼吸有點困難。

    她立刻擡手不斷的推搡着他,可是這會兒陸景亦的醋勁兒正盛,又怎麼可能輕易的將她鬆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
    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